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章 不想活了
    盛南平无比聪明,自然看出小宝弱小的坚强,看得他眼睛酸疼。

    体内逆流的血液,汹涌失控的悲伤情绪,全都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他不是孩童,肩上有责任要负的,就算任性,任性这些天了,已经够奢侈了!

    盛南平打起精神,跟两个孩子说笑着,并且吃了很多东西,旺盛的精力和笑意一直保持到两个孩子离开。

    莫以珊在旁边,看着这样强颜欢笑的盛南平,心里更难受,盛南平也只是一个人罢了,不是神,他也会累,难受时也会疼,却要这样硬生生的扛着,装着。

    盛东跃知道盛南平心里憋着气,没有机会骂他呢,两个玩累了,需要回家的时候,盛东跃又主动请缨,去送两个孩子回家,不给盛南平骂他的机会。

    病房内恢复了一片静谧。

    在两个孩子一离开病房,盛南平脸上的笑容立即就消失了,他想让自己笑,想让自己高兴,却怎么都做不到了。

    莫以珊出去送两个孩子,没过多久就回了,盛南平朝她露出个微笑,但这笑容很快就没有了,莫以珊心里不由一阵难过。

    “以珊,这些日子谢谢你的照顾了!”盛南平同莫以珊客气着,表面上跟从前没什么不同,还跟莫以珊开了个小玩笑:“你工作忙,原本属于自己的时间就没有多少,我住在医院里,耽误了你更多的时间,你都没有空陪男朋友了吧?”

    莫以珊定定的看着盛南平,深呼吸一下,再一次鼓起勇气,很认真地对盛南平说:“我没有男朋友,你应该知道我的标准,我要找一个像你一样的人。”

    盛南平说:“还不是不要找我这样的人,我这样的男人,不适合做别人老公的,我已经想好了,如果周沫再不回来了,我也不祸害其他人了,这辈子也不会再结婚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笑的,好像是在开玩笑,但莫以珊知道,盛南平是认真的,非常认真的再次拒绝了她。

    “祸害活千年,所以你的身体是没有问题的!”莫以珊也跟着盛南平笑了。

    其实,莫以珊知道,此时此刻,他们两个心里都在流着眼泪,只不过,莫以珊是为了盛南平,盛南平是为了周沫。

    盛南平第二天就出院了,回公司上班,他像从前一样主持公司事物,兢兢业业,下班回家陪伴两个孩子,极尽爱心,但却从来不打电话给那边的李羿,也不去问询周沫的情况。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周沫依然没有找到,盛南平知道最残酷的事情发生了。

    盛南平拼命的忙工作,不让自己想下了,因为只要他稍稍一闲下来,他就会想起周沫,想起周沫心里就会疼,不是像以前的那种痛,痛得他连呼吸都吃力,这次是钝刀子割肉的疼,但他能硬挺着活着。

    想到周沫,盛南平的鼻子发酸,眼睛也发酸,但他泪腺不发达,哭不出来,只是觉得整个人都空荡荡的,五脏六腑好像被人摘走了一样,带着一种疲惫似的绝望。

    他真的好恨啊,为什么让他遇见周沫呢,这些年把他折腾的,尝遍了人间最痛最苦的滋味了......

    盛南平这天在公司工作到深夜,把所有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实在找不到事情可做了,他又开始不受控制的想念周沫,回忆如潮水般涌入他的大脑,周沫的影像快速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各种往事清晰起来,最后定格成周沫甜美的笑脸......

    不能再想了......盛南平烦躁的抓起车钥匙,决定自己开车出去兜风。

    一看见盛南平自己要开车出去,紧跟着盛南平的小康和保镖们都吓坏了,小康凑到脸色阴沉的盛南平身边,大着胆子说:“哥啊,我来给你开车啊......”

    “滚一边去!”盛南平冷飕飕的看了小康一眼,小康吓得一缩脖子,滚到后面去了。

    盛南平利落的坐进车里,瞟了眼时间,凌晨一点十分了,他踩下油门,瞬间加速,飞快的冲进苍茫的夜色中。

    慈此时,道路上的车子不多,他又加大油门,让自己完全沉浸在一种风速的痛快中。

    痛快,痛并快乐.......

    窗外的夜景在急速中一闪而过,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盛南平和车灯前方的的道路......

