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发现端倪
    周沫连忙对盛东跃说:“盛总啊,我刚刚看了公司的内部新闻,我想问问股票和股东的事情......”

    “这些事情你不要来问我,这都是我哥的决定,哼哼,因为你是小宝和雪儿的亲妈啊,你也可以用这个万能定律来解释这件事情的,别说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就算把整个盛氏娱乐都给你,我也是说不出来什么的......”盛东跃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不满的。

    周沫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出盛东跃语气里的不高兴,她笑了笑,说:“盛总,你别多心,我是不会跟你抢盛氏娱乐公司的,我前段时间说的话都是逗你玩的!”

    盛东跃此时撞墙死的心都有了,他相信周沫那天是在故意气他,可是他也相信他亲哥是真想把盛氏娱乐公司送给周沫的!

    为毛,为毛啊!

    盛氏娱乐公司是他辛辛苦苦才创建起来的,凭什么说给周沫就给周沫了!

    他不服啊!

    “哼!”盛东跃不满的哼了一声,郁闷的不说话。

    说来说去,还不是要怪周沫,如果周沫不闹着跟他哥离婚,他哥就不会担心周沫以后受苦,就不会拿他的娱乐公司送人情了!

    周沫心急问盛东跃事情,没有空哄盛东跃高兴了,急着问盛东跃,“盛总,我真的没有跟你争抢盛氏娱乐公司的意思,以后我也不会跟你抢盛氏公司的,我打电话没有任何耀武扬威的意思。

    我想问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我什么时候开的广告公司和工作室了,什么时候把广告公司卖给您们的啊?”周沫疑惑不解的急问着。

    “这个......”正在伶牙俐齿发泄不满的盛东跃,突然结巴了起来,“这个事情......哎呀,我有个电话会议要开了,周沫,你先挂电话吧,我要开会了,你三个小时后再打进来吧!”

    尼玛的,什么电话会议要开三个小时啊,你扯什么犊子呢!

    周沫听的出来了盛东跃的明显回避,气的都想骂人了,但又拿这个滑头的盛东跃没有办法,只能悻悻然的先挂断了电话。

    她拿出了笔记本,搜索关于周沫开广告公司和工作室的事情,网上没有任何关于这方面的新闻。

    周沫咬了咬嘴唇,只能重操旧业了,她虽然已经很久不做这个行当了,但运作起来还是轻车熟路的。

    她快速的查询了去年这个时间段被覆盖的文件,其中真的有关于她的新闻,或许覆盖的人没想到会有她这样的高手来翻查,或许他们请不到比周沫更高明的黑客来做这件事情,所以被周沫给查找了。

    周沫看见了广告公司的开业庆典上,“她”穿着漂亮的裙子站在台上,脸上是志得意满的笑容,身边站着的人是盛南平,后面挂着广告公司的大牌子。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她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

    按照时间推算,她当时应该被绑架走了,怎么可能在帝都开广告公司呢?

    可是站着台上神采奕奕的女人不是自己又是谁?

    周沫想到这里,心里不由的一跳,她将屏幕中的女人放大,仔细一看,吓得她瞬间瞪大了眼睛!

    这个女人并不是自己,只是自己的高仿版!

    在她被绑架走的那段时间里,竟然有人冒充她生活过,李代桃僵,就像她当年替代了苏菲菲!!!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啊?她都冒充自己做了什么?

    是谁指使这个女人冒充自己的?

    这个女人怎么又消失了?她现在在哪里啊?

    周沫脑中疑惑丛生,她又输入各种代码,查询那个时间段‘她’的有关消息,有“她”参加综艺活动的,有“她”参加慈善晚会的,还有“她”跟着盛南平参加商务活动的......

    每个视频里的“她”都是那个女人,而盛南平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时亲昵自然,明显把那个女人当做了他的妻子。

    周沫心中又是懊恼又是吃醋。

    什么人敢假冒她来兴风作浪,享受她拼死拼活挣来的荣誉和老公!

    而盛南平那么精明锐利的人,竟然没有发现这个女人是假的,或许这个女人就是盛南平找人假扮的?

    周沫一下想起盛东跃之前躲躲闪闪的说要开电话会议,越发怀疑这个假周沫跟盛家人有关系了!

