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把牢底坐穿
    小宝背着书包回来了,一边急急忙忙的往屋内走,一边心急的哄劝着雪儿。

    雪儿一看见哥哥回来 了,哭的声音更大了,哽咽着说:“哥哥啊,妈妈不能跟我们一起住在家里,爸爸和妈妈好像也离婚了......”

    “雪儿,不要胡说!”小宝可爱帅气到惨绝人寰的脸瞬间严肃起来了,跟盛南平越发的相像了。

    雪儿对小宝是又敬又爱的,听到哥哥少有的严肃语气,她憋着小嘴,还真就不哭了。

    小宝握住了妹妹的手,转头看向周沫,脸上立即露出欢喜的笑容,清脆的叫着,“妈妈,你回家来了!”

    周沫听小宝加重了‘家’字,越发的黯然难过了,孩子们都在盼着她回家呢,可是这个家她却再也回不来了,只有做了妈妈的女人,才能体会到此刻的无奈和心碎。

    她心虚的对小宝笑笑,“乖儿子,妈妈只是回家来看看你们的......”后面的话太残忍,她都觉得说不出口了。

    小宝百分百遗传了盛南平的聪明,机敏,一眼就看出妈妈的为难,他稚气的小脸出现了瞬间的难过,随后就笑了,只是笑的很勉强。

    “雪儿啊,妈妈和爸爸是成年人了,成年人有成年人的生活,就算他们分开生活了,但他们依然是我们的爸爸妈妈,他们依然会爱我们的啊!”小宝很懂事的哄劝着雪儿。

    周沫看着年纪小小的儿子,看着儿子带着不符合他年纪的懂事哄着年幼的妹妹,更加难过心酸了。

    小宝的懂事不是正常发展而来的懂事,是被身边环境强行催生出来稚嫩的懂事,透着心酸和无奈。

    这一切都是她和盛南平的错,却要这么小的孩子来承担这个错误的后果。

    周沫伸手把小宝和雪儿搂进自己的怀里,心疼的说:“宝贝们,都是妈妈不好,让你们伤心了,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说着话,她不由的红了眼睛。

    雪儿一看妈妈要哭了,她眨巴了两下眼睛,用小胖手抹了把眼泪,很坚强的模样说:“妈妈,你别难过了,雪儿乖,雪儿不哭了,雪儿也爱妈妈,不管妈妈在哪里,雪儿都爱妈妈......”

    周沫抱着两个孩子,心里有着从未有过的难受。仿佛有谁用一把匕首在那里搅着,疼,生疼生疼的,心里面的血,泊泊冒出来能活活把她痛死。

    她强忍着难过,问了问两个孩子在学校的情况,又陪着两个孩子吃过了晚饭,在吃饭的时候,周沫时不时的抬头看看窗外,因为此时是下班的时间,估计盛南平快要回来了。

    周沫现在不想见到盛南平,她这一天经历的这些事情太虐心了,有羞辱,有惶恐,有痛苦,有心碎......她实在没有心气在面对盛南平了,跟盛南平斗智斗勇了。

    她的一顿饭在提心吊胆中吃完,还好,周沫吃过饭后盛南平还没有回来呢,她想再陪着两个孩子玩会就离开,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周沫这个手机是昨天赵国栋新给她买回来的,电话号码没有几个人知道的,她听见电话响,以为是家里保姆打来的,是不是小雨儿有什么事情了.....

    她心里担忧,立即将电话接听起来,结果电话是赵国栋打来的,电话一接通就哭天抹泪的叫着:“周沫啊,鸿飞出事了,他把人打坏了,被抓起来了......”

    “什么?”周沫的心忽悠一下子,眼睛都跟着一黑,“他的事情严重吗?会不会坐牢啊?他现在在哪里啊?”

    段鸿飞的性子有多暴力血腥周沫是非常清楚的,原来在南边的时候,段鸿飞一言不合就会跟人打起来,只要是他亲自动手了,不把人打残废了,或者打个半死,他是不会罢休的。

    她以为这个段鸿飞现在年纪大了,这里又是帝都,脾气一定会有所收敛的,没想到他还动手打人,这个混蛋啊,他是不是要疯了!

    赵国栋重重的叹了口气,“哎呀,有我在帝都,就算我去坐牢也不能让他去坐牢啊,我能把他弄出来,可是他死拧的脾气上来了,不见任何律师,不配合调查......”

    周沫在重重的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开始跟段鸿飞生气,这个坏小子,他这是自己找死呢!以为这里是南面,谁都会惯着他呢!

