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 肝肠寸断
    盛南平看着周沫转身就走,看着周沫决绝的背影,看着周沫离他越来越远,他忽然觉得无比的恐惧,忍不住开口叫着,“周沫,你别走!”

    他的声音仿佛有着某种诱人的磁性,令周沫大脑瞬间就失去了理智,竟然神使鬼差般的停下了脚步,慢慢的转过身,心中的希冀再次抬头。

    “你真的决定离婚了吗?你真的决定离开两个孩子吗?”盛南平的目光直望着周沫,仿佛有魔力一般,她竟无力移开眼睛。

    “留下来,我们一家人继续从前幸福快乐的生活,好不好?”盛南平是谈判高手,想要达到某种目的时,说话的语气都是不同的,就像此刻,他的声音中自带种蛊惑人心的力量。

    在这一瞬间,周沫真想说好,可是,她马上又想起了为了她们惨死的乔娜,想起了那个暴雨如注的树林,想起了乔娜支离破碎的身体,那都是充满血色的记忆......

    乔娜可以为了她们活着,放弃生命,她也要为了保护乔娜的孩子,放弃爱情!

    周沫对着盛南平坚定的摇摇头,转身迅速的走了出去,仿佛走慢一步,就会后悔,就会忍不住扑进她日思夜想的怀抱里!

    盛南平看着周沫决绝而去的背影,他跌坐在沙发上,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掏空了一样。心灰意冷。

    周沫几步走出令人压抑的别墅,发现外面的太阳过于灿烂了,很是灼人,令她的眼睛都有些发了热。

    段鸿飞看似抱着小雨儿在晒太阳,其实眼睛一直盯着别墅这边看呢,一见周沫走了出来,他立即抱着小雨儿欢喜的迎上来,“宝贝,看看,妈妈来了!”好像他真是小雨儿的爸爸,周沫真是她妻子似得!

    周沫努力压下心里的难过,伸手将小雨儿接了过来,抬头看向正在跟莫以珊玩耍的小宝和雪儿。

    盛家的大花园绿草如茵,鲜花盛开,两个孩子奔跑在其中,稚嫩漂亮的小脸上都挂着晶亮的汗水,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她的孩子,她的心啊!

    周沫想到马上就要跟两个孩子分开了,眼圈不由又红了。

    她这个妈妈做的,其实是很失职的,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她一共也没有陪在两个孩子身边几天,但她对两个孩子的爱一点儿都不少,依然不愿意离开两个孩子的。

    周沫不想孩子们看着自己离开,不想看见孩子们难过的样子,她抱着小雨儿,急匆匆的向着段鸿飞的车子走去。

    “妈妈,你要去哪里啊?”小宝眼尖,看见了周沫要上车离开,远远的大声叫起来。

    雪儿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过来,也跟着大叫起来,“妈妈,妈妈,你要哪啊,等等雪儿......”

    然后,小宝和雪儿一起朝着周沫这边跑了过来。

    周沫看见两个孩子跑了过来,母爱立即在心里蔓延,哪里还能狠心上车离开,她把小雨儿再次交给段鸿飞,哽着嗓子说:“你先抱着孩子上车,我......我马上就来......”

    段鸿飞看着周沫这副心碎欲绝的样子,一双大眼睛里波光盈盈的,很是心疼,他伸手摸摸周沫的头发,轻声说:“不要太难过,他们是你的孩子,永远都是你的孩子,就算今天你和孩子们分开了,明天也可以回来看孩子,不是永远都不见了!”

    周沫听了段鸿飞安慰,心里终于好过了一些,稳了稳情绪,迎向跑过来的两个孩子。

    小宝跑的比雪儿快,先雪儿一步扑进周沫的怀里,喘息的焦急询问,“妈妈,你要去哪里啊?”

    周沫蹲下身来,细细的看着小宝的脸,这个孩子有一双黑如点漆的眼睛,像极了盛南平,只是他年纪小,眼神依然纯净如水,不像盛南平的眼睛中装着无数算计和阴狠。

    她抬手温柔的为小宝擦去额头上的汗水,笑着说:“妈妈刚刚回到帝都,还有一些工作需要去处理,所以......还要离开家里一下。”

    小宝平日里都是很少年老成的,此时露出了与年龄相符的稚气,很是不舍的抓住了周沫的手,央求着说:“妈妈啊,你刚刚回来,就不能在家里多呆一会儿吗?就不能和我们一起吃顿饭吗?你就不能在家里住一晚上吗?”