    正在周沫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电话响了,是赵国栋打来的。

    周沫连忙将电脑的程序退出来,将所有的痕迹清除干净,然后才接听赵国栋的电话。

    赵国栋有了李海木的前车之鉴,怕周沫也像李海木一样有那么激烈的反应,他跟周沫说专家们的会诊结果时,非常的小心翼翼。

    结果,周沫并没有李海木那么激烈的反应,只是语气凝重的说了句,“外国专家建议给孩子做手术?”

    “是的,专家说孩子的情况严重,越早手术越好......”赵国栋如实的向周沫说着专家们的意见。

    “周沫啊,你要尽快的做决定,这些专家的时间很紧张,如果你同意给孩子做手术,专家们今晚就要为孩子的手术做准备,明天下午就可以给孩子做手术,如果你不同意孩子做手术,专家们乘坐今晚的飞机离开帝都。”

    “这么急啊......”周沫皱起眉头,突然之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决定了。

    如果她不同意给孩子做手术,耽误了救治孩子的最佳,害了孩子,她有罪。

    如果她同意给孩子做手术,手术过程中出现危险,害了孩子,她还是有罪。

    “我......哥啊,这个决定真是太难做了,你能不能容我想想啊!”周沫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她这段时间总是会头疼。

    赵国栋答应着说:“好,好,我知道这事很令人为难,你想想吧,嘿嘿,但不要想太久啊!”

    “恩,我众知道的。”周沫放下电话,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焦躁的在屋内走来走去。

    左右为难!!!

    举步维艰!!!

    不行,她得回帝都去,这样大的事情她必须亲自去听听医生们怎么说的。

    周沫立即打电话给徐浩东,跟徐浩东请了一个晚上的假,又吩咐于淼安排车,连夜匆匆忙忙的往帝都赶。

    此时北方已经进入了秋末了,今天晚上气温骤降,旁晚时候下的一场秋雨,到了夜里都结成了薄冰,路面变的很滑。

    路上的很多车子还没有做入冬准备,还没有换上防滑的雪地胎,车子行走起来很是艰难。

    周沫见车子行走的慢,想到小雨儿的病情,不由心急,催促着司机,“能不能稍稍加点速度啊,我赶时间的!”

    司机知道周沫时间宝贵,以为周沫回帝都去参加预约好的活动,明知道路况不好,还是将车子加快了速度。

    夜晚开车视线不好,司机看着前面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他也立即刹车,但路面很滑,刹车不稳,车头“砰”的一下撞到了前面的车子上,车身剧烈的颠簇着,金属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

    周沫坐在后面,正在凝神想着那个假周沫的事情,她没有系安全带,身体被惯性甩了出去,猝不及防的向前面扑去,重重的撞到前面的车座椅上,身上火辣辣的疼,脑袋朝左重重撞上车窗,大脑随后发出嗡嗡声响。

    在接下来的几秒钟,或者更长时间里周沫是没有意识的。

    “周小姐,周小姐......”

    “沫沫,沫沫啊,你怎么样啊......”

    周沫听见耳边的呼唤声,才慢慢醒了过来。

    “阿弥陀佛保佑,你总算是把眼睛睁开了!”坐在周沫身边的于淼激动又欣喜,伸手就把周沫抱进了怀里。

    周沫费力的眨巴了两下眼睛,想看清眼前的情况。

    她的车子里有一名司机,一名保镖,还有于淼和她,前面的司机和保镖的头上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有血迹流了出来,但两个人都坐在座椅上,说话和行动好像没有受任何影响。

    于淼身上没有什么伤,只是额头和脸颊有些发红,头发有些凌乱,想必刚刚也被摔了出去。

    “你们......你们都没事吧?”周沫关切的询问着车里的三个人。

    “我们都没有事情的,周小姐,你吓死我们了,你昏迷了好半天呢,看见你没有事情就好,你没有事情真好.......”于淼激动的又抱了抱周沫,眼睛都红了。

    “于淼姐!”周沫也用力的抱抱于淼,生死与共,劫后余生的两个人心里都是感触颇多了。

    “周小姐,对不起啊,我没有开好车子,让你受伤了!”司机搓着手向周沫道歉,然后又解释着说:“今天天气不好,前面很多车子连撞到一起了,我们的车子也被后面的车子撞到了,估计得有几十辆车子连撞了吧!”

    “啊!”周沫没想到情况会如此惨烈,随后又突然意识到,“我们是不是被堵在这里了?一时半刻出不去了?”

    司机点点头,“是啊,看情况我们今晚都不一定能出去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