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孩子哪里去了
    原本一直自信冷傲的盛南平,坐在这间奢华舒适的房子里,竟然有些不自信了。

    因为这房间里处处都透露出亚瑟对周沫无微不至的关心,体贴,还有爱。

    盛南平看见了亚瑟为周沫准备的那些搞定的衣服,鞋子;看见就了亚瑟为周沫准备的一周营养食谱;看见了亚瑟给周沫买回来的那些游戏光碟......

    他也看见了周沫床头放着的一副半成品的十字绣,上面是“家和万事兴”。

    这几个字其实十字绣里非常常见的字,但看在盛南平的眼里却无比的刺目,家,家和......

    谁和谁的家啊?

    谁和谁和睦相处啊?

    盛南平仿佛看到一副美好的景象,周沫坐在床头绣着十字绣,亚瑟在旁边看着电视,两人时不时的抬头对视一眼,双眸含笑。

    他气的要死,猛然抓起眼前‘家和万事兴’的十字绣,嫉恨的用力撕扯着,仿佛这就是亚瑟。

    盛南平到对面的房间走走,那里明显是亚瑟的房间,盛南平竟然看见了一本《育儿百科》,看着这本书盛南平心如油煎熬,莫非周沫和亚瑟有了孩子!

    盛南平心如油煎熬,绝对不能让周沫再跟亚瑟在一起了,他必须马上找到周沫和亚瑟!!!

    他再也坐不住了,酷寒着一张脸下楼了,吓得小康和李羿几个人大气都不敢出了。

    盛南平直奔暗道处,“加快速度,我要马上通过这条暗道!”他冷酷的嗓音危险十足,深邃的眼里火光闪耀着。

    该死的,这些混蛋,竟然把暗道给炸了!

    盛南平亲自来监工了,谁敢怠慢啊,很快的,被雷炸塌的地段被支撑了起来,盛南平带人迅速的通过了暗道。

    他们从暗道道里钻了出来,但四周依然是茂密的树林,大雨哗哗的下着,并没有其他景物和人,刚刚在暗道里面的那些人早就跑远了。

    幸好,此时雨已经变小了,那些人离开时,留下很多凌乱的脚印。

    盛南平带人顺着这些脚印追下来。

    一路上,他们走的都很小心的,但只要顺着之前那些脚印走,并没有遇见任何雷,一路来到通往观光岛的那条小路上。

    他们又顺着小路追过来,一直追到被炸断的索桥旁边,这里地上有很多血迹,横行江湖多年的杰森浑身是血,瞪着双眼躺在血泊之中,周围还有几具尸体,都是杰森的保镖。

    大康迅速的上前,伸手在杰森的鼻息处一试探,转头对盛南平说:“老大,杰森已经死了!”

    盛南平阴沉着俊脸微一点头,他刚才一看见杰森的姿势和脸色,就知道杰森已经死了,大康也一定看出杰森已经死了,只是想再确定一下,确保万无一失。

    小康啐了一口,很解气的说:“这个老东西,活该暴尸荒山,死不瞑目!”

    盛南平暂时没有心思关心杰森,他往断桥那边看了一眼,又转头看向一旁,见往山上去的小路上隐约留下一趟血迹。

    大康一见盛南平的表情,立即招呼下属,“你们几个,跟我去追!”

    “等一下!”盛南平冷声制止了大康,“他们已经跑远了,不用这么急了,让特工拿着地图先行!”

    为了救周沫,盛南平已经付出无比巨大的财力和人力了,他付出这些都不心疼,但付出大康的性命却是不可以的。

    就算他再着急救出周沫,也不能让大康白白去送死了。

    几个重金聘请来的特工,立即带着地图和几个下属顺着那个方向追了下去。

    盛南平看了看杰森尸体的方向,又看了看被炸断的索桥,对身边的李羿说:“这个索桥是从这边被炸断的,对岸的草木又被踩到的痕迹,一定是有人从这里过到观光岛那边了,你马上联系观光岛那边的弟兄,让他们认真查找!”

    他多么希望过到观光岛那边的人是周沫啊!

    “是。”李羿答应一声,马上去找联系观光岛那边的兄弟了。

    盛南平带人从索道那边返回亚瑟的别墅时,天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这个岛上有很多的雷,盛南平不想让大家白白牺牲,吩咐大家晚上就在别墅里休息了。

    他来到周沫住的房间里,睡在了周沫的床上,闻着枕头上残留的属于周沫的气息,想着昨天晚上的这个时候,周沫定然还躺在这里睡觉,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难道他这次又要和周沫生生的错过吗,难道他和周沫的缘分真的尽了吗!

