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否极泰来
    周沫听着夫妻二人说的话,看他们的态度,心里万分感慨。

    人生总是这样,不会把任何人逼到绝路上,总会峰回路转,否极泰来,这世上总会有温暖,有爱,有希望,让人勇敢的活下去的。

    就在这时,睡在周沫怀里的小宝宝醒了,眼睛都没有睁开,小嘴巴一张,哇哇的先哭了起来。

    周沫虽然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但她并没有哄过这么小的孩子,她的两个孩子都是刚出生就被盛南平无比强势的妈妈抱走了,她没有看哄过一次的,看着怀里嗷嗷哭叫的孩子,周沫竟然有些手脚无措。

    “莉莉啊,孩子大概是饿了,你先哄哄她,我来给孩子冲点奶粉,很快的啊!”爱丽丝同周沫分着工,然后着手给孩子冲奶粉。

    “哦哦......”周沫听话的立即开始哄孩子,但小孩子大概饿极了,压根不听周沫的哄劝,嗷嗷的就是哭叫,弄的周沫心烦意乱直着急。

    幸好,爱丽丝夫人做事情很快的,没过多久就把牛奶送到了孩子的嘴边,孩子喝到了甘甜温热的牛奶,立即就不哭了。

    看着很孬弱的一个小孩子,喝起牛奶来却一点儿不含糊,小嘴很用力的裹着奶嘴,大口大口的咽下去,狼吞虎咽的。

    看来吃真是人类的第一本能,不用人教,生下来就都会的。

    孩子吃奶的时候,爱丽丝夫人和安迪先生兴致勃勃的在旁边为孩子布置出了小天地,漂亮的实木公主床,粉丝的幔帐,成沓的尿不湿,各色带着卡通图案的小被子,水粉的,鹅黄的,淡蓝的......

    她们也不知道在这里住几天呢,他们竟然还给孩子买了婴儿床,买了这么多的生活用品!

    周沫不由在心中感叹,这对夫妻真是上天派来帮助她的啊!

    小孩子喝过奶粉后,周沫又在爱丽丝夫人的帮助下,为孩子换了尿不湿,包裹上崭新的小被子,小婴儿舒服的打了个秀气的呵欠,然后很乖巧的睡着了。

    周沫见孩子这样听话,没有生病,也没有哭闹,她很欣慰,毕竟这个孩子自从出生就没有安稳过,风吹雨打,枪林弹雨,没有死了已经算是命大了,竟然还没有生病,真是太帮衬周沫了!

    爱丽丝和安迪夫妻,见孩子睡着了,嘱咐周沫再休息一会儿,很有礼貌的走了出去。

    人家对你客气有礼貌,不代表你可以肆无忌惮,任性而为。

    周沫觉得,这对夫妻已经对她和孩子太好太好了,她不能心安理得的在这里坐享其成,应该想办法帮助他们做点什么事情,她也要出去跟他们夫妻聊聊天,打听一下他们夫妻的生活情况,也要看看外面的情况。

    她要知道这里是哪里?距离死亡岛多远?距离观光岛多远?她可以在这里躲避一时,不能躲避一世啊!她总是要离开的啊!

    昨天死亡岛那场轰轰烈烈的战斗,这边定然也听见声音了,这里或许有人会知道那边战斗的结果,不知道哪些人活着?哪些人死了?

    周沫在屋内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胳膊,拉拉两条沉甸甸的腿,在屋内试着溜达了几圈,然后走了出去。

    她在屋内走了一圈,并没有看见安迪夫妇,于是就走了出去,发现这里是两层楼的欧式木头房子,里面很是宽敞,有大约五六个房间,并且带一个漂亮的花园,这样的房子在这个海岛上很常见,难得是夫妻二人把这里经营的非常温馨,漂亮。

    原木的房子周围有很多鲜艳的涂鸦,花园里种植着很多漂亮的花卉,院子里打扫的无比整洁,一看他们夫人就是很热爱生活的人。

    站在二楼的露上,可以看见远处蔚蓝的大海,高大的椰林,还有天空中自由飞翔的鸥鸟!

    周沫看了一会儿远处的海面,然后转头四处张望,想看看这里能不能看见死亡岛那边。

    在这幢屋子的后面,也有一大片静默的树林,连绵的高山,只是周沫不知道是不是通往死亡岛那边的。

    海水依然湛蓝浩瀚,沙粒依然雪白细滑,树林依旧苍翠挺拔,只是曾经的那些人,已经死的死,散的散了......

