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我的好很便宜
    段鸿飞一听乔娜的名字就有气,多亏乔娜是自己死在外面了,就算乔娜活着回来,他也会活剐了乔娜的。

    “她那样的恶人,当然要把她的丑陋嘴脸都写出来了,我要发动全社会对她的仇恨,把她家祖坟挖了才好呢!”段鸿飞咬牙切齿的说。

    在乔娜没有惨死之前,周沫也是恨乔娜的,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曾经无比信任的乔娜,可是经历了那个血色的暴雨天后,在亲眼看着乔娜惨死后,周沫对乔娜的恨和怨也随之消散了。

    而乔娜毕竟是小雨儿的亲妈妈,也许小雨儿长大后会知道乔娜是她的亲妈,这件事情对孩子的打击和伤害实在太大了。

    周沫急忙仰头问段鸿飞,“你让人写的东西发出去了吗?快点收回来,你们不能那样写乔娜?”

    “怎么了?她把你害得那么惨,你还维护她啊?”段鸿飞不悦的轻哼着:“你对害你的人都可以这么圣母,怎么不见你对我好一点啊?”

    周沫气恼段鸿飞胡搅蛮缠,心中有着急那些新闻见报,不由大声叫着,“我让你快点吩咐人别发出去,不然我就起诉你侵权乱写了!”

    段鸿飞这次可真生气了,气的额角青筋都突突的直蹦,“周沫,你长的是狗眼睛啊?看不出好赖人啊,我这是在帮你,乔娜才是你害你的人!”

    “我不管这些,新闻是关于我的,我想让人怎么写就怎么写,你马上把东西给我收回了!”周沫急了,歇斯底里的对段鸿飞吼着。

    段鸿飞气的鼻子都冒烟了,但他看见周沫小脸涨红,气的呼呼直喘,想到周沫头上还有伤,他不能惹周沫生气,抿着唇,给下面的人打了电话,吩咐那些人不要将稿子发出去。

    周沫听着段鸿飞打完电话,才算松了口气,白了段鸿飞一眼,“以后凡事关于我的事情,麻烦你问过我一下再做决定,请你尊重我一下!”

    段鸿飞面孔轻微抽了一下,忽然自嘲地笑了笑,“对,我不尊重你,我做的这些决定都是为了我自己好的!”

    周沫听出段鸿飞语气中的委屈和幽怨了,她自然知道自己刚刚对段鸿飞的态度粗暴了些,静默了一会儿,对段鸿飞说:“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我好,你安排人写那些东西我也同意,但乔娜已经死了,死者为大,我们就不要在稿子里涉及到乔娜了。”

    段鸿飞扁扁嘴巴,像小孩子一样,显出几分脆弱的神情,涩哑着声音说:“你刚才对我那么凶……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些跟你没有多少关系的人,甚至你的仇人,都可以比我重要......

    比如那个亚瑟,他明明绑架了你,软禁了你,你还要喜欢他......还......还给他生了孩子.......

    还有这个乔娜,欺骗了,愚弄了你,参与绑架了你,你竟然还原谅她,维护她......

    周沫啊,我真你不知道了,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啊,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的好,特别的,特别的......”段鸿飞大概是被气坏了,憋了很久,终于找到一个形容词出来,“……便宜?”

    周沫:“……”

    “从小到大,你对我一直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你让我帮你做事了,就会对我笑,你不高兴了,会叫我滚,无论做什么事情我都得万般讨好,你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努力帮你,到最后我还不如那些人……你是不是有点......太过份了。”

    段鸿飞这些话像把一个大棒子一样,嘎巴一下打在周沫的脑袋上。

    对,段鸿飞说每个字,每件事儿都对。

    周沫简直无言以对了。

    她为什么这么笃定的欺负段鸿飞,为什么如此自信满满的反复无常?还不是因为确信段鸿飞是喜欢她的,就是因为段鸿飞总是顺着她的,就是因为她在段鸿飞这里一直有着绝对的安全感的。

    人总是这样,对自己好的人,越是要难为他,冷落他,对他爱理不理的。

    周沫抬头看向段鸿飞,见段鸿飞斜飞的眉尖微微蹙着,睫毛卷卷,忽闪闪的,咬着下嘴唇儿,神情中带着委屈和难过,好像在抱怨长辈不关爱自己。

    此时的段鸿飞像个委屈的孩子,同平时的狠厉,跋扈,乖张截然不同的。

    周沫心里不由的一动,甚至生出一种想法,想伸手抱一抱段鸿飞,用自己的怀抱温暖他,融化他所有的委屈和不快。

    她忍不住轻轻说:“对不起啊,段鸿飞,我太不是东西了,我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缺德事呢.......”

