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一生一世陪着你
    盛南平握着鼠标,看着网页上这些新闻,久久未动!

    已经决定了要放弃,已经决定了天各一方,为什么心还会隐隐的作痛!

    盛南平再厉害,再强悍,也无法用理智强行控制自己感情,他还是会惦记周沫,会想念周沫。

    周沫啊,一直很有男人缘,亚瑟,段鸿飞,兰宴......她身边的护花使者总是轮番更换,只是,没有他。

    她只是一念之间,而他却是深情一场!

    盛南平只觉得无比的悲哀,却又无可奈何,恐怕这一生,他都再寻不着第二个让他这样爱上的人,但是,他与周沫之间,也终究无法回到从前。

    他真辈子,只努力去爱了周沫,却没有得到爱的回应,真心的付出了,却没有换回同等的真心,原来,这就是他和周沫的缘分,他们的结果。

    一向不信命的盛南平,也不得不相信,真的有劫数可言。

    盛南平大手慢慢的捏成拳,渐渐收紧。

    “爸爸,你怎么不出来跟我们一起玩啊?”雪儿从门口跑了进来,仰着稚嫩的小脸看着盛南平。

    盛南平看着雪儿越来越像周沫的小脸,心中五味陈杂!

    周沫走了,把一对孩子留给他了,每当看见这张酷似周沫的脸,盛南平的心就像被针了一下!

    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盛南平深吸一口气,努力对着他的小公主笑了笑,“爸爸处理了点公司的事情,马上出去跟你们一玩!”

    “好啊,爸爸来跟我们一起玩喽!”雪儿颠颠的跑到盛南平面前,伸出软胖的小胳膊,“爸爸,抱抱我!”

    “好,爸爸抱啊!”盛南平一俯身疼爱的将雪儿抱在怀里,亲了亲女儿有些晒黑了的小脸。

    “爸爸,你快点走啊,以珊阿姨还在等着我们呢,不要让她等急了啊!”雪儿小手向外面指着,很急切的样子。

    盛南平心中一动,忍不住问女儿,“雪儿,你喜欢以珊阿姨吗?”

    “喜欢啊!”雪儿果断的回答着,好像怕爸爸不相信一样,又加重语气对盛南平说了一遍,“我很喜欢以珊阿姨的!”

    盛南平伸手摸摸女儿的小脸,笑了笑,只是笑容,再也难到眼底。

    他抱着孩子一走出别墅,海浪声远远近近地传来,闻到空气里微咸的气息,盛南平郁闷的心情好像稍稍纾解了一下。

    “爸爸,我要下来,走走,沙子很软的......”雪儿在盛南平身上扭着,想要从爸爸怀里挣脱下去。

    盛南平无奈,只能把雪儿放到沙滩上,雪儿还不肯罢休,拉扯着盛南平,嚷嚷着:“爸爸,你也把鞋子脱了,光脚踩在沙滩上才舒服呢!”

    “光脚!”盛南平脸色微凝,不由皱了下眉头。

    其实,盛南平说的来度假,但他并没有真正放松下来,不会像其他人一样穿着热裤光脚走在沙滩上,不会躺在阳关下晒太阳,不会去做冲浪......

    他最多是乘着游艇出海,坐在别墅前的阳伞下喝着茶,看着莫以珊带着孩子玩,心中如同堵了块大石,上不得下不得,心情郁郁的。

    “爸爸,你也把鞋子脱了啊,光脚走在沙滩上很舒服的......”雪儿还在身边的身边嚷嚷着。

    雪儿人小鬼大,她发现爸爸最近非常的宠爱她,对她是百依百顺,无论她怎么顽皮,任何,盛南平重话都不会说她一句,每次都会目光温柔又深沉的盯着她看。

    小孩子最知道谁对她好了,雪儿见爸爸这样宠爱自己,不由持宠生骄。

    这个时候,大康,小康,李羿,还有莫以珊,小宝等人都在海滩上玩呢,他们都穿着热裤,带着太阳帽,光着脚,无比放松的玩耍着。

    他们这些人见盛南平一直正襟危坐的,都想招呼盛南平过来玩,却又不敢,只有雪儿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对盛南平嚷嚷。

    盛南平犹豫着,微一侧头间,看到莫以珊正站在不远处目光期待的看着他,他心都不由一震。

    是他主动邀请莫以珊过来玩的,是他打算跟莫以珊开始的,他不能这样死气沉沉,无动于衷啊!

