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再没回头路
    周沫将头埋进段鸿飞的怀里,只是不停地哭,并没有回答段鸿飞。

    段鸿飞轻轻的叹了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是啊,早知如此,可必当初!!!

    可是,这世上又有谁人能逃过命运的安排,如果可以选择,周沫真希望她从来没有认识盛南平,那样也许她的命运会完全就不同了。

    段鸿飞抱着周沫,轻轻的摸着她的发,一下一下,无限惆怅的凤眼凝注着天上的半弯明月。

    他这辈子什么都有了,唯一得不到的就是周沫的爱,这个好不容易偷来的晚上,他不敢睡觉,只想时间能够慢点过,甚至想过长夜永远不明,那样他就可以永远这样守着周沫,看着周沫了。

    周沫靠在段鸿飞怀里哭了一会儿,慢慢的醒悟过来,感觉出不太对劲了。

    她和段鸿飞关系再好,再像兄妹,但毕竟不是兄妹啊,半夜三更,孤男寡女,瓜田李下还是非常不好的。

    周沫胡乱擦了把眼泪,从段鸿飞怀里坐了起来,哽咽着说:“我......我得过去看看小雨儿了......今天真是太放肆了,竟然喝多了,把孩子都忘记了......”之后,就开始下床。

    段鸿飞怀里一空,看着周沫慌乱无措找借口的样子,他又是懊恼又是悲哀,

    他对一向是很绅士的,尽管对周沫爱到骨子里,但对周沫一直是特别尊重的,这样被想戒备令他很恼火,从来没有人感这样对他,可是他遇上的是周沫啊,不得不一次次收敛他的底线。

    尽管此刻段鸿飞觉得很挫败,很想发飙,还是任由周沫下床溜走了,如果换做别人,他早把这不识好歹的人挫骨扬灰了,他哪里受过这种的委屈和嫌弃啊!

    周沫宿醉醒来,又哭了一场,此时感觉头很疼,双腿也发软,强打精神走出段鸿飞的视线,一进到自己的房间,差点一个踉跄摔倒了。

    她忽然觉得鼻子发酸,如果刚刚抱着她的人是盛南平,那该多好,她就不用躲,不用逃,安然的靠在盛南平的怀里就好,可是,盛南平的身体此刻又睡着谁呢......

    周沫不知道,盛南平此刻刚刚从她的新家外面这里离开不久的。

    盛南平看着周沫离开家里,看着两个孩子那么哭着挽留,周沫依然狠心决绝的离开,他冷硬的心都碎了。

    周沫不爱他了,他留不住周沫,他以为周沫还爱孩子,孩子总可以留住周沫的,可是,周沫竟然狠心的连孩子都不要了。

    雪儿虽然在周沫面前保证的很好,但看着妈妈真的走了,她难受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盛南平听着宝贝女儿伤心的哭声,他的大脑疼痛而又恍惚,仿佛空白一片,有问题象魔咒似的缠着他:周沫为什么就这么心狠啊!她当初为什么要嫁给他啊!

    盛南平无力的跌坐在沙发里,他这辈子啊,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是有办法的,惟有周沫,惟有这个女人令他如此无力,无计可施,无法可想,又是无可奈何,就算他想自欺欺人的跟她在一起,都是痴心妄想了。

    小宝很懂事,哄着哭恼的雪儿往屋内走,“雪儿乖,别哭了,妈妈说了,明天就会回来看我们的......别哭了啊,哥哥等下陪你做过家家的游戏......”

    雪儿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她哽咽着嚷嚷,“妈妈明天不会回来的,她之前也说很快就回来陪我们......之后一走就很久很久.....我已经很久没看见妈妈了,我想让妈妈陪我玩,想让妈妈搂着我睡觉,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平日里可爱活泼的雪儿崩溃般大哭起来,耍赖般大喊大叫着要妈妈。

    盛南平听着女儿一声声的哭喊,心里更加郁闷难受了,他现在真有些后悔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小宝,莫以珊,盛东跃,小康等人齐齐上阵,都过来哄劝雪儿,可是小雪儿真的闹起来,脾气也是很拧,很大的。

    她谁的话也不听,就是哭,嘴里还嚷嚷着:“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娇嫩的嗓子都有些哭喊哑了。

    盛南平深吸一口气,振作了精神,起身走到雪儿的身边,摸着雪儿的头,“宝贝啊,别哭了,妈妈这次回来后就不会走了,她明后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雪儿听了爸爸的话,终于停止了哭泣,嘟着小嘴仰起头,对爸爸说:“你不许骗我啊,如果妈妈明天不回来,你要负责把妈妈找回来,我要妈妈!”

