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 保她们平安离开
    苏菲菲身上穿着湿冷的衣服,冻的要死,冷冰冰的,极其不舒服,她看见周沫给了乔娜一套干净舒适的衣服,马上向周沫瞪起了眼睛,“你去给我拿一套干净的衣服......没听见吗,你是聋子吗?”

    “啪!”

    周沫抬手就打了苏菲菲一耳光,因为她站在高苏菲菲一级的台阶上,打起人来地理位置很占优势,而她这一巴掌用了很大的力气,因为她打完,手有点疼。

    然后,她微挑着眉眼看着苏菲菲,眼里充满了嘲弄和憎恶。

    苏菲菲尖叫起来,扑向周沫,“周沫,你个贱人,你竟然敢打我,你……”

    周沫抿着唇,猛的抬手,借着地理优势,胳膊甩出一道美丽的弧形,再次甩了苏菲菲一个响亮的耳光。

    苏菲菲气的都要疯了,奈何她自幼没有吃过什么苦,这一路受人胁迫,受大雨冲刷,腿上又被亚瑟割了一刀,流了很多血,身上基本没有什么力气了。

    她叫嚣的冲上周沫,被周沫抬手一拦,就把她推到旁边了,苏菲菲气的又骂了起来,“乡巴佬,你……”

    “啪!”

    第三记耳光!

    苏菲菲睁大眼睛,张着嘴巴,整个人都好像傻了一样,彻底被周沫打傻了。

    周沫脸色憎恶鄙夷的看着苏菲菲,轻啐了一声,说:“你怎么就这样愚蠢!你怎么就不长一点儿脑子?你怎么就没有一点儿记性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再这样在二百五的道路上狂奔,今天你就要死在这里的!”

    苏菲菲抿抿嘴唇,冷冷的看着眼前比她高出半个头的周沫,羞恼的说:“我就算死,也不用你管我,我愿意死!”

    周沫轻轻的搓着手,缓解刚刚对苏菲菲挥掌的麻疼,憎恶又无奈的说:“你以为我稀罕管你吗......我可以给你套干净衣服穿,你告诉我,妈妈现在在哪里?她到底怎么样了?”

    今天,或许是她们活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天了,周沫一定要问清楚妈妈的下落,就算是死,她也不用那么惦记了。

    苏菲菲真是太冷了,她娇贵惯了,真受不了这个难受滋味,她咬了咬牙,嘟囔着说:“妈妈身体不好,不能跟着我们折腾,我们把她送到新西兰的一家疗养院了,我爸爸在那交了很多钱,估计够她在那一直养病了......”

    “妈妈真的还活着,没有被你那黑心的爹地害死?”周沫疑惑的问苏菲菲。

    苏菲菲轻哼一声,“当然还活着了,那也是我妈妈啊,我爹地再怎么......也不会害死我妈妈的啊......”

    周沫听说妈妈还活着,算是放下了心,她是憎恶厌烦苏菲菲的,可是看在妈妈的面子上,她也不能看着苏菲菲穿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身上还有伤,站在这里瑟瑟发抖了。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气也出了,周沫又找了身干净衣服给苏菲菲换上,又泡了三杯热奶茶,三个心思各异,立场不同的女人,站在二楼的小休息室里,刚刚喝了一口热奶茶,只听外面“轰隆”一声炸响,接着又一声,又一声,密密麻麻接二连三的爆炸,仿佛地动山摇一般,接她们所在的二楼都跟着晃了晃。

    “啊!”苏菲菲惊骇的尖叫一声,“爹地......”她这个时候反应快了,放下杯子就往楼下跑。

    “怎么了啊?”乔娜大惊失色,放下奶茶杯子也转身往楼下疾走。

    周沫也很担心亚瑟的状况,跟在乔娜后面一起往楼下走。

    她们三个来到楼下,发现原本在一楼大厅里休息的雇佣兵们都已经不见了,室内一片狼藉,外面的爆炸太猛烈,空气中都渗入到*的味道了。

    一阵连续的爆炸声后,爆炸声终于小了,但外面的枪声越发的密集起来,有些子弹甚至飞进了别墅里面,因为距离射程比较远,击打在别墅的墙壁上就失去了劲头,但看着还是很恐怖的。

    三个女人此时都心慌意乱的,再也顾不得争吵,眼睛定定的看着别墅了望台的方向......

    此时的了望台上,亚瑟,杰森,乐盛,费丽莎正在面色严肃的争辩着......

    “盛南平那边火力太猛了,他手里明显有埋雷的地图,他把这附近的*都已经引爆了,现在没有*做掩护,盛南平的人马上就会冲进来的!”乐盛心急如焚的说着,“我们要马上想个办法出来啊?”

    费丽莎脸上的神色有几分惊恐,又几分激动,甚至还有几分喜悦,她不时的向外面眺望着,好像非常希冀盛南平下一秒就出现一样。

    女人啊,一遇见爱情都变成白痴了!

    杰森不能指望这个变态的女人想出什么好办法了,他阴鸷的眼睛扫了亚瑟一眼,“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把周沫带出来,用周沫来要挟盛南平退......”

    “不行!”亚瑟粗暴的打断了杰森的话,“你不要打周沫的主意啊,如果你敢动周沫,我马上就宰了苏菲菲!”

    “亚瑟,你疯了吗,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儿女情长!”杰森阴鹜的眸子死死盯着亚瑟,“盛南平这次带着重兵前来,他这样大动干戈,投入这样大的财力,人力,就是为了救回周沫,我们当初绑架周沫为了什么啊......”

    “我说不行就不行!”亚瑟身体往后一退,动作机敏的先把枪掏了出来,“如果你们想动周沫,我们的结盟马上瓦解,我看是盛南平来的快,还是我的枪快?”

    杰森气的呼呼直喘,眼中好像要喷出活来,转头看向一旁的乐盛,想向乐盛寻求同盟。

    乐盛微微皱着眉头,知道今日性命堪虞,用周沫要挟盛南平,算是一个办法,但这件事情只要有一点的纰漏,真的会要了周沫的命了!

    周沫......

    乐盛一想都这里,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这一路走来,他做了太多太多对不起周沫的事情,难道今天还要再对不起周沫一回吗?更何况还有凶狠的亚瑟保护着周沫!

    正在乐盛思绪不定的时候,看见周沫,乔娜和苏菲菲往他们这边走来,乔娜像周沫一样,身上已经换了干爽的衣服,脸色也恢复了不少。

    一定是周沫为乔娜找来衣服换上的!

    周沫啊,她总是这么善良,总是这样以德报怨,让乐盛真的不忍心再利用周沫了......

    亚瑟也看见了周沫,见周沫也正仰头看着他,一双眸子水光盈盈,如同摄魂夺魄,让他怦然心动。

    他就算死,也不能让周沫再被人利用,再以身涉险!

    亚瑟咬了咬牙,对杰森和乐盛说:“今天的形势你们都看见了,我们很难都活着离开这里了,不如让我们三个人最重要的女人离开这里吧,如果你们两个想保住苏菲菲和乔娜的命,就不要动周沫,我这里有条暗道,可以让她们三个人平安的离开这里!”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