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高处不胜寒
    盛东跃已经被他哥打怕了,这种欠揍的话盛东跃是不敢说的,很认真的应承着:“好的,哥,我会的啊!”

    盛南平放下电话后,习惯性的拉开抽屉,想要找烟,但他放在抽屉里面的烟都被凌海拿走了,他只能烦躁的捏了捏眉心。

    周沫已经有了亚瑟的孩子,又明确的表示要跟他离婚了,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竟然还是放不下。

    不知是可悲还是可气啊!

    想起盛东跃那一声声的小嫂子,盛南平觉得心里郁闷的像要爆炸了一样。

    这个办公室里是有个酒柜的,其实就是作为装饰用的,盛南平很少喝酒的,他在大多数的时候都有绝对的自制力,但现在他实在有些受不了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必须要吸支烟,或者喝点酒来纾解一下。

    白兰地入口的滋味辛辣苦涩,就像周沫做过的那些事情,刺激着是盛南平的每根神经,顺着食管而下,一直疼到胃里,疼遍全身。

    连续两杯酒喝下去,酒精开始慢慢的麻痹盛南平的神经,让他觉得思维迟缓起来,人也好像不那么郁闷了。

    酒精作用下的盛南平,终于可以纵容自己做点出格的事情,他告诉外面的大秘书,不要让任何人打扰他,然后就把手机关机,办公室的电话拔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就这么坐着,什么工作也不做,什么人也不见。

    盛南平是万人敬仰的总裁,是这个城市神一样的存在,他不能出去买醉,不能放肆的高歌,不能让任何人看见他的失态,他的放纵要么就开车出去狂飙,要么就是一个人这样孤独的坐着。

    盛大总裁任性的把自己关起来了,外面这些人找不到他,都毛愣了!

    他们给盛南平打电话,关机,往办公室打,不通,敲门,不开。

    虽然盛南平告诉秘书不要让人打扰他,但是大家见不到他,很是担心啊。

    艾玛,盛南平素不素想不开出事了啊?还是他的身体不舒服,晕倒了!

    凌海,大康,盛东跃等人都聚集到盛南平办公室门口了,惴惴不安,紧张兮兮的分析着。

    “要不,我们把总裁室的门打开吧,反正外面有备用钥匙,刷二少的脸也可以开门的!”小康心焦的说。

    盛南平总裁室的门是特制的,如果门被反锁上了,需要用钥匙陪盛南平的脸,或者盛东跃的脸才能打开的。

    大康斜睨了小康一眼,“总裁室的门,就算钥匙在门口挂着,二少站在这里,也不是你可以随便打开的!”

    小康抿了抿嘴,没敢再说话,确实,盛南平办公室的门,哪里是他们可以随便打开的啊!

    盛东跃担心盛南平,急的团团乱转,他咬了咬牙,说:“我哥一直不接听电话,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只能用钥匙开门了!”

    凌海拧着眉头,又给盛南平打了次电话,还是关机,他觉得也需要用钥匙开门了。

    盛南平无论怎么强悍,冷硬,他终究是血肉之躯的人,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周沫的事情对盛南平打击太大,他真担心盛南平会扛不住了。

    盛东跃挠挠脑袋,想出个办法,“我给莫以珊打电话,如果我哥真在办公室晕倒了,莫以珊可以救治我哥,如果我哥没有晕倒,对咱们发脾气,莫以珊可以劝说一下我哥!”

    众人都是很畏惧盛南平火爆的脾气,想着莫以珊在这里也好,至少有个女性在这里,盛南平不至于暴跳如雷的。

    盛东跃给莫以珊打电话,莫以珊在医院里,盛仁医院里公司总部不太远,莫以珊答应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唉,如果这个时候周沫可以来救场,那效果一定不同了!”姜安迪在旁边砸吧着嘴说。

    他还记得跟周沫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形,那时候的周沫很不受盛家人的待见,盛南平也不喜欢她,像个小可怜一样。

    谁想到世事多变,周沫翻身女奴把歌唱了,他大舅反倒陷入无法自拔的深情当中了!

    莫以珊很快赶了过来,盛东跃用特制的钥匙,刷了自己的脸,小心翼翼的将盛南平办公室门打开。

    盛南平的办公室里非常安静,白沙的窗帘半拉着,给人一种凄清冷寂的感觉,同外面他们一堆人的焦躁吵闹完全不同的。

    他们这群人的视线齐齐的寻找盛南平,见盛南平正眉峰微皱,薄唇紧抿,一只胳膊放在沙发的扶手上,一手随意地支着额头,靠坐在沙发上,没有消失,没有倒下,都齐齐的松了口气。

    但是,屋子内怎么这么大的酒精味道啊!