    现在的周沫终于拥有了自由,拥有了正常人的生活,但心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凄凉和苍茫,一颗心涨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这一年多的被绑架生活,改变了周沫太多,太多,让她的一颗心,像在空中飘荡的气球,没有实处可以着落......

    周沫发现,原来在茫茫人海中,一个人要与另一个人失去联系,哪怕昨天还朝夕相处的人,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就像她和盛南平,就像她和亚瑟......

    她的爱情,就像昨天的战场,残局惨不忍睹,一想起来就令她痛侧心扉。

    其实,周沫现在是最想回家见两个宝贝孩子的,她已经离开两个孩子一年多了,这一年多里她每天都在想着两个宝贝孩子,都在想着怎么逃跑出来,怎么离开杰森,乐盛,还有亚瑟那些人的软禁......

    没想到,最后她是以这样的方式逃出来的,她活了,那些人却生死不知了!

    周沫现在终于得到自由了,她本应该快速的回家去见两个孩子,她走了这么久,两个孩子一定都长高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时常想起她?不知道莫以珊对他们好不好?

    一想都这些,周沫恨不得肋生双翅,马上飞会帝都,马上去盛家见两个孩子,如果莫以珊敢欺负她的两个宝贝,她就跟莫以珊和盛南平拼命......

    还有盛南平,这次来攻打海岛的人真是他吗?他真的来救自己了吗?他既然已经跟莫以珊在一起了,为什么还来救自己啊......

    周沫一想到盛南平,不由重重的叹了口气。

    原来被亚瑟囚禁在岛上的时候,周沫以为这辈子都跟亚瑟脱离不开了,尤其知道了盛南平同莫以珊在一起后,她对盛南平更是慢慢的死心了,不再去想同盛南平的恩恩怨怨了。

    现在,她从亚瑟那里逃出来了,她要回家看两个孩子,又要面对和盛南平的问题了......

    周沫特别想念自己的两个孩子,但是,她更会想到惨死的乔娜,想到襁褓中无父无母的小婴儿,就算她会真心真意的爱这个孩子,照顾这个孩子,但她终究不是孩子的亲生父母啊!

    她想在这里等等乐盛的消息,依照乐盛的聪明和狡诈,只要他活着,一定会找到自己的,就算是了为了找到乔娜和孩子,乐盛也会找到这里的......

    周沫正站在这里出神,听见有脚步声传来,爱丽丝夫人拿着一束盛开的黄色郁金香走过来,递给了周沫,“亲爱的,你今天就像这花一样漂亮!”

    “谢谢你!”周沫接过花,笑了,问爱丽丝夫人,“夫人,你和安迪先生的家乡不是在这里吧?”

    爱丽丝夫人是十分善解人意的,她听周沫话里的意思是想了解一下她和先生的过去,也对,人家年轻女孩子带着幼小的孩子住在这里,当然要了解一下他们的过去了。

    她招呼周沫坐到旁边观看海景的椅子上,给周沫倒了一杯红茶,用她慢悠悠的语速说:“我们两个原来都在米国做生意的,那是一段高速,紧张,忙碌的日子,我们根本体会不到生活的快乐,所有心思都放在赚钱上,直到我先生的身体出了状况,我们不得不暂停了工作。

    先生去医院看好病以后,我们意识到身体健康的重要性,我们决定休息一段时间,出来旅游,就来到这里,我们立即被这里美丽的景色,宜人的气候,缓慢舒服的生活节奏迷住了,于是决定留在这里。

    我们最初来这里的日子是开酒店的,这个美丽的地方每年旅游旺季总是吸引大量游客前来观光,我们一边赚钱,一边享受这里的生活。

    最近两年,我们年纪大了,这里的酒店,时尚旅店像雨后春笋一样开起来,我们租的地方房租又涨价了,于是我们夫妻一商量,把之前那个酒店结束掉了,在这边买了一幢属于自己的房子。

    这边的房子相对中心街区那边要偏僻一些,胜在安静,我们在网上和海岛旅游局挂了招租,有喜欢安静住处的游客会过来这边,我们时不时接待一些游客,其余时间都是自己的,日子过的也很舒心,随性......”

    周沫听着爱丽丝夫人的话,看着身边如诗如画的风景,忽然心生羡慕之意了,如果自己身边有个情深意重,相濡以沫的爱人,有着这样安静平和的心态,两人漫不经心的生活在这青山绿水之间,这又是一种怎样的快乐啊!

    “我们两个刚刚接到了个订单,等下会有两个年轻人过来入住,可能会影响到你和孩子的生活和休息......”爱丽丝夫人很有礼貌的先跟周沫打招呼。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