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斯人若彩虹
    “时意啊,你不要这么魔怔了,她只是个陌生人,我们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啊......”李泽同抓耳挠腮的想要阻止席时意发狂。

    “你看她忙里忙外的,好像这家旅店老板的亲属,这很好啊......呵呵......”席时意站在屋里,一直盯着外面走来走去的周沫看着。

    “时意呀……你……你到底想干啥啊?”李泽同弱弱的问,他看着席时意的表情,让他心里怕怕的。

    “我要一直住在这里,就可以同她由陌生变熟悉,由不了解到非常了解的......”席时意很开心的幻想着,并且拿起手机,偷偷的为周沫拍了几张照片。

    李泽同:“……”看来席时意真是要动真情了!

    席时意美滋滋的站起来,迅速的去冲了个战斗澡,然后穿上他最中意的一套衣服,白衫长裤,白衫故意没有扎进腰带里。

    他身材高挑挺拔,这样的穿着很有些飘逸的味道,他气质又温润儒雅,此时的他身上有一种脱离世俗的出尘感,特别的有风度…...

    李泽同知道席时意很少这样郑重其事的打扮的,他又急又气,紧紧的捏着拳头。

    这次,他是同席时意商量了很久,席时意才同意跟他出来旅游的,原本是想借着这次旅游的机会,增近一下两人的感情,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席时意高仿版的梦中情人,把席时意的魂彻底勾走了啊!

    席时意对着镜子照了照,觉得很满意了,然后就衣袂飘飘的出去,去见在外面帮忙爱丽丝洗菜,准备做饭的周沫。

    只可惜,周沫并没有把席时意看在眼里,手里忙乎着那些绿色蔬菜,半侧头漫不经心的问席时意,“你和李先生喜欢吃什么菜?今天中午我主厨,做几道你们喜欢吃的菜肴!”

    席时意眯眼看着眼前的这个‘莉莉’,越看越觉得她漂亮,比那个大明星周沫还要漂亮,正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莉莉啊,只要是你做的,我什么都喜欢吃的。”席时意说话时,目光中是浓得如同化不开的情意。

    周沫是谁啊,几经风雨,看遍红尘,已经变得非常敏锐和机警了,她听席时意的声音不对,再看席时意的表情,心中也就了然了。

    “好啊,那我就给你们做几道特色菜肴啊!”周沫打开水龙头,大大咧咧的冲洗着蔬菜,水花四溅,都落在席时意平整高档的白衫上了。

    “哎呦,对不起啊,席先生,你快点到那边坐坐吧,我干活笨手笨脚的,弄你一身的水啊!”周沫很是歉意的说。

    席时意脸上并没有什么生气或者不高兴的神色,依然笑呵呵的站在周沫身边,看着周沫纤细修长的手洗着青翠的蔬菜,美的就像一副画一样......

    李泽同跟了出来,在旁边面色阴沉的看着,心里面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子,别提多难受了。

    “莉莉,你今年多大了?”席时意忍不住向周沫打听她的情况。

    “我啊......”周沫微微皱着眉头,琢磨着自己应该说多大好呢......

    “哇......哇.......”两声洪亮又稚嫩的婴儿啼哭声,响彻了安迪先生家里的整个院子。

    李泽同和席时意都是微微一愣,这里怎么会有小孩子啊!

    周沫则觉得自己听见了天降福音,这个孩子哭的真是太及时了,她把手里的蔬菜往盆子里一放,开心的对席时意说:“我女儿醒了,我得回房去看看她!”说完,就飞跑向她的房间。

    “女儿???”席时意真有些傻眼了,不肯置信的念叨着:“你有......女儿......”

    在席时意的眼里,年轻漂亮的周沫充其量也就是二十左右岁,可能会有男朋友,但女儿这个存在,真是太天外飞仙了吧!

    李泽同听说周沫有女儿,开心的差点跳起来,这个女人已经有女儿了,那她就该有丈夫的,就该结婚了的,那么,席时意自然就没戏了!

    嘎嘎嘎,人生真是峰回路转啊,处处有惊喜啊!!!

    唉,他为什么就这么命苦啊!

    席时意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一屁股坐在旁边的藤椅上,他原来痴迷周沫,周沫是高高在上的民国女神,他得不到;他喜欢眼前这个莉莉,可是人家竟然有女儿了,他还是得不到......

