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温暖我的余生
    周沫回到西山片场拍戏,因为兰宴的档期紧张,他们一直都在加班加点的赶拍,又日夜赶拍的半个多月,终于到了要杀青的时候了。

    兰宴的戏份全部抢先拍完了,他国外的事情很多,要忙着到米国去,不等杀青就要离开剧组,周沫和徐浩东导演低调的请兰宴吃饭,提前欢送兰宴离开剧组。

    徐浩东是个非常懂事的人,他定好了优雅的包房,丰盛的菜肴,陪着兰宴和周沫吃了会东西,假意接听了个电话,就提前离开了,包房里只留下周沫和兰宴两个人。

    兰宴见徐浩东离开了,干脆也不吃饭了,把筷子一放,拉着椅子坐到了周沫身边。

    “你干嘛啊,不吃饭了?大影帝就可以不食人间烟火了!”周沫一见兰宴坐过来,立即有些不自在了,干巴巴的跟兰宴开着玩笑。

    “嗯,看着你我就饱了!”兰宴对着周沫剑眉一挑,无比魅惑的一笑,很是勾人魂魄。

    “你什么意思啊?”周沫假装懊恼的抬手去打兰宴。

    “我说你美,秀色可餐啊,你还打我!”兰宴一抬手,准确无误的抓住了周沫的小手。

    包厢内的暧昧气氛一下子蔓延开了!

    周沫有些窘迫了,她往回拉了拉手,但兰宴握的很紧,没有放手。

    “兰宴,别闹了!”周沫微微沉下脸,“快放手,不然我生气了!”

    兰宴依然没有放手,一双俊目深深的看着周沫,“你的一生,我只能借你这一双手握握,我这次离开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我没有任何亵渎你的意思,只想留有这片刻美好,温暖我的余生。”

    兰宴是全球都知名的影帝,人又够帅,他如此深情款款的说出这番话,带着的杀伤力是普通人的数倍了。

    周沫就算不爱兰宴,但却忍不住心一软,手上就不再挣扎,对着兰宴软软一笑,“兰宴,我早就跟你说过,你值得更好的,我是配不上你的。”

    兰宴轻轻叹了一口气,“周沫,你这句话是世上最残忍也最白痴的拒绝方式!”

    周沫被兰宴气笑了,“你才白痴呢!”

    周沫一笑,包厢内的气氛一下子放松下来,兰宴拍拍周沫的手背,轻声对周沫说:“我今天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听了以后不要太激动啊!”

    “什么事情啊?”周沫有些诧异的看着兰宴的俊美脸庞,想从兰宴的神色中发现一些端倪,但兰宴这样的大影帝,又怎么会在脸上露出心事来。

    “周沫,你之前托我帮你寻找苏梅阿姨的事情”

    周沫脸上的神色不由大变,激动的抓住兰宴的衣服袖子,“你你找到我妈妈了?”她托了一些人帮她寻找妈妈,但这些人都没有盛南平那么强悍的能力和人脉,一直也没有苏梅的消息。

    兰宴无限怜惜的伸手揉了揉周沫的头,周沫的心忽的一下沉了,声音发抖的问兰宴,“是不是我妈妈她有什么”

    一想到可能发生的不好事情,周沫再也说不下去了。

    兰宴的脸色沉郁下来,眼里涌上了忧伤,“我以前做那个人义子的时候,认识了他身边的很多人,那些人后来走的走,亡的亡,都很久不联系了。

    知道你要寻找妈妈,我就开始努力联系那些人,前几天终于联系上了其中一个朋友,他告诉我一些关于苏梅阿姨的线索,我派助理过去医院那边找,医院那边的人告诉助理,苏梅阿姨在一周前去世了”

    “啊......我妈妈去世了......”周沫身体一软,跌坐在沙发椅子里面,不可置信又失魂落魄的看着兰宴,喃喃的问:“我妈妈真的去世了吗?你确定是我妈妈吗?”

    兰宴无奈的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下说:“我叫人再三确定了,那个人是阿姨!”

    周沫咬着嘴唇,看着桌上的餐盘呆呆的发愣。

    她自幼被苏梅抛下,孤苦伶仃的生活,长大后又被苏梅利用,受了很多痛苦和屈辱,她跟苏梅这个妈妈其实没有什么感情的,她都应该恨苏梅的!

    但妈妈终究是妈妈,听见自己的亲妈妈去世了,再怎么铁石心肠的人心里也会不舒服的。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周沫想到自己妈妈去世了,爸爸和姐姐下落不明,她在这世上真就是孤孤单单的了!

    而妈妈没有任何亲人在身边,身患重病,一个人客死他乡,周沫鼻子发酸,眼圈一红就掉下眼泪来!

