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现在,已经不是了
    盛东跃的话音刚落,盛南平一脚踹了过来。

    盛东跃小腿传来骨头碎裂般的声音,让周围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抖了一下。

    看来今天盛南平真是被气得狠了,他已经很长时间没亲自动手打盛东跃了!

    “啊......”盛东跃低低的惨叫一声,用手捂着小腿被他哥狠踢的地方,立即哭哭唧唧的开始道歉,“对不起啊,哥,我错了,对不起啊,哥......”

    这个时候,盛东跃必须得哭了,不然盛南平还会揍他的。

    盛南平在送周沫来医院的路上,下面的人已经高效率的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了,并且及时的汇报给他。

    周沫今天之所以被这些记者和粉丝们及时的围困住,都是胡成峰给他们的消息。

    胡成峰想逼迫周沫顺从了他,但周沫这丫头死拧着,他威胁恐吓,软硬兼施对周沫都不起作用。

    软硬不吃的周沫令胡成峰很气恼,既然周沫跟盛东跃闹掰了,这丫头又不肯归他所有,他就只能除了周沫,而且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借刀杀人。

    盛南平知道这件事情后,就气的直咬牙,发誓要让这个胡成峰生不如死,他本来就对胡成峰很有气,此刻听盛东跃这句‘不知道胡成峰那个混蛋对小嫂子做了什么’,他更加怒了!

    胡成峰那种人还想对他最爱的女人做什么?

    盛南平如同冰雕一般的俊脸上都是冷意,语气狠厉的质问盛东跃,“你身为盛氏娱乐公司的总裁,不知道自己的下属们都是什么货色吗?那个胡成峰还想对周沫做什么啊?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吗,还让他做总监,给他提供欺负女演员的机会?”

    盛东跃嘴角微抽,他是听闻过胡成峰有些差评的人品,但胡成峰这些年把工作做的很好,又很会哄着他说话,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搭理胡成峰。

    他想,无论谁做总监,都会利用职权牟利的,哪里会有什么也不图的人啊,也就任由胡成峰做这个总监了,没想到这老犊子给他惹出这样大的麻烦来!

    盛东跃在盛南平面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哥啊,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啊,这个胡成峰真不是东西啊,我原来想水至清则无鱼,我就没太约束他了......”

    盛南平差点被盛东跃气笑了,如果不是他身上有伤,他真要暴揍盛东跃一顿了,“这个时候你知道水至清则无鱼了啊,你把会这点破道理,都用来应付我了,你马上给我滚到公司去,把这件事情给我处理妥当了!”

    “是,哥,我现在就滚,你别生气了啊......”盛东跃连连给盛南平道歉认错,火速的滚蛋。

    没过多久,为周沫做检查的主任专家走了出来,很恭敬的对盛南平说:“盛总,我们已经为患者做了检查和处理,头部是普通外伤,不算严重,我们已经为她的伤口进行了缝合......”

    “缝合?”盛南平的脸色不由微微一变,貌似无意的看了医生一眼,目光中有冰冷的寒光掠过,“既然不算严重,为什么还要缝合啊?”一想到医生给周沫做缝合,盛南平就觉得心疼。

    主任医师觉得周围的气压一下低了下来,他很是局促紧张的对盛南平说:“伤口有些大,我们就缝了两针......我说的不算严重,是相对来讲的......”

    “你缝合的时候用的美容线吗?会不会影响她的外貌?”盛南平很认真的问着医生。

    “我们用的美容线,不用拆线,不会留疤痕,美容线会自然吸收,绝对不会影响患者的外貌。”医生唯唯诺诺的向盛南平汇报着。

    盛南平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问医生,“伤口缝合后,患者还会有其他不适吗?”

    医生被盛南平吓得战战兢兢,回答着说:“患者可能会有轻微的脑震荡,要看她醒来后的反应。”