    万念俱灰的席时意拿出手机,发了条朋友圈,“斯人若彩虹,遇见方知有,多情生虚妄,终究一场空!”

    下面配了一张周沫在院子中走动的侧影照片,美好的如同夏日荷时上的水珠,流光溢彩,令人怦然心动。

    ......

    盛南平带人来观光岛这边寻找周沫,因为安迪先生家是自己独立居住,而且还居住在比较僻静的地方,他们并没有很快找到安迪先生家里。

    他们在索桥这边的树林附近找来找去,真的发现了一些线索,沿着这条线索他们找到一家诊所,在那里看见了一个受伤的孔武有力的男人。

    这个男人面目阴沉,胳膊上带着纹身,一看就是不良民,右手骨节粗大,带着剥茧,应该是经常使用枪械的。

    只是此时这个男人的胳膊和腿都受伤了,行动受了限制,看起来不那么穷凶极恶的了。

    小康先盛南平一步带人来到这里,为了向盛南平邀功,小康先询问这个男人,“你是在大爆炸那天,由死亡岛跑过来的吗?”

    “不是啊,我压根没有去过死亡岛的。”男人很是无辜的摇头否认着。

    “那你身上的枪伤是怎么来的?”小康已经打听好了,这个男人受的是枪伤。

    “我......我在山上采野味的时候,不知道......不知道哪里射过来的子弹,把我打伤了......”男人执意的狡辩着,无论小康怎么询问,就是不肯承认自己来自死亡岛。

    盛南平知道在这里找到了人,立即赶了过来,阴鸷的眼睛盯着那个男人,“你,马上说实话?”

    他的黑眸里迸发出锐利的寒光,几乎可以冻结四周的空气,一声斥责,阴沉沉的带着毫不掩饰的威严。

    男人清楚的感觉到盛南平双眼中血腥的杀机,如同地狱之中走出来的魔王,他知道自己遇见的不是普通人,不敢再狡辩了,诺诺的回答,“我......我是从死亡岛那边过来的......”

    盛南平心里升起希望,他们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从死亡岛那边逃出来的活人了,他继续追问,“你是谁的下属?”

    “我是亚瑟的下属。”

    这个人竟然是亚瑟的下属!

    真是太好了!

    盛南平不由的将大手握成了拳头,“你知道亚瑟现在在哪里吗?还有他身边有个叫周沫的女士?”

    “我不知道......”男人立即摇头。

    “我要你说实话!”盛南平心中焦急,伸手就捏住了男人受伤的地方,疼的男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啊......我说的是实话啊......先生饶命啊.......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是趁着他们打仗混乱的时候,偷偷跑过来的,我那天一直都没有见过亚瑟的......”

    盛南平眯了眯眼睛,缓缓的拿开了手,冷声问:“你怎么知道这条通道的?你是什么时候跑过来的?你老老实实的说,你如果说谎,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是,是,我实话实说!”男人吓得头如捣蒜,说:“我是亚瑟派在这边,专门守着这条通道的人,所以我知道这条通道,我们是两个人在那边守着,那天没有开战之前,我们接到亚瑟的电话,他要我们留在那里,准备接应一个女人,然后送那个女人到观光岛这边来。

    我们听了亚瑟的命令,就一直在通道那边等着,后来岛上打起来了,炮火连天的我很害怕,就跟那个人商量,我们一起逃跑吧,想先跑到观光岛这边来,但那个人跟随亚瑟多年,对亚瑟很是敬畏,怎么都不跟我一起逃跑,还阻止我逃跑。

    我看岛上的*不断的爆炸,只怕引发整个岛的大爆炸,到时候再跑就来不及了,我见同伴坚持不肯离开,我就......就对他放了冷枪,结果并没有打死他,我们两个打了起来,他向我开了枪,我也受了伤。

    我害怕亚瑟的人随时会过来,亚瑟心狠手辣,知道我要背叛他的事情,他会活剥了我的皮。

    我很害怕亚瑟,就带着伤往索桥那边跑,我的那个同伴一直在后面追赶我,他流了很多血,好像就要死了了,依然对我穷追不舍。

    我过了索桥,怕他追过来,也怕亚瑟的人追过来杀我,就往后面扔了颗雷,想把索桥炸断了,然后我就跑了......”

    盛南平一直静静的听着,听到这个男人要把索桥炸断时,眼神一紧,情绪来的直接而明显,厉声质问,“那索桥是你炸断的吗?”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