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一见鸿飞误终生
    赵国栋眨巴了两下眼睛,没敢反驳周沫,嘟囔着说:“小飞跟你吵架之后,就开车四处乱逛,被他打的那个男人也是帝都一阔少,是号称京城世家燕家的公子燕云深.....”

    “啊!!!”周沫一听说段鸿飞打的是帝都燕家的公子,而且是长房长孙的燕云深,不由大吃一惊,脸色都变了变。

    帝都燕家是世代名门,祖辈上靠远洋贸易起家,在革命的年代里,为了国家做了很多贡献,现在半个华国的远洋贸易都被燕家垄断着,是帝都实力强劲的隐形富豪。

    燕家是世代商甲,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极大的,特别重视长幼尊卑,家里大权世世代代都由长房长孙继承,到了这辈上,燕云深就是长房长孙了,所以燕云深在帝都格外的嚣张,傲娇。

    现在,段鸿飞竟然给燕云深给打了!!!

    这个坏小子,你就算想打人,都挑个软柿子捏啊,打燕云深干嘛啊!

    “段鸿飞为什么打燕云深啊?他是不是嫌活的太顺溜了啊?”周沫被段鸿飞气的直头晕,如果段鸿飞就在她面前,她都要脱了鞋抽段鸿飞了。

    “小飞跟你吵架后,坏脾气上来了,满大街的超车,正巧把燕云深的车子给超过了,燕小爷见是我的车子,以为是我开的,就按了两下车喇叭,他一按车喇叭,把鸿飞按烦了,开车别了燕云深两下,燕云深才看出车里的人不是我。

    燕小爷那火爆脾气,那能受得了这个气啊,立即跟鸿飞飙上车了,但是啊,燕小爷在帝都傲娇狂妄,以为他是飙车王呢,跟鸿飞一比那是云泥之别了,当然了,燕云深名字里面有个云字他也不是云,他是泥巴,哈哈哈,燕云深那小子在鸿飞面前什么都不是......”

    周沫看着赵国栋讲起段鸿飞的时候,脸上那个骄傲得意劲啊,感觉无比自豪,就像夸自己媳妇或者老公似得!

    艾玛,这个赵国栋心可真够大滴了,平日里被段鸿飞欺负成那样,现在还把段鸿飞当做宝贝一样捧着呢!

    “燕云深一直被鸿飞甩在后面,当然不服气了,他就一直开车跟着鸿飞,想看看车里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后来鸿飞去了一间酒吧,燕云深就跟了进去,一见鸿飞本尊,马上直眼了......”赵国栋说到这里,幽幽的叹了口气。

    一见鸿飞误终生!!!

    赵国栋和燕云深这样的天之骄子,都甘心情愿为了段鸿飞沦陷情网!

    周沫基本上算是知道接下来的剧情了,这世上,很少有人看见段鸿飞可以不直眼的,段鸿飞的模样绝对是男女老少,统统秒杀,只有周沫算是幸免于难了。

    帝都里的公子哥,都是钱多花样多的主,身边围着他们转的漂亮女人多如牛毛,他们对女人腻歪了,寻找新鲜刺激,有时候也找男伴玩玩,但只是寻开心,没有人真的会的走这条路。

    第一个彻彻底底为男人沦陷的竟然是帝都四少之首,花名远播的赵国栋,当时燕云深他们一众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背后没少笑话赵国栋的。

    他们这些人都非常好奇,想知道把赵国栋迷的失魂落魄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他们就偷偷的做了调查,这些人也是有些能量的,终于查到了段鸿飞的存在,看见了段鸿飞的照片。

    照片中的段鸿飞美的雌雄莫辩,倾城绝色,这些男人都承认,段鸿飞长的确实漂亮,比女人都漂亮,而且段鸿飞的身份地位也很高,可是赵国栋这样的贵公子也不至于为了段鸿飞放弃整片茂密的森林吧!

    燕云深在走进酒吧,看见段鸿飞第一眼的时候,整个人就被惊艳到了!

    他一眼就认出了段鸿飞,因为段鸿飞这张高级美的脸,还有段鸿飞开着赵国栋新买的宝贝爱车。

    让燕云深惊艳的是,段鸿飞不但有张比照片上还要绝色的脸,段鸿飞身上还有照片上没有显露出来的东西,气势和气质。

    原来燕云深以为,段鸿飞只有一张像娘们一样倾城绝色的脸庞,但看到段鸿飞本尊之后,才知道段鸿飞身上带着的霜冷阴狠,才知道段鸿飞身上带着的高贵霸气,真的是随随便便一站,气场两米八,整个大酒吧里,他最耀眼夺目,也最危险邪魅,任何人也不会把美的惨绝人寰的段鸿飞当做娘们看滴!

