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快来救我们
    亚瑟听见周沫的声音,明显的高兴起来,对着周沫挥了挥手,欢喜的叫着:“周沫......”

    周沫在这样濒临死亡的时刻,突然看见了亚瑟,真是欣喜若狂,激动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亚瑟......快点来救我们出去,我......掉到水坑子里了......”

    亚瑟快步往周沫这边走来,惨白的脸上挂着笑,衣服上都是血迹斑斑,他哧笑着看周沫,“那这个笨丫头啊,那么可怕的雷区都过来了,竟然在小水坑子里翻船了,我也真服气了......”

    “哎呀,你别废话了,快点拉我们出去吧,我们都要冻死了......”没有看见亚瑟之前,周沫可以坚强的像个女汉子,一看见亚瑟,她完全的软弱下来,像个小孩子一样委屈又幽怨的嚷嚷着。

    “你.....停,不要再往前走了,不然你也掉到这个水坑子里了......”周沫着急的喊着。

    亚瑟笑了,笑的一脸促狭,“这条路我闭着眼睛都能走过去,我知道这里有个坑,之前你走的匆忙,我没来得及告诉你,偏偏你就掉到这里面了!”

    “哎呀,你还敢嘲笑我......都是你害我的......你知不知道,你再不过来,我们都要得死在这里了......”周沫气恼瞪着亚瑟。

    亚瑟听了周沫连着说了几次‘我们’,不由奇怪,往水坑子里面看看,没有看见其他人啊,莫非周沫神经了!

    “妞啊,你是不是傻了,这里明明就你自己啊,没有其他人了?”亚瑟一脸好笑的看着周沫,并且蹲在水坑边上,向周沫伸出手。

    “那个人在我怀里呢!”周沫把一只手伸向亚瑟,另一只手紧紧护着怀里的孩子。

    “什么?”亚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身体虚弱,一下子跌坐在水坑旁边,瞪眼傻愣愣的看着周沫。

    周沫有孩子了吗?

    什么时候的事啊!跟谁啊!!!

    周沫见亚瑟魂飞天外的样子,知道亚瑟是想多了,气恼的叫着,“你想什么呢?我这是活的孩子,孩子已经很冷了,快点拉我们上去啊......”

    这时,周沫怀里的孩子很应景的哭了起来,虽然气息微弱,但耳聪目明的亚瑟,还是一下听见了孩子稚嫩的哭声!

    亚瑟多精,反应多快啊,他一边用力拉着周沫上来,一边说:“这是乔娜和乐盛的孩子!”他这句话不是问,而是陈述式的。

    “是.......哇塞......终于不用死了......”周沫被亚瑟拉了上来,一屁股坐在了雨水里,“真特么的累死我了.......”大口的喘息着。

    “乔娜......死了?”亚瑟侧头看着周沫,目光不定的盯着周沫衣服隆起的地方。

    周沫喘息了几口,突然一扬手,狠狠的抽了亚瑟一个嘴巴,“啪!”的一声脆响,回荡在山谷里面。

    亚瑟被打的一愣,脸色都有些变了,“你干什么啊?发什么疯啊?”

    “都你干的好事,你给我的是什么地图啊?你知不知道,不但乔娜死了,苏菲菲也死了......她们......她们都死在那片树林子里面了......”周沫别冻的嘴唇发紫,说话都哆哆嗦嗦,磕磕巴巴的了。

    周沫眼前忽地闪过乔娜赴死前的绝望凄惨,还有那些散落在地上的残肢断臂,苏菲菲最后得意鲜活的笑容......

    她眼角淌出无声的泪,仿佛透明的珍珠般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这一天里,周沫经历了太多残酷的死亡,没有看见亚瑟之前,她还可以努力坚持这,亚瑟的出现,让她有了情绪崩溃的理由。

    亚瑟看着周沫痛苦,难过又愤怒的样子,伸出手,将周沫抱进怀里,涩哑着声音说:“对不起啊,我没想到地图可能会有出入的。

    这些*已经埋在地下很多年了,随着雨水冲刷,地壳变迁,*的位置有的确实发生的变化,我今天不该让你先走的,我该把你藏到地道里面,等着那个人来救你的......”

