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 患难与共
    周沫站在静点室的外面,只能看见李海木背对着她抱着孩子,虽然是一个背影,但她依然可以看见李海木轻轻晃动着身体,半垂着的头,明显是在哄着孩子呢。

    她看着这样的李海木,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周沫在外面静静的看了一会儿,本想走进静点室,见孩子已经用了药,李海木对孩子照顾的也算细心,她又走回到天台没人的地方,等着李海木的安排。

    没过多久,李海木就给周沫打来了电话,告诉周沫,孩子已经被他安置到这里最好的vip病房了,并告诉周沫病房号,周沫可以去看孩子了。

    周沫很感激李海木这样的安排,vip病房只有她们一家人,她终于可以随便去看孩子了。

    她几乎是一路小跑的来到孩子所在的vip病房,病房里只有李海木,保姆和小雨儿。

    周沫谁也顾不上,首先冲到病床旁,见小雨儿头上扎着头皮针,闭着眼睛,已经睡着了。

    因为高烧,孩子的小脸还微微发红,呼吸也有些困难,小嘴张着,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娇嫩的嘴唇都已经起了干皮。

    “宝贝啊......”周沫一看孩子这样,眼圈一红,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

    “周小姐啊,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孩子,对不起啊......”保姆见周沫要哭了,连忙在旁边小声的向周沫道歉。

    周沫转头看向保姆,发现数日不见,保姆憔悴了不少,脸色发红,眼睛里有些红血色,想必这两天都没有休息好的。

    “姐,孩子生病的事情不能怪你的,人吃五谷杂粮,都要生病,更何况是小孩子了,你不要自责啊!”周沫握握保姆的手,“姐,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我还要给你加工资呢,怎么会怪你呢!”

    保姆没想到周沫这样善解人意,嘴唇蠕动着,“周小姐......你怎么这好呢......”

    周沫对保姆笑笑,“姐,这两天你一定累坏了,是我回来晚了,那边有休息的床,你快点去睡一下,孩子由我来照顾啊!”

    她以后不在家的日子还长着呢,绝对不能对保姆太苛刻,严厉,她要以德服人,以情动人,这样保姆才会实心实意的对孩子好。

    保姆听周沫这样说,更加过意不去了,不想去休息,在周沫的再三劝说下,才过去套间外面的床上睡觉。

    周沫将保姆安置好,转身见李海木正拿着湿毛巾,给孩子做物理降温呢。

    “李总,还是我来吧!”周沫连忙去接李海木手里的毛巾。

    李海木没有把毛巾给周沫,而是反身给周沫倒了一杯水,看着周沫的眼里浮现出柔情,“还是我来照顾孩子吧,你累了,先喝口水,歇歇!”

    周沫这一路又急又累,真是渴了,她把水杯接过来,将里面的水一口气喝没了,然后就自己去弄了个湿毛巾,来照顾小雨儿,“李总,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还是我来照顾孩子吧!”李海木跟他们无亲无故的,她怎么好意思如此麻烦李海木。

    李海木见周沫坚持,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放下毛巾,对周沫说:“你在这里照看着孩子,我去找主管孩子的医生谈谈,详细问一下孩子的情况。”

    “行。”周沫这次毫不犹豫的点头了,她自己还真不方便去找孩子的主治医师谈,“谢谢你了,李总。”

    “周沫,跟我你就不用客气了。”李海木对周沫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周沫看着李海木的背影,心中的被感激,感动填的满满滴。

    她现在是大明星了,她不缺钱了,不缺名声,地位了,但身边真的缺少一个懂她,理解她,肯真心实意帮助她的人。

    就像现在,很多事情她不方便去做,这个男人会善解人意的不问为什么,不追究她和孩子的过去,肯花时间和精力陪伴她们,帮助她们。

    周沫转身又开始照顾,为孩子擦汗,用棉签沾了水轻轻擦在孩子起皮的小嘴上,心中无声的叹气。

    宝贝啊,你一来到这世上,就经受风吹雨打,我真想带给你好的生活,给你安稳幸福的生活!

    可我如果在家里哄着你,就不能给你带来好的物质生活,给你带来好的物质生活,就没有办法在家里哄着呢!

    宝贝啊,总归是我不好,让你跟我受了这么多的苦,小小的人,就要开始打针吃药的......

