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我们要共同活下去
    杰森和乐盛听了亚瑟的话,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几个人也算是久经战场了,今天的形势凶险,他们心中都是知道的,如果他们仗着经验丰富,抓住时机还有逃命的可能,可是有几个女人在这样的环境里拖累着,他们真可能都逃不出去了。

    乐盛一想到大着肚子的乔娜,更是忧心忡忡。

    亚瑟的语气更厉,目光阴狠的盯着乐盛和杰森,问:“你们怎么决定的?现在没有时间让你们优柔寡断了!如果你们执意让周沫去做人质,我拼的一死也要送周沫进暗道逃生,至于乔娜和苏菲菲吗,我想只能死在混战之中了!”

    乐盛侧头看了眼行动笨拙,大着肚子的乔娜,知道这个决定对他来说最有利,于是点点头,“我同意。”

    杰森本来有些犹豫,一听乐盛同意了,他知道自己失去了同盟军,一定没有办法抓住周沫要挟盛南平了,只能不情不愿的点点头,“好吧,我也同意了。”

    “情况紧急,事不宜迟,我现在就送我们去暗道。”亚瑟转身就往下面走。

    杰森和乐盛当然不能让亚瑟一个人去送周沫几个,万一亚瑟跟着周沫几个人一起跑掉就糟糕了,进到暗道里面,就凭亚瑟那个心狠手辣的进,一定会把乔娜和苏菲菲杀掉,他和周沫轻便的跑路的。

    乐盛转身对神情还有些激动的费丽莎说:“费小姐,麻烦你暂时指挥下面人作战,我们去去就回来!”

    “哦......你们去吧!”费丽莎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着乐盛,她现在满心都想着盛南平,想着今天可能是见盛南平的最后一面了,她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完全没有注意亚瑟和乐盛几个人在商量什么。

    亚瑟先奔到楼下,一把拉住周沫的手,“周沫......”

    周沫被刚刚的爆炸声吓坏了,此时完全慌了神,任凭亚瑟拉着她的手,惶惶然的问亚瑟,“刚刚的爆炸怎么回事啊?你没事吧,我们......”

    “沫沫,你别怕,我现在就带你去暗道,你从暗道穿过去,出去就是通往观光岛的那条小路,就是我上次带你去接冷医生的地方。”亚瑟说着话,把一团纸一样的东西塞到周沫手里,伏在周沫的耳边说:“这是那里的地图,有埋雷标志的,你可以按照地图走出去的。”

    周沫一见亚瑟把最最宝贝的地图都交给了自己,如同三九天的冰雪,一下在从她头上浇了下来,她意识到大事不妙了。

    她连连摇头,目光凄楚的看着亚瑟,“不,我不要.....我在暗道那边等你,我等你来带我离开这里......”

    亚瑟见周沫一张小脸上满是凄迷之色,心里不由一疼,他抱了抱周沫的肩膀,哄着周沫说:“你别担心我,我答应了你,会去找你,我一定说到做到,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这时亚瑟已经拉着周沫的手走到地下室里面,周沫在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曾经被亚瑟关押在这间地下室里面,亚瑟在伸手按动机关前,转头看向跟进来的杰森和乐盛,还有他们身后的战影。

    亚瑟一挥手,让他身后的两个保镖挡住了杰森等人的道路。

    杰森拉着苏菲菲的手,神色诚恳的对亚瑟说:“这里地形复杂,危机重重,我不放心她们三个弱女子,走暗道,让战影护着她们走吧!”

    “不行!”亚瑟似乎已经想到杰森会这样说,断然拒绝,“如果走,只能让她们三个人走,不然就周沫一个人走!”

    亚瑟已经想好了,周沫,苏菲菲和乔娜一起走的时候,周沫一定吃不亏的,乔娜是个孕妇,大着肚子不能兴风作浪,苏菲菲就是个蠢货,没有周沫精明,所以他才决定让乔娜和苏菲菲同周沫一起离开的。

    战影就不行了,身手不凡,机智阴沉,而且同周沫还有过节,战影如果跟着一起下暗道,还不如把周沫留在他身边了。

    亚瑟能想到的,杰森自然也能想到,他一是怕女儿吃亏,二是想控制住周沫,所以才想让战影跟着她们三个人一起走的。

    听亚瑟不许战影跟着一起走,杰森的脸上阴沉如水,习惯性的在亚瑟面前端着义父的架子,“亚瑟,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这样固执啊,战影跟着她们,可以保证她们几个人的安全......”

