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0章 我们不离婚了
    ,!

    小康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老大啊,你真是太疼惜我了,你老婆给我鹤顶红,你都得让我喝了啊!

    “我吃,吃!”小康揣着一颗慷慨就义的心,拿起来鸭头,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吃。

    “你别一副狼牙山五壮士准备壮烈牺牲的表情好不啊!这个鸭头很好吃的!”周沫莫名其妙的看着小康,真不知道小康咋这副表情。

    “小康,你干嘛呢?”盛南平微微拧着眉头看着小康。

    “我.....我想仔细看看这鸭头,琢磨一下它为什么这么好吃!”小康艰难的解释着,拿起鸭头认命的吃起来。

    这是小康今生吃的最糟心的一次鸭头,从这天以后,小康彻底忌吃鸭头了,心里留下阴影的面积太大了!

    周沫哪里能知道小康心里的哀愁啊,有了大康和小康作陪,她的精神放松下来了,吃的很嗨皮了!

    盛南平是没什么心思吃东西的,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周沫,见周沫吃的小嘴油汪汪的,脸上带着笑意,粉嫩的脸颊上梨涡闪现,他的心都醉了。

    大康是个聪明人,突然被盛南平叫来陪吃,他很意外的,因为之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他在这里坐了两分钟,就恍然明白了。

    傲娇的神人盛南平,想要同周沫单独吃饭遭到了拒绝,于是才要他和小康来陪吃!

    艾玛,大康真想找没人的地方大哭了!

    他们的神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啊!

    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康,还在那欢快的啃着鸭头呢,真是揍的轻啊!

    盛南平看着周沫,心里面就象燃着了团火,周沫现在就在他面前,他却又觉得她离他很遥远。

    这么近,那么远!

    盛南平心里苦涩地笑,真不知道怎么搞的,他和周沫就走到了这一步呢!

    忽然间,盛南平就后悔了,他为什么要跟一个死去的亚瑟较劲呢?他为什么要跟一个襁褓中的孩子较劲呢?

    他跟这些无所谓的人较劲,跟周沫较劲,结果却把自己的幸福弄丢了!

    盛南平觉得心里压抑了许久的炙热情绪蜂拥而出了,在他血肉里肆无忌惮的流淌,有种悔意渐渐滋生,开始的时候宛若游丝,渐渐的汹涌澎湃起来,势无可挡了!

    他很想抓住周沫,很想挽回周沫!

    盛南平忽然想通了这件事情,觉得眼前霍然开朗,心头压着的大石头一下子被人搬开了,整个人生都柳暗花明了一样。

    周沫觉得这鸭锅真是太美味了,因为她身边坐着的是小康,她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拘谨感,吃的很尽兴。

    她吃到开心的时候,无意中一抬头,与对面的盛南平目光一下碰上了,意外的发现冷傲阴沉的盛南平在笑,那笑容仿佛冬雪消融,越寒而来,充满着梦幻般的闪光神采。

    艾玛,这是什么情况啊!

    周沫被吓了一跳,嘴里美味的菜肴瞬间变得索然无味了,她连忙低下头,努力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然后端起果汁喝着,没办法再吃东西了。

    盛南平一腔情意很想对周沫表达,见周沫开始喝果汁了,他笑着问周沫,“吃饱了吗?”

    “吃饱了!”周沫巨老实的回答着。

    盛南平扫了眼旁边的大康和小康,这哥两个反应迅速的站起身来,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我们也吃饱了!”

    “好。”盛南平满意的点点头,“你们两个先到外面休息一下吧!”

    “好的。”小康真是怕了那些鸭头了,答应一声,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跑掉了,大康也跟在他后面走掉。

    周沫刚才吃美食的好心情荡然无存了,因为盛南平此时的状态实在太诡异了,她第一次如此留恋大康和小康,真想求着他们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

    盛南平心怀爱意,希望重燃,恨不得马上跟周沫畅谈一番,然后两人就可以重归于好,他没有太留意周沫的表情,见闲杂人等一退去,他深情的目光就落在了周沫身上,柔声问周沫,“沫沫,你这段时间瘦了很多,工作是不是特别累啊?

    周沫的心突地一跳,像是被什么绊了个跟头。

    这是她被营救回来后,盛南平第一次用这样温柔的语气关心她,问候她。

    之前他们那几次见面,要么剑拔弩张的争吵,要么彼此冷着脸装陌生人,今天盛南平怎么突然对她好了起来!

