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荣升爷爷奶奶了
    周沫正呆呆的想着段鸿飞,病房门一开,李海木走了进来。

    他脸上的伤被医生处置过了,为了不吓到小雨儿, 李海木带了口罩走进来的。

    李海木虽然带了口罩,还是被小雨儿认了出来,她原本是趴在保姆肩膀上哭哭唧唧的,一看见李海木进来立即精神起来,伸着小胳膊对李海木咿咿呀呀的叫着......

    李海木好像也很喜欢这个孩子,进门后直奔着小雨儿就走过去了,“宝贝啊,这么晚了还不睡啊,是不是在等我回来啊!”

    小雨儿好像听懂了李海木的话,对着李海木摇着小手,咯咯的笑了。

    周沫一看小雨儿这个样子,她忍不住嗔怪的叫,“哎呀啊...... 你这个小坏蛋啊,你跟我装高冷,却对他那么好啊!”

    小雨儿不听周沫的话,继续对李海木招着手。

    李海木转头对周沫笑笑,然后炫耀一样,对小雨儿伸出手,“来吧,宝贝,抱抱!”李海木很自然把小雨儿抱进了怀里。

    小雨儿对李海木脸上的口罩很感兴趣,伸手去拉李海木脸上的口罩,李海木摇头躲闪,小雨儿以为李海木再跟他玩,开心的又笑了起来。

    小雨儿这些日子已经被李海木惯坏了, 她抓了几次都没有抓到李海木的口罩,有些不高兴了,突然挥着两只小手去打李海木…… 李海木抱着孩子,再怎么躲闪也躲不到哪里去,小雨的手没轻没重的打在了他的脸上,他脸上都是新伤,很快的就有血渗出一次性的白口罩外面,染红了口罩。 一旁的保姆和沙发上坐着的周沫都被吓了一跳,小雨儿看见李海木的白口罩红了一块,她好像也被吓了一跳,嘟着嘴把犯错误的小手放下了。 周沫看见小雨儿把李海木的伤抓到了,惊的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吆喝着小雨儿,:“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 “周沫,不要说孩子,她没有碰疼我!”李海木连忙阻止周沫,“孩子小,她什么都不懂,不是有意的。” 然后,他无所谓的对小雨儿笑了,柔声哄着小雨儿, “宝贝,不怕啊,没事的,叔叔喜欢你,永远都爱你!”

    小雨儿好像听懂了李海木的话,将小脑袋靠在李海木的肩膀上,乖巧可爱的来回磨蹭着,好像在安抚着李海木的伤痛。

    周沫看着李海木和孩子互动的这温馨一幕,忽然觉得自己成了局外人一样。 李海木刚刚说的那番话没有任何矫情成分,也没有任何给她看的意思,完事是发自肺腑的真情流露。 而小雨儿对李海木的依赖和亲昵更是没有半点假意,完事是自然而然的。 周沫有些费解的皱起秀气的眉头,她真有些想不明白,李海木怎么跟孩子相处的这么好啊?这是很罕见的啊? 她最初见李海木还孩子好,以为只是李海木想讨好自己,可现在看李海木是真的喜欢小雨的。

    艾玛,这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真是太奇妙了!

    李海木知道周沫很累了,而且还有些发烧,他哄着小雨儿睡觉,只有把小雨儿哄睡了,周沫才会去休息。

    周沫靠在沙发上,看着李海木抱着小雨儿轻轻的晃动着,她就像受了催眠一样,没等小雨儿睡着呢,她先睡着了。

    她这一觉睡的非常香,窝在沙发里也睡的很久,小雨儿半夜醒了两次,第二天早晨也睡的很久,在一室静谧中,周沫睡到上午十多点钟。 周沫醒来时,屋里还很静,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李海木 微皱着眉头站在的落地窗前,嘴唇紧紧的抿着,好像有很多的烦恼一样。 周沫在沙发上睡了很久,身体都有些僵硬了,稍稍一动身体,就有好多地方疼,忍不住低叫了一声,“哎呦!”

    李海木听见周沫的声音立即转过头来,皱着的眉头立即舒展,看着周沫笑了笑,柔声问:“你醒了?睡的还好吧!”

    “哦。”周沫点点头,转头看看床上的小雨儿,见孩子还在睡着,她低声问李海木,“我刚刚见你很发愁的样子,是不是孩子的病情不太好啊?”

    “不是的。”李海木立即摇头否认,“我在想公司的事情,最近有项投资需要我考虑,跟孩子的事情没有关系的。”

    周沫听李海木这么说,也没有办法,揉着还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又问李海木,“赵国栋过来了吗?”

