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自作孽,不可活
    段鸿飞被查秀波说中了痛处,脸色变了变,抿着嘴唇,俊脸上都是阴鸷。

    “段鸿飞,你不用跟我狂,跟我耍横,行,我上辈子做孽了,我欠你的!但是你啊,在周沫那里是什么时候都改不了那副贱脾性,现在这么耍狠逞凶的,周沫给你个笑脸,你又要巴巴的过去犯贱,你以为你这样胡闹给谁看啊”

    “查秀波”段鸿飞气的直呼他姑姑的大名,几乎有点凄厉,“你不要太过分啊,别逼我啊!”

    虎毒不食子!

    查秀波再狠,再毒,终究是较量不过段鸿飞的,不是她不够离婚,而是她舍不得。

    她抿了抿唇,声音惨淡的说:“小飞啊,你这样胡闹,是在自取灭亡吗?你知道咱们家的势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了,你这样四处惹是生非,会招惹来更多的敌对面,你做事情能不能成熟点,不要这么幼稚啊!”

    幼稚狂!!!

    查秀波这句话,瞬间让段鸿飞想起了周沫对他的惯用评语!

    确定,他在周沫眼里就是个幼稚狂!!!

    段鸿飞跑回来这么多天了,周沫对他不闻不问,不理不睬,原来她身边又有了新的护花使者,而这个护花使者还能助周沫一臂之力,让周沫的演艺事业走的越来越高!

    他呢,还在家里幼稚的等着周沫的电话,盼着周沫的信息,想象着周沫也在惦记他,也在牵挂着她,而周沫呢,已经同他人携手并肩,举案齐眉了!

    段鸿飞一想到周沫和兰宴并肩站在舞台上,赏心悦目,谋杀所有人的视线时,他的心就像被刀割碎了一样!

    他是够幼稚的,幼稚的近似乎白痴了!

    度日如年一般想着周沫,念着周沫,时刻都在等着周沫的消息,电话握在手里,一会儿都不肯放开,微信里其他人的消息都设置为免打扰,只有周沫的设置为震动加响铃,生怕错过周沫跟他联系,但是,周沫一条信息都没有给他发过来!

    这就叫做自作动情吧!这就叫做自作自受吧!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吧!

    痛心疾首!!!

    回天无术!!!

    段鸿飞好像瞬间心灰意冷,就连出去惹是生非的心情都没有了。

    他对着摄像头中的查秀波笑了笑,“你以为我就会惹事生非吗,我也会给你一片太平盛世的,我要跟王室最受宠的阿娜公主结婚了,我以后就是驸马,没准还能继承王位呢,看谁敢跟我作对!”

    查秀波听了段鸿飞话,震惊的瞪大眼睛,随后她发现,她从来没有见过段鸿飞此刻这种表情。

    段鸿飞的嘴角带着笑,一双眼睛里却流露出尖锐的悲伤,犹如瓷器般雪白的肤色在镜头前闪着一种冷冽的寒光,如此怪异矛盾的神态组合,带着一片苍凉的绝望。

    查秀波被段鸿飞脸上的表情吓到了,吓得欲哭无泪了。

    她从前无比希望段鸿飞可以和王室联姻,因为王室的几个公主都对段鸿飞情有独钟,段鸿飞随便跟她们谁联姻,他们整个家族势力都会上升几个段位的。

    但看着此时眼前段鸿飞神色,查秀波瞬间就改变了想法,她连忙对段鸿飞说:“飞儿啊,我不要你跟王室的公主结婚了,我只想你随心所欲,快快乐乐的活着。

    咱们家的资产已经够多了,有子孙后代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财,你不用为了家族利益去联姻,不用委屈自己去做不想做的事情

    飞儿啊,我以后再不管你的事情了,你爱解雇谁就解雇谁,爱跟谁打架就跟谁去打架,只要你注意自己的安全就好,如果如果你想去找周沫,就去找周沫吧”

    每个做妈妈的,最大的愿意只是希望孩子可以幸福,快点的活一辈子,查秀波也不例外。

    段鸿飞听着查秀波最后说到周沫,他不由的笑了笑。

    他对周沫的爱情,就好像一把淬了毒的刃,深深地扎进他的心里,如果拔出来,会失血过多,可能会死,也可能会活,可是如果不拔出来,只能生生的忍着疼,看着它慢慢的融化把他的心蚀成一个巨大的空洞,最后死去。

    段鸿飞不想再过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了,他想搏一搏,如果幸运的话,他或许会重新活过来的。

    “姑姑,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一点都不觉得委屈,阿娜公主很爱我的,她对我很好的,她说了,只要我肯娶她,她可以任由我在外面胡作非为,哪怕在外面养女人她也不管的。

    姑姑,你以前跟我说过,男人娶媳妇,要娶个爱自己的,而不是自己爱的,这样才可能安稳快乐的活一辈子的。”

    “小飞儿啊,姑姑以前的观点是错误的,我知道那是不对的,你千万不要相信啊,你不能跟自己所爱的人结婚,你这辈子怎么会幸福快乐呢!你绝对不可以做傻事啊!”