    今天的战斗混乱又残酷,不知道周沫是生是死......

    一想到这些,盛南平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的疼,想被火烤一样煎熬......

    自从知道周沫在这座死亡岛上,盛南平一直没有休息好,连续数日黑夜白天的工作,琢磨怎么攻打死亡岛,怎么解救周沫,绞尽脑汁,筋疲力尽。

    可是,此刻,盛南平依然睡意了无。

    他的脑子里一直想着周沫,想着周沫生活在这里的样子,甚至想到周沫和亚瑟有没有躺在这张床上......

    盛南平知道他这么想太龌龊了,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因为这次亚瑟同周沫是孤男寡女,朝夕相处,而且好相处了那么久,而且亚瑟还对周沫那么好了......

    日久生情,这句话世世代代传下来的,自然有它的道理,而且是硬道理!

    辗转反侧了一夜的盛南平,第二天顶着黑黑的眼圈起床,眼睛里都是红色的血丝。

    众人看见盛南平阴沉的脸都觉得不寒而栗,就连大康和小康也不敢随便开口。

    盛南平早饭都没有吃,先问询了一下两边追查的结果。

    在索桥边上追查血迹的那伙人,追出不远线索就断了,血迹和脚印在一条山涧旁不见了,沿着山涧两边找了很久,也没有下文了。

    观光岛那边倒是传来一点儿好消息,确实是有人从这里跑到观光岛那边了,泥泞的路上有脚印,但因为道路难走,脚印模糊,看不出是男人的脚印还是女人的。

    他们顺着脚印追查了,但是那边地势低洼,山上的水在大雨之后都顺势流了下去,将脚印都冲刷没有了。

    “继续追查,展开地毯式的追查,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跑到观光岛那边的人给我找出来!”盛南平声音威严,眼中的不容置疑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

    大家都立马行动起来,生怕动作慢一点儿挨骂的。

    周沫昏昏沉沉的睡着,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醒过来,睁开眼睛,入目就是窗外湛蓝湛蓝的天空里,洁白的云朵如同天使的翅膀,还有窗外摇曳的绿树,鸟鸣叽喳。

    大床边的桌椅都是木质的,铺着米色的桌布,细口的花瓶放在中间,妖娆开放的郁金香让整个房间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房间的角落里摆放着常绿的植物,开着白色的花蕊,临着床的这面全都是玻璃窗,另一面墙上挂着风景画,让整个房间显得典雅而舒适,暖暖的感觉流淌其中。

    在这里,没有了阴沉沉的天气,没有了恐怖诡异的茂密树林,没有打在脸上生疼的大暴雨,没有冻的人哆嗦的凛冽山风,没有随时可以要人命的雷,没有满地的鲜血和残肢……

    树林中的倾盆大雨,*,枪声,乔娜的生生赴死,苏菲菲的意外身亡,亚瑟被雷炸成重伤......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周沫臆想出来的噩梦,与眼前的安稳太平,生机美好格格不入了。

    周沫躺在床上呆呆出了会神,突然想起自己怀里的孩子......

    孩子哪里去了?

    那是乔娜用命还来的孩子啊?

    如果孩子出事了,她还活着有什么意义了?

    “孩子,我的孩子......”周沫一开口叫嚷,才发现嗓子已经嘶哑的说不出话来,她立即从床上坐起来,随着身体的挪动,才发现浑身酸疼的要死,尤其是双腿和双臂。

    外面的人好像听见了屋内的动静,有人礼貌的敲了两下门,周沫竭力的喊了一声,“请进!”

    房门一开,昨天救周沫的那个外国夫人走了进来,对着周沫和蔼的一笑,用英语说着:“中午好,亲爱的!”

    “你好,我的孩子呢?”周沫顾不得说感谢的话,先问询那个孩子。

    “你的宝贝很漂亮,也很健康!”妇人对着周沫笑笑,随后转身出去,没过多久,将包裹的整整齐齐的孩子抱了进来。

    周沫一看见小婴孩,激动的立即红了眼睛,谢天谢地,小孩还活着。

    妇人将小孩子放到周沫的床上,周沫低头看着襁褓中的小婴儿。

    小婴儿闭着眼睛,身上包裹着一条明显经过改制过的小被子,正呼呼的睡着觉,脸色已经红润了不少,头发,身上都是干干净净的,明显的有人给她洗了澡。

    “谢谢你,太谢谢......”周沫拖着酸疼的身体下床,给老妇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能过帮助到你们,我们夫妻都觉得很开心。”老妇人慈爱的对周沫笑着,“这个孩子有些先天不足,又同你在风雨中受了些风寒,而我退休前是个儿科医生,你们让我重新找到了自信!”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