    “过来了,我把你的意见告诉他了,说你不同意孩子做手术,他不肯相信,在外面等着你醒,要跟你当面谈谈呢!”李海木说着话,起身去给周沫找来了药,又端来了温水,让周沫吃些感冒药。

    周沫吃了感冒药,感觉稍稍舒服了些,她想赵国栋也是一番好心,为了自己孩子的事情跑前跑后的,她起身到卫生间洗漱一下,然后就到病房外面找赵国栋了。

    赵国栋此时就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吃着盒饭,因为太饿了,又不能随便走开去吃饭,他只能叫人给他送来外卖。

    他这一生都没有这么惨过,竟然会坐在病房外面吃盒饭,给他送盒饭过来的朋友偷偷把他坐在长椅上吃盒饭的样子照下来,发了个朋友圈,他们圈里的那些人都炸开锅了。

    “哇塞,赵公子这是怎么了?去体验生活了,考察民间疾苦了吗?”

    “不对,请你注意看后面的病房,我认识的,那是儿童医院的vip病房,赵公子肯守在这病房门口吃盒饭,里面的故事自己想!”

    “妈妈啊,不得了,赵公子是不是有了那个啥啊?”

    “我不服墙,就服赵公子,竟然搞出这么大的动作!”

    “我的妈呀,赵公子什么时候成了孩奴了,竟然蹲在孩子病房门口吃盒饭呢!”

    “矮油,那我们需不需要去补个贺礼啊,孩子出生时候我们都没有去下奶啊!”

    .......

    “尼玛的,你们这群煞笔,想要下奶快点过来吧,劳资在这里等着收钱呢!”

    赵国栋坐在病房门口吃着盒饭,摆弄着手机,看见了这群损友们的评价,差点没把他气抽了。

    他已经活的够憋屈了,在这里受那个姓李的丑男气,还要受这些人的臆想和猜测。

    “赵公子啊,我在这里弱弱的问一句,你这是故事被揭穿恼羞成怒了吗?还是真希望我们过去松礼金,不好意思直说啊!”

    “是啊,老赵,听你这话,病房里面的孩子真是你的啊,那我们可真带着鲜花礼金过去了!”

    “表哥啊,要不要把打电话给我阿姨和姨夫,告诉他们荣升爷爷奶奶的消息啊!”

    .......

    “卧槽,你们这些王八犊子故意调侃我呢!”赵国栋气的要吐血,还有他表弟那个小瘪犊子,竟然还要把这事告诉他爸妈,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赵国栋正气的要死时,周沫推门走了出来,看了眼脸色郁郁的赵国栋,还有赵国栋面前放着的盒饭,很是歉意的说:“哥,对不起啊,都是我拖累了你!”

    “哦,没有啊,我不是跟你!”赵国栋挥挥手,对着周沫笑了,“是我那群狐朋狗友在微信里面气我呢,对了,沫沫,那个姓李的说你不准备给孩子做手术,想继续采取保守治疗,是真的吗?”

    周沫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说:“是的,我想孩子继续保守治疗,暂时不做手术。”

    “可是外国专家说孩子的病情很严重,如果现在不做手术,以后再做手术可能就晚了!”赵国栋忧急的说:“沫沫,不如你跟我去见见那些专家,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啊!”

    周沫摇摇头,“哥,我谢谢你的好意了,我决定了,还是采取保守治疗吧!”

    “周沫啊,这些专家都是小飞费了很大财力,人力才请过来的,你都不去听听他们的意见吗?就因为那个姓李的不同意给孩子做手术,所以你就不同意给孩子做手术了!那个丑男对你的影响里就那么大吗?”赵国栋有些懊恼的对周沫嚷嚷着。

    “哎呀,哥, 你小点声啊,孩子在睡觉,你别把孩子吵醒了啊!”周沫连忙阻止赵国栋。

    “哼,你是怕把孩子吵醒,还是怕里面那个男人听见我说的话啊!”赵国栋索性豁出去了,愤愤然的冷笑,“你是被猪油蒙了心吗,小飞对你那么好,你一点儿都不珍惜,却肯听这个刚认识几天丑男的话,你是不是疯了啊!”

    周沫彻底的冷了脸,对赵国栋说:“哥,我尊重你,叫你一声哥,但你不能干涉我的事情,更不能污蔑我的朋友。”

    “好,好,我们的好心你当做驴肝肺,你就跟那个丑男混吧!我告诉你,那个男人绝对不像表面看着那么简单,有天你被骗了不要哭啊!”赵国栋咬牙切齿的说着,随手把盒饭扔到垃圾桶里面,然后气哼哼的就走了。

    周沫看着赵国栋的背影,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外国专家很快就离开了帝都,周沫也回到西山片场去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