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幸福来的太突然
    周沫抬头看向盛南平,见盛南平此刻的神色柔软得不可思议,黑黑亮亮的目光全部落在她身上,她的心仿佛被小锤子轻轻敲了一下,脸上不由的一红,忙垂下眼睑。

    盛南平本想跟莫以珊表达点什么,但他原本不是诗情画意的男子,现在面对的又是莫以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还好,莫以珊反应比较快,她走到一旁,打开随身带来的药箱子,开始给盛南平找药,倒水喝。

    盛南平神色恹恹的一手支着额头,看着莫时意的背影,微微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莫以珊端着水杯走到盛南平的身边,静下心来仔细一看盛南平,这才发觉盛南平比前两天看见时竟然又瘦了很多,眼下是淡淡的青影,眉间是浓浓的倦意。

    她心里一疼,情不自禁的问:“南平,你是不是很辛苦啊?”

    盛南平坐直了身子,摇摇头:“不辛苦,就是最近身体抱恙,一个大男人总是这样生病,病病殃殃的很难看啊!”

    无论盛南平怎么振作精神,疲态依然遮掩不了,莫以珊看着盛南平下巴上淡青色的胡茬,咬了咬嘴唇,说:“南平,你应该好好休息一下,去度假,或者出去玩玩,养好身体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啊!”

    盛南平看着茶几上盛开的一束鲜花,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其实,自从周沫被绑架以后,他就在超负荷工作,作息极其没有规律,身体也接二连三的出现状况,他身边的人都劝他休息一下,养养身体。

    原来没有找到周沫的时候,盛南平就算累死也不会休息的,后来周沫回来了,不等他休息,就被刺激的接二连三的生病了。

    盛南平现在算是知道了,周沫根本就是没心没肺的,她永远不会记得他的好,他对她所做的一切,她都全然不放在心上。

    他什么都替她想着,什么都肯为他做,台面上的,台面下的,拼命的想保护她周全,可是这所有的一切,周沫根本不在意的。

    有的时候,忘掉一个人,要用一生的时间,有的时候,可能就是下一秒的事。

    既然周沫已经如此决绝了,盛东跃也应该开始新的生活了。

    作为致远国际的总裁,盛家的掌门人,他没有孤单的权利。

    盛南平垂眸想了想,缓缓勾起唇角,对莫以珊说:“以珊……你有时间跟我一起出去旅行吗?”

    他的语气淡淡的,一双深邃的眼睛看着莫以珊,里面仿佛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莫以珊的心忽悠一下,盛南平这是什么意思啊?要跟她开始吗?还是要她去做随行的医生?

    是不是盛南平终于觉得累了,要歇下来,是不是盛南平觉得,她才是他最合适的港湾?

    盛南平当然不会让一个女人开口问出这样尴尬的问题,他既然有这个心思,就要主动些,他抿了抿唇,对莫以珊说:“以珊,我们可不可以先试着接触一下”

    “啊!!!”莫以珊不由一惊,这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

    盛南平看着莫以珊愣愣的样子,觉得自己的言行太唐突了,并且有些自私了,他对莫以珊笑了笑,说:当然,我现在的情况是委屈了你,如果你觉得不妥,你可以摇头拒绝我的没事,不用考虑我的自尊心的”

    “不委屈的!我一点都不觉得委屈的!”莫以珊急急的说。

    盛南平不知道,她等这句话,已经等了二十多年了!

    盛南平也不知道,他说的委屈,其实一直以来是她遥不可及的幸福!

    莫以珊说完这句话,有些不好意思了,抿着唇不说话了,但娴静美丽的脸上还带着发自内心的笑意,将她整张脸庞都点亮一般。

    盛南平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莫以珊喜欢他,而且喜欢他很多年了,他不能利用莫以珊的感情,他想了想,又说:“以珊,你知道的,我爱周沫,就算现在我对她还是有些感情的,我这样跟你相处,对你是不公平的”

    莫以珊的心又忽悠了一下,莫非盛南平要收回之前说的话吗?

