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 任性的一塌糊涂
    段鸿飞冲进病房,看见盛南平站在周沫的病床边上,盛南平和周沫两个人都是面色不善的样子,猜到他们两个可能是又吵架了。

    他在来的路上,就已经了解到周沫这边的情况了,知道是盛南平带着大康将周沫救下,并送到医院里了。

    又是英雄救美的梗,可是每次的英雄总是盛南平,偏偏不是他!

    段鸿飞郁闷气恼了一路,以为盛南平这次及时出现救了周沫,他们夫妻很可能会冰释前嫌,破镜重圆了

    到这里一看,盛南平和周沫明显是吵架了,段鸿飞在心里这个乐啊,他装作从未与周沫吵架的样子,直接奔到周沫的病床边,握住周沫放在外面的手,“沫沫啊,我来晚了,对不起啊,让你受苦了,我可怜的小沫宝啊”

    赵国栋跟在段鸿飞身后进来的,他对病床上的周沫无比感激的点点头,如果没有周沫这一晕倒,段洪飞不定闹到什么时候呢!

    周沫这些年已经被段鸿飞肉麻的话浇灌得心如坚石,面不改色了,但盛南平听段鸿飞这腻歪的声音,身上都直起鸡皮疙瘩,恨不得一脚将段鸿飞踹出去了。

    “哎呀,你别废话了,快点给我到点水喝?”周沫粗暴的打断了段鸿飞的关心问候。

    她嗓子渴的都要冒烟了,她没办法使唤盛南平给他倒水喝,终于看见段鸿飞进来了。

    房间内站着的两个男人都是超级人精,周沫这句话一说出来,彼此间的远近亲属立竿见影了。

    段鸿飞心里美的要开花了,脸上还装出不情不愿的样子,眼尾斜斜一勾,无限魅惑,“哼,你就欺负我的能耐,把我当你家粗使丫头啊!”

    其实他心里知道,有多少人想当周沫的粗使丫头,还没有机会呢!

    段鸿飞嘴上是这么说的,手上却毫不含糊,转身就去给周沫倒水,赵国栋贱兮兮想帮忙段鸿飞给周沫倒水喝,被段鸿飞嫌弃的一把给推到旁边去了。

    “来吧,我的小姑奶奶,喝水了!”段鸿飞端着水杯,亲自送到周沫的嘴边。

    盛南平是个比谁都灵醒的人,又是个比谁都骄傲的人,周沫这句话等于在撵他走啊,而段鸿飞和周沫这种剑拔弩张的亲昵,让他嫉妒的都要疯了。

    他可以在周沫面前低声下气的,他可以在周沫面前抛弃尊严低到尘埃里,但是段鸿飞一进到屋内,他的孤傲就自然而然的抬头了。

    这个房间里是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维护周沫的立场和身份了,他深深的看了周沫一眼,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盛南平被气走了,周沫也喝了水,她和段鸿飞谁也不用演戏了。

    周沫上下打量着段鸿飞,见这家伙精神饱满,面色红润,看来这两天并没有吃什么苦,在里面呆的还很滋润的。

    她一想到段鸿飞任性的样子就有气,轻哼一声,说:“你不是不出来吗?怎么跑出来了?你不姓段了?”

    赵国栋听了周沫这句话,在旁边差点给周沫跪了,你可真是我们大家的姑奶奶啊,怎么就说这扎段小爷心的话啊,这不是拿鞋底子往段小爷的脸蛋子上抽吗!

    他提心吊胆的去看段鸿飞的脸,但今天段小爷的心情好像不错,并没有飞扬跋扈的勃然大怒,也没有出离愤怒的摔门暴走,而是好脾气的对着周沫笑若春花,“有你在外面,我哪里敢不出来啊?我这段姓不姓也没什么意思,我跟你姓周好不好啊?”

    段鸿飞今天可舍不得跟周沫怄气了,他这个人就这样,周沫活蹦乱跳的时候,他可以跟周沫吵,跟周沫闹,但一看周沫生病了,或者受点委屈了,他马上就向周沫投降了,随便周沫打骂了。

    “我们周姓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你爱姓什么就姓什么去吧!”周沫狠狠的瞪了段鸿飞一眼,这个死小子,任性的一塌糊涂的。

    段鸿飞笑嘻嘻的看着周沫,搂着周沫的肩膀,说:“妹啊,我是说话算数的人,我现在没姓可姓了,你又嫌弃我,不许我姓周,那就求你赐给我一个姓吧!”