    “好,她现在在哪里呢?”盛南平急于见到周沫。

    “在里面的观察室。”医生带着盛南平来到周沫所在的观察室里。

    其实周沫的情况不需要留在观察室里,但她把盛南平这样的**oss都惊动了,亲自守在急诊室的外面,医生还哪里敢托大啊。

    周沫躺在床上,依然在昏睡着,额头上的伤口已经得到了包扎,长长的睫毛弯成月牙的形状,在白皙光滑的皮肤上投下阴影,眉头微微的皱着,好像有无尽的心事和烦恼的。

    这样的周沫看着比前一天更加消瘦,憔悴,孬弱,再没有从前的生机勃勃,说到自己喜欢的事物时候会眉飞色舞的,而她现在这样的虚弱,痛楚,其实都是他带给她的。

    盛南平觉得心中绞痛,那种疼痛很快扩展到了全身。

    如果没有他这个丈夫,周沫是不会被绑架的, 也不会遇到这许许多多的问题。

    盛南平一个人坐在周沫的病床旁,不断的反思着,懊悔着,眼睛则贪恋的看着周沫,仿佛一眨眼周沫就会消失了。

    过了一会儿,周沫从昏迷中醒过来,首先冲进鼻腔的是消毒水的味道,她动了动头,疼痛从额角处传来,她忍不住轻轻“啊”了一声。

    “沫沫,怎么了?很疼吗?”焦灼中带着关切的询问声传来。

    周沫听这声音无比熟悉,一下睁开眼睛,强烈的日光一下冲进她的眼里,她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再缓缓睁大,终于看清楚眼前一双黑亮深邃的眼睛,刚毅英挺的面孔,让人移不开目光。

    这张脸啊,曾经让她魂牵梦系了那么多个日日夜夜,曾经是她最熟悉的,最爱的,这张脸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离她这么近了......

    一霎那,周沫觉得过去的时光又回来了,恍惚中,她差点就伸出手,搂住盛南平的脖子,亲昵的叫声老公......

    “周沫,周沫,你能听见我说话吗?”盛南平见周沫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不言不语,以为周沫真的被打坏了脑袋,不认识自己了。

    “啊!”周沫被盛南平的两声召唤,弄的清醒过来。

    对啊,此时的盛南平已经不是过去的盛南平了,他是莫以珊的男人了!

    前后不过几秒的时间,却恍如隔世,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恢复到坚冰一般又冷又厚。

    周沫愣了愣,然后忍着头晕头疼,抱着被子迅速的往旁边挪了挪,离盛南平稍远一些。

    盛南平看着这样的周沫,薄唇不由的一抿,他以为只要他肯低头,他肯付出真情,周沫就会有所改变,可是清醒过来的周沫还是这样,仿佛他是毒蛇,避之唯恐不及。

    他也是有尊严,要面子的啊?他已经低到尘埃里了,还要他怎么样啊?

    盛南平直起身体,往后面退了两步,开口问周沫,“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周沫心里是五味陈扎,脑中乱哄哄的,她记得自己晕倒前发生的事情,却不知道怎么就躺在医院里,而且是跟盛南平在一起的!

    想必是自己在盛氏娱乐公司门口发生了意外,惊动了盛南平吧!

    真是够倒霉的,为什么她每次都以小丑一样的姿态出现在盛南平的面前呢!

    周沫有着所有女孩子的促狭小心思,想自己可以光芒万丈的出现在盛南平的面前,盛南平可以看见她,但她却看也不看盛南平,像仙女一样从盛南平面前飘过,让盛南平仰望她!!!

    但是,她总是以无比窘迫,丢人狼狈的形象出现在盛南平面前,难怪盛南平会不喜欢她,爱上优雅,高贵的莫以珊。

    周沫忍着额角的头疼,忍着心酸,轻声对盛南平说:“谢谢盛总的关心,我已经没什么事了!”

    盛总!!!

    盛南平只觉得无比的讽刺,懊恼,愤懑,更是绝望的想死,周沫还是老样子,他想听的话,她始终不肯说,他想让她靠近自己一点点,但她却用力的推开他!

    他的声音近乎咬牙切齿:“周沫,如果你想离开我,就自己变得强大一些,别让我跟你再操心!”

    周沫原本就觉得自己被围殴的事情很丢人,不想让盛南平看到她无比狼狈的一面,此时听盛南平这样说,她越发窘迫的要死,只能用尖锐的语气来掩饰自己的羞窘,“我什么时候让你为我操心了,我是死是活,都跟你没关系,是你自己愿意多管闲事的!”

    盛南平气的一下握紧拳头,手背上的青筋历历可见,他盯着周沫,英俊的面孔愤怒得都有些扭曲了,“你是我老婆啊,你的死活会跟我没关系吗?我管你的事情,是我多管闲事吗?”

    周沫觉得无比好笑,轻轻的挑了下眉,说:“现在,已经不是了。”

    盛南平被气的猛然觉得头晕,他重重吸了几口气,才没让自己身体发晃,他疲惫又虚弱的问:“周沫,你就这么想跟我分开吗.......”

    他的话还没等说完,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周沫,你怎么样了?”随着焦急的问询声音,段鸿飞一阵风般冲了进来。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