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心疼的要杀人
    赵国栋身边的那些朋友都听的面面相觑,疑惑不解。

    “艾玛,这是谁啊?敢这么骂咱们栋少啊?骂的也忒狠了!”

    “那还用问吗,一定是他家老爷子,不然栋少早炸了,还能那么乖乖的坐着听着骂啊!”

    “我感觉这声音很年轻啊,不像是老爷子的声音啊!”

    “对啊,老爷子不应该是这种声音啊!”

    ......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燕云深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扑倒赵国栋的身边,双眼发光,用唇语问赵国栋,“是不是段鸿飞啊?是不是他啊?”

    赵国栋对着燕云深点点头,燕云深激动的连连往赵国栋手机旁凑,想听听段鸿飞的声音,就算段鸿飞此刻在骂人,他都觉得是天籁之音了。

    “清场!”赵国栋对燕云深一挑眉,握着电话小声的对燕云深说。

    他可以忍受段鸿飞骂他,段鸿飞打他都可以,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骂的像个孙子一样,终究是不太好看的。

    燕云深立即领会到赵国栋的意思,转身清场,把其他人都撵了出去,屋内只剩下他和赵国栋。

    他对赵国栋连连作揖,求着赵国栋打开免提,这样他就可以清楚的听见段鸿飞的声音了。

    赵国栋不由扶额了。

    艾玛,我们这是得有多犯贱啊,被人臭骂着,还要打开免提来仔细聆听,认真品味呢!

    免提打开,段鸿飞叫嚣的声音更高亢了,“......赵国栋,你个二百五的玩意,我交代你的事情你不好好做,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赵国栋听了半晌,慢慢有些明白了,段鸿飞不是性格大变,突然关心他是否上进了,而是因为他没有做好段鸿飞交代他的事情骂他。

    而段鸿飞唯一交代他的事情,就是照顾周沫啊!

    真是笨死了!

    能让段鸿飞如此生气的唯有周沫啊!

    能令段鸿飞主动给他打电话只有周沫啊!

    莫非周沫真的出了意外了!!!

    赵国栋最近因为段鸿飞订婚的事情受了刺激,每天过的生不如死滴,真忽略了周沫的事情了!

    “你说话啊?你哑巴了啊?别装死......赵国栋......”

    赵国栋原本以为段鸿飞在关心他,听着段鸿飞的骂声挺开心的,但知道自己真的惹事了后,再听段鸿飞咬牙切齿的骂声,他不由的心惊胆战了!

    “小飞啊......我最近......最近忙......”赵国栋一边吭吭哧哧的解释着,一边抢过燕云深的手机,搜寻关于周沫的消息。

    “你有屁忙的啊?我就交代你好好照看着周沫了,还要你做什么事情了啊?如果你忙,没空照顾周沫,你早放屁啊!

    你又来忙劲了,你忙什么呢?忙着找死呢吧?墓碑上要刻点什么想好了吗,等我去弄死你呢......”段鸿飞把他的满腔怒火都发泄到了赵国栋身上,真恨不得一把掐死赵国栋。

    燕云深知道段鸿飞脾气不好,此时此刻,才知道段鸿飞脾气火爆到什么程度了,就这毒舌的功夫比*还厉害,打击面横跨半个地球了。

    段鸿飞同人打架其实不用动手的,他就这么骂人,用不了几分钟全能让他给气死。

    赵国栋胆战心惊的跟段鸿飞解释着说:“我......我以为你已经不在乎周沫了,你都已经订婚了,要娶小公主了......”

    “你特么的给我闭嘴!”段鸿飞好像被人踩到尾巴一样,声音瞬间拔高两个度,“不准再提我订婚的事情,要让我再听见你说这个事情,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把你的嘴缝上,我就把你做成人彘......”

    word妈啊!

    赵国栋和燕云深吓得同时一缩脖子,段鸿飞得多讨厌他订的这个婚啊,竟然要用如此丧心病狂的手段对付他们!

    “是,是,我再不提了,我知道错了,你别气了啊,都我不好,我错了啊......”赵国栋真怕把段鸿飞气坏了,无论段鸿飞怎么骂他,欺负他,虐他千百遍,他对段鸿飞永远如初恋一般,段鸿飞如此生气,他很心疼滴!

    段洪刚叫骂了半晌,有些消气了,也有些累了,他轻哼一声,质问赵国栋,“周沫身边最近发生的事情,你知道吗?”

    赵国栋趁着段鸿飞刚刚忙的空挡,已经查到了周沫的一些新闻,但新闻上说的都是周沫的好事啊,把周沫夸的跟一朵花似得,积极,敬业,阳光,努力......

