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敢欺负他的女人
    盛南平那晚从周沫家里回来以后,一夜未眠,伤心,焦虑,绝望折磨了他一夜,而他身上又有伤,第二天早晨就开始发烧,然后就被送进了医院。

    进了医院,专家们为盛南平做了检查,发现他身体过于疲惫,又严重失眠,给他用了安定的药物,让盛南平一直睡到了下午。

    盛东跃等人虽然都在医院里守着盛南平,但是周沫在盛氏娱乐公司楼下发生的事情,盛东跃还是清楚的。

    小康有些担心的问盛东跃,“二少啊,那些记者跑到娱乐公司围追堵截小嫂子了,你真不管管啊?

    “小嫂子,小嫂子,你叫的还挺顺溜啊,你哪辈子缺嫂子了,非她不可啊!”盛东跃很气恼的踢了小康两脚,“你记着,是周沫不要咱哥的,是周沫背叛咱哥的,是周沫先跟咱哥提出离婚的!既然她不想跟我们绑定在一起了,她的死活也不归我们管了!”

    小康眨巴了两下眼睛,凑到在休息区吸烟的大康身边,不无担心的问,“哥啊,二少这样做事能行吗?你也知道咱们老大对小嫂子的感情,老大恐怕是放不下小嫂子的!”

    “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八婆了,应该让二少在娱乐公司给你安排个工作,你想做狗仔啊!”大康斜睨了小康一眼,“老大发话了,以后周沫的事情都不管了,所有跟着周沫的保镖都撤回来了!”

    小康咧了咧嘴,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妥当啊,盛南平现在是恼了周沫,生气了,一气之下说不再管周沫了,但明天盛南平不气了,不恼了,依然会惦记周沫的, 如果周沫有了什么意外的,倒霉的还是他们这些人。

    大康自然清楚自己这个鬼机灵的弟弟在想什么,很严肃的看着小康,说:“老大这几年为了周沫,折腾成了什么样子你也是知道的,这次老大好不容易想通了,你不要再做画蛇添足的事情啊!

    在老大和周沫的关系里,因为老大更爱周沫,所以必然会受伤,会受气,老大这次能跟周沫断了关系,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小康很少听见沉默寡言的哥哥一次性说出这么多的话,而且还挺有爱情哲理的,他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点点头,一边呆着去了。

    盛南平彻底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还真应了小康的话,他又开始惦记周沫了。

    他伤心,绝望,难过,他以为他已经攒够了失望,可以忘记周沫了,可是人一旦陷入了爱情的监牢,所有吹来的风都是想念了。

    感情不是自来水龙头,不是说关就能关上的,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尤其像盛南平这样固执又专情的人。

    盛南平已经告诉大康不要管周沫的事情了,他也不好意思出尔反尔的再下命令去调查周沫,但他很想知道周沫的情况,这该怎么办呢?

    他皱着眉头,烦躁又煎熬的在病房里面走来走去的。

    此时,盛东跃,姜安迪,凌海,大康和小康等人都在盛南平的病房里,他们一见盛南平这副表情,不约而同的开始提心吊胆。

    盛南平最近的情绪真的十分不稳定,而且每当他露出这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表情,那毕然是要下大到暴雨的!

    小康和姜安迪是机灵鬼,一见盛南平情绪不好,两人找了个借口先跑掉了,盛东跃盯着他们两个的背影暗骂了半晌,“这两个不靠谱的东西,果然是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的主,他们跑了,如果他哥发起飙来,不能对凌海吼,不能对大康骂,只能对他这个可怜的弟弟发飙了.....哎,谁让他是盛南平的亲弟弟呢,不然他比那两个不靠谱的东西溜的更快呢......”

    还好,盛南平在病房内转了几圈,并没有为难盛东跃,没有找茬发火,而是让病房内所有的人都出去了,他自己要静静。

    几个人一头雾水的走了出来,不知道他们的老大要哪一个静静!

    盛南平让病房里的人都出去,自己躺在病床上,打开了手机,试着搜索周沫的名字。

    他刚才在病房内转悠了半晌,想到一件事情,不管怎么说,周沫都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大明星,她这次回来或许会引起别人的注意,那样网上该有周沫的新闻啊。

    盛南平点开网页,输入了周沫的名字,立即有关于周沫的新闻页面跳了出来,而且都是标题醒目,图文并茂的。

    新闻中有一些周沫的照片,照片中的周沫神色紧张,眼中带着怒火,她半垂着头,咬着嘴唇,在众多记者和粉丝中艰难的寻找着可以逃脱的办法,看着很是惹人怜惜的。

    盛南平原本只想知道周沫过的怎么样了,竟然看到这样的新闻,不由怒火万丈,他都不舍得欺负一下,为难一点儿的女人,却要受这些混蛋的刁难和羞辱。

    他忽的一下从床上站起来,张嘴就叫,“大康,进来!”

