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我们拉勾
    周沫听了安迪先生的话,心里不由的一惊,皱起了秀气的眉头!

    盛南平这是要干什么啊?

    他还不打算放过这个孩子吗?

    还是不打算放过给他丢人现眼的自己了!

    怎么办?

    周沫咬着嘴唇看着浴缸里无忧无虑玩耍的呆萌小奶娃......

    她绝对不能让这个孩子落到盛南平的手里,绝对不能让盛南平伤害到这个孩子,不然她就太对不起为了她们惨死的乔娜了!

    可是,盛南平那么强大,自己跟盛南平斗,无疑是一石击卵啊!

    她该怎么办?

    周沫皱着眉头想着,猛的想到了段鸿飞,对啊,她还有一个强大无赖,青梅竹马的外援呢!

    一想到段鸿飞,周沫又有些惆怅了。

    自从周沫被绑架以后,再没有跟段鸿飞联系过,不知道这个坏小子过的怎么样了?也许已经有了属于他的如花美眷吧,自己冒冒失失的给他打电话,会不会给他带来麻烦啊?

    但是,现在除了段鸿飞,没人能够帮助她了,别人都没有能力跟盛南平相抗衡的。

    周沫看着幼小无辜的小雨儿,一咬牙,同爱丽丝夫人打了声招呼,走到外面的房间给段鸿飞打电话。

    握着电话,周沫心里无比的忐忑啊,她这一年多没有跟段鸿飞联系,依照段鸿飞的毒舌,接到她的电话,一定会不遗余力阴阳怪气呢。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周沫是真不想给段鸿飞打这个电话,主动送上门让段鸿飞骂她。

    电话铃响了一声,两声,三声,周沫的心开始打鼓,四声,五声,六声,周沫有些犹豫了,第七声,第八声......就在周沫准备挂断电话时,那边有人接听了电话。

    “谁啊?”听筒里传来段鸿飞一声不悦的叫吼。

    艾玛,这样火爆的声音啊!

    周沫清楚,这是表明段鸿飞受到了这通电话的严重打扰了。

    “喂!说话啊?”

    “鸿飞,是谁呀?不说话就算了,别管他了,我们继续.....”电话那边里隐约传来女子的缠绵的催促声。

    周沫立即呆住了,刚到嘴边的话,嘎巴了两下,又咽了回去。

    “你特么闭嘴!”段鸿飞好像转过了头,声音粗暴的打断了女人的声音,然后有些疑惑的问,“你谁啊?周沫吗?是不是你啊?周沫!!!”

    段鸿飞,还算你有良心啊!

    周沫红着眼睛,声音不太自然的恩了一声,“恩,是我!”

    “你是周沫?你真的是周沫?”段鸿飞声音中透出紧张,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

    周沫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响亮一点,“是,我是周沫。”

    “周沫,你个小瘪犊子,你在哪里呢?”段鸿飞在电话那边立即炸毛了,嗷嗷的大叫着,“周沫,你个祸害,你个没心没肺的东西,你这一年多跑到哪里去了......”

    周沫以往听见段鸿飞这样炸毛骂她,她都会把手机拿的远远的,不听段鸿飞念经,等段鸿飞发泄的差不多了,她再把手机放到耳边,跟段鸿飞说正事。

    但是今天,她听着段鸿飞的叫嚷,没有丝毫的不开心,反而感觉很的亲切,她就握着电话,眼里雾气蒙蒙的听着段鸿飞吼叫。

    “......周沫,你还在不在啊?你有没有听了啊?”段鸿飞吼叫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电话这边的周沫没有动静了,他不由的有些害怕了,嗷嗷叫着,“周沫,周沫!!!”

    周沫努力平复了一下哽咽的声音,才回答段鸿飞,“我在听呢,你可以小点声音的,我又不是聋子!”

    段鸿飞再次听见了周沫的声音,仿佛放下一点儿心,之后又紧张的问,“你快点告诉我,你在哪里呢?现在怎么样了?安全吗?快点啊,快点说话啊,你是哑巴吗......”

    “哎呀,从电话打通以后,一直是你在吧啦吧啦的说,我都插不上话了,让我怎么说啊!”周沫故作轻松的说笑着。

    “好,那你说。”段鸿飞的嗓音一下子沉静下来了。

    周沫嘿嘿的笑了一声,“我现在很安全,也很健康,没有受任何的伤害,只是需要你来帮帮我!”

    “怎么帮?”段鸿飞声音越发严肃起来。

    周沫舔舔嘴唇,吭吭哧哧的说:“你......你现在忙不忙啊?你身边的人,是你的新女朋友吧?她喜欢我们来往吗?如果她有什么想法......”