    粉丝对周沫越发的喜欢,周沫的演艺事业已经再次风生水起,网络上,媒体上都是赞誉之词啊,赵国栋实在不知道段鸿飞还因为什么事情发飙啊!

    赵国栋在段鸿飞面前很好地保持了没脸没皮的作风,嘿嘿的对段鸿飞笑着,“周小姐最近发展的不错啊,网上媒体对她都是一片好评的,现在到处都是夸赞周小姐的声音,尤其是周小姐刚刚跑完了马拉松城市宣传赛,这个成绩更是了不得啊......”

    段鸿飞一听赵国栋这么说话,又开始磨牙了,“你那碧莲上长的是两个窟窿眼啊,没看见周沫在马拉松赛上累的快要吐血了,我告诉你,姓赵的,你如果再让周沫参加这些个不着调的活动,我就真废了你一对招子!我让你照顾周沫,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啊!”

    其实,注意到周沫参加马拉松会累的人,只有盛南平和段鸿飞,因为他们深爱周沫,觉得周沫的身体健康比名誉荣耀更加重要,但别人看到的都是周沫风光无限的一面,当然不会考虑周沫的身体能不能吃得消了!

    “啊......”赵国栋这才听出了事情的重点,原来令段鸿飞发这么大脾气的原因,是周沫在比赛的时候受累了!

    我的活祖宗啊,演员如果想成名,当然不能只靠花拳绣腿了,是要付出些真辛苦的!

    你既然因为这点小事就心疼的直跳脚,为什么还跟小公主订婚啊,干脆来帝都呗,咱们一起看着周家的小姑奶奶!

    赵国栋在心里腹议着,嘴上却不敢这么说的。

    “小飞啊,我知道怎么回事了,以后这样的活动我一定会看着周沫的,绝对不会让周沫参加的!”赵国栋立即对段鸿飞下保证,“前些日子,我见你......我以为你不管周沫的事情了呢,就没对周沫的事情太上心了,现在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看护着周沫的......”

    燕云深蹲在赵国栋的旁边,听着赵国栋和段鸿飞的对话,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而他早就打听到了,段鸿飞对周沫绝对是情有独钟,宠爱有加的。

    他对着赵国栋连连比划着,示意赵国栋,他也会帮忙看着周沫的。

    赵国栋犹豫了一下,哼唧着对段鸿飞说:“燕云深在我这呢,他说了,他也可以帮忙照顾周沫的......”

    “卧槽,他是欠......”段鸿飞刚要张嘴骂燕云深,忽然想到,从今以后他再没有身份和立场去关心周沫,去保护周沫了,多个人来帮助周沫也是好的。

    这辈子,段鸿飞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悲哀,如此的无力,这辈子,段鸿飞第一次忍受这样暧昧的辱没,他咬着牙根说:“好吧,如果燕云深真心想帮助周沫,就让他出点力吧,你要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人,怎么样帮助周沫,别做一些画蛇添足的事情,再吓到沫沫!”

    赵国栋和燕云深都准备好迎接段鸿飞一通臭骂了,没想到段鸿飞竟然对他们这么和蔼宽容了,两人高兴的跟什么似得,立即行动,去关心爱护周沫了。

    周沫在这次马拉松比赛中,真是累伤了,她后背靠着枕头,斜倚在床上,依然觉得前胸和后背处很累,很沉,而且喘气有些费力,每当吸进一点刺激空气时,就不会不停的咳嗽,口腔里带着甜腥味,好似又要咳的吐血一样。

    她这次伤的重,其实并不都是马拉松比赛害的,她的体力就算是跑不下来马拉松宣传赛,也不至于伤到吐血,主要是前一天受到盛南平和段鸿飞同时订婚的打击和刺激。

    怒伤肝,恨伤心,忧思伤脾,悲伤肺,周沫被他们两个同一天订婚的事情真的伤到了,伤了元气,再死撑着跑下来马拉松,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咬着牙坚持到房车里,之后就吐血了。

    周沫看见自己吐血,不由苦笑,原本她读《红楼梦》的时候,看到林黛玉呕血的时候,还觉得好笑夸张,多大的病痛和伤心可以让人吐血啊,现在她算是体会到了!

    她在家里休息了两天,感觉稍稍好了一点,下午的时候,她起床洗漱下,化个妆,打算去看看小宝和雪儿。

    周沫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见自己的两个宝贝,十分的想念了,虽然身体不舒服,她还是坚持着回盛家去看两个孩子。

    她给两个孩子各自挑选了礼物,提前打电话到盛家,得知两个孩子都在家,她来到盛家看孩子。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