    段鸿飞坐在床边,抿着唇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示要原谅周沫。

    周沫在段鸿飞面前一向是高姿态的,段鸿飞这样不说话,令她吃不住劲了,她想了想,起身下了床,踩上拖鞋就往外面跌跌撞撞的走。

    段鸿飞一扬手,就把周沫给拦住了,恼怒的看着周沫:“你干嘛啊?你还来劲了啊?每次你都这样,压根说不得,只要一说就用这一招,离我远远的......行,算你狠,我嘴巴贱,我再不说了,这总行了吧......”

    周沫想要甩开他,用力的推搡段鸿飞,“我病已经好了,不想再呆在这里了,也不麻烦你了,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你别在胡闹了,再闹我真生气了!”段鸿飞一用力,将周沫整个人抱了拉起了,放到病床上,“好了,我错了,你就别在欺负了,你明明知道我舍不得你,你明明知道......我这辈子算是栽在你手里了......”

    周沫伸手推搡了段鸿飞,无意见一抬头,看见躲在一旁的赵国栋在紧张又惊慌的看着她和段鸿飞,她忽然就觉得很可笑了。

    闹什么闹啊,她这些年和段鸿飞闹的还少吗,最后还不是都和好如初了!

    她再闹真就是矫情了!

    周沫一下子什么气都消了,靠在了床头上,“好了,好了,别闹了,我口渴了,给我到杯水喝吧!”

    段鸿飞低头看看周沫的神色,见她真的不像要跑的样子了,但他依然没有离开周沫的身边,转身对赵国栋说:“给周沫倒杯水来啊,再给我也倒杯水,渴了!”

    “好嘞!”惶恐不安的赵国栋痛快的答应着,刚才的情形真把他吓坏了,如果周沫和段鸿飞闹僵了,倒霉的人是他们啊!

    周沫喝了杯水,躺在床上休息,她发现了,自己真是非常不是东西啊,她真是太能欺负段鸿飞了!

    她很想跟段鸿飞再说说道歉的话,却又有些不习惯,说不出口,于是就躺在床上摆弄手机。

    周沫一打开手机,就情不自禁的想看关于她的新闻,结果,网上此时已经炸开锅了。

    网上关于她的评论基本分为两大阵营,一个是拼命洗白,各种往胡成峰和那些记者身上扣屎盆子的,关于周沫这今天的负面新闻,都是胡成峰和那些记者们扯出来的。

    另一方就是那些理智又较劲的粉丝和影迷们,刨根究底,一副拼死也要将周沫这一年去了哪里挖掘出来。

    双方此时已经展开了骂战,吵闹的不可开交了。

    “卧槽!!!你们是不是都疯了,拼死抓住人家的个人事情不放,周沫是自由的,你们管她这一年去了哪里啊!”

    “玛蛋的,你们就是周沫雇佣的水军,以为谁看不出来啊,周沫欺骗了影迷的感情,就要给我们一个大家个交代!”

    “对,现在就是有水军,有大咖在幕后操作,我刚刚发的关于周沫负面评论,系统给我自动屏蔽了,妈的,劳资今天疯了,必须发动所有朋友转起来,看他们到底能屏蔽多少!”

    “做贼心虚,越是这样,越证明他们在隐藏什么,越证明周沫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如果你们说周沫是无辜的,清白的,周沫为什么不站出来说句话,她见势头不好,又躲起来了吗?”

    “周沫这伙人太渣了,我们要人肉她,就算她不做演员了,也让她一辈子不得安生!”

    ......

    周沫真是要疯了,明明是她被人绑架,软禁了,还说她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她干嘛要受这一个窝囊气,背着骂名活一辈子!

    她从床上坐起来,对段鸿飞说:“你的想法是对的,把我这一年真实的遭遇报道出去吧!”

    段鸿飞眼睛一亮,开心的说:“你终于想通了!”

    “想通了,但关于乔娜和孩子的事情,你还要按照我的想法写。”周沫很是固执的说:“把乔娜写死吧,就说乔娜准备从绑匪的手中逃走,被绑匪打死了,孩子......孩子是我生下来的。”

    “孩子的事情不能这样写!”段鸿飞生气的把眼睛一瞪,“这样一写外面的人就会胡乱猜想,以为孩子是你被欺负以后生下来的,你身上就有了污点,这辈子都被人说三道四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