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无奈我还深爱着你
    周沫见莫以珊跟自己说话的时候,盛南平一直微笑的看着莫以珊,目光鼓励又好似有些期许。

    她忽然想起了一句话,我见过你爱我的样子,所以当你不爱我的时候,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了。

    世事总是无常,真爱也从不模糊,从不混淆,爱就是爱了,不爱就是不爱了,可以分得一清二楚。

    周沫对莫以珊俏皮地眨眨眼睛,“以珊姐姐,你的眼光很好,我很喜欢这条围巾呢!”

    她要落落大方的放下盛南平,才不枉她疯疯癫癫的爱过盛南平一场!

    盛南平看着周沫可爱娇憨的笑脸,心就像被无数细细密密的针扎着,又酸又疼!

    周沫居然可以亲昵热络地跟她的情敌莫以珊聊天?她居然能云淡风轻的叫莫以珊姐姐!

    她竟然一点都不嫉妒莫以珊!

    对于女人来说,没有了嫉妒,就是没有了爱!

    盛东跃眉毛微微跳动了一下,盯着周沫那张日夜思念的小脸,用尽力气才克制着自己不冲过去,掐住她的细弱的脖子,问她到底是怎么做到?

    怎么就可以这样无情无义?怎么就可以这样说忘记就忘记他了!

    当然,盛南平怎么懊恼生气,也不会做出那样失去理智的事情,他的段位可比周沫高明无数倍,既然周沫可以面不改色的跟他们打招呼,他也可以淡定从容的。

    盛南平握住莫以珊的手,同莫以珊一起走到周沫面前,非常好风度的对周沫说:“你今天工作不忙啊!”

    此时天色已接近黄昏,外面暧昧的光线将盛南平刚毅的脸庞勾勒得越发完美,周沫甚至能够清楚的看见盛南平双眼皮的两道褶痕。

    盛南平的眼睛是内双,平日里看人的时候眼睛又深又亮,时而深邃锐利,时而勾魂摄魂的。

    想当初,周沫为之一见倾心的多半是盛南平这双眼睛。

    不过,所有的一切都是当初了。

    她已经青涩不及当初了,命运也聚散不由他们了!

    现在,周沫需要努力压下胸口翻腾的不适感,对着盛南平笑,轻松的回答:“是的,今天不算忙!”

    “在这里吃饭吧,我吩咐厨房准备饭菜。”

    周沫听着盛南平主人般的语气,客气的挽留,心中越发的难受,时至今日,她在这个家里只是客人,而她和盛南平,彻底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她笑着对盛南平说:“我晚上还有个训练,就不留在这里吃饭了。”

    一旁雪儿听说周沫要走,立即嗷嗷叫了起来,“我不要妈妈走,我要妈妈和我一起吃晚饭!”

    盛南平听说周沫还要去锻炼,俊脸立即黑了下来,他是真怕周沫为了工作再去玩命了!

    他有些懊恼的说:“你的工作就那么重要?训练就那么重要?陪孩子吃顿饭都不肯吗?”

    周沫抬眼看见盛南平嘴角露出嘲讽不满的痕迹,看着盛南平眼角眉梢皆是冷凝和不悦,她的心痛地一缩一缩的,一股血腥气又涌了上来,她只能咬着牙,拼命的往下压着。

    屋内的气压骤然低了下来。

    盛南平身上的寒意侵袭着这里的每个人,莫以珊吓得连喘息都小心翼翼的,刚刚还是小魔头的雪儿,大黑眼珠转着,脸色慢慢变得畏惧,嘴角耷拉了下来,极其不安的靠向小宝哥哥。

    小宝伸手就把雪儿抱在怀里,紧紧抿着唇。

    周沫看着雪儿委屈的样子,心中越发难过,她极力压下胸口翻涌的甜腥和眼底的水汽,皱着眉头看向盛南平:“我的工作就是如此,你不用这样带着情绪说话,会吓到孩子的。”

    盛南平嗤笑,“大明星,你还在乎这两个孩子的感受吗?”你的心里不是只有和亚瑟生的那个孩子吗,为了那个孩子,将我这两个孩子都抛弃了!

    周沫从盛南平欲言又止的目光里,读懂了他后面要说的话,一时间,又是愤懑,又是难过。

    这些都是她的错吗?

    那最初是谁害得她被绑架了呢!

    但是,这事是没有争辩的意义了,盛南平那么聪明的人,会不知道事情的因果吗!

    他只是移情别恋了,不想再站在她的立场想问题罢了!

    周沫嘴唇哆嗦着,心头波翻浪涌,想对盛南平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

    最后,周沫蹲到雪儿面前,伸手抱住身体微微发抖的雪儿,哽咽着声音说:“宝贝,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工作忙,没有时间陪你,都是妈妈不好......”

