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别给自己加戏
    赵国栋听着段鸿飞心灰意冷的话语,默默的心疼着段鸿飞。

    每个人,都想跟自己心爱的人永远在一起,形影不离,但这世上大多数的姻缘都是错配的,造化弄人,你爱的总是那个不爱你的人!

    段鸿飞又嘱咐了赵国栋几句,就挂断了电话,赵国栋见段鸿飞心情不好,也没有机会跟段鸿飞八卦李海木种种怪异的表现。

    赵国栋随后就请来了外国专家团给孩子进行了会诊,会诊结束时天都有些黑了,专家们商讨了一番后,给出了孩子的治疗方案,他们认为小雨儿的病情较重,最好是现在就给孩子做手术,不然只会耽误病情,让孩子的病越来越严重。

    世上任何手术都存在危险,心脏手术危险尤其大,但因为孩子幼小,这次手术的风险性更高,至少有百分之三十的危险。

    赵国栋听了专家们的会诊结果,他本身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在心里琢磨着要给周沫打个电话,这件事情不小,必须得孩子的亲妈来做决定。

    谁知道看似沉稳淡定的李海木先嗷的一声炸了,“不行,孩子太小不能做手术,就算百分之一的风险也不能冒的!”

    艾玛啊,你算哪根葱啊,孩子的亲妈还没有说话呢,你先在这叫唤什么啊,吼什么不同意啊!

    赵国栋无比好笑的抬头看向李海木,意外的发现李海木脸色都微微有些发红,神情中还带着激动和愤怒,好似谁要给孩子做手术,他就要跟谁拼命一样!

    “李先生,你是不是需要吃点冰,或者冲个冷水澡镇定一下啊,你可能是忘记了,孩子的妈妈是周沫,这件事情需要周沫来做拿主意的。”赵国栋无比好笑的看着激动愤慨的李海木,“你不是孩子的亲爸爸,现在连周沫的男朋友都算不上,不要随便给自己加戏了,好吗?”

    李海木在赵国栋阴阳怪气的讽刺下,瞬间清醒过来,他伸手搓了搓脸,然后抱歉的对赵国栋笑笑,“对不起啊,赵先生,我没有针对这些外国专家的意思,我这段时间跟孩子朝夕相处有了感情,一想到那么小的孩子要做手术,就有些害怕,还有些心疼。”

    “理解,李先生为了博得周沫的欢心,可能是太入戏了!”赵国栋嘿嘿一笑,他对周沫身边发生的事情不十分了解,一直把李海木对小雨儿的好,误读成了这是李海木追求周沫的一种套路。

    赵国栋没有再理睬李海木,走到一旁去给周沫打电话,他给周沫打了两遍电话,但那边一直没有人接听,他想周沫此刻大概在拍戏。

    周沫今天还真没有几场戏要拍,因为她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周沫坐在房间里,怔怔的看着桌上摆的几张纸。

    这是盛南平重新拟定的好的离婚协议。

    盛南平终究是大度豪气的,他并没有像上次吵架最后说的那样,一毛钱也不分给周沫,相反的,重新拟定的协议上除了分给了周沫些财产,还有盛氏娱乐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

    盛氏娱乐现在发展的如日中天,百分之十的股份可是笔很大的资产啊!

    有了这些股份,周沫就是盛氏娱乐的股东之一了,以后再不用担心谁给她气受,谁对她潜规则了,就算她以后老了,再不拍戏了,也照样有分红,可以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的。

    周沫眼睛酸涩的看着协议上的内容,她不知道盛南平是怎么想的,但分给她盛氏娱乐的股份,对现在的她来讲真是莫大的帮助和支持了。

    这几份离婚协议盛南平都已经签好了名字,周沫在还是盛南平妻子的时候,经常看到盛南平的签字,盛南平的字写的非常好,签字的时候都一挥而就,非常洒脱的草书。

    但在离婚协议上盛南平的签名是很标准的隶书,隶书讲究“蚕头燕尾”、“一波三折”,想要写好隶书,写字必须慢。

    周沫端详着‘盛南平’三个字,好像盛南平就在自己的眼前。

    盛南平,那是她这辈子最爱最爱的人,是她用了整个青春年华,付出所有热爱,拼劲力气,绞尽脑汁才争取到的爱人!

    如果不是有太多难以启齿的隐事,如果不是有太过痛彻心扉的背叛,周沫真是舍不得跟盛南平分开啊!