    周沫心中警铃大作,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付盛南平,“我工作不算累,我是故意减肥的,小脸上镜好看些。”

    盛南平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你还是那么不爱惜身体,就算想上镜好看,就算想追求完美的效果,后期制作时候加工下就好了,也不至于牺牲自己的健康啊。”

    此时,只有他们两个处于这个包厢里面,静谧的空间都可以听见两人低微的呼吸,原本就比较暧昧的气氛,因为盛南平说出这番话,暧昧的气氛更加浓郁了。

    周沫呆在这样的气氛里很不自在,也实在受不了盛南平这样诡异的变化,她睫毛眨了几眨,冷声说:“盛总,你的时间宝贵,我的时间也不多,之前我说过了,我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等下还有回去拍戏,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盛南平被周沫重重的噎了一下,一口气差点没上不来。

    这么多年以后,周沫是第一个在盛南平面前说她时间很紧张,要盛南平抓紧时间说话的!这句话向来都是盛南平对别人说的!

    好,我忍你!

    谁让我喜欢你呢!

    盛南平像看着胡闹的孝子一样,满眼宠溺的看着周沫,“好,既然沫沫的时间宝贵,我就开门见山的跟你谈,沫沫,我不想离婚了!”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好似能震动人心。

    “啥?”周沫的眼睛瞪得跟灯泡一样看着盛南平,整个人的表情都呆住了,“你......你不想离婚了?”

    “对。”盛南平很坚定的点点头,“周沫,我们曾经无比相爱过,我们有一对可爱的孩子,我们一家人可以有最快乐,最幸福的生活,我们为什么要离婚啊?”

    周沫瞪着眼睛消化了一下盛南平这段话,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盛总啊,你是在逗我玩吗?”

    “不是,我是认真的,我决定了,我们不离婚了!”

    周沫听了盛南平这句话,心里蕴含了许久的火气腾的一下就喷薄而出了,“盛总,你以为这里是致远国际啊,你以为你还是一言堂的大总裁啊!

    还你决定了?我们不离婚了!哈哈哈,你能不能别搞笑啊?这是你能决定的事情啊?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决定啊!”

    盛南平满腔的柔情蜜意,被周沫兜头浇了盆子冷水,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他今天真是有些昏头了,竟然忘记了他和周沫之间离婚的真正原因,不是他不要周沫了,是周沫不要他了!

    盛南平被自己心中的渴望冲昏理智了,以为只要自己肯接受周沫那个孩子,肯向周沫伸出手,周沫就会重新回到他的怀抱。

    他竟然忘记了,周沫早就移情别恋了,周沫已经不爱他了!

    就算他肯低头,就算他肯接受那个孩子,周沫还不肯接受他呢!

    盛南平很少犯这样莽撞的错误,又被周沫冷嘲热讽的一顿抢白,他只觉得脸皮子火烧火燎的。

    但此刻,他无比明白自己的心意了,抿了抿唇,艰涩的说:“周沫,我刚才说的话语气可能不对,我是工作习惯了,对不起!

    周沫,我是真的不想离婚了,我可以接受那个孩子,我可以像对小宝和雨儿一样对待她,我希望我们一家人还可以生活在一起,找回从前的快乐和幸福。”

    周沫看着盛南平笑了。

    盛南平这番话,是她曾经梦寐以求的,是她无比渴望的!

    她想回家,想跟她亲生的两个孩子生活在一起,只要盛南平肯给她个笑脸,肯对她招招手,她就会屁颠屁颠的投进盛南平的怀抱!

    可是啊,她却不想盛南平以这样的方式,这样的语气让她回家,就像她是一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任由盛南平摆布呢!

    盛南平已经有了莫以珊了,她对盛南平热切的心已经变冷了,满腔的期待已经变成绝望了!

    人生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如果换个时间做某件事情,结局就完全不一样了!

    周沫看着盛南平笑了,有些自嘲的问:“你让我回家去,那莫以珊小姐怎么办啊?你们那么大张旗鼓的订婚,又该怎么跟世人交代啊?你让我回去是要做小三吗?”

    盛南平听周沫提到莫以珊,神色微变,沉默了一下。

    确实,他今天跟周沫说出这番话,非常的对不起莫以珊,盛南平的良心也受到了深深的谴责,如果他可以少爱周沫一点,定然不会做出这样不道德的事情来。

    盛南平微微皱着眉头,再次放下自尊和傲气,说:“周沫啊,以珊那边的事情我会处理的,我现在只想你可以回家,我们一家人团聚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