    雪儿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靠在周沫的怀里,乖乖的说:“妈妈,我以后再不闹了,再不要你留下吃饭了,你和爸爸都不要生气了......”

    周沫听着雪儿这样说,心都要碎了,再怎么忍,眼睛还是湿润了,她怕自己在孩子面前崩溃大哭了,用力的抱抱雪儿,站起来,大步就向别墅外面走去。

    她带着满腹悲凉辛酸,走出盛家别墅,一出大门,立即泪如泉涌,胸口的灼热也再压制不住,蹲在路边就连连的呕了几口血。

    周沫这几口血吐过之后,身体里支持她的力气好像一下子卸掉了,她只觉得天旋地转的,浑身虚弱无力。

    她真想闭着眼睛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但是,这里是盛家的大门口,她不能赖在这里不走的!

    周沫咬着牙,死撑着让自己站起来,脚步踉跄虚浮的往前走。

    之前来盛家的时候,周沫并没有要自己的司机送她过来,她怕记者们认识她的车子,跟踪她来盛家,她是化妆后,带着帽子和口罩出门,打车过来盛家的。

    周沫想了,自己回去的时候可以要盛家的司机送她的,现在跟盛南平这样一闹,也没办法要盛家的司机送她了。

    盛家所在是高档别墅区,这个地方基本没有出租车过来的,周沫挣扎着走出很远,都没有看见有车子经过。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风一吹,路边的树枝发出刷刷地声响,寒气从四面八方向周沫扑过来。

    周沫被冻的瑟瑟发抖,她这样用力行走,引得身体不适应,口中又涌上一股血腥苦涩,她扶着路边的树干,又吐了两口血。

    周沫这次吐血后,真的不行了,好像有人把她身上所有的力气都抽干了一般,她腿脚一软,就跌趴在了地上。

    正在这时,后面有一辆黑色的车子迅速行驶过来,在周沫身边嘎然停下,车门打开,一个暗哑的男人声音传来,“小姐,你怎么样了?不舒服吗?”

    周沫真是太不舒服了,她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她用尽全身力气叫了一声,“救救我......”之后,整个人就陷入到巨大的黑暗之中了。

    盛南平看着周沫大步离开,脸上的阴冷怒气瞬间化作一片萧瑟,绝望。

    他原来真是太小觑周沫了,他竟然也会看走了眼!

    别人都说他心如钢铁,残酷冷漠,可是跟周沫一比起来,他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个小丫头才真真的冷酷无情呢,她从前的那些脆弱,深情只不过是假相,翻了脸,她才露出可怕残忍的一面。

    盛南平知道孩子和莫以珊都在身边,他只是瞬间的失态,然后伸手揉揉受了惊吓的雪儿的头,和气的问,“宝贝,晚上想吃什么啊?爸爸叫厨房准备!”

    雪儿见爸爸终于恢复了和颜悦色,很委屈的靠在盛南平的怀里,撒娇的说:“爸爸想吃什么,雪儿就吃什么!”

    盛南平看着雪儿神似周沫的小脸,想起刚刚周沫的决绝和怨怒,盛南平在心里绝望的苦笑。

    因为莫以珊还在身边,盛南平强撑着精神,吩咐厨房准备晚饭,但满脑子想的都是周沫。

    忽然一个转念间,盛南平猛的想起一件事,扬声问一直站在门口的保镖,“周小姐是开车回来的吗?”

    “不是的,周小姐是打车回来的。”

    真是够蠢,蠢不可及!

    盛南平的眉头都跟着突然跳了几下,只要一遇见周沫,他的高智商都变成了零的。

    “你马上带车去追周小姐,开车送她回家。”盛南平声音急厉的吩咐着。

    “是。”保镖答应着,马上发动院子里的车子去追周沫。

    盛南平见保镖快速的开车去追周沫了,他的心稍稍放下了些,眼光一收,看见了坐在身边的莫以珊,他微微有些汗颜的解释说:“这里不好打车,天黑了......她是孩子的妈妈......”

    “我懂的,南平。”莫以珊懂事的拍拍盛南平的手,“我其实就喜欢这样的你,永远有情有义,内心永远是善良的......”

    盛南平被莫以珊夸的都有些不自在了,他清楚,自己不是善良的人,也不是有情有义的人,他的善良和情意,只是针对周沫而已。

    他心中惦记着周沫,有些愧对懂事,温柔的莫以珊,没办法再面对莫以珊,说些公司要处理,起身到书房去了。

    莫以珊看着盛南平的背影,心中五味陈杂。

    淡定从容的盛南平,在见到周沫之后连续的失态,这只能证明一件事情,盛南平还深爱着周沫,非常爱。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