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神秘男人
    盛南平心中惦记着周沫,有些愧对懂事,温柔的莫以珊,没办法再面对莫以珊,说些公司要处理,起身到书房去了。

    莫以珊看着盛南平的背影,心中五味陈杂。

    淡定从容的盛南平,在见到周沫之后连续的失态,这只能证明一件事情,盛南平还深爱着周沫,非常爱。

    周沫迷迷糊糊的,梦中仿佛又回到了那片诡异的阴森的树林里,有无数的恶魔包围着乔娜,而乔娜对着她伸手,哭泣,她很想冲过去帮助乔娜,但胸口处生生的疼,她不停喊着乔娜的名字,“娜姐,乔娜......”

    在惊慌失措中,周沫猛的从昏睡中醒来,见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里,屋内开着壁灯,窗帘拉着严严实实,屋内静悄悄的。

    周沫轻轻的动了动身体,胸口处的疼痛令她不由自主的‘哎呦’了一声,从不远处的沙发上立即站起来一个人,吓了周沫一跳。

    这个人穿了身暗色的衣服,跟室内幽暗的光线混为了一体,周沫刚刚醒过来,没有发现屋内有人。

    借着室内微弱的光线,周沫看见向自己走进的男人,修长而高挑,只是走路的姿势......好像有些跛脚。

    周沫迅速脑补了一下自己晕倒前的情形,莫非那个停下车子问询自己情况的人就他了!

    男人走到周沫的病床旁边,他是个很瘦的男人,模样看着也很普通,衬衫的袖子扣得严严的,长裤的裤线笔直。

    他低头看着周沫,声音涩哑的问,“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周沫胸口处还是有些疼,嗓子也干,很想喝水,又不好使唤一个刚刚救了自己的陌生人,她勉强想对男人笑笑,但没有成功,只扯着冒烟的嗓子说了句,“谢谢你啊......”

    “你渴了吧!”男人非常善解人意,而且反应又快,他抬手将屋内的大灯打开了。

    周沫不由闭了闭眼,待到适应了突然而来的亮光,男人已经倒了杯水给她了,“来,喝点水吧!”

    明亮的灯光下,周沫更清楚的看见了眼前的男人,他有着一张很普通的脸,不算高鼻梁,不算有型的嘴巴,唯有一双眼睛漆黑明亮,在认真盯着周沫看的时候,让周沫瞬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男人在亮起灯后,也是清楚的看见周沫的脸,周沫因为这几天连续吐血,已经很瘦了,原本象牙白的肤色,此时看着更加憔悴惨白,只是越发衬出她一双大眼睛明如秋水一般。

    乌黑的长头凌乱的散在白色的枕套上,一向活泼开朗如骄阳般明丽的她,在这一刻竟然是如此的孬弱,疲惫,让人心生爱怜,心里某个地方不期然地柔软起来。

    男人盯着周沫微微出了神,直到发现周沫略微恍惚的眼神对上他的目光,他才好像迅速惊醒一样,不动声色地垂了垂眼睫,目光从周沫脸上挪开,再次将水杯递到周沫面前,“来,喝点水吧!”

    周沫呆了呆,再看向男人时,发现他并没有任何让她觉得似曾相识的地方了,她接过水杯,说了声,“谢谢,给你添麻烦了。”

    男人往后退了两步,走到一旁的茶几上拿过了几盒药,犹豫了一下,说:“你生病了,而且很严重,其实我应该送你去医院的,但我知道你是公众人物,去医院会影响很大的,所以就没有送你到医院去。

    我......我家里人原来也得过这种呕血的病,吃过这几种药,效果很不错的,我刚才给你开了几盒药,你先吃些药缓解一下病情,等你方便了再去医院检查。”

    周沫心中一暖,被陌生男人的善解人意和体贴周到深深的感动了一把,如果他冒冒失失的把自己送到医院里,那今天这个新闻可闹大了,她在盛家大宅门口吐血,晕倒,那些记者们会浮想联翩,花样百出的来臆想她的。

    “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周沫真想给这个男人鞠躬行礼了,他真是她的恩人啊!