    查秀波太了解段鸿飞,知道段鸿飞此时完全是受了周沫的刺激,还有她刚刚的话刺激了段鸿飞,段鸿飞这辈子爱的人只有周沫,除了周沫,谁都不可能带给段鸿飞幸福和快乐,谁都约束不了段鸿飞。

    而段鸿飞要娶的女人是王室公主,等段鸿飞清醒之后,不想跟公主结婚了,或者以后他反复无常,又想跟公主离婚了,那麻烦可惹大了。

    段鸿飞脸上那令人心悸的表情已经过去了,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神色,“姑姑啊,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怕我不负责任,怕我反复无常,怕我将来跟公主闹起来,得罪了皇室那边,放心吧,我的手段你还不清楚吗,就算将来我跟公主分手,也会逼着她先提出来的!”

    “小死崽子,你损不损啊,你既然存了要跟公主分手的心了,现在就别去招惹阿娜公主了!”查秀波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瞬间愁白了。

    陈少伟就坐在查秀波的旁边,看着段鸿飞样子,听着段鸿飞的这番厥词,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得罪了段鸿飞,这个小子太狠了,对别人,对自己都能下黑手。

    “姑姑,你真的想跟阿娜公主结婚了,那样我在这世上就再也没有软肋了,再也没有弱点了,我可以让自己更加光芒万丈的活着,你说那样多好啊!”段鸿飞好似很开心的笑着,只是那双异常漂亮的眼睛里有水光闪动,让查秀波更加心碎。

    查秀波将视频暂时关闭了,侧过身,悄悄的擦着眼泪,哽咽的对身边的陈少伟说:“飞儿啊,这辈子再也不会有真心的快乐了!”

    陈少伟将查秀波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查秀波说:“你也不要难过了,各人有各人的缘分,周沫那女装我也见过,她是不爱小飞的,就算勉强让他们在一起,他们也不会幸福的。

    对于一个不爱小飞的人,小飞给她的所有深情都是一种负累,而小飞能做的只能是忍痛离开了,现在飞儿会痛,会难过,会肝肠寸断,这些都交给时间吧,所有的一切终会过去的!”

    查秀波靠在陈少伟的怀里,苦涩的笑笑,“你不知道小飞有多爱周沫,如果让他放下周沫,恐怕这辈子都不能够的!”

    周沫在帝都忙的焦头乱额,自从徐浩东公布了他们三方合作拍电影的消息后,周沫的身价迅速飙升起来,人气也暴涨,来邀请周沫参加综艺节目的,谈广告合作的,邀请拍片的络绎不绝。

    陈敏敏是个很严厉的人,并没有因为周沫的行情见长而放松对周沫的要求,她要周沫戒骄戒躁,继续按照之前设定的形象走,健康,阳光。

    周沫这些日子工作繁忙,连睡个好觉的时间都没有,也没有时间回家看孩子,一门心思就是工作,但周沫不怕苦,不怕累,拼命珍惜这失而复得的好机会。

    她在工作之余,争分夺秒的做运动,做健身,时刻记着树立自己阳光,积极的形象。

    这天周沫在山上拍摄广告,山上的风景很美,鸟语花香,泉水潺潺,青翠的山峦中间漂浮着悠悠的白雾,如同一幅水墨画一样。

    周沫在拍摄休息的时候,不忘了做瑜伽锻炼身体,跟着周沫出来的杨子晴见周沫太辛苦了,给周沫送果汁过来,见周沫正在认真的练瑜伽,动作十分优美,她忍不住掏出手机,咔咔咔给周沫拍摄了一组照片。

    杨子晴把照片传给陈敏敏,征求陈敏敏的意见,“敏姐,你看我家大沫沫是不是很漂亮啊,我忍不住想发个微博了!”她原来是跟着陈敏敏工作的,跟陈敏敏的关系亲密,什么事情都敢问。

    陈敏敏见照片中的周沫穿着白色的背心,露出如玉般的双臂,紧身的瑜伽裤更是突显了出周沫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引,而周沫的抬腿,劈叉,一字马都标准的如同教科书一样,尤其周沫身后是一片苍翠的青山,脚下是嫩绿的草地,给人一种特别清新健康的感觉。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