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 一针见血
    一时间,周沫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周沫挂断了同保姆的通话,转身就往片场外面停车的地方跑,一边跑一边翻找着徐浩东的电话,她得跟导演请个假。

    她握着电话,听见电话发出嘟嘟的声响,心急如焚,每一声嘟,都仿佛敲击着她的心。

    “喂,沫沫啊......”徐浩东带笑的声音传过来,他这段时间对周沫的态度一直非常客气的。

    “徐导演,我家里出了点急事,我必须赶回帝都一趟,跟徐导请个假,实在是事发突然,徐导,对不起了......”

    “沫沫,没事的,家里有事情你尽管回去,有没有需要我的地方啊,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徐浩东很是热情的说。

    “徐导,谢谢你的好意,家里的事情自己可以处理的,你能给我假期,我就十分感激了!”周沫对徐浩东连说几声谢谢,就挂了电话。

    她捂着扑通扑通跳得越来越快的心脏,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心急火燎的又联系于淼和杨子晴,忙乱中脚下的高跟鞋又不肯配合,连着打了两个趔趄。

    周沫真想把这双鞋子脱下来,光着脚走好了,就在她想打电话叫杨子晴准备车的时候,一辆黑色奔驰快速的向她驶来,‘嘎’的一声停在她身边。

    车窗落下,露出李海木的一张脸,“周沫,快点上车来,我送你回帝都,我已经联系了直升机,他们正飞过来接我们!”

    周沫不由一愣,瞪着眼睛看着李海木。

    “哎呀,别磨蹭了,我知道是孩子病了,你相信我,我只会帮助你,不会害你的!”李海木满脸焦急的叫着周沫。

    周沫听李海木已经知道孩子的事情了,她也没什么好隐瞒躲避的了,她急着回家看孩子,没时间多磨叽了,她打开李海木的车门,闪身坐了进去。

    李海木并没有跟周沫多做交谈,而是微微皱着眉心,面色很是严肃,眼睛定定的看着前面的道路,将车子开的飞快。

    周沫也没有跟李海木聊天,而是打电话给于淼,说她坐着李海木的车子先一步回帝都,吩咐于淼和杨子晴一人留在片场这里照应着,一人随后也回帝都去。

    她挂断了这个电话,又打电话给家里的保姆,想问问孩子的情况,保姆也许正带着孩子去医院呢,一直都没有接听电话,周沫越发的心急了。

    真是的,越怕出事,就越会出事……

    周沫在心里叹气,拧着眉头靠在车座椅上,眼睛失神的看着车窗外面。

    李海木侧头看了周沫一眼,他脸上严肃的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安慰着周沫说:“你也别太紧张担心了,小孩子没有不生病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周沫敷衍的点点头,依然心事重重的看着车窗外。

    她这段时间真是太忙了,在对小雨的照顾上多有疏忽了。

    如果这孩子出点什么事情,她真的对不起为了她惨死在死亡岛上的乔娜了!

    周沫脸上是郁浓得化不开的忧愁,担心,李海木见没有办法劝说周沫,只能专注的开车,尽量加快回帝都的速度。

    他们的车子开了四十分钟左右,李海木联系的直升机赶到了,他们两个换乘直升机,在半个小时后降落到小雨儿所在医院的天台上。

    “周沫,你是公众人物,医院里人多眼杂,你不适合就这样进到医院里面,让我先进去看看孩子的情况,等我把孩子安排进独立病房里,你再过去看孩子,可以吗?”李海木体贴的为周沫着想。

    “可是......可是我很惦记孩子啊......”周沫站在天台上,想着小雨儿就在楼下的病房里,自己却没有办法马上去见孩子,又急又难受,瞬间就红了双眼,一双眼眸看着更加晶莹灿然。

    一瞬间,李海木听见自己心里有声音“铮”的一响,像琴弦拨动,他忽然就很想拥抱周沫一下,给她一些温暖,给她一些力量,他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

    李海木轻轻的拥抱了周沫一下,“周沫,别担心,一切有我呢,一切都会没事的!”

