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沦落成老妈子
    第二天早晨,周沫是被小雨儿的哭声叫醒的,宿醉让她的头疼无比,还有些发晕,如果不是孩子一直在哭,她真想在床上再躺一会儿。

    周沫勉力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见段鸿飞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小奶瓶,瞥了眼周沫,说:“你难受就再躺会,我来喂孩子喝奶吧!”

    “你.....你会冲奶粉吗?你冲的方法对吗?”周沫不太相信段大公子,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将小雨儿抱了过来,先检查孩子的尿不湿。

    段鸿飞很不忿的轻哼一声,“你以为这是什么高难度的工作吗?一个冲奶粉,毫无技术含量的东西,我昨天看你做一遍就知道了,就你这白痴才会认为有多高难!”

    周沫忍着头疼手软,给小雨儿换了尿不湿,她实在没力气再去给孩子冲奶粉了,只能接过段鸿飞递过来的奶瓶子,给小雨儿喂奶。

    大概段鸿飞冲的奶粉确实不错,小雨儿喝的没有任何不适感,砸吧着小嘴,感觉还很香。

    小雨儿喝完了奶,周沫就把她放进了婴儿床里,小雨儿向来听话,吃饱了东西就自己玩,玩累了就睡觉,

    周沫很想再躺一会儿,但见段鸿飞还在她卧室里没有出去,她再躺下就不太好看了,于是强打精神去洗漱,然后走到卧室外面。

    她一走出卧室,就闻到空气中飘荡的食物香气,甜米粥,小笼包子......而段鸿飞正站在餐桌旁,摆放着碗筷。

    “哥哥,没想到你这么能干啊,还会做早餐了!”周沫嬉笑着走向餐桌。

    “现在知道我好也不晚啊,只要你肯珍惜,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段鸿飞潋滟的凤眼对着周沫一挑,无限风情。

    “好了,别夸你胖,你就喘啊!”周沫走到段鸿飞身边,抬手打了段鸿飞一下,“我知道这些东西你买来的,你可以做粥,绝对不会做包子的!”

    段鸿飞翻了个白眼,“就算不是我做的,我辛辛苦苦起早买来的,你还不领情啊!我这辈子就为你买过早餐的,我姑姑都没享受过这待遇!”

    “对了,你前些天不说你有女朋友了吗,美的如同天仙一般,比我好百倍千倍的,她还没享受过这个待遇吗?”周沫故作诧异的看着段鸿飞。

    段鸿飞差点吐血,“周沫,你还想不想好好吃饭了啊?如果你不饿,我就把这些东西拿出去喂狗......”

    周沫嘿嘿一笑,“别生气,我饿,我闭嘴,保证不再乱说话了啊!”

    段鸿飞哼哼了一声,“哼,你这个小白眼狼,狗都不如的东西......”

    周沫昨晚喝醉了酒,今天没有什么胃口的,她喝了一碗粥就放下了筷子,走到客厅沙发处坐下,拿着手机开始刷。

    段鸿飞见周沫不吃了,他也不吃了,黑着一张俊脸走过来,踢了踢周沫的腿,“你知道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什么吗?”

    “是什么啊?你就在我面前,我却不知道你爱我啊?飞鸟和鱼,一个永潜海底,一个浩翔天际?一个念念不忘,一个云淡风轻?”周沫眼睛盯着手机,嘴里应付着段鸿飞。

    “狗屁,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就在你身边,你却在玩手机!”段鸿飞咬牙切齿的说。

    周沫被段鸿飞的样子逗笑了,她把手机递到段鸿飞面前,说:“叫唤什么啊,我就看看娱乐新闻,看还有没有关于我的信息了?看我还能不能出去演戏了?”

    段鸿飞扫了眼周沫的手机,坐到周沫身边,神色严肃的问,“你对以后有什么安排?怎么打算的啊?还要当演员?”

    周沫轻轻的叹了口气,说:“我当演员干什么啊?其实,做演员真的很赚钱的,我现在就想多赚点钱,如果演员做不成,我还去做黑客!”

    “你别胡思乱想了,做什么黑客啊,跟我回南方!”段鸿飞无比霸气的说:“周沫,这次我绝对不能由着你胡闹了,你跟我回南边老家去,如果你不想靠我生活,我就支持你做点生意,怎么都养活你和孩子了!”

