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一梦二十年
    周沫看着飞机外面漂浮的云朵,神情中都透着忧心忡忡。

    如果做不成演员,她该做什么?她需要找个工作,养活自己和孩子们的......

    段鸿飞伸出手在周沫眼前晃晃,“发什么兔子楞呢?想回到帝都以后怎么生活呢?”

    周沫诚实的点点头,“是啊,我被绑架这一年多,原来的身份和工作定然都改变了,我现在又多了个孩子,就算不为自己想,也得为孩子想啊!”

    段鸿飞双眸微微眯起,透着一丝柔情,“你不用担心那么多,有你哥哥我呢,你知道的,我家大业大的,不在乎多样两个人的,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的!”

    周沫知道段鸿飞故意用这种戏谑的语气跟她说话,让她放轻松享受他的照顾,她点点头,说:“回到帝都看看情况吧,你先给我们娘两找个住的地方,再借给我些钱,等我把我的那些银行存款理顺了再还给你!”

    段鸿飞无奈的苦笑一下,周沫这些年一直这样跟他处理钱财关系,吃喝玩乐的钱可以不算,但凡周沫向他借的钱,都是要还给她的。

    “行,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我这辈子是被你欺负习惯了,你要怎么样都随便你了!”段鸿飞很宠溺的对周沫说。

    周沫听段鸿飞这么说话,眼睛一亮,说:“既然你说什么事情都听我的,那以后就正正式式的做我哥吧!”

    段鸿飞潋滟的凤眼不由的一黯然,被周沫这句话堵得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就像在机场等一艘船,你挖空心思的取悦,在她面前也激不起一丝波澜,并非她不懂得爱,只是她的爱不是给你的。

    意气风发,无往不利的段鸿飞,这些年只在周沫面前体会到这样深深的挫败感。

    他这辈子,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周沫;

    所有关于爱情的幻想都是因为周沫;

    所有的辗转难眠,寝食难安都是为了周沫......

    结果,周沫就是不爱他!

    因为不爱,他无论做什么,付出多少,到了周沫那里都是无动于衷的。

    明知道他是感动不了周沫的,明知道这注定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可是爱情没有开关,不能摁一下就关掉了!

    都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可是他对周沫牵肠挂肚,念念不忘这么多年了,他没有等来周沫的回响,却屡次等来的了周沫结婚生子的消息……

    这是怎样狗血的人生啊!

    段鸿飞知道,周沫这辈子怎么都不会爱上自己了,前有盛南平,后有亚瑟,在周沫的内心里,他和周沫的关系已经生长了一份超越爱情的亲情了。

    周沫的心意不会因为他的无底线付出,无底线宠爱而改变的,向来目空一切的段鸿飞心里忽然涌起一种难以的悲哀和凄然。

    他没有马上答复周沫,而是起身走到休息室外面的走廊处,掏出一支烟点燃了,看着白色的烟雾轻飘飘的在寂静的空间里升腾,消散。

    段鸿飞看着飞机外面的白云,忽然想到一首歌《她》:“她,也许是一张我无法忘记的容颜,一缕我所为之叹息的惬意,也许是我的瑰宝或者必定的付出,她,也许是夏日的绵绵短歌,也许是秋日的瑟瑟山风,也许是百般变化的生活,融入了平日,她,也许是美女也许是野兽, 也许是贫瘠也许是富足,也许会把每天变作天堂,她,也许是我梦幻的一扇明镜,也许是朦胧中透出的莞尔一笑,她,也可能名不副实,栖息在自己的贝壳里,她,也许是我生命的理由,是我生存的原因和方向,是我要精心呵护走过风雨的伴侣,我要珍藏她的欢笑和泪水, 当作我永生的纪念,不管她身在何方,我生命的意义永远是她......”

    迟灵瞳,那么的好,那么的美,能够让他的生命因她而无限快乐的。但是......段鸿飞声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飘散的烟好像落进段鸿飞的眼睛里一些,段鸿飞觉得今天的烟特别的呛眼睛,让他的眼睛酸酸的,痛痛的,他懊恼的抬手一擦,掉在手上的是不其然而落的泪水。

    段鸿飞坚硬冷血的心,在离地面万米的高空上,在周沫执意认他做哥哥的瞬间,碎成了一片片,仿佛他手间的烟,从指尖落下点点余烬,直至燃尽。

    周沫见段鸿飞没有说话就走了,她有些发慌了,不知道段鸿飞心里是怎么想的......

