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偷来的机会
    赵国栋今天虽然被段鸿飞骂了几次,但只要能够跟段鸿飞呆在一起,他就很开心了,欢欢喜喜的张罗着,“周小姐啊,是不是饿了,快点来吃饭吧,这次菜都是鸿飞点的,都是你喜欢吃的......”

    段鸿飞斜睨了一眼絮絮叨叨的赵国栋,然后转头对周沫笑了,“沫沫,快来吃饭吧!”

    在这世上,不被爱这件事情,总会摧毁一个人的自信,让原本不可一世的人,变得前所未有的卑微。

    天之骄子的赵国栋如此,富可敌国的段鸿飞亦然如此。

    周沫打起精神,对着两个男人笑着,“来了,你们也饿了,今天多亏你们帮我了,我得敬你们每人一杯酒,以表示感谢!”

    段鸿飞见周沫兴致好,也没有阻止她,任由她给自己和赵国栋各倒了一杯酒。

    周沫端起酒杯,对段鸿飞和赵国栋说:“谢谢两位哥哥的大力帮助,让我和小女儿有了属于自己的家,我先干为敬了!”

    她其实还想再说点感谢的话,但怕自己又感伤的红了眼睛,她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酒是干红,周沫有些喝不惯,涩得她真咧嘴。

    一个人可以有很多锦上添花的朋友,但雪中送炭的却不多,尤其她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成了孤家寡人了。

    这是她回到帝都的第一餐饭,本应该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围着餐桌开开心心的吃饭,可是现在,她就算死里逃生的回来,依然不能跟两个孩子团聚在一起.....

    周沫真不知道自己当初历经痛苦磨难的逃跑,拼死拼活的回到帝都还有什么意义了!

    段鸿飞和赵国栋看周沫真的把酒喝了,他们自然也把酒喝了,段鸿飞见周沫又要倒酒,他连忙阻止,“周沫,先吃点东西,然后再喝酒。”

    周沫真是饿了,听了段鸿飞话也不客气,开始吃东西。

    桌上的菜肴非常丰盛,都是周沫喜欢吃的,赵国栋是调节气氛的高手,一边吃东西一边说着各种搞笑的奇闻怪谈。

    周沫时不时的跟段鸿飞和赵国栋说几句话,也跟着他们笑,只是笑得有点牵强。她不是故意悲伤难受,但她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盛南平。

    她回想,如果现在坐在她身边的人是盛南平该多好,就算没有美食,盛南平也不会讲笑话给她听,她也会快乐得要上天。

    人生啊,总是不能尽善尽美,她心里面一直的渴望,恐怕这辈子也不会实现了。

    周沫心里有事,不由自主的多喝了几杯酒,段鸿飞也没有劝阻周沫,只是体贴的给周沫夹着菜,任由着她喝酒。

    小丫头心中的事情太多了,她又太自制了,这样失控的放松一回也好,不然人就压垮了。

    周沫喝的脸腮带红,眼眸水漾,说话时候都是自带风情了。

    段鸿飞一看周沫这状况了,对着赵国栋挥挥手,“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赶紧收拾东西撤吧!”

    赵国栋真觉得冤枉死了,他也没想偷窥周沫的媚色,其实他对周沫一点兴趣都没有好不好,干嘛撵他走啊!

    但是,段鸿飞撵他走,他是不敢不走的,赵国栋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周沫的家。

    周沫喝的是红酒,后劲足。她靠在椅子上,感觉到整间屋子都在晃动,她看见赵国栋离开时委屈的样子,咯咯地笑着。

    “沫沫啊,你吃饱了吧,我扶你回房去睡觉吧!”段鸿飞过来扶周沫。

    “恩,好啊......我的回房了......小雨还在房里呢......”周沫还没有完全的醉,还记得小雨儿呢。

    段鸿飞扶着周沫,但周沫双腿发软,差点跌倒在地上,段鸿飞没有办法,只有打横将周沫抱起来,往楼上走,“我啊,真是上辈子做了孽了,遇见你这么个磨人精......”

    周沫此刻头脑好是有些清醒的,只是她喝酒后肢体发软,这一天又折腾的累了,身心俱疲,她嬉笑着说:“上辈子一定是你欺负我了......辜负我了......你这个坏蛋,生生世世轮回里都不是好人......”

    段鸿飞被气的直翻白眼,要挟着周沫,“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松手,把你摔倒地上!”