    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城,向高速公路上行驶,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觉得心里很乱,很憋闷,恨不得一下撞死才好......

    想到这里,盛南平的不由一阵心惊,他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啊?下意识的就减慢了车速!

    他可以扔下公司不管,扔下兄弟姐妹不管,却不能扔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啊!

    如果他做出这样的傻事,就算在黄泉遇见周沫,估计周沫都不会原谅他的......

    想到这里,盛南平一脚踩下了刹车,任由自己又猛又重的撞到方向盘上,重重的一撞,盛南平自己没有做任何的抵挡......疼的他闷哼一声,好像是胸骨都被撞裂了一样.....

    随便吧,就让身体的疼痛,来掩盖内心的疼痛吧!

    盛南平轻出一口气,伏在方向盘上,没过多久,后面响起一阵急促的刹车声,然后小康蹭蹭的跑过来,拍着盛南平的车窗户,焦急又担忧的叫着,“哥......老大......你怎样了啊......”

    盛南平听着小康已经变调的声音,猜想小康是害怕了,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他抬手把车窗落下,声音漠然的对小康说:“我没事!”就好像胸口剧烈的疼痛,完全与他无关。

    “我的哥啊,你可吓死我了,你咋把车开的这么快啊......”小康声音都带了哭腔,手紧紧的扒着盛南平的车窗,叫着,“这次我一定要我来给你开车了,绝对不能让你自己开车了,就算杀了我都不能让你再开车了......”

    盛南平心中郁闷之气已经除去了,他不想死,不能死,于是拍拍小康的头,“别哭丧了,我还没死呢!”然后打开车门走下来,坐到后面去了。

    小康真的被吓哭了,刚刚盛南平在前面把车子开的飞快,他在后面紧张的心都要停跳了,他知道盛南平擅长飙车,车技比他厉害很多,关键是盛南平此时的状态不像是在飙车,倒像是在寻死啊!

    看见盛南平终于肯坐到后面了,小康算是缓过了这口气了,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上了车,哭哭唧唧的对盛南平说:“我的哥啊,你心情不好,打我骂我都行,千万不要这样啊,我真是害怕啊......”

    盛南平听小康发抖的声音,知道自己是吓到小康了,他想要安慰一下小康,可是刚一张嘴说话,就觉得一阵剧痛袭来,疼的他脸话都说不出来了。

    小康还兀自在前面喋喋不休着,“......我的老大啊,你真是我的老大啊,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把车子开的有多快啊,明天这车子不定得接到多少罚单呢......”

    他叨咕了几句,心中那种超级惶恐后怕的感觉渐渐的弱下去了,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絮絮叨叨的数落盛南平呢,小康害怕盛南平生气,抬眼从后视镜里看盛南平,看了一眼,吓得他不由大叫出声,“老大啊.......”

    盛南平嘴角渗出一道鲜血,脸色雪白,闭着眼睛,无声无息的靠在了后座椅上了......

    小康吓得魂都要没了,马上给他们自己的私家医院打电话,马上派救护车出来,他叫旁边的保镖开车往回去,他挪腾到后面来照顾盛南平。

    他在盛南平耳边焦急的叫了几声,“哥,哥啊, 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啊......”小康觉得自己真要不行了,盛南平不得心脏病,他也得心脏病了。

    盛南平还有一点意识,他不想小康担心,拼着最后的一口气说:“别怕......死不了......可能是胸骨断了,扎到肺叶上了......你不要随便挪动我......”

    听见小康傻乎乎的恩了一声,盛南平随后就晕了过去。

    盛南平不枉枪林弹雨多年,自我诊断的还真对,他车速太快,刹车太急促,有故意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真是把胸部肋骨撞断了两根,有一根扎在了肺叶上,到医院马上就进行了手术,算是有惊无险的平安无事了。

    但这件事情把他身边的人彻底吓到了,凌海,盛东跃,莫以珊,大康等人都意识到,盛南平是不想活了啊!!!

    像盛南平这样精明,强悍的人,他自己要想放弃生命了,别人真的是束手无策的啊!

    盛南平的病房外面的小休息区里,一片愁云惨淡,大家都紧皱着眉头,哭丧着脸子,想着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时,两个小护士从旁边走过去,拿着手机边走边聊着,“......你还别说啊,看这个女人的背影和侧影还真的很像那个大明星周沫呢......”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