    赵国栋忧心忡忡的说:“周沫啊,你也知道鸿飞的脾气有多大啊,这件事情都惊动查姑姑了,把我家老爷子都搬出来,人家那边肯直接放他出来,他死活就不肯出来了,就在里面耗着呢......”

    周沫真要被段鸿飞气死了,赌气说:“那就不要管他了,让他死在里面好了,都是这些人把他惯的,惯得他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了,太任性了!!”

    赵国栋当然不会让段鸿飞死在里面了,他是非常愿意惯着段鸿飞的,他又耐着性子哄着周沫说:“周沫啊,鸿飞性子你了解的,他这么闹,还不是在跟你怄气吗,你去劝劝他吧,你如果不去劝他,他恐怕是不会出来的!”

    周沫当然清楚,这就是段鸿飞在跟她闹呢,跟她耍脾气呢,逼着她想他低头认错呢,可是啊,这个坏小子的脾气真是忒大了,什么性子都敢使啊!

    “好,他现在在哪里?我打车过去!”周沫很是无奈的说,遇见段鸿飞这个二货,她也要认命了!

    赵国栋立即把段鸿飞所在的地址告诉了周沫,然后问询了周沫的所在,知道周沫人在盛家,说这边别墅区打不到车子的,他派车过来接周沫。

    周沫叹了口气,放下电话,转身跟小宝和雪儿告别。

    雪儿一听说妈妈要走了,小脸不由自主的又垮了下来,眼睛红了,又要哭了。

    周沫连忙蹲下身体,让自己的目光同雪儿对视,“宝贝,妈妈答应你,只要一有空就会回来看你和哥哥,妈妈这次一定不会再离开你们了!”

    小宝也过来哄劝雪儿,“妹妹乖啊,妈妈是要去工作,你表现的好一些,妈妈的工作就会快点完成,她就会早点回来看我们的!”

    雪儿听了哥哥的话,努力收起悲伤的小表情,搂着周沫的脖子撒娇的说:“妈妈,你一定要快点回来看雪儿和哥哥啊,雪儿和哥哥都好爱好爱妈妈的!”

    “会的,妈妈会抓紧时间回来的看你们的!”周沫用力的点点头,无比留恋的亲了亲女儿的小脸,又亲了亲小宝的脸。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可以像那些全职太太一样,日日夜夜守在两个孩子身边,不错过他们成长的每个瞬间。

    周沫从盛家出来的时候,天几乎完全的黑了,但盛南平依然没有回来,她竟然习惯性的患得患失,黯然伤感起来。

    盛南平现在应该下班了,他为什么没有回家?他是跟莫以珊在一起吧!

    由来只有新人笑,谁人看见旧人哭啊!

    盛南平一定是非常喜欢莫以珊的,以至于同莫以珊缠绵不休,都忘了回家照顾两个孩子了!

    一想到这里,周沫更加难受了,她的两个孩子啊,现在就像没爸没妈的孤儿似得,就这样每天孤孤单单的生活在金碧辉煌,又无比冷清的豪宅里!

    周沫怕自己哭,努力抬头看向苍茫的夜空,她这段时间哭了太多太多次了,哭伤了眼睛,现在只要一哭,眼睛就疼,然后就头疼,像针扎一样的疼。

    没过多久,一辆德国跑车急速行驶过来,车子里面坐着的正是赵国栋,“沫沫啊,快点上车吧!”赵国栋在车上心急火燎的叫着。

    周沫见赵国栋亲自开车过来接她,定然是十万火急了,她立即上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询赵国栋,“段鸿飞怎么样了?被他打的人怎么样了?他们的情况都严重吗?”

    “被他打的那个人啊,情况很严重,肋骨断了几根,在医院里躺着呢,小飞下手老狠了,就差没把人家太监了......”赵国栋忽然意识到周沫是女生,连忙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但那边的人也跟我一样......那人也是犯贱的,他认了,不追究鸿飞的责任了,关键是小飞啊,人家不追究责任了,他也不出来,呆在里面上瘾了似得,谁都不见,谁劝都不肯出来......”

    “那就让他把牢底坐穿吧!”周沫对段鸿飞啊,真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了。

    赵国栋嘎巴了两下嘴,不说话了。

    “段鸿飞因为什么打人家啊?这里是帝都啊?他怎么可以这样野蛮啊?”周沫越想越觉得有气。

    赵国栋目光幽怨的看了周沫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很明显,他觉得段鸿飞跟人打架,责任在周沫身上。

    周沫狠狠的瞪了回去,极其败坏的说:“段鸿飞就是让你们这些人给惯的,把他都惯坏了,自大狂,狂的都没有边了,老虎屁股摸不得了,一点事情不顺他心思就弄幺蛾子!”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