    “别在这里磨叽,我懒得理你!”周沫翻了个白眼,仰头躺在床上,她发现了,跟段鸿飞斗了一会儿嘴,她的头竟然不那么疼了,心情也不那么郁闷了。

    段鸿飞在旁边继续逗着周沫说话,问周沫想吃什么,想喝什么,想要什么好玩的

    赵国栋看着这样温柔又和气的段鸿飞,真心是服了,这就是喜欢一个人,她什么样都是对的,任性是天真,矫情是可爱,撒泼骂人都是直率了!

    段鸿飞吩咐保镖们给周沫出去买好吃的,好玩的,他在周沫的病床前,亲自照顾周沫。

    他们这边正说着话,有花店的信使捧着一捧漂亮的花来到门口,“请问周沫小姐在这里住院吗?这是燕先生给她送来的花!”

    “哪个燕先生啊?”段鸿飞不悦的拧起眉头。

    这个周沫还真够能招蜂引蝶的,刚刚回到帝都就有男人瞄上她了,她前脚住进医院,随后就有人给她送花了。

    “是是燕云深先生”送花的小哥被段鸿飞一脸的狠厉吓坏了,哆哆嗦嗦的回答着。

    段鸿飞一听燕云深的名字,立即炸毛了,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咬着牙根说:“特么的,他还是很欠揍啊?我是不是没有打服他啊,竟然派人跟我家沫宝送花,他是故意挑衅啊?”

    赵国栋跟燕云深处于同一立场上,自然能理解燕云深的心情,他知道这是燕云深在讨好段鸿飞的方式,并不是想追求周沫的。

    他怕段鸿飞误会了,再去打燕云深,立即跟段鸿飞解释着说:“鸿飞啊,燕云深绝对没有骚扰周小姐的意思,他这花是是想向你表示歉意,是想跟你和解的啊,他对你没有恶意”

    段鸿飞听赵国栋这一解释,瞬间明白过来,更加恼羞成怒了,大声嚷嚷着:“和解?和解个屁啊,把这花给劳资扔出去!姓燕那个熊玩意现在在哪里啊,我去直接把他弄死,看他还想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赵国栋见湛然的凶光冻结在段鸿飞的瞳眸中,段鸿飞双眼睛里蛰伏着的血腥和暴戾都让他发抖,他立即拉住段鸿飞的胳膊,苦苦劝说着:“鸿飞啊,你不要生气啊,都是我在胡说八道,我也不知道燕云深送花来做什么,你不要再去找他”

    “你给我滚蛋!”段鸿飞一扬手,将赵国栋摔出很远,气咻咻用手指点着赵国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不是好东西了,这些事情的根源都在你身上,你给我滚蛋,马上滚,不然你和那个姓燕的,我一起揍你们”

    赵国栋被段鸿飞猝不及防的摔出去,跌跌撞撞的趴在了地上,十分的狼狈,听到段鸿飞后面的话,也顾不得体面了,也不敢起来,低着头不说话,一点儿都不敢反驳。

    躺在床上的周沫看着赵国栋的可怜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皱眉对段鸿飞说:“行了,你别闹了啊,不就是燕先生送来一束花吗,你至于这么炸毛吗?耍少爷脾气给谁看呢!你这样大吵大闹的会影响我休息,马上闭嘴吧!”

    段鸿飞听了周沫的教训,抿了抿唇,狠狠的瞪了赵国栋一眼,总算是消停了下来,坐到了椅子上。

    赵国栋劫后余生般偷偷的喘了口气这头活驴啊,只有周沫能降服得了他!

    盛东跃被盛南平骂了一顿,踢了一脚,有些委屈,随后想想周沫的惨状,他也没什么好委屈的。

    其实这件事情也怪他,昨天胡成峰是给他打过的电话的,他心中对周沫有气,就没有过问这件事情。

    盛东跃擦干了眼泪,憋着一口气就到盛氏娱乐公司来了,此时这边的人已经知道盛南平带人把周沫送到医院去了,虽然他们不清楚盛南平和周沫的关系,但这件事情惊动了盛南平,而且盛南平非常震怒,看来后果要很严重了。

    胡成峰坐在办公室里,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坐立不安的。

    这时,安红玉端着一杯茶娉娉婷婷的走了进来,撒娇对胡成峰说:“亲爱的,喝杯茶提提神吧!”

    “哎呀,喝什么茶啊,放在那里吧!”胡成峰烦躁的挥挥手。

    安红玉受了冷落,不高兴了,娇嗔着说:“我好心好意的让你喝茶,你吼我干什么啊?哼,你欺负我”

    胡成峰看着安红玉娇嫩的小嘴嘟着,很是诱人,他稍稍缓和了些语气,“我不是要吼你,之前周沫的事情你没听说吗,闹的很严重,咱们的老大都知道这件事情了,唉!”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啊,是周沫自己生活不检点,是那些狗仔要追着采访她,是那些激怒的粉丝动手打的她,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安红玉很是鄙视的神色。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