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一家团聚了
    大康看着客厅里周沫和小雨儿,心中又是无奈,又是焦急,盛南平等下就要从医院赶回来了,真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怎么解决啊!

    医院内的盛南平,听说大康把周沫护送回家了,很是欣慰,觉得还是大康办事稳妥,周全。

    他吩咐医生为他身体做了内固定,然后他又吃了药,换上衣服坚持要回家一趟。

    盛东跃和小康几个人都不敢再阻止盛南平了,因为盛南平醒来后大发雷霆,差点把这个病房都拆了,他们没有敢劝阻盛南平去见周沫了。

    考虑到盛南平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盛东跃吩咐这里的医生要跟着盛南平一起走。

    正在穿衣服的盛南平只觉得一阵莫名的怒气冲涌上来,他将面前的玻璃杯重重的摔在对面的玻璃窗上,‘啪啦’一声脆响,尖锐无比,“我行将就木了,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医生!”

    盛南平心高气傲,他不想让周沫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不想让周沫可怜他,同情他。

    那个医生被盛南平吓得面无血色。连大气都不敢喘,偷眼看看盛东跃和小康。

    盛东跃大着胆子,对着医生比划着手势,让医生麻溜撤出去吧,但他依然很担心盛南平的身体,这可是他的亲哥啊!

    他转着眼睛想了想,最后想到了莫以珊。

    莫以珊跟周沫认识,就当周沫回来了,莫以珊过去探望周沫,这样莫以珊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跟着盛南平回家了,主要是莫以珊可以照顾盛南平的身体。

    盛东跃蹭蹭跑出去找莫以珊,请求莫以珊跟着盛南平回家去一趟,莫以珊想这事涉及到盛南平的身体安危,也就答应了下来。

    盛南平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地下车库,还没等上车,见莫以珊跑了过来,笑着对盛南平说:“我听说周沫回来了,我一直很惦记她呢,我想去看看她,可以吗?”

    急着回家看周沫的盛南平,也没有多想,点点头,就让莫以珊跟他一起回家了。

    盛南平同莫以珊没有任何私情,所以盛南平并没有多想,他不知道亚瑟篡改了他和曲清雨的视频,今天莫以珊跟着他一起回去,将他和周沫的关系彻底的推上了僵局。

    莫以珊和盛南平乘坐同一辆车子,但盛南平一直沉默不语,神色冷峻的看着车窗外,他不说话,其他人自然不敢开口,就连喘气都用最小的肺活量。

    盛南平表面冷静沉默,心里面已经翻江倒海了一般。

    他等下要怎么跟周沫?怎么面对周沫和她的孩子?怎么解决周沫那个孩子的问题?

    那个孩子!!!

    一想到周沫怀里小小的婴儿,盛南平的心就像掉进了油锅一样煎熬!

    如果那个孩子可以不存在......

    随后,盛南平马上否定了他这个想法,他纵然心狠手辣,却不能对这样一个毫无招架能力的小孩子用狠招的!

    另外,如果孩子出事了,周沫第一个就要怀疑盛南平的,依照周沫的倔强性子,估计得拿刀来杀他了!

    怎么办呢?

    盛南平只觉得头疼欲裂!

    盛东跃和小康偷偷把莫以珊叫来了,他们怕盛南平对他们发脾气,没敢同盛南平乘坐一辆车子,坐在后面的车子里面。

    小康靠在座椅上叹了口气,“完蛋了,老大跟周沫闹掰了,脾气超标,以后我们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唉,谁知道周沫会带着个孩子回来啊,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们就不该千辛万苦找她了,不如让她在外面自生自灭的,我哥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盛东跃无比苦恼的揉着太阳穴。

    “我就想不通了,周沫为什么要给亚瑟生孩子啊,他们想要好就偷摸好呗,生出个孩子碍眼呢!”小康也发现了,那个孩子是盛南平和周沫直接问题的关键。

    盛东跃哭丧着脸说:“是啊,是个男人都接受不了这个孩子,更何况我哥了!就算亚瑟强迫了周沫,但生孩子这事必须得周沫心甘情愿才行啊,不然怀孕九个多月,她怎么想办法都把孩子弄掉了!”

    “这一定是亚瑟的主意,让周沫生下这个孩子来恶心老大的!周沫也够没良心的,就听了亚瑟蛊惑了!”

    “呵呵,一句对不起背叛了多少句我爱你啊,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人心更善变了,前一刻还是甜言蜜语,如胶似漆,下一刻就毫不在乎,弃之而去了!”盛东跃无限感慨的说。

    “一个人的快活,两个人的生活,三个人就是你死我活,看吧,等会老大回到家里,周沫不定得跟他怎么折腾呢,我估计周沫提离婚后,得要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小康皱着眉头,很是担忧的说。

    盛东跃怪叫一声,“艾玛,那可不行啊!周沫想把孩子要走可不行,那等于是摘走我哥的心了!”