    “把药吃了吧,这个药还是很管用的。”男人体贴的按照说明,从每个药盒里拿出两颗药来,递到周沫的手里。

    周沫不想辜负对方的好意,身体也确实不舒服,喝着水把药吃了下去。

    陌生男人又从旁边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放到周沫的床头,“你把这身衣服换上吧,你的衣服上沾了些血,不能再穿了。”

    周沫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衣襟上确实沾染了许多的血迹,看着污浊不堪,再看看自己盖着的崭新簇白的被子,她很尴尬了。

    “我......我把你的床都弄脏了。”周沫很是不好意思了。

    “一条床单而已,无关紧要的,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男人盯着周沫深深的看了一眼,一见周沫抬头看他,他就迅速把目光看向别处了。

    “我出去办点事情,很快回来,周小姐可以冲个澡,换下衣服,然后躺下休息会......我建议周小姐明天早晨的时候,我这住所没有狗仔队知道的,我直接送你去你要的地方,如果我今晚送你回家,恐怕有狗仔队在你家门口蹲守,被他们看见你半夜回家就不好了!”

    周沫咬着嘴唇,沉默了一下。

    虽然这个男人表现的彬彬有礼,善解人意,处处为她着想,可是贸然的留在一个男人家里过夜,这还是很没有理智的事情。

    如果这个陌生男人对自己有什么居心,或者他是最近对头公司派来害自己的,先是装出一副温和无害的样子,然后明天对外面公布,周沫和素未谋面的他春风一度......

    那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一切可都毁掉了!!!

    周沫知道自己不该把一个帮助自己的人往坏处想,可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男人见周沫沉默不语,他笑了笑,“周小姐不用忙着做决定,你先休息一下,等我办事回来后再谈走的事情。”

    周沫当然不能阻拦男人去办他的事情了,她只能对男人点点头。

    陌生男人拿着车钥匙走出卧室,随后,传来外面房门的开合声。

    周沫经历的事情多,并没有马上相信男人离开了,而是侧耳倾听了半晌,听到屋里确实没有动静了,她又光着脚跳下床,忍着胸口的不适,跑到窗户旁,打开窗帘一角向楼下张望。

    好在,这里的楼层不高,好像是九楼或者十楼的样子,可以看见楼下的停车场,她等了一会儿,就看见男人从楼门口走向了停车场,发动车子离开了。

    周沫这才算松了口气,转身拿着干净的衣服去冲澡。

    站在花洒下,周沫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再盛家发生的一幕幕。

    盛南平那疏离的语气,冷漠厌恶的眼神,对莫以珊的温情款款......

    变了心的男人,真真就是郎心似铁了!

    周沫一想到这些,心就像针扎一样难受,眼睛就开始发酸泛红。

    算了,变了心的男人,就像一江东逝水,她就算拼尽全力也是永远都追不回来的!

    周沫现在只想跟盛南平争夺两个孩子的抚养权。

    在盛南平和莫以珊订婚前夕,盛南平那边给自己发来了离婚协议书,盛南平很慷慨大方的分给周沫这个前妻很多钱,动产,不动产,还有一些股票,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要归盛南平,周沫随时都可以看见孩子。

    周沫当时并知道盛南平要跟莫以珊订婚的时候,以为盛南平只是良心发现,给了自己这么丰厚的东西,现在想来,盛南平只是想让周沫尽快的在协议书上签字罢了。

    当时周沫正忙,而她也不能在事业上升期间同盛南平打官司,争夺两个孩子的抚养权,离婚协议的事情就暂时搁浅下来了。

    通过今天晚上的事情,周沫知道盛南平有多么迫不及待的想娶莫以珊了,迫不及待的想给莫以珊名分了。

    周沫心中忽然来了主意,她要跟盛南平讲条件,盛南平想要自己签字离婚可以,但要把两个孩子的抚养权给她,这样她才会签字离婚,莫以珊才能名正言顺的做盛夫人!

    在一个陌生的男人家里,周沫这个澡也没敢冲太久,她将身上的血腥气冲去,洗了洗头发,就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周沫在换衣服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衣服很合她的身,真就是按照她的尺码买回来的。

    这个男人要么就是自己的影迷,知道自己的身高,体重,三围,要么就是眼神太好,看见她的样子就知道她穿什么尺码的衣服,再不就是,趁着她昏迷的时候,男人......

    呸呸呸,不要往乱七八糟的事情上想!

    周沫冲了澡,换过了衣服,觉得整个人舒服了不少,胸口火辣辣的疼痛感和憋闷感好像也缓解了不少。

    看来这个男人的药还真管用啊!

    周沫欣喜的吸了两口气,发现病痛确实减轻了不少,她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