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你真是太傻了
    于淼身上没有什么伤,只是额头和脸颊有些发红,头发有些凌乱,想必刚刚也被甩了出去。

    “你们......你们都没事吧?”周沫关切的询问着车里的三个人。

    “我们都没有事情的,周小姐,你吓死我们了,你昏迷了好半天呢,看见你没有事情就好,你没有事情真好.......”于淼激动的又抱了抱周沫,眼睛都红了。

    “于淼姐!”周沫也用力的抱抱于淼,生死与共,劫后余生的两个人心里都是感触颇多了。

    “周小姐,对不起啊,我没有开好车子,让你受伤了!”司机搓着手向周沫道歉,然后又解释着说:“今天天气不好,前面很多车子连撞到一起了,我们的车子也被后面的车子撞到了,估计得有几十辆车子连撞了吧!”

    “啊!”周沫没想到情况会如此惨烈,随后又突然意识到,“我们是不是被堵在这里了?一时半刻出不去了?”

    司机无奈的点点头,叹了口气,“是啊,这场车祸发生的很严重,面积很大,看情况我们今晚都不一定能出去了!”

    周沫随着李海木一起摔倒在地上,但她身体有李海木的双臂护着,身下有李海木的身体做肉垫,她一点都没有伤到。

    再看李海木的状况,一张脸简直就是惨不忍睹,鼻子和下颌都出血了,脸颊红肿,眼眶子发青,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周沫连忙从李海木的背上爬起来,去扶李海木,“李海木,你怎么样啊?你怎么这样傻啊,怎么不护着点自己啊,我身上裹着毛毯,摔不到的啊,你傻啊.......”

    “沫沫,我没事的,你别着急啊!”李海木忍着疼,从地上爬了起来,“我没事,我真的没事......”为了向周沫证明他没有事情,他抬手用袖子抹了把脸上的血,这一下更了不得了,整个脸都花了。

    周沫看着这样的李海木,鼻子一酸,眼泪刷得一下就流了下来。

    虽然他们这不是生死关头,但也可以看出,这个男人是愿意舍身来保护他的,在这个世上,又有几个人能这样爱她胜过爱自己呢!

    她伸手为李海木擦着脸上的血,哽咽着说:“谢谢你,谢谢你,你真是太傻了......”

    李海木盯着周沫脸上晶莹的泪水,怔怔的发了会愣,突然伸手把周沫抱进怀里,“傻丫头,你才太傻了,这世上最傻的人其实是你,最好的人也是你,我爱你,今生今世都爱你,如果有来生,我一定第一个来找你,让你永远跟我在一起,不受任何委屈,不流一滴眼泪!”

    周沫这辈子听过很多情话,要么在花前月下,要么是在良辰美景,而且每个人都英俊潇洒,器宇不凡,可是在这个冷风瑟瑟,乌烟瘴气的高速公路上,一个满脸血污的男人的话,却让她格外走心。

    或许是周沫经历的事情多,或许是周沫伤的心多了,所以懂得了珍惜,知道了什么东西最可贵。

    周沫主动握握李海木的手,“李海木,你的话我记住了,我也会同样珍惜你,我.......”

    这时,于淼三个人追了上来,气喘吁吁的问,“沫沫,你们怎么了?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因为李海木心急周沫的病情,所以走的很快,司机和那个保镖都受伤了,走的慢一些,于淼要照顾着他们两个,所以他们三个就都走的很慢,以至于才追上来。

    “我没事的,别担心!”周沫对于淼笑笑,她突然发现,经过刚刚这一阵子惊吓,她的身体竟然不那么难受了。

    于淼听周沫的声音有力气了很多,不由放下心来,转头看见李海木的脸,不由吓了一跳,惊叫着:“李先生,你这是怎么了啊,你.......”

    “我没事,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李海木心情大好的笑了,完全忘记了身上的伤痛,周沫刚才那两句话,胜过世上任何的灵丹妙药,足以让他的伤口好上千百回了。

    只可惜,于淼他们追上来了,不然周沫或许会说些更动情的话呢。

    他们几个人聚集了,直升机就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几个人互相搀扶着走向直升机停落的地方,一起乘坐直升机回到帝都。

    周沫回到帝都已经是后半夜了,李海木担心周沫身体受不了,跟她打着商量,“沫沫,你今晚过去医院也做不了什么了,你还是吃点药,回家睡一会儿吧!”