    然而啊,越危险,越新奇的人和事,越能引起人的兴趣,燕云深就像着了魔一样,走到了段鸿飞身边。

    段鸿飞那眼睛多毒啊,他端着酒杯,若有似无的扫了燕云深一眼,就看出燕云深是刚刚同自己飙车的男人,他看着燕云深坐到他身边,他也没搭理燕云深。

    燕云深对着酒保一挑眉,“把我存在这里的轩尼诗拿出来!”

    酒保是认识燕云深的,恭敬的回答,“是,燕爷。”马上把燕云深的轩尼诗拿了出来。

    燕云深姿势优美的倒了两杯酒,一杯推到段鸿飞面前,扬扬下颌,不无炫耀的说:“这位先生,能交个朋友吗?”

    “滚!”段鸿飞憎恶任何同他搭讪的男人,他觉得这些男人都是别有居心的,尤其此时他正在周沫那里受了一肚子的气。

    燕云深握着酒杯的手都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一股寒意从脚底蔓延开来,这个男人好冷啊,冷的让人毛骨悚然,这个男人不是那种装腔作势的冷呢,燕云深也不是草包,他有感觉,这个比女人还美上数倍的段鸿飞,他的血都是冷的。

    但是,燕云深是谁啊,帝都谁看见他不都得礼让三分啊,这个段鸿飞竟然叫他滚,就算段鸿飞是赵国栋的心头好,也不可以啊!

    “你敢骂我?找死呢!”燕云深家里巨富,家里对孩子们的安全问题看得很重要,从小就请武术教练教他们功夫,既可以强身健体,又可以自我保护。

    燕云深自负功夫不错的,想用这种方式给段鸿飞一个下马威,让段鸿飞对他刮目相看一次。

    段鸿飞端着酒杯慢慢啜了一口,邪魅目光不屑的扫了一眼身侧的燕云深,压着极低的嗓音又来一句,“滚!!”

    燕云深这下吃不住劲了,懊恼的叫着,“你特么的敢骂小爷,今天我就让你领教一下小爷的厉害!”伸手就来打段鸿飞。

    段鸿飞第二次骂燕云深,就是故意要激怒燕云深的,他不傻,知道这里是帝都,水深着呢,他想揍燕云深,还要设套让燕云深先动手,这样以后燕家追究起来,也是他们家孩子先动手打人的。

    在打架方面,段鸿飞或许打不过专业出身,身经百战的盛南平,但打一个燕云深,他还是不用费什么力气的。

    他很会给自己留有利证据的,左躲右闪的让了燕云深三招,燕云深见三招都没有打到段鸿飞,有些急了,咬着牙,恶狠狠的扑向段鸿飞,嘴里叫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你是赵国栋喜欢的那个兔爷......”

    艾玛!

    燕云深这一句话,犯了段鸿飞最大的忌讳了,段鸿飞原本只是想揍燕云深一顿出出气,但燕云深这嘴贱的一句,让段鸿飞揍死他的心都有了。

    “去尼玛滴!”段鸿飞眼睛一眯,抬起一脚,正踹在燕云深的小腹上,一脚把燕云深踹出了五六米远,段鸿飞随后追上来,对着燕云深一顿拳打脚踢。

    燕云深自负有些功夫,但在狠厉嗜血的段鸿飞面前,他那些功夫已经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了,只是被动挨揍的货。

    万幸的是,今天来酒吧玩的人里,有几个平日跟燕云深要好的世家公子,这些人一见燕云深被打了,都拥了上来帮忙,只是段鸿飞心中郁闷,这些人只会些三脚猫功夫的人,在他面前都是乌合之众,根本不堪一击。

    随后,酒吧里的保安,这些公子哥带着的保镖,尾随燕云深进来的保镖都向段鸿飞扑了过来,而段鸿飞的那些保镖也赶到了,双方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混战,直到警察来了才算罢休。

    段鸿飞在帝都的背景是没有那些公子哥强大的,如果他肯打个电话,没人能抓走他,但他心里还跟周沫憋着气呢,什么也不说,他跟这些人一起被带进了警察局。

    进到里面,段鸿飞也没有辩解,任何人问话也不回答,就这样被扔进了关押室,还是段鸿飞那几个保镖联系上了赵国栋,要赵国栋想办法救段鸿飞出去的。

    燕云深被段鸿飞踹断了几根肋骨,身上要有很重的皮外伤,但他却被段鸿飞这霸气的一脚踹出感觉来了,他忽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最有魅力的人是段鸿飞啊!

    他和赵国栋犯了一个毛病,平日里一帆风顺,予取予夺的习惯了,终于碰见段鸿飞这样一位冷漠又阴狠,压根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主,他们觉得生活突然变的有意义了!

    爱情里有句话是真理,追求的爱才美,人都喜欢自己上端的东西!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