    周沫眼里的泪气化为了丝丝扣扣的忧伤,让她一双本就潋滟的眸子一时竟美得惊心动魄,令兰宴心疼又惊艳,他一伸手,就把周沫抱进了怀里,“沫沫,不要哭了,别哭了......”

    周沫心里悲痛,靠在兰宴怀里低低的哭起来,“兰宴......等这部戏彻底杀青后......我去国外看我妈妈,我要把妈妈的骨灰带回来,她一定想回家的.......我要让她入土为安......”

    “好的,好的,等这部戏结束后之后,你到国外来找我,我带你去接妈妈回家,再带你在国外玩一玩,散散心......”

    周沫并没有想过跟兰宴去国外散心,只是靠在兰宴怀里哭了一阵子,然后振作了些精神洗漱了一下,回来后又跟兰宴聊了一下妈妈的事情。

    “我妈妈啊,她就是嫁错了人,她就是死在杰森的手上的!”周沫忧伤的叹息,随后想到自己那些悲催的遭遇,咬牙切齿的说:“都是杰森这个王八蛋,人渣了,他真该下地狱的!我妈妈也是够愚蠢的,竟然爱上了这么个垃圾男人.......”

    周沫想着妈妈和苏菲菲的惨死,越骂越生气,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气的身体都微微发抖。

    兰宴怕周沫会被气坏了,连忙安慰周沫,“沫沫,你不要这么生气了,每个人都有傻的时候,而杰森又太过老练狡诈,我也没有想到杰森会是那样恶毒的人,我曾经还认贼作父了呢!”

    周沫咬着嘴唇,努力抑制着再次滑落的眼泪,她们母女三人,都毁在了杰森手上了。

    兰宴拍拍周沫的肩膀,“无论怎么糟糕的过去,都是过去了,你不要再想伤心的事情了!”

    周沫点点头,哽咽的对兰宴说:“我妈妈的事情谢谢你啊,多亏你和朋友帮忙,以后我有机会再好好谢谢你啊!”

    “傻瓜,咱们之间不用说谢的。”兰宴见周沫满脸泪痕,神色哀伤,一副有力气无力的样子很是可怜,他本想跟周沫多相处一会儿,想到周沫一定是很累很伤心了,他对周沫说:“你一定很累了,我送你回去吧!”

    “好的。”周沫点点头。

    惊闻妈妈去世的消息,对周沫打击真的很大的,妈妈无论怎么不好,她终究是妈妈啊!

    兰宴见周沫今晚心情很糟糕,并没有避嫌的跟周沫分开来走,而是跟周沫一起走出的酒店。

    北方冬初的夜晚已经很冷了,周沫一走出温暖的酒店,就在瑟瑟的冷风中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的抱住了双臂。

    兰宴立即脱下身上的风衣披在周沫身上,顺势搂住了周沫的肩膀,并且低头时不时的安慰着周沫,两人一起等司机把车子开过来。

    周沫被兰宴送回到酒店,简单的冲了个澡就躺到了床上,脑子里不断的想着妈妈已经去世的事情,心里一片苍凉,翻来覆去到了后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早晨,周沫还没等醒来,杨子晴就匆匆忙忙的跑进来,嘴里嚷嚷着:“沫沫,你醒醒啊,你又上了热搜榜单了,你又传出绯闻了!!!”

    周沫这一晚上都在做各种噩梦,睡的很不安稳,此时听杨子晴突然一喊叫,她从睡梦中一下惊醒过来,惊魂不定的看着杨子晴,声音发抖的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又上热搜榜了?我跟谁传了绯闻了?”

    杨子晴见自己好像把周沫吓到了,连忙放缓语气,对周沫说:“沫沫,你不要着急,这次跟你传绯闻的人是个大咖,是兰宴啊!不要这件事情还不知道真假,就算是真的,你嫁给兰宴也是很正常的!”

    “什么真假啊?我怎么就嫁给兰宴了?”周沫稍稍清醒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杨子晴。

    杨子晴把手机拿出来递给了周沫,调到娱乐新闻页面,之间上面的大标题写着:“国际影帝兰宴和玉女掌门人因戏生情,包房内相拥亲吻!”

    “啥?”周沫看着这个标题眼睛瞬间瞪大了,“我什么时候跟兰宴包房内相拥亲吻了啊?”

    她懊恼的叫着,继续看新闻页面,见真是有几张她和兰宴的照片。

    照片是在周沫和兰宴吃饭的餐厅外面拍的,中间隔着玻璃纱帘,所以里面的情形看得不太清楚,但隐隐约约还是可以看出是兰宴和周沫两个人坐在餐里面吃饭,下面一张就是周沫和兰宴相拥在一起的照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