    亚瑟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微,因为山风呼啸,雨声哗啦哗啦的,周沫又在哭,她没有挺清楚亚瑟后面说的话。

    “就是你不好,你害死了乔娜,害死了苏菲菲......”周沫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肆无忌惮的埋怨着亚瑟。

    在亚瑟的印象中,周沫很少这样崩溃般的大哭,这个女人时而泼辣强悍,时而柔韧倔强,越是困难的时候,越会表现得不肯屈服,就像她被绑架的最初,拼命逃跑时候一样。

    此时的周沫一定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受了很大的委屈,只是,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哄着周沫了。

    “沫沫,你还能走吗,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后面有人追来了!”亚瑟用力的抱了抱周沫。

    周沫一听说有人追来了,猛然惊醒了一样,她惊慌的看向亚瑟,这才发现亚瑟不止衣服上有血,身上还有伤,亚瑟身上的血不止是别人的,更多是他自己的。

    她仔细一看,亚瑟胳膊上,腿上,后背,小腹上都有伤,天上的雨水没有将亚瑟衣服上的血冲掉,就是因为亚瑟的伤口还一直在向外流血......

    “亚瑟,你受伤了......”周沫这才从死亡的恐惧,绝望,悲痛中惊醒过来,看着亚瑟身上的伤触目惊心的。

    “周沫,我没事,我们站起来,快点离开这里,好吗?”亚瑟语气温柔的对周沫说。

    亚瑟其实已经受伤很重了,他是想着自己答应过周沫,为了不失言,他凭着一口气,坚持着追到周沫身边。

    刚刚他用力一拉扯周沫,身上的伤口崩裂的更大了,身上的血流的更多的。

    “亚瑟.....”周沫抬手擦了擦亚瑟脸颊上的血,发现亚瑟的脸上也有一道血口子。

    想着亚瑟这样狠厉毒辣的主,都会受这样重的伤,想必刚刚的战斗一定非常的惨烈了!

    周沫忽然想到怀里的孩子,忍不住问亚瑟,“乐盛呢?他还活着吗?”

    亚瑟不满意的瞪了周沫一眼,漂亮的眼睛里都是幽怨,“你担心亚瑟吗?那我真的伤心了,我......”

    “哎呀,什么啊,这个孩子啊,她的爸爸是乐盛啊!”周沫指指怀里,凄然的说:“她妈妈已经不在了,我希望她的爸爸还活着,不然这个孩子就太可怜了啊!”

    “哦!”亚瑟点点头,不太上心的说:“刚刚情况乱的不得了,我和乐盛分开各自指挥作战了,后来谁也没看见谁,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呢!”

    周沫嘎巴着嘴,刚要再问些什么,只能不远处的树林里有轰隆的爆炸声,随后冲天的火光腾空而起,销烟是下弥漫。

    “我们快走,他们追上来了!”亚瑟神色一紧,拉着周沫就往前面走。

    周沫已经被这震人心魂的爆炸声吓怕了,什么疲惫难过都不顾了,立即跟在亚瑟的后面向前走。

    亚瑟身上的伤口太多,他这样一加快步伐的疾走,身上的血不断的流下来,整条作战裤子都变成了暗红色,都被血水侵染透了。

    周沫看着亚瑟走过的路,留下一片血迹,不由的想起了惨死的乔娜,她不由的心惊胆战,总有种不好的预感,预感到亚瑟也会像乔娜一样死掉了......

    “亚瑟,你一直在流血,你慢点走吧,停下歇歇吧!”周沫声音哽咽的对前面的亚瑟叫着。

    “不行,我们得走快点,还有一段路就到了!”亚瑟脚步不停的拉着周沫走。

    一路之上,周沫的眼前都是亚瑟不断流下的鲜血,他们两个逃命一般,疾走在阴冷,晦暗,难行的山谷了,这一幕,成了她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梦魇。

    周沫身体疲惫,这样奔走了一会儿就累的呼呼喘息了,亚瑟听见周沫跟拉风箱一样的呼吸,终于放慢了些脚步,回头看向周沫。

    亚瑟一回头,周沫才发现亚瑟的脸色已经变得的惨白,嘴唇发青,就像乔娜临时前的样子,周沫吓得惊叫出声,“亚瑟......你......”

    身后的一声怒吼,打断了周沫还没有说出口的话,“亚瑟,周沫,......你们给我站住,不然我就开枪了!”

    这声音凄厉阴狠,回荡在幽暗的山谷里,更添加了恐怖诡异的气息。

    周沫大惊回头,只见杰森一手持枪,一手拎着刀带人追了上来,杰森的头上在滴着血,身上也像亚瑟一样,满是鲜血,狰狞的脸上也是血迹一片,一双戾瞳凶狠的眼睛正盯着周沫。

    “亚瑟,你把周沫留下来,我可以饶你不死......”杰森恐吓的大叫着。

    “不要理睬他,我们快走!”亚瑟拉着周沫的手,疾步如飞。

    周沫被形如厉鬼般的杰森吓坏了,紧紧抱着怀里的孩子,努力的提起力气,跟在亚瑟后面小跑起来。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