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一尸两命
    苏菲菲看着乔娜跟蜗牛一样的速度,眼睛眯了眯,看着周沫搀着乔娜走,两人都变成了蜗牛速度,她更加生气了。

    她们往前走了一段路,周沫又把地图拿出来看,多亏亚瑟这个地图精致,是做了防水处理的,不然早就在大雨里泡汤了。

    按照地图上的标识,她们往南走出五百米后,应该往北方拐,再走四五百米就到了那个通往观光岛的路了。

    苏菲菲虎视眈眈看着周沫手里的地图,恨不得一*过来,但周沫好像很防备她,一直不让她靠近地图,看过地图后就放进了衣兜里。

    她无比幽怨的看着走路慢吞吞的乔娜,埋怨着说:“我们这样要走到什么时候啊?很快就会被那些人追上的?早知如此,还不如就呆在亚瑟的别墅里面等死呢,何必这样在暗道里遭罪,在这里挨浇啊......”

    乔娜被苏菲菲说的很愧疚,为了不拖累苏菲菲和周沫,她咬着牙关,拼死一般往前走着,但肚子越来越疼,疼的要死了一样......

    周沫看着乔娜脸色白得像鬼,嘴唇发青,头发凌乱,还挺着个大肚子,就算这样狼狈不堪,依然在咬牙走着。

    她知道这是争强好胜的乔娜在勉力支撑着往前走,她有心让乔娜停下来歇歇,可是后面炮火连天,即使她们走出这么远了,枪声和爆炸还是很清晰的,仿佛距离她们越来越近了......

    周沫没有办法,只能搀扶着乔娜继续往前走。

    虽然雨下的很大,但周沫身上的防雨服是特制的,她身上没有淋湿,在泥泞的道路上拖着乔娜走,她都有些走热了。

    无论乔娜怎么坚持往前走,她的脚步还是越来越慢了,周沫无意中一低头,发现有血和着雨水,顺着乔娜的腿流了下来。

    “啊......”周沫吓得惊叫一声,冷汗都冒了出来。

    乔娜此时已经被疼的晕晕乎乎的,她的身体又一直被大雨冲刷着,还不知道自己流血了,听了周沫的惊叫,她顺着周沫的目光一眼,美丽苍白的脸上立即涕泪纵横,“我......我的孩子啊......怎么办啊......”

    任谁都知道,孕妇在这个时候流血并不是好兆头的。

    周沫的脑中也是一片的空白,心脏似乎在这一瞬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捏着了,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呆愣愣的看着鲜红的血顺着乔娜的腿流下来......

    乔娜完全慌了,不由看向周沫,泪如泉涌,紧张和痛疼令她混身抖得要散了架一样。

    周沫从乔娜的眼神里看到了她痛苦,绝望,乔娜的世界仿佛都已经崩解了。

    这段时间,乔娜过的也很辛苦,她之前所拥有的一切——地位,名声,骄傲,自尊,良知......都在这次绑架周沫中土崩瓦解,化为虚无了。

    乔娜全部的寄托就是乐盛的爱,而她知道乐盛不是十分爱她,她唯一的希望就变成了肚子里面的孩子。

    为了这个孩子,乔娜一直小心翼翼,努力的生存着,可是现在,这个孩子竟然变成了这样......

    乔娜心神大乱的看着周沫和苏菲菲,流泪颤声说:“我......我要怎么办啊......疼啊.......好疼啊......”

    苏菲菲哪里见过这种事情啊,完全被吓傻了,站着大雨中傻呆呆的看着乔娜。

    周沫毕竟是生过两个孩子的人,对这种事情还是有些经验的,她抓着乔娜的胳膊的问,“娜姐,你是不是很疼啊?你是不是......是不是要生了啊?”

    “啊......”乔娜这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她可能真是要生孩子了。

    周沫四处看看,见旁边有一处地势高些,没有存积水,她指指那边,对乔娜说:“来,我扶你去那边坐下,我看看你的情况。”

    “好。”乔娜点点头。

    关心则乱,向来精明有主见的乔娜,此时完全失去了主张,什么事情都听周沫的安排了。

    这个时候,周沫既是这三个人的主心骨,也成了医生,军师......总之,一切都靠她了。

    周沫扶着乔娜往树旁边走,乔娜肚子疼的要死,双腿发软,一走一打滑,不停地打着趔趄,每踉跄一次,腿上的血便越发汹涌的流下来,看得周沫心里都直打鼓,她真怕乔娜大出血死了......

