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1章 我从来都没爱过你
    ,!

    周沫定定的看着盛南平,想这人怎么能把话说的这么从容,她的胸口又有一股血腥之气上下翻涌,她紧抿着嘴唇,半晌都无话可说了。

    在她刚刚被营救回来,最期待盛南平可以关心她,体贴她,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时,盛南平疏远她,冷淡她,一把将她狠狠的推开了。

    在她最辛苦,最无助,最需要盛南平的时候,盛南平却春风得意的跟莫以珊高调的订婚了!

    那时候的周沫有多爱盛南平,就又多恨盛南平,但在男女的爱恨纠葛中,女人对男人的恨大多是模糊的,而爱却变成了一把锋锐的刀,日日夜夜绞着她的心,血肉模糊,苦不堪言。

    在她咬着牙,吞着泪,一个人走过那么多艰难黑暗的日子,很多艰难痛苦的日子翻江倒海的从记忆中冒出来,让周沫沉浸在某种难受恍惚的情绪里......

    就在这时,盛南平伸手握住了周沫放在桌子上的手,一下惊醒了周沫的恍惚,她看见眼前放大的一张俊伟面容,还听见盛南平温柔的声音,“沫沫,跟我回家吧!”

    沫沫,跟我回家吧!

    周沫听着这句想了多少日,盼了多少夜的话,差点就要放声大哭了!!!

    但是,经历了那么多少风雨,生死的周沫,还是忍住了眼泪,她将自己手抽了回来,深深的看着盛南平俊伟,英挺的面容,她听见自己冷硬的声音说:“不,我自己已经有家了,我和我都孩子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和同情!

    盛总,我们还是离婚吧,你突然不想跟我离婚了,是因为协议上给我的东西太多了吗?我给你生了两个孩子,在你们盛家蹉跎了那么多年的青春,我觉得你分给我那些财产并不算多啊!”

    盛南平微微一怔,他没想到周沫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吃惊又心疼。

    周沫看到了盛南平的意外,心中凄然一下,对,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不能再有任何留恋了,不能再有任何奢望了,她的心已经被锋锐的刀日日夜夜的绞痛过,现在不过是再补上刀。

    换作是从前,就算打死她,她也不会跟盛南平说出这番话的,可是现在她却说的无比顺畅了,生活的种种残忍,伤痛,早就逼得她不得不放弃心中所爱,放弃奢望梦想,不给自己再留有任何余地了。

    周沫暗暗吸了口气,让自己的演技更加精湛逼真,“我觉得盛总最好按照婚姻法办事,我在你们盛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

    我第一次被杰森软禁,改头换面,追根究底是因为你,第二次被乐盛,费丽莎几个人绑架,其实还是因为你,按理说这些你都要给我赔偿的!

    盛总,其实我想跟你争夺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了,我们一旦闹上法庭,这件事情对你,对莫医生的面子都不好看的,你们可都是这个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啊!

    我看在你分给我那些财产的份上,自动放弃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我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如此为你们着想了,盛总还觉得我要的东西多吗?”

    盛南平看在周沫,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无法置信,无法置信周沫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他没想到周沫会突然变得如此贪财,竟然为了多得些家产,自动放弃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

    盛南平努力控制着翻涌的情绪,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和委婉,“沫沫,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你是不是需要钱?无论你有什么困难,只要你说出来,我都会无条件的帮助你的!”

    他没有敢说自己暗地里调查过周沫的情况,免得引起周沫的厌恶和反弹。

    周沫在说出之前那番话后,反倒镇定下来,反正已经撕破脸皮了,已经在盛南平面前败坏了形象,她也不在乎再坏一些了。

    “盛总啊,你可能是把我想的太美好了,觉得我向你要钱,就是存有苦衷的,哈哈,你忘了吗,我是周广东的女儿啊,我自然跟我爸爸一样贪财了!

    我之前在你面前表现的是金钱如粪土,只是一种手段,一种伪装,这种小把戏是个女人就会的,因为我们都是看着狗血小白文长大的,里面这样的桥段有无数的,你们有钱的男人不是都喜欢那种出污泥而不染,不为金钱所动的女人吗!

    所以啊,我就要扮成那样的女人,那样才能讨你喜欢,让你爱上我,才能得到你们盛家更多的钱啊!