    周沫正在跟孩子说着话,听见病房门开关的声音,她立即将口罩带上了,转头一看,是李海木拎着几个外卖餐盒走了进来。

    “你去过医生办公室了?”周沫疑惑的问李海木,李海木离开的时间不长啊, 怎么又拎着外卖回来了。

    “我没有去医生办公室呢,出去给你买吃的了,你午饭没有吃,一定饿了。”李海木把带回来的外卖餐盒摆在桌上,“周沫,先吃点东西吧,你的先照顾好自己,再照顾孩子。”

    周沫此时离李海木很近的,清楚的看见李海木额头上细密的汗水,还可以听见他稍稍粗重的喘息声,想必李海木这一路都走的非常着急。

    “你可以点外卖啊,让他们送餐过来就好,怎么还亲自出去买吃的了!”周沫递给李海木几张纸巾擦汗,非常歉意的说:“你这一路跟我回来,也很累了,还要亲自给我们买吃的,其实我应该请你吃饭的,哎,我都忙乎忘了......”

    “保姆大姐睡觉了,送外卖的过来只能你出面去取,你不方便做这些事情的。”李海木很自然的说着。

    眼前这个男人的好,让周沫感动得想哭,他真是处处在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并且不会将他做的这些事情大肆宣扬,自然而然的,平淡中见真情。

    “周沫,你快点来吃东西吧,我去孩子主治医师那看看啊!”李海木将周沫按坐到椅子上,“你什么都不要多想,如果觉得我辛苦,你就要多吃些东西,不然我真就白辛苦了!”

    周沫努力忍着眼睛里泛滥的酸涩,点点头,“恩,我吃东西,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她现在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不要让李海木再为她操心了。

    李海木见周沫开始吃东西了,他伸手揉揉周沫的头,“真乖!”然后又转身走了。

    周沫见这些外卖餐盒里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尽管没有什么胃口,还是努力吃起来,她要对得起李海木的一番良苦用心。

    她这顿饭吃的并不快,边吃边等李海木回来,结果周沫吃了半个多小时,饭菜都凉了,李海木还没有回来。

    周沫心中又涌起那种不好的预感,是不是孩子病情很严重啊?是不是孩子有了其他问题啊?

    想到这些,周沫再也吃不下东西了,放下碗筷,她在屋内焦急的走来走去,急躁的等着李海木回来。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李海木终于回来,脸色不太好看,手里拿着一沓病例样的东西。

    “怎么了,孩子的情况是不是很严重啊?”周沫几步冲到李海木,不顾礼貌的从李海木手里抢过病例,急急的翻看着。

    病例上都是医生专业性的诊断,周沫看不太清楚,但还是可以看出,孩子的肺部,心脏都有些毛病。

    “孩子的情况不太好,但你不要担心,我认识一些医生,一定会治好孩子的病。”李海木握了握周沫的手,“别担心,一切有我呢!”

    周沫此时就像傻了一样,听说孩子的情况不太好,她就像听见了晴天霹雳一样,哪里还能听进李海木的劝说了。

    “孩子的情况真的很严重吗?她......她还那么小......怎么就会得了这么麻烦的病啊.......”周沫说着话,眼泪不受控制的刷刷就掉了下来,脑子里更是胡思乱想,各种猜测齐涌。

    李海木对周沫笑笑,伸手拍拍周沫的肩膀,“傻瓜,哭什么啊,医生只是说孩子的情况不太好,并没有说不能治疗啊,别害怕,孩子的病是可以治愈的!”

    “真的吗?孩子的病真的能治疗吗?”周沫心里重新升起了希望,满眼期待的看着李海木。

    “可以治疗的,你放心吧!”李海木说着话,就把孩子的病例拿过来,给那些病例照相,并且把病例做成了电子邮件。

    “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周沫不解的问李海木。

    “我认识几个儿科专家,我把孩子的病情给他们发过去,让他们帮忙给孩子看看病。”李海木微微皱着眉头,很认真的忙乎着。

    周沫看着李海木为给孩子治病想办法,她忽然就想抱抱李海木。

    周沫自从带着这个孩子回到帝都,处处受人排斥,刁难。

    盛南平不喜欢这个孩子,从未正眼看过这个孩子,更不要提抱孩子,或者照顾孩子了。

    段鸿飞也不喜欢这个孩子,虽然他肯抱抱这个孩子,肯帮助她们母子找房子,找保姆,但那只是看在周沫的面子上,为了讨周沫的欢心,周沫知道,段鸿飞骨子里是不喜欢这个孩子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