    周沫被孩子的事情闹的心神大乱,被李海木一抱,没有及时做出反应,等她明白过来的时候,李海木已经放开了她。

    “周沫,别着急,别紧张,一切有我呢,你先给保姆打个电话,跟她说一下我会去看孩子,然后你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我见到孩子后就给你打电话。”

    周沫此时已经六神无主的,觉得李海木说的话也有道理,就给保姆打了电话,说了下李海木的衣着外貌特征,由李海木代她先去看看孩子。

    李海木见周沫打过电话后,就脚步匆匆的下了天台,往儿科疗区走去了。

    周沫站在原地发了会愣,心里觉得无比煎熬,想了想,还是戴上帽子和口罩,也往儿科疗区走去。

    她刚刚给家里的保姆打过电话,知道小雨儿此时就在急诊室那边,她直奔这里而来。

    医院里永远人满为患,尤其是儿科,不但人多,到处都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孩子哭叫声,大人们都是烦躁不安的。

    现在的孩子都是家里的小祖宗,一个孩子生病了,每个家里至少要有两个人陪着来医院,更有甚的还可能三四五个人。

    在这里,人们的注意力永远在自己家的心肝宝贝身上,而这里的人怕交差传染,基本上都带着口罩的,还没人注意到带着口罩的周沫。

    周沫远远看见了李海木的背影,她追着李海木来到小雨儿所在的地方。

    透过落地窗,周沫看见保姆抱着孩子坐在病床上,护士正在病床前面挂着点滴瓶子,看样子是要给孩子打针。

    明晃晃的针头在下午的阳光中湛然闪光,周沫的心忽的就一疼,小雨儿还那么小,这针扎下去得多疼啊!

    孩子要打头皮针,这是需要家长,孩子配合的,就在护士按着小雨儿的头要扎的时候,孩子一下醒了,猛的挣扎大哭起来,保姆可能是没有料到孩子会突然醒来,没有抱稳孩子,护士一针扎偏了。

    “哇……”这一下后, 小雨儿的哭声更大了。

    李海木几步走了过去,对保姆打了声招呼,“你好,我姓李,你家小姐给你打电话了吧,她没有时间过来,委托我来看看孩子。”

    “哦,哦......我知道的,李先生好啊......”保姆一边哄着哇哇大哭的孩子,一边同李海木打电话,此时的保姆已经被哭闹的孩子弄的焦头乱额。

    “你一直自己照顾孩子,一定也累了,让我来抱下孩子吧!”李海木伸手到保姆手里去接孩子。

    自从小雨儿生病后,一直是保姆一个人带的,她真是累坏了,听说李海木要抱抱孩子,保姆也没考虑到李海木会不会抱孩子,就把孩子交给了李海木,自己如释重负的喘了几口气。

    李海木抱孩子的动作明显是非常生疏,很是僵硬不自然的,但他看着孩子的眼神却特别温柔,动作也无比的小心,轻哼着哄着孩子,非常有爱的样子。

    说来也奇怪,哇哇大哭的小雨儿,到了李海木的怀里,哭声竟然慢慢的停止了,虽然李海木抱着她的姿势有些古怪,但她可能是觉得很舒服的,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李海木。

    “先生,可以给孩子扎针了吗?”护士在一旁询问,她接下来还要去给其他孩子扎针呢。

    李海木看着那亮晃晃的针尖,皱眉问护士,“孩子一定要打针吗?吃药能不能康复?孩子这么小,早早的打针是不是对她不好啊?”

    现在国人都有关注医院滥用抗生素的事情呢,李海木一直在国外生活,更是排斥动不动就打针的行为。

    ”孩子肺部感染,引起高烧不退,现在已经是肺炎了,医生还怀疑孩子合并心肌炎,现在正在等待化验结果,但我们必须先给孩子打针,控制住肺部炎症扩散,控制住孩子的高热,孩子之前抽搐过,不然恐怕会引起脑炎。”护士看出李海木气势不俗,很耐心的向李海木解释着。

    李海木点点头,“好,你给孩子扎针吧,我来按着她,争取这次能够成功!”他这句话,无形中给护士施加了压力。

    护士抿了抿,准备再次给小雨儿扎针。

    里面的李海木,保姆,外面的周沫,都把目光集中在护士打针的手上。

    婴儿的头皮针难打,需要技术,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但家长们都盼着可以一针见血的。

    万幸的是,这一针下去,有鲜血回流了出来,周沫提着的心不由的放松了下来,里面的李海木似乎也松了一口气,护士也露出些笑容,放松卡子,鲜血很快就退了回去,护士为孩子贴上胶布,然后就走了。

    针扎好了,李海木并没有把孩子放下,而是抱着孩子背对着所有人坐在病床上,目光慈爱又深沉的盯着怀里的小婴儿......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