    “不,我必须过去医院那边,我已经好多天没有看见孩子了,我必须去看看她!”周沫看着外面的迷茫的夜色,轻轻的叹了口气,“是我对不起这个孩子,我应该多陪陪她的,我应该在家里照顾她的,哎......我没有尽到该尽的责任,我辜负了.......哎......”

    李海木伸手握住周沫的手,“没有的,周沫,你已经做到够好了,你只是普通的女人,你不是女超人,你要工作养家,就不能分神出来照顾孩子的,但你已经给孩子提供了最好的生活环境,最好的保姆,你已经够好了,做的非常好了,现在没有哪个单身妈妈可以做到你这样的,你已经很努力在做了,你已经很不容易了!”

    周沫这段时间总是自责,觉得自己亏欠了小雨儿,辜负了乔娜对她的期望,但这些苦处她无处诉说,跟盛南平不能说,跟段鸿飞不能说,跟身边的人更是不能说,就算说了,也没有人会理解她的。

    李海木的几句安慰话语,让周沫心里好受了很多,这个世上难得有个人理解她,懂得她。

    他们一行人来到医院,孩子正好醒了在哭闹,周沫找护士要了口罩带上才走进病房里面,她怕自己感冒传染给孩子。

    小孩子一般情况下这个时间是不会醒的,但小雨儿身体不舒服,晚上会醒来哭闹一阵子,保姆抱着孩子轻声哄着。

    周沫很多天没有看见小雨儿,发现孩子瘦了很多,脸色也不太好看,额头上打的都是针眼,她看得无比心疼,伸手向孩子,“宝贝,来,妈妈抱你啊!”

    小雨儿立即摇着头,哭哭啼啼起来,十分不愿意的样子。

    保姆怕周沫不高兴,连忙对周沫解释着说:“孩子太小了,跟你分开一段时间,就有些不认识你了,她又生病比较娇气,周小姐别不开心啊!”

    “姐,我怎么会不开心呢!”周沫看着保姆发青的眼圈,很是无奈,“大姐,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明天是会想办法再请一个保姆过来,跟你轮班照顾孩子的!”

    “周小姐,我不辛苦的。”保姆对周沫笑笑,“平日里李先生经常过来,同我一起照顾小孩子,比我还用心呢!”

    周沫笑笑,心中对李海木更是充满感激。

    李海木没有跟周沫一起来病房,他脸上有伤,先到医生那边去处置外伤了,司机和保镖也一起过去了。

    本来李海木要周沫跟他一起去做个检查,看看是否还高烧,适当的用些药物,但周沫惦记孩子,就先到病房这边来了。

    “姐,赵先生呢?他有没有说那些专家哪里去了?”周沫四处都没有看见赵国栋,估计赵国栋是回家休息了,她想时间太晚了,也没有给赵国栋打电话。

    “赵先生后来联系不到你,就跟那些专家说请他们多留一个晚上,那些专家开始是不同意的,后面赵先生给那位段先生打了电话,也不知道那位段先生跟专家们说了什么,那些专家们才肯留下来,等你命早点决定,赵先生也到对面空的病房里面睡觉了。

    周小姐啊,我发现这次找那些外国专家过来,只要是那为段先生在起作用啊,赵先生无论什么事情都要打电话问段先生的,段先生负责打钱给那些专家,段先生又打电话跟那些专家沟通的.......”

    保姆絮絮叨叨的说着,周沫坐在沙发上,想着段鸿飞,不由怔怔的出神。

    周沫真的很想,很想段鸿飞了,她对段鸿飞虽然没有爱情,但段鸿飞这些年已经成了她家人一样的存在,永远都割舍不下了。

    她如果一段时间看不见段鸿飞,就会很想他的,但每次都要忍着不去联系段鸿飞。

    周沫知道段鸿飞无论怎么骂她,无论跟谁订婚,依然还会关心她,他们彼此谁都抛不下谁,又都无法向前再迈进一步了。

    周沫正呆呆的想着段鸿飞,病房门一开,李海木走了进来。

    他脸上的伤被医生处置过了,为了不吓到小雨儿, 李海木带了口罩走进来的。

    李海木虽然带了口罩,还是被小雨儿认了出来,她原本是趴在保姆肩膀上哭哭唧唧的,一看见李海木进来立即精神起来,伸着小胳膊对李海木咿咿呀呀的叫着。

    李海木好像也很喜欢这个孩子,进门后直奔着小雨儿就走过去了,“宝贝啊,这么晚了还不睡啊,是不是在等我回来啊!”

    小雨儿好像听懂了李海木的话,对着李海木摇着小手,咯咯的笑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