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失去比拥有更踏实
    盛南平爱周沫,就因为爱,所以才会特别的小心眼,他真的很在意周沫爱上了亚瑟,并且有了亚瑟孩子的事情。

    他知道这一年多周沫定然经历了很多事情,受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或许开始同亚瑟在一起的时候,亚瑟是对周沫用强了的。

    但是,最终的结果是周沫爱上了亚瑟,周沫心里有了亚瑟......

    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真的把自傲,自信的盛南平打败了!

    周沫啊,他想了那么久,念了那么久的女人,他终于将她找到了,她却是别人的女人了,他却没有办法拥抱她了!

    盛南平三十多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如此挫败过!

    一想到周沫爱上了亚瑟,并且给亚瑟生了孩子,盛南平的胸口愤懑的就像要炸裂了一样,恨不得把这个世界都捣毁了。

    盛南平清楚的知道,他还爱着周沫,深爱着周沫,但让他若无其事的接受周沫和亚瑟相爱的事实,接受周沫和亚瑟生的那个孩子,真是有些不好消化。

    如果周沫是被人强迫生下这个孩子,周沫还深爱着他,盛南平会将周沫紧紧搂在怀里,用他的爱意和柔情抚平周沫所有的伤痕!

    他绝不会嫌弃周沫,更不会看轻周沫,偏偏,这个孩子是周沫和亚瑟爱情的结果,偏偏,周沫爱上了亚瑟,周沫为了那个孩子,为了亚瑟,竟然主动向他提出了离婚......

    如鲠在喉!!!

    纵然盛南平再宽容,再爱周沫,此时也有些难以下咽了。

    他该怎么办啊!

    盛南平躺在车上,闭着眼睛,思绪起伏。

    让他放弃周沫,他舍不得,让他接受这件事情,他好像做不到若无其事,好像不能把那个孩子视如己出!

    如果他勉强接受了那个孩子,以后对孩子稍稍有所怠慢,他愧对自己的良心,也没有办法面对周沫!

    盛南平的这大半生里,戎马生涯中杀过,尔虞我诈中斗过,遇见过无数棘手的事情,无论怎么难,他都能想办法解决了,但眼前这件事情,真的把他难住了。

    盛南平从来没有如此纠结痛苦过!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杰森,乐盛,费丽莎和亚瑟害他的!

    盛南平一想到这些人,咬牙切齿,不由自主的攥起了拳头,他在死亡岛看见了杰森的尸体,并没有看见其他三个人的尸体,不知道他们是逃跑了,还是被炸死了!

    周沫跟他提出离婚,是因为周沫知道亚瑟还活着吗?周沫这么久都没有主动联系他们,是因为她在这里等的人是亚瑟吗?

    怪不得周沫看见他时那么吃惊,一脸戒备,说了几句话就跟他提出离婚了,原来周沫在这里等的人是亚瑟啊,周沫巴不得他马上滚蛋呢!

    盛南平越想越偏激,越想越生气,脸色也越发的难看了......

    盛东跃和小康坐在车上守着盛南平,看着盛南平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都吓坏了,盛东跃哭哭唧唧的说:“哥啊,你一定要坚持住啊,马上就要到医院了......”

    小康也着急了,握着盛南平的手,“老大,你别生气,天涯何处无芳草啊,很多时候失去比拥有踏实,今天你见到小嫂子了,你们把话说开了,你也算对得起小嫂子了,以后你们就可以各自开始新生活了,各回各家,各找各的他了......”

    盛南平不听小康这通安慰还好,一听小康的话,气的要死,忍不住动了动身体,想要打小康一下,结果错位的肋骨有一小处又扎到他的肺叶上,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艾玛呀,我哥又吐血了,司机,快点开车啊......”盛东跃立即狼哭鬼嚎起来。

    “老大啊,你可要撑住啊,这些年千难万险你都过来了,你不能为了一个女人挂了啊......”小康也在旁边嚷嚷起来。

    这都是什么混账话啊!

    盛南平闭着眼睛,听着他们两个的叫嚷,更加难受气闷了!

    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两个二货啊,就算他不病死,也会被他们气死的!

    盛南平只觉得心中憋闷,一口气上不了,连气带病的昏了过去......

