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飞机经过数个小时的飞行,终于落在帝都的大地上,

    段鸿飞带着周沫走的是vip通道,此时已经是傍晚十分,温暖的夕阳透过机场巨大的落地窗照进来,整个vip通道都洒满金红色的光。

    周沫抱着小雨儿走在段鸿飞身侧,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景色,心中感慨万千。

    一年多前,她还是盛南平的妻子,还是光芒万丈的大明星,家庭和睦,丈夫优秀,孩子健康生活的无忧无虑......可是现在呢,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她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大康带着两个保镖,紧紧的跟在周沫的后面。

    在飞机上,大康很想找机会跟周沫聊聊,跟周沫说说在她被绑架的这一年多里,盛南平都为周沫做过什么?盛南平的日子是怎么过的?盛南平的身体已经糟糕到什么地步了......

    大康同小康不一样,他本不是八卦的人,他最不爱说话,最不喜欢多管闲事,但大康觉得盛南平实在太不容易了,这一年里为周沫做了那么多,而周沫却什么也不知道,心安理得的有了亚瑟的孩子,没有任何顾忌迟疑的跟盛南平提出离婚。

    他知道,段鸿飞这个人看热闹不怕事情大,段鸿飞是不会把盛南平的这些事情告诉周沫,他在飞机上很想跟周沫谈谈的。

    但是,段鸿飞这个坏小子,他把大康几个人安置到机场后面的客房里, 随后就把那边通道的门锁上了,让大康没有办法到前面的休闲大厅来见周沫。

    大康是有本市将那道门锁打开的,但他乘坐段鸿飞的顺风飞机,再用手段将那道门锁打开,就太不仁义了。

    他们一行人走出vip通道,外面已经有一溜车队等着他们,赵国栋欣喜若狂,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

    段鸿飞在没有上飞机前,就给赵国栋发了信息,让他准备舒适的车辆来接周沫母子,并且为周沫准备合适的居住房子。

    如果是段鸿飞一个人飞过来,他是不愿意搭理赵国栋的,随便吩咐这边的下属来接自己就好,但涉及到周沫和孩子,段鸿飞是不敢大意的。

    就算周沫没有说,段鸿飞也知道,依照周沫那个倔强的脾气,这一年多她定然吃了不少的苦,现在周沫归他照顾,他绝对不能让周沫再吃一点儿,要让她活的像公主,像女王。

    赵国栋是讲排场,讲享受的祖宗,段鸿飞就把接待周沫的事情交给赵国栋办了。

    接到段鸿飞的电话,赵国栋差点激动哭了,因为段鸿飞已经很久很久不搭理他了,他给段鸿飞打电话,段鸿飞不接听;他去南国看段鸿飞,段鸿飞不见他;段鸿飞来帝都,也不告诉他.....

    赵国栋无数次的自我痛苦反省,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他到底说错了什么话,他到底哪里得罪段鸿飞了,段鸿飞怎么就突然不搭理他了呢!

    他知道段鸿飞喜怒无常,冷酷无情,但没办法啊,他就是喜欢跟段鸿飞呆在一起。

    这就是爱之不得的痛苦,这就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一个云淡风轻,一个念念不忘的。

    段鸿飞就是赵国栋今生遇到的劫,他只看了他一眼,整个人就彻底沦陷了。

    今天,段鸿飞终于主动给赵国栋打来电话了,赵国栋接到电话后就开始亲力亲为的忙乎。

    赵国栋清楚周沫在段鸿飞心里的重要性,今天如果不是托周沫的福,段鸿飞一定不会给他打电话的。

    他必须给周沫提供一个最舒服的生活环境,一个最有气派的迎接仪式,凡事一定要做到最好。

    赵国栋还抽出时间去剪了头发,修了面,穿上一身当季新款时装,满心欢喜的来迎接段鸿飞了。

    结果,段鸿飞看都没看他,护着周沫,直接往车子旁边走去了。

    大康一看周沫往段鸿飞的车子旁边走,他急了,连忙挡住了周沫的去路,“夫人,你要不要先跟我们回家啊?”

    周沫看着大康,迟疑了,

    是啊,她要不要想回家啊?

    家啊,那是多么亲切温暖的地方啊!

    段鸿飞见周沫发愣,扯了扯周沫的衣袖,说:“你抱着孩子呢,想上车吧,看孩子再着凉了!”

    周沫听了段鸿飞的话,猛然清醒过来,抱着孩子往车门处走了一步。

    “夫人,你难道不想小宝吗?不想雪儿吗?他们一直都在念叨你呢?你离开一年多,两个孩子特别想念妈妈,他们都怀疑妈妈是不是遇到什么不测了?他们是不是没有妈妈了......”大康虽然冷漠,但他不傻的,段鸿飞可以打亲情牌,他也会的。

    周沫听大康提到小宝和雪儿可怜的情况。她的心都要碎了,那可是她的亲生骨肉啊!