    现在我已经不爱你了,我已经是盛太太了,我已经为你们盛家生了两个孩子了,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分你财产了,我就不再辛辛苦苦的演戏了!

    我就是要跟你分我应该得的那一份财产,不然我这些年辛辛苦苦的讨好你,委屈求全的看你的黑脸,绞尽脑汁的扮纯情岂不是都白忙乎了!”

    盛南平定定的看着周沫,就像在看一个陌生可怕的怪物,一向淡定从容的他再也绷住了,脸色都变得青白一片。

    他放在身侧的大手不由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咬着压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你跟我在一起的目的跟你爸爸是一样的,就是为了我们盛家的钱?”

    “聪明!”周沫戏精上身了一样,对盛南平打了一个响指,“恭喜盛总,你终于猜对了!我就是为了你们盛家的钱才嫁给你的,从始至终都是!”

    盛南平心中腾的燃起一团火焰,将他整个人都烧得血脉喷张,他就像一个输了钱的赌徒,不肯就此落败,依然不死心的做着挣扎,“周沫,你说的这些都是假话,如果你不爱,那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时候,你给我的那些柔情蜜意怎么解释?在我不舒服时候你的细心体贴,在我遇到危险时候你的奋不顾身,这些都怎么解释?”

    周沫在其他方面或许都比不过盛南平,但她的演技真是比盛南平好太多,她对着盛南平轻轻一笑,“我承认,我曾经爱过你,哪个少女不怀春,在可以大笔金钱的时候,顺便享受一下你的爱,享受一下恋爱的感觉,不是很好吗!

    但我是个喜欢追逐的人,凡事到手的东西就不觉得好了,当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就已经不爱你了,只是为了利益和金钱,一直在敷衍你!”

    盛南平愤懑的都要疯了,眼睛都红了,“那我跟你给你离婚协议的时候,已经分给你那么多钱财了,你为什么跟律师说分得的财产太多,要我收回一部分才肯签字离婚?”

    周沫将胳膊放到餐桌上,用手支着下颌很开心的笑了,“盛总啊, 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忘记了兵法上的欲擒故纵了吗?

    我知道盛总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我说让你收回些财产,你一定不会收回的,相反的,你可能会很欣赏我这么做,或许会再分给我一些财产。

    还有,我当时刚刚回归娱乐圈,处境很艰难,我又在盛东跃的影视公司做艺人,我当然不能马上跟你把关系斩断了,我还要依靠盛东跃帮助我找最好的经纪人,重塑造形象呢!”

    盛南平只觉得胸肋下某个地方,正在剧烈的疼着,疼的他喘气都有些吃力了,他知道这种感觉,叫心如刀绞,他几次这样窒息般的疼痛,难受,都是周沫给他的。

    他吃力的问周沫:“那你为什么又同意离婚了呢?”

    周沫歪着头,对盛南平莞尔一笑,“因为我现在的名声和地位都稳固了,因为我等了好久,见你没有再给我追加钱财的意思,我就不想再拖了,我想尽快的拿到那些钱去做投资生意。”

    盛南平听周沫提到投资生意,脑子中瞬间想到李海木!

    对啊,他被周沫气晕头了, 竟然把这个人忘记了!

    盛南平此时像只受了重伤的兽,什么都不顾了,也不介意周沫怎么想怎么看他了,他愤恨的盯着周沫,“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个时候同意离婚,因为你勾搭上了新欢,因为你的新男朋友是做投资生意的,那想拿着这些钱去做投资,你想跟他比翼双飞,夫唱妇随了!”

    周沫没想到盛南平会知道李海木的存在,稍稍愣了一下,然后对盛南平竖起大拇指,“厉害,盛总的精明敏锐真是名不虚传,一猜一个准啊!”

    盛南平很想伸出手,直接就把周沫掐死了,从此以后一了百了!

    他冷笑的看着周沫,“你以为你的诡计能得逞吗?周沫,我不会给你任何财产的,你不要做白日梦了,我一毛钱都不会分给你的!”

    周沫抬手看看腕表,然后很优雅的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盛南平,“盛先生,我的时间到了,我该走了,但临走前我提醒你一句,这是法制社会,不是你们盛家的天下,你不给我钱,我就只能到法院起诉你了,咱们打起官司,一定需要两个孩子到场的,到时候伤害到两个孩子幼小的心灵,你可不要怪我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