    “你摔吧......一定要把摔死啊......我活着正没意思呢......”周沫在段鸿飞面前是非常能耍无赖的。

    段鸿飞自然不能把周沫扔到地上,又不能让周沫吵醒睡着的小雨儿,只能憋着气,把周沫抱到客房里,把周沫放到大床上。

    周沫喝了酒,躺在床上也不安生,使唤着段鸿飞,“我渴了......给我倒水喝......我要喝水......”

    段鸿飞拿醉酒的周沫毫无办法,只能去给周沫倒水,“别嚷嚷了,烦死人了,来,喝水!”他的声音很不耐烦,但喂着周沫喝水的动作却无比细心。

    周沫喝了一杯水,好像稍稍清醒了一下,推了推身边的段鸿飞,“天都黑了,你怎么还不走啊?想占我的便宜啊!”

    “小丫头,你信不信我掐死你啊!”段鸿飞差点被气抽了,“从小到大,我要想占你便宜,早占了八百回了!我要想占你便宜,孩子都生出一个连了!我要真占了你便宜到好了,哪里有盛南平和亚瑟什么事了......”

    段鸿飞一提到这件生气就有气,他现在真恨自己了,怎么就没有早占周沫的便宜呢!

    周沫听段鸿飞说出盛南平的名字,马上就不借酒装疯,她靠在床上,开始跟段鸿飞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绊嘴,“你说那些屁话干嘛啊,你就说吧,你今晚住哪里啊?”

    “我就住这里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段鸿飞吊儿郎当的靠周沫的床边上。

    周沫知道段鸿飞不能把她怎么样的,而她也没有力气撵段鸿飞走了,她抱着抱枕往床里面挪了挪,嘟囔着说:“段鸿飞啊,我们有二十年没有一个床睡觉了吧......小时候,你在我家里睡觉,偷吃了西瓜,还尿炕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谁尿炕了?”段鸿飞气极了,伸手去扯周沫的耳朵,“是你家隔壁的胖哥尿炕了,不是我!”

    “哎呀,疼啊.....”周沫委屈的哭叫着,段鸿飞不舍,放开了手,并且犯贱的又在扯过的地方揉了揉。

    “我就记得是你,一定是你......你今晚不要尿床啊......”

    段鸿飞这次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干脆闭着眼睛不搭理周沫,没过多久,就听见身边的周沫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了。

    他坐起了身体,为周沫盖上被子,看见周沫半边脸都陷在枕头里面,床头橘色的灯光勾勒出周沫另半边脸柔和的轮廓,长长的睫毛,俏挺的鼻子,娇嫩的红唇,可能是酒后不舒服,她睡的很不安慰,不住的翻动着,两弯秀气的眉头一直是拢在一起的。

    小丫头啊,你是不是有着无数烦心事啊!只是,我不是那个能另你开怀大笑的人!

    一想到这件事情,段鸿飞就重重的叹了口气,爱而不得,是他平生最大憾事!

    段鸿飞侧卧在周沫身边,用右手只着头,就这样定定的端详着周沫。

    他不知道看了周沫多久,直到胳膊撑到发酸,他才又换了个姿势,但依然是靠在周沫身旁,看着周沫。

    段鸿飞不觉得困,也不觉得累,就这样看着周沫,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机会不会,而今天的这个机会也是他偷来的。

    他喃喃的说:“周沫啊,你知道吗,我多么想做每天晚上睡在你身边的人,这么多年了,这是我第一次晚上陪在你边的,明天天亮以后,我又要做你哥哥了!其实,我不想做你哥哥的,我就想做你的丈夫!”说完,段鸿飞苦涩的笑了一下,轻轻吻了吻周沫的额头。

    周沫睡的迷迷糊糊,慢慢进入了梦乡,又梦见了乔娜。

    暴雨倾盆的树林里,乔娜虚弱的在向前跌跌撞撞地走着,周沫惊叫着想让她回来,“娜姐,你回来,前面有雷,你快回来......”

    乔娜听见周沫的喊声,慢慢的转回头时,周沫看见她的脸已经完全剥掉了,她吓得大叫出声,“啊......”忽的从噩梦中惊醒。

    段鸿飞正躺在周沫身边,百看不厌的盯着周沫看,见周沫的身体颤抖了几下,然后大叫出声,知道周沫是做噩梦了,立即伸手将周沫揽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周沫,“别怕啊,沫沫,一切都过去了,有我呢,我在你身边呢......”

    周沫心跳如雷,什么都顾不上了,扑进段鸿飞的怀里,那些血色记忆再次裘上心头,她不由再次流下了眼泪。

    段鸿飞见周沫的身体还在发着抖,额头上都是冷汗,知道周沫是被吓得不清,抱紧了周沫,疑惑的问,“你梦见什么了?吓成这样?”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