    周沫给段鸿飞打过电话之后,就坐立不安,心情激荡的守在孩子身边,生怕盛南平带人冲进来抢孩子。

    一想到盛南平,她就想都盛南平今天冷漠,懊恼的样子,周沫就心疼,非常非常的难过。

    真的应了那首歌:最爱的人却伤我最深。

    这一年多来,周沫熬过那么多的苦难,历经那么多的凶险,都没有此刻觉得难过,难受的就像要死了一样。

    盛南平有多么孤傲,多么娇贵,多么爱惜他的面子,周沫再清楚不过了。

    她知道自己今天的言行刺激到了盛南平,而这个孩子的存在,她的背叛,绝对是盛南平容忍不了的。

    而盛南平也有了莫以珊了,她今天向盛南平提出离婚,也算是合了盛南平的心意,免得他们两个撕破脸弄的难堪......

    唉,只是不知道盛南平的人守在这里要做什么,也不知道段鸿飞什么时候能到......

    周沫正在难过煎熬的时候,出去游玩的席时意和李泽同回来了,给周沫和安迪夫妻带回很多水果和大螃蟹,爱丽丝夫人很开心的去煮螃蟹了。

    席时意知道周沫已经名花有主了,但对周沫还是很好的,每次出去玩都会给周沫带好吃的,好玩的,对周沫的态度也很好。

    很快的,爱丽丝夫人煮好了海鲜,招呼周沫出来吃东西,周沫其实没有任何胃口的,但不想一个人呆在屋子里面胡思乱想,就来到外面跟大家一起吃螃蟹。

    席时意带回来的螃蟹个个都有七八两以上,蒸的通红的螃蟹被摆在盆子里。

    席时意很贴心的为周沫服务着,捏着劲掀开螃蟹壳子,这些螃蟹个个都是顶盖熟,拨开蟹壳一层厚厚的黄黄的蟹膏,任谁看了都会唾液腺在瞬间分泌出丰沛的口水。

    周沫平日里很爱吃海鲜的,在死亡岛那些日子,每隔两天亚瑟就会给周沫弄海鲜吃,龙虾,鲍鱼,螃蟹......有清蒸的,有煮的,有炒的......变成花样讨周沫的欢心。

    一想到这些,周沫的鼻子不由发酸了,亚瑟啊,终究还是为她死了,那天亚瑟如果不是因为她,定然能想到办法顺利脱身的......

    周沫原本就没有什么食欲,一想到那些血色过往,更是什么都不想吃了,但是,席时意已经把拆卸好的螃蟹放到她面前了,她如果不吃,就是让席时意难堪了。

    她已经过了任性而为的年纪了,就算再不想吃,也接过席时意递给她的螃蟹,笑着说了声,“谢谢你啊!”

    “跟我不用客气的,你吃吧!”席时意看着周沫的目光痴痴迷迷的,气的李泽同在旁边轻哼一声。

    周沫点点头,拿起螃蟹吃了一口,并没有记忆中的那种甜美的味道,只吃出一股咸苦味,她又吃了一口,还是感觉不到香,因为心不在焉,她的舌头还被扎了一下。

    看来人的心情真的可以影响一切,如果心情不好,山珍海味放在眼前也形如虚设了。

    周沫勉强的吃了几口螃蟹,就在这时,有人敲安迪先生家的大门,周沫心里一惊,连忙抬头去看。

    大门口站着一男一女,他们两个都背着包,一身游人打扮,但身上都带着一股冷肃之意。

    “安迪先生,你们家又来客人了,看来这里很招人啊!”李泽同笑嘻嘻的说。

    安迪先生和爱丽丝夫人起身到门口去迎接那两个人。

    周沫也起身走过去,想要去帮忙。

    这两个客人好像对安迪先生家很了解,进门并没有多问询什么,交谈了两句就开始挑选房间,此时楼上只剩下一间空房,就是比邻周沫的房间。

    安迪先生考虑到周沫母子都是女性,怕周沫起居有所不便,想让这两个客人住在楼下房间,但两个人坚持要住在楼上,说在楼上视野好,房间阳光充足,安迪先生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们住在楼上了。

    周沫看着这两个客人走路时候脚步轻快,身形利落,而且他们两个看人的眼神也不够柔和,带着一股锋锐的阴鸷,跟大康的眼神有些像......

    她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惊的周沫起了一头的冷汗。

    这两个人的气质,身形跟盛南平的那些保镖特工很像的,他们会不会是盛南平派过来的,过来害小雨儿的啊!

    周沫想到这里,拔腿就往楼上跑,也不帮忙这两个客人整理房间了,直接跑回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上,并且反锁上。

    她来到床边,看看婴儿床里面熟睡的小雨儿,周沫微微松了口气,然后就坐在婴儿床旁边,精神紧张的侧耳听着隔壁房间的声音。

    这里的房子是木头建筑,不太隔音,周沫清楚的听见那两个人在房间的走动的脚步声,之后是电视机的声音......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