    “你特么的傻看着干嘛呢,快点过来扶她一下啊?”周沫又急又怕,气恼的吼站在旁边傻愣着的苏菲菲。

    “哦哦......”苏菲菲完全被吓傻了,也没有计较周沫是不是骂她,吼她了,连忙过来扶着乔娜。

    她们两个合力将大腹便便的乔娜扶到一旁的大树处坐下,幸运的是,雨势在这个时候小了很多,不再倾盆如注了,但天色依然阴沉沉的,想必等下还要下大雨的。

    乔娜坐到地上以后,疼痛丝毫没有缓解,反而越发的疼起来,她捧着肚子,痛苦地嘶叫着,“啊......疼死我了......疼啊......”

    她的裙子上沾满了从身下流出的血,那触目惊心的红色伴着雨水,慢慢在她身下汇聚成一条血河一样,弄的周沫也胆战心惊的。

    “她......她是不是要死了啊?”苏菲菲看着那些血水,哆哆嗦嗦的问。

    “你闭嘴啊!”周沫冲着苏菲菲吼了一声,然后哭丧着脸低头为乔娜做检查。

    周沫不是医生,但她生过两个孩子了,知道这个过程的,她帮助乔娜脱下被血染红的裤子,看见乔娜的宫口开了一点,露出一小块黑黑的头发,那是孩子的头顶啊!

    她欢喜的抬头告诉乔娜,“娜姐,你好像是要生了,我看见孩子的头了!只要你把孩子生下来就没事了,你就不会疼了,孩子也平安了!”

    乔娜听周沫这么说,眼睛一亮,精神也振作了不少,不管境遇怎么不堪,孩子总算要出生了,“恩......我生......啊......疼啊......疼死我了.......”

    “娜姐,你坚持一下,用力啊,用力,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周沫学着医生的样子,帮助乔娜生孩子。

    苏菲菲在旁边傻看了一会儿,发现乔娜不是要死了,而是要生孩子了,她的神志渐渐恢复了,又开始郁闷愤怒了。

    这个乔娜真是太拖累人了,一会儿晕倒,一会儿肚子疼,现在又要生孩子了,照乔娜这样啰嗦拖拉的,她们这辈子也走不到安全的观光岛了!

    在苏菲菲的怨愤中,乔娜一声声的叫着,撕心裂肺的回荡在树林里,“啊......啊......”

    “娜姐,你用力,向下用力啊......”周沫对乔娜喊着,“不行的......娜姐,你的方式不对,你要先深吸一口气,然后再往下面用劲......”

    周沫生过孩子,用她知道的经验和方法教乔娜,乔娜按照周沫的说法做着,深吸一口气,然后往下面用力。

    可是乔娜身体已经很虚弱了,根本没有什么力气了,剧烈的疼痛让她一阵阵的眩晕,她双手揪扯着旁边的树枝,疼的嗷嗷大叫。

    周沫见孩子的头卡住了,一直出不来,反倒有无数的鲜血从乔娜的身体里涌出来,好像要把乔娜身体里的血都流出来一样。

    乔娜真是要大出血了!!!

    周沫又急又怕,流着眼泪大声叫着:“娜姐,你用力啊,你快点用力啊......”

    乔娜哆嗦着嘴唇,泪盈满眶的看着周沫,身体却用不上什么力气了。

    周沫想帮乔娜接生,但她眼前一片血色,什么都看不真切了,完了,乔娜真的要死了,她的孩子也不行了,这是一尸两命啊......

    周沫焦急的抓紧了乔娜的手,叫着:“娜姐,你用力啊,我求求你,快点用力啊......”到最后,她的声音都变成了哭叫。

    乔娜虚弱的喘息着,眼皮无力的垂着,仿佛没有一点儿回应周沫的力气了。

    她感觉乔娜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了,她慌张地四处看着,却看不到任何可以帮忙的人,谁来救救我们啊!

    周沫眼泪掉下来,朝着来路撕心裂肺的叫着,“乐盛,你在哪啊?你快点来救救乔娜啊,你快点来救你的孩子啊!亚瑟,亚瑟,你在哪里啊?你快点来救救我们啊......”

    她无助的哭叫声,转眼就被凄风冷雨吹的支离破碎,来路上并没有人来救她们,树林里只有乔娜虚弱的痛叫声了......

    周沫绝望的要死,她忽然好恨啊,恨这铺天盖地的大雨,恨这个混乱冷酷的世界,她真的不忍心看着乔娜和孩子就这样死了......

    乔娜听周沫喊出乐盛的名字,她的精神振作了一点儿,抱着高高隆起的小腹,又开始流着眼泪用力。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