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一叶障目
    盛南平是身经百战,历尽无数生死关头的人,最知道人在那危机时刻的心情,死亡会把人的本性激发出来,会把人最真实的情感暴露出来,看来周沫是真上了亚瑟!

    而且是那种同生共死,情比金坚的爱!

    什么叫痛彻心扉!

    什么叫意冷心灰!

    再想想之前盛东跃给他带回来的话,周沫说了,以后她的事情都不劳他们盛家人关心帮助了,有其他人为她打理一切了!

    万箭穿心般的痛,令盛南平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把手按在胸口上,仿佛想抵挡一下这样的痛,可是怎么也挡不住里面鲜血淋漓的痛楚。

    盛南平只觉得呼吸无比的困难,他伸手解开领带,还是觉得胸闷,上不来气,他打开抽屉去找药,接过抽屉里面的药没有了。

    他只能觉得头晕,胸闷,眼睛发花,为了不让自己英年早逝,他只能按下了铃,叫了外面的秘书

    在盛南平办公室守着的,可不止秘书一个人,还有每天跟着她的保镖大康或者小康,他这一按铃叫人,这些都知道盛南平又病了,必须让盛南平到医院去检查。

    盛南平舌下含服了硝酸甘油后,感觉舒服了不少,众人再让他去医院,他坚决不肯,不但不肯,一张俊脸还染满了冰霜,“都出去,我的事情不用你们管!”

    属于上位者的威压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吓得不敢说话,却又都不放心盛南平的身体。

    “滚出去,你们都聋了吗!”盛南平勃然大怒,一拍办公桌。

    屋内众人听了这一声吆喝,知道盛南平是真的动怒了,因为盛南平虽然位高权重,却从不会仗势欺人,轻易不会对下面的人爆粗口,今天盛南平竟然拍了桌子,骂大家滚了!

    众人退出盛南平的办公室,还双腿发软,盛东跃扶着膝盖,劫后余生般叫着,“我的哥啊,他差点把我给吓尿了!”

    凌海拧着眉头,搓着手,焦虑的说:“南平的脸色很难看,他一定是被费丽莎手机的东西刺激到了,所以心脏才突然不舒服的他现在的状况不好啊,我们不能任由他自己呆在办公室里啊唉,怎么办啊?”

    大康也皱着眉毛,盯着盛南平的办公室门,好像跟那扇门有仇一样。

    “要不要不我们再把莫小姐请来吧!”小康看着盛东跃犹犹豫豫的说。

    盛东跃自然比谁都担心他哥的情况,他听小康这么一说,直起了腰,一点头,“对,豁出我这张二皮脸了,我再给以珊姐打个电话,请她过来一趟吧!”

    莫以珊此时正在医院里,自从那日在盛南平这受了挫,她这几天一直过的失魂落魄的,觉得自己这辈子跟盛南平再没有缘分在一起了。

    他甚至动了远远的离开这座伤心的城市,去援藏,或者去做国际医生的念头。

    正在莫以珊觉得自己人生陷入穷途末路的时候,盛东跃的电话打来了,“以珊姐啊,你能不能再来公司帮个忙啊,我哥的心脏病刚刚犯了,但他死活不肯去医院啊”

    “啊?严重吗?”莫以珊不由大惊失色。

    “严重啊,脸都紫了,嘴唇也青了!”盛东跃怕他哥上次冷待了莫以珊,莫以珊这次不肯再来帮忙了,故意把盛南平的情况说的很严重。

    “以珊姐,我知道我哥上次表现不好,请你看在我面子上,原谅他吧,他最近遇见很多烦心事,他和周沫要离婚了,他遇到很多棘手的事情,以珊姐能不能再过来帮下忙啊”盛东跃故意哭哭唧唧的说。

    他这个人滑头,知道莫以珊深爱着盛南平,故意将盛南平要和周沫离婚的事情抛出来,诱惑莫以珊来给他哥看病。

    莫以珊这个人心地善良,随和正直,而她又深爱着盛南平,一听说盛南平身体抱恙,瞬间就忘记了盛南平对她的冷待,忘记了她和盛南平中间的一切不可能,脚步飞快往楼下跑,并没有太注意到盛东跃说的关于周沫和盛南平离婚的事情。

    “二少,跟我不用这么客气的,我现在就下楼了,马上就赶到公司去!”