    周沫拿起笔,准备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这个字一签完,她和盛南平这辈子就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天的到来,她原以为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事到临头,仍旧是一种在心头生生剜走一块肉的感觉。

    周沫在离婚协议上端端正正的签好自己的名字,她留给盛南平的最后一面已经很不堪了,最后的名字一定要写好。

    她在离婚协议上签好了字,眼里的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扑簌簌的落在纸上,她连忙伸手将上面的泪痕擦去。

    周沫,你不能再留恋过去了,你不是已经下定决心跟过去告别了吗!

    她像害怕自己后悔一样,快速的将签好字的文件传真给律师一份,又将正本文件用快递发给律师了。

    从今天开始,她跟盛南平就再无瓜葛了。

    周沫将离婚协议发走以后,又去拍了两场戏,或许是离婚签字影响了她的情绪,她这两场戏拍的并不顺利,被喊停了几次,拍完之后就觉得很累了,回到自己房间休息了。

    她迷迷糊糊刚要睡着的时候,房间的门铃骤然响了起来,周沫走过去开门,杨子晴兴冲冲的走了进来,“沫沫姐,恭喜你啊!”

    周沫被杨子晴的恭喜弄的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问,“怎么了?恭喜我什么啊?”

    “沫沫姐,你成为咱们公司的股东了,刚刚公司内部新闻播报的,上面说你开工作室期间签约的艺人都成为了公司的潜力新人,你为公司做出巨大贡献,公司赠送你百分之二的股份。

    你以前开的广告公司后来被公司收购,公司是以百分之八的股份收购,加一起就是百分之十,你就成为咱们公司的股东之一了,沫沫姐,现在你就是我的老板了,你发达了啊!”杨子晴嘴快,吧啦吧啦的说着。

    周沫听了杨子晴的话,更加懵了,“我开工作室签约了艺人?我开了广告公司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对啊,沫沫姐,你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开了自己工作室和广告公司,只是后来......呵呵,你突然到国外去度假了,工作室和广告公司都被盛氏娱乐公司给收购了......”杨子晴吞吞吐吐的说着。

    关于周沫失踪后突然冒头出来开了工作室和广告公司的新闻,一直被盛家故意压制着,网上和杂志上都搜索不到任何有关这方面的消息。

    盛氏娱乐内部人都知道盛东跃极其不喜欢别人提起这些事情,所以关于这两方面的新闻就渐渐被湮灭了,周沫直到今天才听说这个事情。

    周沫微微皱着眉头,有些困惑的看着杨子晴,她实在搞不懂杨子晴在说什么,而杨子晴也有些困惑的看着周沫,她实在不清楚周沫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

    后进门的于淼见周沫和杨子晴两个人相对呆望,哈哈笑着说:“你们两个怎么了啊?高兴傻了吗?快,别发呆了,这件事情可是大喜事,咱们得想想该怎么庆祝啊!”

    周沫眼睛眨巴了两下,想着杨子晴说的那个时间,忽然明白了,广告公司和工作室是在自己消失那段时间开起来的,至于谁开的这两个东西,因为什么要开这些东西,估计盛东跃会知道的。

    她脸上恢复正常神色,对于淼和杨子晴笑着,“对啊,我们是得想想该怎么庆祝,这样,我先给盛总打个电话,我要谢谢盛总肯赠送我那些股份,要不然我哪里有资格做股东啊!”

    “对,对,沫沫先给盛总打个电话,这件事情必须得先谢谢盛总的!”于淼赞许的对周沫点点头。

    杨子晴则对周沫挤挤眼,暧昧的说:“沫沫姐快点给盛总打电话,也许盛总正在焦急的等待沫沫姐的夸奖呢!”

    在杨子晴的想法里,周沫和盛东跃之间一定有着暧昧的关系,其实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尤其盛氏娱乐这次高调的赠予了周沫百分之二的股份,并且让周沫成了盛氏娱乐的股东。

    周沫见于淼和杨子晴离开了自己的房间,马上给盛东跃打电话。

    电话响了两遍,才有人接听,盛东跃那边很公式化的说了声,“你好!”

    “盛总,你好,我是周沫。”周沫对盛东跃客气的说。

    “我知道是你。”盛东跃的语气倒是有些不客气的,“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问问股票和股东的事情......”

    “这些事情你不要来问我,这都是我哥的决定,哼哼,因为你是小宝和雪儿的亲妈啊,你也可以用这个万能定律来解释这件事情的,别说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就算把整个盛氏娱乐都给你,我也是说不出来什么的......”盛东跃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不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