    很快的,他们发现了盛南平旁边的茶几上,有一两个已经空的酒瓶,都是烈酒的酒瓶!

    盛南平此时也听见了开门的声音,抬头向门口这边看来,大家只觉得他一双眼睛比平时更为幽深,黑亮的眼睛中仿佛还泛着淡淡朦胧的水汽,不同于往日的凌厉,有种眩目的逼人,大家不由由得都呆了呆。

    众人都察觉到了,此时的盛南平神色略微迟钝,忧伤,完全不似他平日的神态,看得这些硬汉们心头生疼生疼的,更别说深爱着盛南平的莫以珊。

    莫以珊只觉得心如刀割,强忍住瞬间想要落泪的冲动,竟然先众人一步走了进去,声音发抖的说:“南平啊......你......你的身体不好,怎么喝这么多的酒啊,太不爱惜自己了......”

    盛南平抿着唇,稍稍闭了下眼,再睁开眼睛时,隔了大约三四秒,眼睛中的水汽散去,目光如同冰刃一般朝着莫以珊身后那些人直射而来,不悦地问:“你们进来干什么?我已经吩咐秘书了,任何人不要来打扰我,是谁给以珊打的电话,惊动她干什么啊?”

    一瞬间,屋内的气氛全都变了。

    铺天盖地的压力迎面而来,抱团进来看盛南平的几个人都算是高手,依然感觉到一阵窒息,盛东跃硬着头皮走上前两步,“哥啊,你一直不接听电话,我们都担心啊......我以为你身边不好,怕你有意外,就请了以珊姐姐过来......”

    盛南平转头看向莫以珊,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我这没什么事情,谢谢你!”

    一句谢谢你,在他们之前划出了水北天南的距离,也将莫以珊迈向盛南平的脚步生生的阻断了!

    莫以珊看着盛南平疏离客气的表情,心头微微一紧,倘若不是她在强撑着,真要哭出来了。

    其实盛南平用无数次实际行动告诉她——他根本就不爱她,,一直以来都只是她在自作多情。

    但是,有一种人天生是用来爱的,即使他从未把她放入他的生活里,他的心里,她仍然愿意为了他做所有的事情。

    盛南平又转看向凌海,淡淡地吩咐,“你送莫小姐回去,其他人,都去做特训,你们这些人是闲着没事情做了,时时刻刻就盯着我了!”

    众人一听要去做特训,集体傻眼了,盛南平这次真是极了,竟然要体罚他们!

    盛东跃第一个嗷嗷的叫了起来,“哥啊,我们都是关心你,都是为了你好啊......”

    小康也哭丧着脸嘟囔,“老大啊,你不能这样凶残啊,我们就是惦记,我们没犯什么错啊......”

    “你们如果再废一话,就加倍特训!”盛南平身上杀气骤涨,如同要毁灭天地。

    “是!”小康吓得要死,扭身就窜了出去。

    盛东跃几个人也哭丧着脸跟了出去。

    偌大的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寂静,盛南平伸出修长的手指,揉着发疼的太阳穴。

    盛南平知道这些人是为了他好,但他不想让任何人打扰他,不想任何人看到他的脆弱。

    他仰头靠在沙发上,脑中不其然的又想起了周沫,不知道小丫头现在怎么样了?段鸿飞那么任性个顽主,能不能把周沫照顾好?

    盛南平一想到段鸿飞,心里更加烦躁了。

    他从医院出来以后,知道了段鸿飞闹的那一出幺蛾子,盛南平真是要无语问苍天了!

    段鸿飞和周沫不愧是一起长大了,两个人的刁钻,任性都如出一辙般,一但胡闹起来,简直超越了人类的想象了。

    盛南平真怕段鸿飞再想出些离奇的方式任性胡闹,照顾不好生病的周沫。

    事实证明,盛南平是多虑了,周沫现在过的可滋润呢,病房门口有两个特护守着,病房里面有段鸿飞亲自体贴照顾她,赵国栋在旁边殷勤做着替补,周沫的待遇都要赶上慈禧了。

    段鸿飞平日会任性胡闹,在周沫生病的时候,对周沫是百依百顺,无微不至的。

    赵国栋其实不用留在这里的,但好不容易有个可以接近段鸿飞的机会,他当然不会离开了。

    看着段鸿飞那么耐心细致的照顾着周沫,他是无比羡慕啊,段小爷不是不会爱人,不是不懂体贴,只是段爷的爱很珍贵,只能给周沫一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