    “磨叽你大爷啊?周沫,你能不能痛快的说话啊?什么忙不忙,什么新女朋友啊,你脑袋进水了啊!”段鸿飞立即爆吼起来,“你快点说,你在哪里?要我帮什么忙?”

    周沫索性也不客气了,大声跟段鸿飞吼着,“我在x国的观光岛上,我要你来接我回家!”

    “好,你等我,哪里都不许去啊,我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赶过去的!”

    周沫听着段鸿飞那边已经有了走动,开门的声音,估计段鸿飞这就出门赶过来了。

    她对段鸿飞说:“等下我会想办法把这里的定位发到你手机里,你不用着急,路上注意安全......”

    “周沫!”段鸿飞在电话那边大喊一声,“周沫,你一定要等我过去,绝对不可以乱跑啊,听见了吗!”

    “我听见了,我会等你的,我们不见不散!”周沫很郑重的回答着。

    “好,我们拉勾!”段鸿飞这话说的很孩子气,但语气却铿锵有力。

    “好,我们拉勾!”周沫竭力的对段鸿飞笑着,却再也止不住在脸上奔流而下的泪水了。

    挂断了段鸿飞的电话,周沫觉得心里踏实了不少,她的人生仿佛又有了依靠。

    盛南平被大康等人扶到房车里面躺下,随性的医生马上过来给盛南平做了检查。

    “医生,我哥怎么样啊?”

    “医生,盛总怎么样啊?”

    盛东跃和大康在旁边忧心忡忡的问医生。

    “盛总因为过度劳累,已经复位的肋骨好像又有些错位了,不知道有没有扎到肺部,具体情况最好拍个片子看看。”医生有些为难的说。

    盛东跃立即说:“马上送我哥上飞机吧......”

    “不行。”躺着的盛南平冷声开口,“我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你们不要乱做安排。”

    “哥啊,你现在的情况不是你休息一会儿两会儿了,而是肋骨可能扎到肺部,会有危险的......”盛东跃哭丧着脸说。

    “你闭嘴!”盛南平冷声低吼了盛东跃一句,“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死不了的!”

    盛东跃转头看看大康和小康几个人,指望着他们可以劝说一下盛南平。

    大康是个无比理智的人,知道他们是劝说不了盛南平的,转头看向李羿,“这个观光岛上应该有医院吧,我们马上送老大去这里最好的医院!”

    “有,我安排人去找那里的院长。”李羿掏出电话去联系。

    “我不去医院。”盛南平皱眉说着,有些烦躁了。

    小康摸摸鼻子,大着胆子说:“老大啊,我们历经千难万难,终于把小嫂子找到了,你们夫妻终于要团聚了,如果这个时候你身体再出现了状况,那可就真是......”

    他的话还没等说话,大康就狠狠的瞪了小康一眼,小康吓得激灵一下,想起来了,周沫已经有了亚瑟的孩子了,盛南平和周沫团聚的事情,恐怕是要有变化了!

    躺在椅子上的盛南平,自然也想到了这个事情,心像针扎一样难受。

    如果他身体没有病,真想暴揍小康一顿!

    这个小兔崽子,是在挤兑他吗!

    周沫都已经跟他提出离婚了,周沫已经有了亚瑟的孩子了,他们夫妻团聚......

    这时,李羿已经打过了电话,他对大康说:“医生已经联系好了,是非常棒的,我们送老大过去吧!”

    大康当然不敢随便决定盛南平的事情了,低下头,声音恳求的说:“老大,让小康和二少送你去医院吧,我在这里守着夫人,你放心去看病,我保证不会将夫人弄丢的。”

    盛南平点点头,大康的话让他心里有底,而他暂时也没有办法解决同周沫直接的问题。

    今天,是他和周沫久别重逢的日子,他们本应该相看泪眼,或者紧紧拥抱,或者相依相偎互相衷肠......他们应该像新婚一样,亲吻,缠绵......

    但是啊......

    周沫的心变了,她爱的人不是他了!

    一想到周沫紧紧抱着那个孩子,眼神戒备的看着他,一想到周沫见面就跟他提离婚,盛南平的像撕裂了般的疼。

    他终于找到了周沫,完成了他这一年多来心心念念,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却要面对这最不堪的现实。

    盛南平心性孤傲,高冷,霸道,**,他的感情观念也很唯一,这些年轻易都不肯动感情,唯一爱过的人就是周沫。

    他对周沫的爱是全心全意的,可谓忠贞不渝,他需要爱人回报给他的爱也是唯一的,忠贞的,无论是**还是灵魂。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