    盛东跃一听说莫以珊已经往这边来了,脸上不由露出笑容,对大家做了个ok的手势。

    莫以珊很快赶到了盛南平的办公室外面,看见一群人围在这里,都是满脸忧愁之色。

    盛东跃最先迎了过来,无比感激的对莫以珊一抱拳,“以珊姐,太谢谢你了,你真是我们的及时雨,我们盛家的大恩人啊!”

    “二少,别客气了,南平怎么怎么样了?”莫以珊没时间跟盛东跃虚与委蛇,急于知道盛南平的情况。

    “我哥刚含了硝酸甘油,他不肯去医院,我们怕他病情再严重,就把你请来了!”盛东跃忙着跟莫以珊说。

    “南平在办公室里面?”莫以珊看着盛南平办办公室的门,突然想起他们上次闯进盛南平办公室,盛南平非常生气的情景,不太敢进去了。

    “在里面呢”盛东跃搓搓手,觉得此刻把莫以珊推进盛南平的办公室,如同推羊入虎口,非常的不仗义的,但是,为了他亲哥的安危,他只能做这个小人了。

    “我哥他病了,又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身体很虚弱,他不能跟你发脾气,也没有力气跟你发脾气了”盛东跃对善良的莫以珊说谎,在心里不住的抽自己的耳光。

    莫以珊对盛南平的脾气是有些顾忌的,但她更担心盛南平的身体,甘冒其险,咬了咬牙,对盛东跃说:“二少把办公室的门打开吧,我一个人先进去看看南平的情况!”

    她怕盛南平对她发火,如果她一个人进去,可以少丢一点儿脸的。

    小康立即在旁边献宝的说:“刚才是我最后一个跑出来的,我故意没有把办公室的门关严,方便我们进去看盛总!”

    “你聪明!”盛东跃对着小康一竖大拇指,护送莫以珊到了盛南平办公室门口。

    他们两个一走近盛南平的办公室,就像要走进老虎洞一样,不约而同的放轻了脚步,盛东跃把莫以珊送到盛南平的办公室门口,怕盛南平听见他的声音,都没敢开口说话,对着莫以珊作了两个揖,转身‘嗖’的一下就跑掉了。

    莫以珊忽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可是到了此时此刻,她只能安抚着砰砰乱跳的心脏,硬着头皮走进去了。

    今晚外面阴天,灰暗阴晦,天地之间仿佛都蒙上一层令人讨厌的颓败之色,由盛南平办公室的大落地窗里映射进来,越发显得办公室内清冷,阴鸷。

    莫以珊缓步走进来,见盛南平侧身坐在沙发里,他的脸都陷在阴影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她非常害怕盛南平会突然呵斥她一声,拳头紧紧握着,一颗心不由自主的提着,就在这时,盛南平涩哑,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以珊,你来了,他们又惊动你了!”

    听着盛南平疲惫又虚弱的声音,莫以珊重重的松了口气。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盛南平今天没有发飙,表现的像个正常的病人。

    “南平,你感觉怎么样啊?”莫以珊放下心来,几步走到盛南平的身边,仔细观察着盛南平的脸色,又拿出听诊器为盛南平做检查。

    盛南平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太疲惫了,心力交瘁,他没有力气再拒绝莫以珊的善意,没有力气再撑起他的孤傲了!

    “南平,你这样不行的你这样就完了”莫以珊话没说完,眼泪先掉了下来。

    南平,人的心脏是个很奇怪的器官,有些人是真的有病,有些人是心病,心病过重,郁积难返,反倒比真正心脏病人更加难以医治。

    南平啊,必须振作一些,你还有这么大个公司要管,还有整个盛家需要你支撑,你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呢”

    莫以珊说到后来,泪如雨下,“南平,你把这些都忘记了吗,你忘记你的责任和担当了吗,你不能任由自己自暴自弃下去啊”

    盛南平看着哭的像个泪人一样的莫以珊,心被狠狠的触动了,是啊,他还有公司要管,还有家人要保护,还有年幼的孩子需要抚养啊!

    他总觉得失去了周沫,他就失去了一切,可是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有个很善良很善良的女人,很爱很爱他,凡事都会替他着想,无私大度的默默为他付出。

    一叶障目啊!

    他的眼里只有周沫,忽略的身边所有美好的人和事!

    “以珊,谢谢你,真心谢谢你!”盛南平伸出手,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拍了拍莫以珊的肩膀。

    莫以珊被盛南平这个动作弄的一震,这么多年了,克己自律严谨的盛南平,从来没有主动跟她有个任何肢体的接触。

    她抬头看向盛南平,见盛南平此刻的神色柔软得不可思议,黑黑亮亮的目光全部落在她身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