    大康和盛东跃等人都感觉到盛南平情绪的不对劲,他们都没敢走开,都守在盛南平的病房门口,果然,没过两分钟,盛南平就在屋内怒气冲冲的吼了一嗓子。

    大康不敢怠慢,马上进了病房,小心翼翼的看着盛南平,“老大,什么事情?”

    “你们不知道关于周......”盛南平的话说了一句,后面的话猛地就说不下去了。

    现在周沫还跟他有什么关系啊?

    周沫先有亚瑟,后有段鸿飞,已经跟他提出离婚了!

    他已经亲口命令大康,以后再不管周沫的事情了!

    堂堂一个大总裁,而且已经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说话做事不能出尔反尔的啊!

    盛南平好像忽然的泄了气,对大康疲惫的挥挥手,“好了,没事了,你出去吧!”

    大康跟随盛南平多年,对盛南平无比的了解,一听盛南平说出的前半句,就知道盛南平后半句想说什么,但大康实在不忍心看着周沫再来折腾盛南平了,他抿了抿唇,什么都没有说的走了出去。

    盛南平看着大康出去了,他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暮色沉沉,脑海中不其然的又出现了周沫的影子。

    周沫不是跟段鸿飞住在一起吗?周沫受了这样的羞辱和刁难,段鸿飞不知道吗?

    依照段鸿飞那个宠爱周沫的劲,只会不择手段的报复这些人,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周沫已经不是他的妻子了,周沫的一切都不归他管了!

    盛南平不断这样自我安慰着,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去管周沫的事情。

    第二天早晨,盛南平接受了医生的检查后,在医院里躺不住了,他一定要去公司看看情况,他吩咐司机走的路线,就是盛氏娱乐公司的必经之路。

    车子经过盛氏娱乐公司的时候,盛南平不由自主的转头向盛氏娱乐公司门口看了一眼,竟然看见一群人在围着一个人打,而被困中间挨打的人,赫然就是周沫。

    “停车!”盛南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一声怒喝,把前面的司机和大康都吓了一跳。

    司机一脚刹车,随着刺耳的“咯吱”声,车子停了下来。

    而机敏的大康此时已经将目光投注到盛氏娱乐公司的门口了,大康知道,能够影响盛南平情绪的事情很少,可以令盛南平情绪波动这样大的事情更是少之又少,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到。

    大康也是耳聪目明的主,只看了一眼就发现了中间被人围殴的人是周沫了,此时,车子还没有停稳,向来淡定从容的盛南平已经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子。

    盛南平是身份极高的公众人物,这件事情如果让盛南平亲自出面处理,那影响真就大了,而盛南平身上还有伤,怕动手动怒的,大康自然不会让盛南平出手的,他一边利落跳下车子,一边用耳麦联系其他保镖,撩开长腿,以极快的速度跑向周沫所在的地方。

    纵然大康跑的很快,还是来晚了一步,他赶到的时候,周沫的头部正被人打中,周沫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

    “都**的给我让开!”大康看着周沫头部流血倒在地上,怒火腾的一下就烧了起来。

    他们这些人或许都不喜欢周沫,或许都不愿意看见周沫再来折磨盛南平了,但他们都是护短的,看不得别人这样欺负周沫啊!

    这些处于激动兴奋中的记者粉丝们,看见周沫的头被打出了血,周沫瘫倒在了地上,他们还没有太害怕,觉得他们终于惩恶扬善了,他们终于为众多影迷出了口恶气了。

    但大康冷飕飕的一声大吼,顶着一张阎罗脸站在众人面前,他们都有些胆战心惊了,随后,几个凶神恶煞的黑衣保镖也赶到了,再后面,站着一个高大凛然,浑身都散发着强大酷冷寒意的男人。

    “这......这人是盛总吗?”记者中有认识盛南平的。

    “这是哪个盛总啊?”旁边有人诧异震惊的问着,他们以为是盛东跃来了,但他们都认识盛东跃啊,这人不是盛东跃啊!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