    她顾不得羞涩,顾不得矜持,急急的说:“南平,我不介意你的过去,也不介意你的心里住着谁,我我愿意跟你在一起,只要你肯给我机会,哪怕是试试,哪怕只是一天,两天我都很知足的

    如果有一天,你觉得我们不合适,或者你觉得依然爱着周小姐,我们可以随时分开的,我绝对不会破坏你和周小姐之间的感情,不会阻拦你去找周小姐的”莫以珊漂亮的眉间透着一丝丝的焦急和慌乱,更显得明媚娇弱。

    一个女人,一个像莫以珊这样优雅,高贵,矜持的女人,可以不顾一切的说出这番话,令盛南平非常动容。

    他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轻轻握住莫以珊的手,一向平静似水的神情中混杂着些微怜惜之意,“以珊,谢谢你,其实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我们只是先试着接触一下,如果你觉我不好,也可以随时跟我说分开的!”

    不,不,我怎么会跟你提出分开呢!

    你是我这辈子最瑰丽,最奢侈的梦啊!

    莫以珊难得地一扫数日来心中的阴霾,抬眸看着盛南平笑,“南平,我会很珍惜同你在一起的分分秒秒的!”

    她的知道,这幸福和快乐脆弱而不牢固,很可能会是她的黄粱一梦。

    一个男人从不爱她,到决定接受她,跟她相处,这中间一定是因为一个女人。、

    莫以珊清楚的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周沫。

    周沫对盛南平的影响是无比巨大的,也许哪一天周沫肯回头了,对盛南平招招手,盛南平就会弃她而去,可是她还是想赌一次。

    因为她知道,这是她唯一的的机会,也许盛南平永远不会爱上她,也许盛南平以后会离开她,但至少她还拥有接近盛南平的机会,还拥有一个人可能天长地久的机会

    他们两个在屋内相谈甚欢,可把办公室外面这些人急坏了。

    莫以珊给没给盛南平看病啊?

    盛南平有没有骂莫以珊啊?

    他们两个在屋内干什么呢?

    盛东跃最是八卦,为了听见办公室内莫以珊和盛南平在说什么,他整个人跟壁虎一样贴在了办公室的门上,侧耳努力的听着。

    奈何,盛南平的这办公室的门是特制的,隔音效果特别的好,他一个字都听不清楚。

    旁边的众人看见盛东跃这副形象的,都直抽嘴角,这也太不顾个人形象了,凌海和大康等人满脸的欲言又止,又不方便说什么。

    姜安迪实在看不过去了,走过去扯了扯盛东跃,“二舅啊,你注意点形象吧,这么多人看着呢?”

    “看着怎么了?我听我自己亲哥的墙角,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啊?”盛东跃没有听到墙角,很郁闷呢,忍不住不忿的叫嚷着。

    尼玛!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怎么没什么动静啊?他哥和莫以珊在做什么啊?

    真是要把他的头发急白了……

    正在盛东跃想刷他的二皮脸,冲进盛南平的办公室的时候,盛南平办公室的门被从里面打开,盛东跃整个人失去重心,‘噗通’一声摔进了盛南平办公室里面。

    “啊”盛东跃惨叫一声,看见了眼前盛南平的黑皮鞋,还有挺括的裤角,他立即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迅速的打量了眼前对盛南平和不远处的莫以珊一眼。

    “嘿嘿,哥,我太担心你了想进来看看你我绝对没有偷听墙角的意思啊”盛东跃跟盛南平打着哈哈,一双眼睛四处乱转。

    盛东跃见盛南平脸色淡然,不似刚才那么怒气冲天,而莫以珊则一脸喜色,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让从容优雅的她那么开心。

    word妈啊,在他隔绝在办公室外面这么会工夫,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早知他亲哥不会发火,他应该跟着进来的啊!

    盛南平脸上没有一丝的波动,一副早就料到盛东跃会躲在门口偷听的神色,语气淡然的开口:“我要出去度假一段时间,家里的事情由你负责,公司的事情由凌海负责,你认真点,做事情长点脑子!”

    “啥,你要去度假?”盛东跃惊的嘴巴张成o字形,如同听就黑人当上了米国总统,他哥这些年兢兢业业,恨不得一分钟当做两分钟用,怎么突然想起去度假了。

    盛南平刀光剑影般扫了盛东跃一眼,“怎么了?我就不能出去旅行了我就不能休假了?”

    “不,不,哥,我没有那意思”盛东跃嘿嘿笑着连连摆手,“就是你这个决定很突然,再说了,你跟谁去度假啊”

    盛东跃后半句话一出口,都想自己把自己的舌头咬掉了,他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能问出这么愚蠢的话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