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悔不当初
    这些记者都是机灵鬼附体的,他们自然看出这个气场两米八的男人不是盛东跃了,但有几个人语气敬畏,又胆战心惊的在叫着盛总......

    莫非这个人就是威名赫赫的盛南平!!!

    这些都震惊万分的看向大步走来的盛南平!

    盛南平此时的眼神愈发凶狠,恨不得将面前这些混蛋们都千刀万剐了,才能解心头之恨!

    这时,大康已经晕倒在地上的周沫抱了起来,如果换做平日里,给大康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抱周沫的,但现在盛南平身上有伤,而且是反复被撕扯的伤,不能再动力气了。

    大康是不敢把周沫抱得太紧的,他将周沫放在双臂上,胳膊尽量向外伸着,努力做到既可以抱着周沫,又不碰触到周沫。

    盛南平清楚大康的良苦用心,他深深的看了昏迷的周沫一眼,率先转身走到车旁,亲自为抱着周沫的大康打开车门。

    大康很小心的把周沫放到后面宽敞的座椅上,这个时候,他很懂事的让出位置给盛南平了。

    盛南平抬腿坐进车里,握住周沫冰冷的手,看着周沫带着血的可怜兮兮的小脸,他的心脏猛得缩成一团。

    他转头看向那群肇事的记者和粉丝们,眉宇间的戾气铺天盖地,身下坐的好像不是座椅,而是狰狞骷髅头堆积起来的大魔王宝座,他一字一句吐字如寒冰,“把今天在场的所有的人,全部抓起来,追责到底!”

    “是。”守在外面的保镖一点头,立即有无数黑衣保镖出现,把那些记者和粉丝们都围了起来。

    这些记者和粉丝们都看到了盛南平眼中彻骨的寒意,那目光如凶器般射了过来,让这些人觉得觉得脖子处一凉,大祸临头了一般!

    盛南平吩咐完这句话,没心思再搭理这些人,转头吩咐时间开车,然后就紧紧盯着昏迷中的周沫。

    周沫惨白的小脸上有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就像凄然盛开的红色花朵,她的长睫毛静静的垂着,眼睛下面的一片阴影......

    盛南平真想抬手很抽自己一大嘴巴子,他怎么可以对周沫这样狠心,怎么可以真的放手不管周沫了啊!

    周沫啊,可是他几经生死,历经千辛万苦找回来的人啊!

    就算周沫跟他提出离婚了,就算周沫不再爱他了,但他的爱没有变啊,他依然看不得周沫受任何的苦啊!

    再者说了,无论到什么时候,周沫都是他两个孩子的妈妈,如果周沫真有个三长两短,他怎么跟两个孩子交代啊!

    盛南平越想越自责,懊悔,难道这就是他把周沫救回来的初衷吗?难道他就是要看着周沫受苦受罪的吗......

    段鸿飞气走了周沫以后,开始跟自己怄气,比之前的脾气更大了,阴沉着脸,不吃不喝,不言不语的,就连查秀波给他打来电话他都不肯接听。

    把守在外面的赵国栋和扎蓬等人差点没愁死,其实他们都知道,段鸿飞这个人真就像周沫所说的,被大家惯的太任性了,他只为他自己和他爱的人活着,完全不考虑爱他的人是什么感受,谁爱他谁活该了。

    就在赵国栋和扎蓬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他们得知了周沫被人打坏了,晕倒的消息了。

    “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飞少爷啊?你也知道他那性子,知道周沫小姐被打坏了,不得翻天啊?”扎蓬有些吃不准的询问身边的赵国栋。

    赵国栋摸了摸下巴,眼睛中放出了精光,“当然要告诉他了,周沫被打晕住院了,小飞一定会去看望的,这样他就离开这里了,嘎嘎,真是太好了!”

    “赵先生啊,你还是小点声笑吧,如果被飞少爷听见你这么说,他真的会揍你的!”扎蓬很替赵国栋担心的样子。

    赵国栋抿了抿唇, 真的不敢笑了,走到里面去给段鸿飞通报消息去了。

    纵然赵国栋被段鸿飞操练的脸皮贼厚,但赵国栋还是被段鸿飞阴晴不定的脾气吓怕了,因为段鸿飞对他是一点不惯着,比他家老爷子对他都狠啊,急眼了是真会揍他的啊!

    赵国栋没敢往段鸿飞所在的屋内走,趴在门口对段鸿飞说:“小飞啊......”

    “滚!!!”段鸿飞咬着牙根说。

    段鸿飞此时已经心浮气躁,懊恼愤怒到了极点了,他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天一夜了,周沫那个狠心的小丫头,竟然真不搭理了他了!