    小康咧咧嘴,“这事,恐怕不是咱们能管得了滴!”

    周沫见自己的两个孩子很容易的接受了小雨儿,心里在轻松之余,有些担心,如果两个孩子知道小雨儿不是他们爸爸的孩子,会是什么反应啊?

    她看见一旁的段鸿飞向她连连使眼色,想让她离开这里,跟他走,但周沫实在舍不得离开两个孩子,故意假装没看见段鸿飞的眼色。

    段鸿飞自有他的办法,自言自语的在那念叨,“我们带着小雨儿回来,也算是大事了,估计下面的人很快就得告诉盛南平,盛南平就会赶回来迎接我们了!”

    周沫一听段鸿飞提盛南平,有些坐不住了,看着眼前一双可爱的孩子,眼圈不由的发红。

    她历尽千难万险才回到两个孩子身边,却不能跟孩子们多聚一会儿!

    周沫突然把心一横,决定在这里等盛南平回来,她要跟盛南平好好谈谈,争取把两个孩子带在自己身边。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车子引擎声,周沫转头一看,见盛家豪阔的林肯房车驶了进来。

    段鸿飞这个乌鸦嘴啊,真的把盛南平说回来了!

    “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雪儿一看见车子,立即欢呼起来,并且迈着小胖腿往外面跑去。

    小宝看见盛南平的车子驶进来也很高兴,看看外面,又看看周沫,看看小雨儿,颇有种一家人团聚的喜悦感觉。

    周沫看见盛南平回来了,有些紧张,下意识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窗子外面。

    车门打开,周沫看见盛南平走下车,脸上看着有些发白,但神情依然冷凝,肃然,看着就令人心中生畏。

    周沫心中不由开始打鼓,这样的犀利霸气的盛南平,自己哪里是他的对手啊?跟他要孩子的抚养权,他不得捏死她啊!

    她正紧张不安着,见莫以珊跟在盛南平的后面下了车,并且低头巧笑的凑近盛南平的身边,同盛南平说了句什么,盛南平微微侧头,回了莫以珊一句,莫以珊随即眉目舒展的笑起来。

    他们两个的柔情蜜意,默契互动满满占据了周沫的视线,周沫的心像被无数细细密密的针扎着,又酸又的痛,并且越来越痛,全身上下都跟着疼。

    那是百般宠爱千分疼爱她的盛南平啊,那是她甘心沉沦在爱情里不愿意醒来的盛南平啊!

    可是现在,将她的心狠狠践踏让她的心碎成血肉模糊的人亦是盛南平。

    经过这一年多的东奔西逃,她的心一句千疮百孔,脸上也布满了沧桑,但盛南平依旧挺拔俊伟,威风凛凛。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盛南平,她是不会被绑架的,就因为她的丈夫是盛南平,乐盛和费丽莎等人要报复盛南平,所以她才遭殃的。

    可是啊,最终的结果却是这样的,多么不公平啊......

    段鸿飞站在周沫身边,看着周沫的身体微微颤抖,他伸手揽住了周沫的腰,轻声说:“我以为你早已经心如磐石,百毒不侵了呢,真没出息的!别怕,凡事还有你哥哥我呢!”

    周沫听了段鸿飞话,心中一暖,回给段鸿飞一个感激的笑容,再一转头,看见盛南平已经走到了别墅门口,正用无比森寒凛然的目光看着她和段鸿飞。

    “段先生,欢迎你来我家里做客啊!”盛南平咬着牙根说话,一点听不出欢迎的意思来。、

    段鸿飞则开开心心的笑着,长臂一直搂着周沫的腰不放,“盛先生的家很漂亮,孩子很可爱乖巧,我很喜欢。”

    盛南平气的要死,拿眼睛定定的看着周沫,看她怎么不把段鸿飞推开呢!

    周沫看着盛南平身边的莫以珊,很快就定了神,从容接招,完全无视盛南平小刀子一样锋锐的眼神,很礼貌的对盛南平点点头,然后对莫以珊笑了一下,“莫小姐,你好!”

    莫以珊对着周沫温和的微笑,柔声说:“周沫,你终于平安回来了,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啊,南平他......”

    盛南平冷声开口,打断了莫以珊的话,“以珊,你和东跃带着两个孩子到外面玩一会儿,段先生,也麻烦你到休息室坐一坐,我跟周沫有事情要谈!”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