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你到底闹哪样啊
    人都是犯贱的,越是死乞白赖追求自己的人,越是不珍惜,反倒那些对自己爱答不理的人,更会让自己心心念念,永远都放不下!

    燕云深被段鸿飞狠揍了一顿,立即坠入情网了,无论燕家谁问他事情的经过,他都说怨他自己,不许家里人再追究段鸿飞的责任了。

    他忽然明白了赵国栋为什么迷恋段鸿飞了,而他因为今天这负气一追,也开始了一生的苦恋。

    周沫听赵国栋讲了个大概,算是彻底服气了,这些人真是贱出一定水平了,段鸿飞那么难搞的性格啊,喜怒无常,傲娇自大,暴躁极端......艾玛,除了一张脸长的好看点,再没有其他优点了!

    她随后想起了盛南平,又觉得正常了,爱情中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或许他没有什么好,但在爱人的眼中,他就是最好的,无人可以替代的。

    赵国栋的车子开的很快,将周沫送到段鸿飞所在的地方,周沫远远的就看见有几个律师模样的人等在外面,还有段鸿飞的那些手下都守在外面,乌泱泱的人,各个人高马大,一身煞气,不知道的以为他们在这里搞事情呢!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啊。看着影响多不好啊?”周沫转头问赵国栋。

    “唉,我也不想让他们来了,但他们都怕鸿飞出事情,在你眼里鸿飞什么都不是,但他在南面是什么身份地位你应该知道的,比那些王子公主分量还重呢!”赵国栋再次不无傲娇的说。

    这一点,周沫还是承认的,如果段鸿飞在这里出了事情,那这事情真的就闹大了!

    扎蓬一看见周沫来了,就像见到活佛了一样,粗莽的汉子激动的眼睛都红了,“周小姐啊,你总算来了,快点劝劝小主子吧,他再不出来,查女士都要赶过来了......”

    段鸿飞,你看看你都把人逼成什么样了!

    “对不起啊,我刚才有点事情,才赶过来!”周沫对扎蓬还是很有好感的,这个男人帮助过她很多次。

    “周小姐,你能来就好了,你来了就好了,太谢谢你了......”扎蓬看见周沫来就放心了,这么多年了,能摆弄了段鸿飞只有周沫。

    扎蓬他们真希望周沫可以一直生活在段鸿飞身边,这样段小爷无论怎么闹幺蛾子,他们都不用太操心,周沫嗷嗷喊段鸿飞几句,段鸿飞就消停了。

    这些年周沫不在南边了,段鸿飞每次闹乱子,都把他们折腾的人仰马翻的,而且还没人能约束了段鸿飞,只能由着他折腾,什么时候折腾够了什么时候结束!

    周沫有些汗颜了,按照段鸿飞对她的那些好,段鸿飞出事了,她应该第一个赶过来的,可是她对段鸿飞的关心真是太少了,“我进去需要什么条件吗?”

    “不用。里面都安排好了,就等你进去了。”赵国栋在周沫的身后接话,然后一个律师走过来,他们一起走进了里面。

    他们拐了几个弯,来到一间类似探视室的地方,只不过这个房间被人美化了,里面摆放着鲜花,水果,精致的小糕点......

    这些东西放在这样的房间里,看着不伦不类的,明显是因为某人的存在,特别添加进来的。

    难搞的坏小子此时正坐在椅子里,很嚣张的将两条长腿架在桌子上,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好像很舒服的在休息。

    周沫见段鸿飞没有任何被关押的不适和憔悴,反倒一副很惬意,很悠闲的样子,如同这里不是关押室,而是他的办公室,他的天下呢……

    听见脚步声,段鸿飞把眼睛睁开了,上下看了周沫两眼,懒洋洋的问:“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尼玛的,这里是你家地盘了!

    周沫打起精神,对段鸿飞笑笑,“我能来干嘛?当然是来看你了!”

    段鸿飞翻了个白眼,“你这大忙人,还会有时间,有闲心来看我啊!”

    周沫也习惯段鸿飞这样的阴阳怪气了,她也不恼,又对段鸿飞笑了,“你在这里呆了半天了吧?呆的舒服吗?饿不饿啊?”

    “舒服极了,已经忘记吃饭的事情了。”段鸿飞傲娇的一仰头。

    周沫气的暗暗磨牙,真想脱下鞋子,狠抽段鸿飞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奶奶的,我给你打残了,打成丑八怪,看看还有谁喜欢你?看看你怎么顶着这张脸出来惹是生非的!

    她心里是这样想的,嘴上还得哄着段鸿飞,“你打也打了,闹也闹了,不要再在这里耍赖了,走吧,我们回家去!”