    她有些后悔了,不该在这个时候跟段鸿飞说这件事情,这一定是犯了段鸿飞的大忌,如果段鸿飞跟她翻脸了,她都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求帮助了。

    周沫忐忑不安的坐着,后悔的要死,正要起身去找段鸿飞道个歉,把话拉回来的时候,段鸿飞自己走回来了。

    她讨好的先对段鸿飞笑笑,然后上下打量着段鸿飞的神情。

    段鸿飞的神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像琉璃一样潋滟的凤眼里,有些晶莹的光,变幻着极为艳丽的色彩。

    周沫搅动着手指头,不安的对段鸿飞笑着,“如果......如果你不想做我哥,那就算了,我们......我们还是......”

    “还是什么啊?”段鸿飞轻哼着盯着周沫看。

    他的对面,咫尺间就是自己爱了二十多年的女人,长长的眼睫如两弯小扇子,星星湖般的大眼睛灵动异常,笑起来的时候恍如一新月,带着盈动绚丽的光。

    就是这张脸啊,让他无法割舍,也难怪,周沫这么好,这么美,难怪他痴爱了她二十多年,一梦二十年啊!

    周沫当然不清楚段鸿飞的心思,她为难的要死,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又惹得段鸿飞不高兴,把她和小雨儿从飞机上扔下去。

    她磕磕巴巴的说:“还是......还是做最好的朋友吧......”

    “谁稀罕跟你做最好的朋友啊!”段鸿飞就像变脸一样,突然傲娇的仰起头,“周沫,告诉你,象我这样优秀又俊帅的男人,不是常常可以遇到!”

    周沫见段鸿飞又恢复了这副骄横倨傲,知道段鸿飞的精神还算正常,他不会将她和孩子扔下飞机了,她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表面诚惶诚恐的对段鸿飞点点头,“是,这我知道,怪我有眼不识金镶玉!”

    段鸿飞仰起头发出一声冷笑,“你是不是我离开你就不行!你是不是以为我必须在你这颗歪脖子树上吊死啊,我告诉你啊,我已经有你朋友了,对,就那天你打电话时候,在我旁边说话的女人,她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皮肤晶莹剔透,眼睛宛若秋波,哪一点都比你好十倍......”

    他说这话的时候,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其实周沫的皮肤才是真的好,羊脂白玉般的细腻光滑,只是,他必须割舍了,不能再看了。

    “恭喜你,我为你感到高兴。”周沫很诚挚对段鸿飞说。

    段鸿飞定定地看了周沫半分钟,然后用一种很郑重的口吻对周沫说,“改天我介绍你们认识,你......要叫她嫂子。”

    该断的念想必须要断了,还能怎么办呢?人生本就不圆满,他的所有情不自禁,为爱痴狂,终究要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

    “好的啊,哥,我回头一定给嫂子准备一份礼物的!”周沫欢喜的一拍手,看来段鸿飞这个多年的顽石,终于想通了。

    段鸿飞听着周沫的祝福很刺耳,轻哼一声说:“告诉你吧,我女朋友对我说,和我一起她很快乐,我们天天都是情人节。只有你这个青光眼,不识宝......”

    周沫在心里轻哼,不知哪家闺女如此瞎眼睛,真是遇人不淑啊,就段鸿飞那狗脾气,还宝呢?

    当然,这样的话她是不能对段鸿飞说的,只能笑着点头,说:“好,你们这是两情相悦,你找到真爱了!”

    段鸿飞觉得自己再跟周沫说下去,就得被周沫气势,他轻哼一声,转身就走了。

    周沫不知道段鸿飞又抽的什么疯,这个时候,小雨儿又醒了,哇哇的哭起来,她顾不得管段鸿飞了,过去照顾孩子了。

    她抱着孩子进了里面的卧室,就把卧室的门关上了,之后一直呆在卧室里,没敢再出去,跑段鸿飞抽风。

    小雨儿睡了一大觉,醒了,很乖的喝了奶,然后就躺在周沫的身边,瞪着黑亮的眼睛,嘟着嘴看着周沫。

    “雨儿啊,我们马上要回帝都,你妈妈曾经在那里生活过,你爸爸也曾经在那里生活过,你一定会喜欢上那里的......”一想到乔娜和乐盛,周沫不由重重的叹了口气。

    一年多前,她是和乔娜一起乘坐飞机离开帝都的,那时候的乔娜生机勃勃,对未来和爱情充满希望和幻想,乔娜绑架她,完全是为了追逐幸福的生活!

    现在,她自己带着乔娜的孩子回来了,乔娜却死了......

    世事无常,人生多变,人能抓住的只有眼前的一切。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