    “战影只能保证苏菲菲的安全!!!”亚瑟神色一凛,语气强悍,“你女儿想走,就跟周沫和乔娜一起走,不然就别走了!”

    杰森气的瞪眼睛,他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战影突然开了口,语气同亚瑟的一样决绝,“义父,今天情况凶险,我必须留在你身边!”

    “啊......”杰森被战影的声音弄的一愣,在他的印象里,战影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违背过他的心意和决定啊,他看着战影,目光闪烁。

    战影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强硬了,缓了一下语气,说:“义父,你累了,还是我让陪在你身边吧!”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亚瑟的,但她在心里说,亚瑟,我愿意与你同生共死,生死相随!

    因为亚瑟留下来了,战影必须留下来,这样凶险的情况下,她一定要和亚瑟在一起。

    杰森听战影这么说,眨巴着眼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乐盛在旁边开口说话,“时间紧迫,外面不知道什么样了,让她们三个快点走吧,我们也要快点到上面去!”

    杰森再也没办法说出反对意见了。

    亚瑟一按动机关,大床吱嘎一下移动了位置,露出下面是一条幽深的暗道来。

    他从旁边柜子子拿过来三只大号的手电筒,分别交给周沫,乔娜和苏菲菲,沉声嘱咐着她们,出了暗道之后,不要乱走,要按照周沫手上的地图走,那边还有一段路是有*的,你们一定要多加小心!”

    说完,亚瑟目光不舍的盯着周沫的脸,好像要把周沫刻画在他的生命里。

    周沫忽然就落下泪来,只是在圆睁着眼睛,不想让自己哭的太难看,她讷讷的说:“亚瑟......你记住答应我的话......一定......一定要来找我啊......”

    “放心吧,我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亚瑟忍了再忍,终于忍不住了,一伸手,就把周沫拥进怀里,用力的抱着周沫,抱得无比的紧,几乎让周沫有些窒息。

    这边杰森和苏菲菲,乐盛和乔娜也都在做着告别,悄悄嘱咐着什么。

    但时间有限,他们只说了几句话,就要分开了,亚瑟最后伏在周沫的耳边,低声说:“保护好自己,必要时候就除去她们。”

    周沫听的心里一颤,她再怎么狠,怎么疯,让她亲手杀了乔娜和苏菲菲,她还是做不到的。

    时间到了,周沫,苏菲菲和乔娜先后进了暗道,亚瑟按动了机关,上面的大床自动的合上了。

    暗道里面很狭窄,很黑,潮湿霉变的味道扑鼻而来,三个女人同时打了几个喷嚏。

    “哎呀,这是什么破地方啊,憋闷死了......咳咳......该死的亚瑟,他是故意要害死我们吧......”苏菲菲立即嗷嗷的抱怨起来。

    周沫不想跟这个蠢货多费唇舌了,现在这个时候,苏菲菲这个笨蛋指望不上,乔娜是孕妇也指望不上,一切只能靠她了。

    她打着手电,在前面带路,因为暗道狭窄,行走时还要微微弓着身体,脚下的路也不太平坦,坑坑洼洼的,走路时候要特别的专心。

    乔娜是个能吃苦的人,而她为了肚子里面的孩子,一心一意想要活着出去,抿着唇,一声不吭的跟在周沫后面走。

    苏菲菲满腹牢骚的跟在乔娜的后面,开始的时候还会骂骂咧咧的,后来因为暗道里空气稀薄,气味也不好,呼吸都吃力呢,她也没有力气骂了。

    周沫走了一会儿,觉得很累,呼吸不畅,她憋闷的难受,突然想到怀孕的乔娜,她连忙回头看了看。

    她一转头,看见乔娜的脸上,鼻子上,都是细密的汗水,脸色灰白,头发凌乱,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好像很累的样子。

    “乔娜姐!”周沫心里一紧,忍不住再次叫乔娜姐姐,并且伸手扶住了乔娜。

    乔娜感激又欣慰的看了周沫一眼,但因为她太过虚弱了,没有力气再对周沫说什么了。

    “乔娜姐,你放松点,我来拉着你走.....”尽管周沫自己也很累了,急促的喘息着,走的也很吃力了,她还是紧紧的挽着乔娜的胳膊,不想让乔娜掉队在这里。

    在这里,她和乔娜没有了仇怨,没有间隙,只有和乔娜共同活下去的目标!

    乔娜真的已经很累了,这里空气稀薄,她自己真的走不动了,她没想到周沫会在这个时候再次向她伸出援手,眼圈不由发红。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