    小白眼狼,她是真不打算给他台阶下,真想让他在这里呆一辈子啊!

    段鸿飞越想越气,越想越急,正在这时,赵国栋那个不知好歹的二货玩意,把欠揍的脑袋伸了进来。段鸿飞用力的握握拳头,努力控制着自己想狠揍赵国栋的想法。

    “飞啊,你先别急,我有事情跟你说......”赵国栋一脸讨好的对段鸿飞笑着。

    “我说让你滚,你是聋了吧,欠揍啊......”段鸿飞气恼的将面前的水杯掷向赵国栋。

    赵国栋都被段鸿飞打出应急反应了,一见段鸿飞手动了,他迅速的一缩脑袋,大声叫着,“是周沫啊,周沫被人打晕了,被送进医院了!”

    段鸿飞有一瞬间的呆愣,原本愤恨焦躁的表情变成了冷嗤,“你特么的少在这里跟我玩花样,别以为提提周沫,我就会出去,滚远点!”

    赵国栋早就预料到段鸿飞不肯信的,他将手机视频打开,贴在玻璃窗上给段鸿飞看,“小飞啊,我没有骗你,这是真的,周沫在盛氏娱乐公司门口被记者和粉丝们给围殴了!”

    段鸿飞本来是有些半信半疑的,因为赵国栋知道他有多在意周沫,赵国栋不敢在这件事情上开玩笑的,赵国栋不敢诅咒周沫的。

    现在见赵国栋用手机播放视频,段鸿飞不由凝神观看。

    视频中周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脸上带着不正常的苍白,眉头紧锁着,额头上正有鲜血流出来......

    段鸿飞的脸色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一脚将房门踹开了,对着外面的赵国栋和扎蓬怒吼着:“告诉这里的人一声,劳资走了!”

    赵国栋:“……”

    扎蓬:“……”

    看着上一分钟还是一副要把这里坐穿的段大公子,此刻已经脚底生风,像踩了风火轮一样冲到了警局的外面了……

    他们两个都是扶额无语啊,他们家飞少爷真以为这里是吃饭的馆子了,说来就来,想走就走啊!

    当然,他们两个此时是不敢说话的,段鸿飞能够走出这里,他们都要偷着念叨阿弥陀佛了!

    ……

    段鸿飞坐在车上,抿着薄唇,看着赵国栋手机上的那段视频,越看越愤怒,忍不住骂身边的赵国栋和扎蓬,“尼玛的,你们都是白痴吗?眼睁睁的看着周沫被人欺负啊?”

    赵国栋很无辜的咧咧嘴巴:“小飞啊,我可没有眼睁睁的看着周小姐被人欺负啊,我在一直在这里守着你了!”

    扎蓬跟着哈拉了一句:“我也是,没有眼睁睁的看着,一直在这里了……”

    “你们两个蠢货,我用你们守着了吗?你们觉得谁能奈何得了我啊?你们两个怎么不去保护周沫啊,你们怎么不派人去保护周沫啊?”段鸿飞一脸阴寒的大骂着赵国栋和扎蓬。

    “我们......我们都想你早点出来啊,没想到周沫小姐会出事情啊......”赵国栋喃喃的辩解着。

    “你们两个废物,蠢的一根不毛都不剩的猪!”段鸿飞恶狠狠的骂着,其实更多的是在骂自己。

    他怎么就这么蠢呢,怎么在这个时候跟周沫闹别扭啊!

    周沫消失了一年多,她又是公众人物,这次突然回来,定然会遇见很多麻烦和质疑的,在这个时候,他应该陪在周沫身边,与周沫共度难关的,但他却跟周沫耍小性子,故意惹周沫生气呢!

    盛仁医院里,昏迷中的周沫已经被推进了急诊室,盛南平脸色极其难看地站在外面,眉头紧蹙地盯着急诊室的门。

    盛东跃和凌海,小康等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他们原本都在公司里等着盛南平去上班呢,想到盛南平又返回到医院里面了,他们以为盛南平又出了什么事情了,都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半路上才知道是周沫出事了。

    “哥啊,小嫂......她的情况严重不啊?”盛东跃自知惹祸了,神色紧张的站在离盛南平稍远的地方,看着面色阴沉的仿佛要下雨的盛南平,预感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盛南平皱着眉头,转头打量着战战兢兢的盛东跃,寒声问:“你是怎么管理盛氏娱乐公司的?你是怎么处理周沫复出得事情的啊?周沫在你们盛氏娱乐公司门口,被打伤晕倒!!!”

    盛东跃知道他亲哥有多凶残,努力的为自己辩解着,“哥啊,你这两天有病了,我很担心你,一直呆在医院里,不知道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胡成峰那个混蛋对小嫂子做了什么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