    周沫心中虽悲痛难过,但她却不敢随便掉眼泪,如果她一哭,聪明的小宝一定会猜想到一些事情,恐怕孩子也要伤心落泪。

    她强忍着心酸,恋恋不舍的抚摸着小宝的脸,“宝啊,等你长大就知道了,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 妈妈也想留下来陪你和妹妹,妈妈也想一辈子同你们在一起,永远不分开......但是啊......”

    就在这时,雪儿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很强势的挤进了妈妈和哥哥之间,喘息着叫嚷:“妈妈......你要去哪里啊,雪儿也要跟你一起去......”说完,用两只小胖胳膊,紧紧的搂住了周沫的脖子。

    周沫抱着女儿软软,香香的小身体,心里生出万般不舍得,孩子每一个表情和动作她都爱,其实她不想走,其实她很想留啊......

    “雪儿,妈妈要去工作,不能带你一起去,等几天......妈妈就会回来看你的!”周沫忍着心疼劝说着女儿。

    “不要,雪儿就要跟妈妈一起去,雪儿保证乖乖的,不影响妈妈工作,雪儿不要跟妈妈分开!”雪儿嘟着小嘴,红着眼睛,死黏着周沫。

    周沫的心都要碎了,抱着小女儿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红着眼睛,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让一个妈妈跟自己的孩子生生分开,这同摘心没有分别啊!

    就在这时,他们之中唯一的小男子汉表现了应有的大气,小宝虽然也舍不得妈妈离开,但他没有加入妹妹哭闹的阵营,反倒拉着雪儿的胳膊,哄着妹妹说:“雪儿听话啊,妈妈刚刚回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你跟哥哥在家里乖乖的等妈妈,妈妈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她忙完就会回来看我们的!”

    雪儿自从出生以后,爸爸妈妈就经常不在她身边,陪在她身边最多的就是这个聪明,勇敢又疼爱她的小哥哥了,她无比的信任小宝,也很听小宝的话。

    她听小宝这样劝说她,慢慢的放开了周沫,但依然可怜兮兮的看着周沫,“妈妈啊,你一定要早点回来看雪儿,雪儿很想你的!”

    周沫忍不住伸手又把雪儿抱进怀里,心酸的说:“宝贝啊,妈妈也想你,就算妈妈不在你身边,妈妈依然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们,你放心,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看你们的!”

    “恩,我相信妈妈!”雪儿抿着小嘴,郑重的点点头。

    周沫又伸手摸摸小宝的头,感动的说:“我的小男神,你长大了,知道帮助妈妈了,妈妈永远都爱你们!”

    小宝抿着嘴点点头,乌黑的眸子牢牢看着周沫,“妈妈,我会好好照顾妹妹的,你放心去工作吧,我们等着你回来!”

    周沫点点头,再次将两个孩子拥入怀里,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悄无声息的落在两个孩子的衣服上,她怕自己痛哭出声,迅速的擦了把眼泪,放开了两个孩子,转身上了车子。

    车子缓慢的开动了,周沫看着站在车子外面,用力对她挥手的两个孩子,肝肠寸断,无以为继。

    段鸿飞坐在周沫的身边,仔细的看着周沫的脸:“你不会是哭了吧?”

    他不说还好点,他这一说,周沫强忍着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扑簌簌的就落下来,直接就哭出声了。

    段鸿飞拿来面纸给周沫,劝慰着周沫,说:“好了,别哭了,我们明天就可以回来看孩子的......别哭了......”

    周沫根本止不住眼泪,呜咽着说:“要等明天来看......那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啊......我想天天跟他们在一起,我不想跟他们分开的……我们已经一年多不见了......雪儿那么小啊……她想多陪陪她……我都做不到……我算什么妈妈啊......”

    段鸿飞咬了咬,狠狠的说:“你别哭了,我一定请最好的律师来,帮你跟盛南平打这场官司,我们一定要把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争取过来,让孩子们永远的跟你在一起!”

    周沫听了段鸿飞这话,眨巴着眼睛,慢慢的不哭了,然后沉默的去抱小雨儿。

    “怎么了?你这是高兴啊?还是不高兴啊?”段鸿飞觉得周沫这个态度怪怪的。

    周沫抱着小雨儿,用鼻音回答段鸿飞,“打官司的事......我得再好好考虑一下......”她原本是想跟盛南平打官司的,但不想把段鸿飞牵扯进来。

    “盛南平害你哭的那么伤心,还有什么好考虑的,我们就跟他斗,就缠着他打官司,看他有什么本事!”段鸿飞很是心疼的看着周沫哭红的兔子眼睛。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