    盛南平低头看着女儿期盼的眼睛,稚嫩的小脸,心里一疼,傻丫头啊,其实爸爸也需要她啊!

    就在这一瞬间,盛南平忽然做了个决定,他决定放下对那个孩子的芥蒂,容许周沫带着那个孩子回家来。

    有什么事情比一家人团聚,其乐融融的生活在一起更重要呢!

    盛南平对着雪儿笑了,笑的眉目舒展,“我的小公主,你放心吧,爸爸一定会把你妈妈找回来的!”

    周围一种人看着盛南平脸上突然露出的笑容,都有些不明所以了,气氛诡异。大家你看看他,他看看你的,谁也不知道盛南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盛南平哄着雪儿不哭了,他吩咐厨房准备饭菜,招待莫以珊和大家吃饭。

    这些日子莫以珊一直为了他的事情操心费神的,他很感激莫以珊,大康和盛东跃等人也多有手累了,都是很多天没有好好的吃顿饭了。

    盛南平自己也吃了不少的东西,他要养足精神,去见周沫,跟周沫好好的谈一谈。

    他在吃饭之前,打电话吩咐下面的人,叫他们跟着段鸿飞的车子,看周沫到哪里去了,他绝对不能再次丢了周沫的消息。

    盛南平等人吃过饭后,他就叫人把莫以珊送回了医院,他说要在家里休息,把盛东跃和小康都打发走了,只留了大康在身边。

    等到众人都走了,盛南平才要大康开车送自己到周沫新租住的小区里。

    “老大,这是段鸿飞给夫人找的房子,之前他们去了处豪华别墅区,不知道为什么,夫人没有留在那边住,后来选择住在了这里。”大康轻声对盛南平说。

    盛南平眯了眯眼睛,问大康,“段鸿飞现在跟周沫在房子里面?”

    大康看了看盛南平的脸色,回答,“段鸿飞在里面,那个赵国栋也在里面,他们好像在帮夫人收拾东西。”

    盛南平本想马上进去找周沫,但想到段鸿飞和赵国栋都在这里,他不方便跟周沫谈话,就想等他们两个走了以后,再进去跟周沫谈。

    他不能进去见周沫,又很惦记周沫,叫人送来一个高倍望远镜,坐在车里看房子里面的周沫。

    周沫在屋内忙里忙外的收拾着东西,眼里是小小的欢喜,时不时跟身边的段鸿飞说笑着,比划着什么东西该放在什么地方,安排这些事情的时候,她的神色是非常愉快的,满足甜蜜之情好像是在她身上跳跃着,让她整个人都是灵动的。

    盛南平只觉得此时的周沫美丽得无与伦与,但同时发觉,带给周沫这样快乐的人不是自己,让周沫如此美丽幸福的事情是在这里有了新家。

    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就算他肯接受这个孩子了,就算他肯忘记所有的芥蒂了,但周沫肯不肯接受他?肯不肯忘记过去?肯不肯回头啊?

    看周沫此刻的样子,好像很喜欢目前的状态,并没有想跟自己继续生活的意思了。

    盛南平心中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他习惯于对任何事情的握有掌控权,目前的状况有些失控,盛南平不能贸然进去跟周沫谈了。

    他坐在这里等,坐在车里看,直看到周沫和段鸿飞,赵国栋几个人坐在一起把酒言欢,直看到赵国栋一个人先行离开,直看到段鸿飞将周沫抱到楼上,直看到楼上房间关了灯......

    盛南平的一颗心从热切,到忐忑,到煎熬,到冰冷.....

    他看着屋内一幕幕的变换,满心的凄凉,痛苦,却说不出来,命运啊,有时候真是个残酷的东西,转眼间就让他跌落到伤心的深渊。

    盛南平知道周沫和亚瑟在一起了,并且有了孩子,但他没有亲眼看见,他勉强可以说服自己,周沫是被亚瑟强迫的,周沫是有苦衷的,周沫是身不由己的......

    可是此时,他亲眼看见周沫和段鸿飞共处一室,盛南平真是无法再将这口气咽下,无法再若无其事的戴着绿帽子了!

    盛南平全身上下都是说不出的寒意,他极力忽视着这不适的感觉,让自己看起来尽量平和而自然,僵硬着声音吩咐大康,“开车,走吧,以后都不要派人再跟着周小姐了!”

    大康一听盛南平称呼周沫为‘周小姐’,心中了然,盛南平这次是决定彻底放下周沫了,盛南平和周沫是再也没有回头路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