    周沫毫不犹豫地摆摆手,“不行,我不能离开帝都,我答应雪儿和小宝了,我要经常回去看他们,我要经常回去陪着他们的。”

    段鸿飞一下想起昨天周沫和两个孩子揪心扯肺的离别场景,知道自己是劝说不走周沫的,只能闷闷的叹了口气。

    周沫出的两次大意外,都是在帝都发生的,饶是段鸿飞胆大狂妄,也被吓坏了,他真想把周沫拐回南方去,放在他眼皮子地下看着,守着,就算周沫不嫁给他,他们就这样互相厮守到老也是好的。

    可是周沫的两个孩子在这里,周沫不肯离开这里,他又没有办法一直呆在帝都,真是让他犯了难。

    周沫看看腕表,对段鸿飞说:“你留在家里帮我照顾一下小雨儿,我回家去看看小宝和雪儿,我昨天答应孩子们了,不能失言的。”

    “哎呀,小周沫,你别太放肆啊,我帮你抱了一会儿孩子,不代表我段鸿飞就沦落成老妈子了!”段鸿飞立马炸毛了,“你竟然让我留下给你看孩子,你把我当成菲佣使唤了?”

    周沫真是无语了,这个段鸿飞总是这样反复无常,早晨的使唤是谁啊,巴巴的主动给小雨儿冲奶,还说没有任何难度,他可以轻松驾驭,现在让他给看会孩子,他竟然马上翻脸了!

    “好,你不帮忙看就算了,我抱着小雨儿走,你随便去哪里吧!”周沫很无所谓的说着。

    段鸿飞这个人相当不好难摆布,软硬不吃,油盐不进,但是周沫治理却很有办法,他一听周沫要撵他走,磨了磨牙,不情不愿的说:“好,我在家帮你看孩子......”

    骄傲一生,只对你唯命是从,还不是因为一个字,爱。

    “段鸿飞,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最心疼我了!”周沫高兴起来,也肯说好话哄着段鸿飞了。

    “我告诉你啊,你要早点回来啊,我只会给孩子冲奶的,她哭了我可不会哄的啊!”段鸿飞总觉得自己掉进周沫的圈套了。

    “恩恩,你放心吧,我会很快回来的!”周沫对着段鸿飞连连点头保证着。

    段鸿飞见周沫像蝴蝶一样翩翩飞进屋内,他又是后悔又是懊恼,真不该答应在家帮这丫头哄孩子,放她一个人出去浪!

    他猜想,周沫这么急着回盛家,绝对不会是要看两个孩子,大概是要去见盛南平的,周沫对盛南平的念头一直没有断过......

    段鸿飞越想越憋气,凭什么啊,他在这里帮周沫看孩子,周沫去见盛南平,他哪里有这个高风亮节啊!

    他正琢磨着怎么变卦,找借口不给周沫看孩子时,赵国栋的车子停在了花园外面,赵国栋从车上走下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四十左右岁,干净利落的中年妇女。

    艾玛,这大概是赵国栋给周沫孩子找的保姆吧!

    段鸿飞不由大喜,他见过赵国栋这么多次,从来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高兴过,竟然主动跑过去为赵国栋和那个女人打开了房门。

    “这是为孩子找的保姆吗?”段鸿飞满怀期待的问赵国栋,如果赵国栋回答不是,他一定会把赵国栋踢出去。

    万幸的赵国栋,他回答说‘是’。

    一个小时后,孩子的保姆正式上岗,因为保姆是新招来的,赵国栋被段鸿飞留在家里做辅助保姆,他在赵国栋幽怨的目光中,陪着周沫出去溜溜了。

    周沫还是决定想回盛家去看雪儿和小宝,她在回家之前先往家里打了电话,佣人告诉她,小宝去上学了,雪儿上幼儿园了,两个孩子都不在家。

    “看看吧,就你还记得昨天的承诺呢,小孩子们早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段鸿飞开着车,不无讥诮的说。

    周沫瞪了段鸿飞一眼,“你懂什么啊,小宝和雪儿都是要上学的,总不能让他们一天天的在家里等着我吧,我可以晚点的再来!”

    “那现在去哪里啊?去商场啊,给你挑几身衣服,你就这两套t恤衫,牛仔裤换来换去的呢!”段鸿飞转头打量了周沫两眼,其实周沫穿着体恤衫和牛仔裤也很漂亮,朝气蓬勃,减龄了许多。

    “不去商场,你送我去盛氏娱乐公司吧,我得去那边看看情况!”周沫着急将自己的工作理顺一下,她现在有个孩子需要养,必须得抓紧时间出去工作,赚钱了。

    “行。”段鸿飞拖着长音答应着,“你早点把自己的工作确定下来,我也好回家去了!”

    “无论我工作怎么样,你随时都可以回家去的,免得嫂子等着急了!”周沫附和着段鸿飞的话说。

    段鸿飞脸一沉,一脚油门踩下去,越野车立即在车流熙攘的大街上飙行起来。

    “你抽什么疯啊!”周沫的身体被惯性甩得往前一扑,多亏身上系着安全带呢,她知道段鸿飞因为什么犯癔症,忍不住大声吼,“是你自己说要回家的,我说说就不行,神经病!”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