    段鸿飞对着周沫一挑眉,轻哼一声,”家?哪个家啊?我在这里哪有家啊,我在这呆着挺好的,管吃管住,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

    周沫知道段鸿飞会有这样的非暴力不合作反应,她也没太生气,哄着段鸿飞说:“当然是回我的家了,我的家不就是你的家吗......”

    段鸿飞听了周沫这句话,脸色好了很多,随后,听见周沫又说:“你不是我哥了,咱们兄妹是一家啊......”段鸿飞的脸瞬间又黑了。

    “谁稀罕去你的破家,你马上走,我不想看见你!”

    周沫被段鸿飞吼的一脸懵逼,这人怎么一言不合就翻脸啊!

    亏她扔下两个孩子巴巴的跑过来啊!

    周沫这一天受的打压,羞辱,伤心已经很多了,她心力交瘁,身心疲惫了,真扛不住段鸿飞这通胡搅蛮缠。

    如果不是考虑到外面的赵国栋,扎蓬,还有远在南国的查秀波,周沫真想不管段鸿飞了,他愿意在这里呆着,就在这里呆着,他愿意耍闹,就由着他,她还真不信了,段鸿飞还能在这里呆一辈子啊!

    周沫耐着性子,对段鸿飞笑了,“你到底是闹哪样啊?知不知道现在大家都很着急,都在外面等着你呢!秀姑姑打过几个电话过来了,你再不出,她就要赶过来了!”

    段鸿飞架在桌上的两条长腿摇晃着,斜睨了周沫一声,”这是我的事情,是他们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你这样前钻后跳的忙乎,是想在我姑姑面前表现一下?还是想讨好一下赵国栋,让他更努力的帮和你那个孩子的忙?”

    周沫被段鸿飞气的两眼直发黑,她用手指点着段鸿飞,“段鸿飞,你这个王八犊子,你特么的会不会说人话?你放屁呢!”

    此时,赵国栋那些人站在探视间的外面看着,听见周沫这么破口大骂段鸿飞,都被吓坏了,周沫骂的可是他们的段小爷啊,可是他们的小祖宗啊!

    “艾玛啊,鸿飞会不会打周沫啊!”赵国栋忧心忡忡的看着探视间里面。

    他们什么时候听见有人这么骂段鸿飞啊,这段鸿飞还不得炸毛,杀人啊!

    “放心吧,不会的。”扎蓬很笃定的说。

    扎蓬几个保镖对这个场景没觉得太稀奇,原来周沫也会骂段鸿飞的,只是没像这次骂的这么狠,段鸿飞脾气再怎么坏,再怎么狠厉毒辣,他从来也不能将周沫怎么样,每次周沫骂段鸿飞,段鸿飞只是跳脚的吼叫几声,连个手指都不会碰周沫。

    段鸿飞听见周沫这么骂他,利落的一收长腿,‘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对着周沫凶神恶煞的一瞪眼睛,“周沫......”

    他忽然发现,周沫今天的脸色特别难看,可能是真被他气到了,脸色惨白,浑身发抖,摇摇欲坠的样子。、

    段鸿飞一张嘴,把所有的火气和怨怒都咽了回来,只是轻哼了一声,“怎么着?心思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

    赵国栋看着段鸿飞这神转折的一幕,幽怨的咬了咬嘴唇,唉,这爱和不爱的区别不是一般的大啊!

    如果他敢对段鸿飞大声嚷嚷一句,估计都要被段鸿飞掐死滴!

    周沫实在没有耐心再哄段鸿飞了,这个死小子不说人话,不可理喻啊,而她又身体虚弱的直想趴下,她干脆不哄段鸿飞了,“姓段的,你愿意在这里呆着,就在这里呆着!你不是喜欢这里吗,你就在这里呆一辈子,如果你出来了,你都不姓段,你都不是男人!!!“

    word妈啊!

    外面的赵国栋和扎蓬等人,心都齐刷刷的凉了,估计段鸿飞这次真要把牢底坐穿了!

    谁知,剧情再次神转折了!

    段鸿飞对着周沫挑眉一下,笑容灿烂如花,“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啊?你以为你是谁啊,小爷我想出去,就出去,想在这里呆着,就在这里呆着,你少在面前指手画脚,比比划划的!”

    周沫觉得自己真是不行了,她可能是老了,也可能是病了,反正她再也斗不过段鸿飞了。

    “好,好......”周沫对着段鸿飞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段鸿飞看着周沫脸色难看,脚步踉跄,背影单薄,不禁有些后悔了,小丫头已经受了那么多的苦了,他还跟她较劲干什么啊!

    但他性子傲娇,又拉不下脸来跟周沫和解。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