    盛南平把鞋子脱掉,光脚踩在沙滩上,沙滩真的非常柔软,细腻,踩上的感觉非常好。

    “爸爸,是不是很舒服啊?”雪儿很会察言观色的,她见盛南平脸上露出点笑意,仰着小脸向盛南平邀功。

    “是的,非常舒服,谢谢雪儿啊!”盛南平疼溺的摸摸雪儿的头。

    雪儿总算是满意了,高兴的跑去找小宝玩了。

    盛南平踩着细沙,走到莫以珊身边,“以珊,这几天都是你带着孩子们玩耍,辛苦你了!”

    莫以珊看着盛南平英俊的脸在阳光下闪耀着金褐色的光泽,令周围的美景都为之失色,她不由自主的晃着头,“我不觉得辛苦啊,跟两个孩子在一起,我很开心的,他们带给我很多快乐。”

    盛南平沉默了一小会儿,像下定某种决心一样,又往莫以珊的身边走了一步,高大挺拔的身形带着阴影,笼罩在莫以珊的身上。

    “以珊,这几天.....你考虑的怎么样?愿意跟我继续交往吗?”

    莫以珊被盛南平突然的询问弄的一愣。

    来到海岛以后,莫以珊清楚的感觉到盛南平抑郁的情绪,还有盛南平身上罩着的那种疏离和淡漠的气场。

    她是个正常女人,也会患得患失,也会失落难过,但反之一想,她能跟盛南平一起出来旅行,都是偷来的幸福时光,还有什么可计较的呢!

    莫以珊想盛南平是不会再跟她提交往的事情了,她也不能厚着脸皮去问盛南平这样的事情,只想默默的陪在盛南平身边,每多一天,都是偷来的。

    她没想到盛南平还会跟她说交往,面对这突然的转变,莫以珊有些措手不及。

    莫以珊不由怔怔的看着盛南平,见盛南平一双清亮深黑的眼睛里透着淡淡的光华,神色严肃而认真,不像是在跟她开玩笑。

    “以珊,你是不同意吗?”盛南平见莫以珊沉默不语,猜想莫以珊是不愿意跟他交往了。

    也对的,有哪个女人愿意嫁个心中装着其他女人的男人呢,他真是太自私了!

    “不,我同意的,南平,我......我就有些意外......”莫以珊有些羞窘的说,“我以为......以为你......我愿意的......你应该知道,我一直喜欢你,爱你的......我愿意一生一世陪在你身边......”

    盛南平眼神微闪,似有若无地松了口气。

    不错,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感觉,莫以珊就在他的眼前,在他伸手可及的范围内,对他说愿意,对他说喜欢他,爱他,愿意一生一世陪在他身边,只要他不松手,便不会失去的。

    在盛南平痛苦纠结的时候,有个人比他个更加懊恼,伤心,悲愤。

    这个人就是段鸿飞。

    段鸿飞那天真被周沫气到了,气的他一怒之下回了南方了。

    他以为,周沫再怎么不把他当回事,他都已经这样生气了,周沫总会打个电话问候他一下的吧,总要给他个台阶下吧!

    结果,段鸿飞左等右等,周沫一个电话都没有给他打,一条信息都没有给他发!

    段鸿飞真是伤透心了,看来周沫真不把他当回事啊,任凭他在这里寝食难安,辗转反侧,她那边就是若无其事,无动于衷啊!

    他这个人性子乖戾,他生气愤怒时不像盛南平那样自行消化,不像盛南平那样把自己憋屈出一身病来,段鸿飞生气郁闷的时候就会表现出来,发泄出来。

    段鸿飞憋着口气,大刀阔斧的把公司里查秀波遗留下来的那些自以为是的元老人物全部解雇了;把一直不肯屈服于他的两个帮会围剿了,而且手段极其血腥;派人把欺负周沫的胡成峰给腌了,盛南平太过心慈手软,这样的人渣就得让他永远不能人道......

    查秀波正在国外度假,听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段鸿飞已经四处撒完野了,查秀波气的肝疼,打视频电话给段鸿飞,“你是不是疯了啊?做事情这么莽撞,又是砍老的,又的动帮派的,我要派人去取走玉麒麟!”

    玉麒麟,是查秀波偏门黑道公司的信物,只有玉麒麟在手的人,才可以号令下面各个堂口,帮会的兄弟。

    “你问问谁敢来取玉麒麟!”段鸿飞吊儿郎当地栽歪在椅子上,“手给他剁下去!”

    “你是不是疯了,你这样树敌太多,还招来那些人的报复的!”查秀波那边是的摄像头是高清的,她额头上的青筋都看得一清二楚。

    段鸿飞让她放心,“没事的,我算过了,我今天没有血光之灾。”

    “小死崽子,你是想气死我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跟周沫又闹翻了吗,你打不过周沫,就回来拿这些人撒气,就到处惹是生非的,你有种去跟周沫吵啊,你有种这辈子别搭理周沫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