    不行,她不能再等了,她必须回家去见孩子!

    “我要回家去看两个孩子。”周沫转头坚定的对段鸿飞说,眼中不自觉的闪现出泪光了。

    “好,你想看孩子,我们就先送你回去看孩子。”段鸿飞很好说话的答应着,反正周沫注定不能选择她了,周沫想看盛南平的孩子,还是想爱护亚瑟的孩子,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大康洞悉世事,善于察言观色,就周沫真的动了心,答应回家看孩子,他也就放心了。

    他这次的任务就是保护周沫,虽然盛南平当时病着没有说,但盛南平历经千难万险找到周沫,一定是希望周沫可以回家的。

    大康要把周沫带回家,至于以后盛南平能不能留下周沫,盛南平和周沫之间的关系该怎么处理,就是盛南平和周沫的事情。

    为了确保周沫一定可以回家,大康厚着脸皮,不顾段鸿飞的白眼,跟在周沫后面上了最奢华的一辆悍马房车。

    坐到车里后,周沫没心思看最新款悍马房车的精美舒适内室,她只顾紧张了。

    周沫将熟睡的小雨儿放下,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不安的问身边的段鸿飞, “我这头发怎么样,可以吗?”

    “挺好的啊!”段鸿飞看了一眼周沫,周沫今天梳着马尾辫,看着年轻利落,朝气蓬勃的。

    “我这衣服呢?是不是太随便了,有没有邋遢啊?”

    “不会啊,很休闲,大方经典款。”段鸿飞毫不吝啬的夸奖着周沫,在段鸿飞眼里,周沫就是披上一条麻袋都好看。

    “鞋子呢?我今天没有化妆,脸色呢......”周沫依旧在不停地检查着自己。

    “哎呀,你是回家见孩子啊,还是要去相亲吗?至于这么紧张吗?”段鸿飞有些吃醋了,他严重怀疑周沫这次回去要见盛南平。

    “哎呀,我都离开一年多了,我怕小宝和雪儿不认识我,我怕他们会怪我,会嫌弃我啊……”

    车子越往家的方向开,周沫越发紧张不安。

    “放心,不会的,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段鸿飞笑嘻嘻的安抚着周沫。

    周沫稍稍放下点心,转头问大康,“这一年多里,小宝和雪儿的身体还好吗?”

    “很好的,盛总特别注意两个孩子的身体,有空就陪着他们锻炼身体。”

    “哦,他们的学习和生活情况都还好吧?”

    “都很好,盛总对两个孩子很上心,业余时间都用来陪伴两个孩子的。”大康每回答周沫一个问题,都要夸奖几句盛南平,替盛南平邀功的。

    其实,盛南平这一年多里就忙着寻找周沫,营救周沫了,陪伴两个孩子的时间真不多。

    段鸿飞听着大康句句都为盛南平歌功颂德,他在旁边很是刺耳的嗤笑出声,

    周沫自然清楚段鸿飞有几根花花肠子,知道段鸿飞在想什么呢,为了不引起段鸿飞和大康的矛盾,她不再问询大康了,兀自紧张的看着车窗外。

    她走了这么久,两个孩子会不会同她生气了……

    两个会不会跟她生疏了,不喜欢她了……

    他们是不是长高了,变胖了……

    他们会不会已经喜欢上莫以珊啊……

    ……

    在一路紧张忐忑,胡思乱想中,车子开进了盛家的别墅里面。

    车子还没等停下,别墅里面的小宝和雪儿就跑了出来。

    周沫在车里看见自己两个宝贝孩子时,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他们两个都长高了……”

    “恩,长高了不少呢!”大康成功把周沫带回家,心情很好的先下了车,“夫人,我们到家了,请下车!”

    周沫怕两个孩子有想法,暂时接受不了小雨儿,把怀里的小雨儿放到段鸿飞的怀里,“你别下车了,在车上替我抱着孩子!”

    “我......替你抱孩子......”段鸿飞脸都绿了,他不能娶周沫,不能跟周沫生孩子,还有替周沫抱同别人生的孩子!

    他这是什么命啊!

    凭什么上天这么欺负他啊?

    为毛啊?

    “你磨叽什么啊,快点抱着孩子,如果孩子出一点儿状况,我跟你没完啊!”周沫心急下车见小宝和雪儿,在段鸿飞面前伪装的温柔乖顺消失不见了,又恢复了她彪悍泼辣的本来面目。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