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我会一直等着你
    费丽莎到这个时候还在跟周沫较劲,知道盛南平的人摸上来时,她第一感觉是嫉妒,愤怒。

    盛南平这样不顾生死的登上死亡岛,不就是为了周沫这个死女人吗!这个女人到底有哪里好啊!刚才还大声叫嚣着要背叛盛南平呢!

    费丽莎是不会让周沫知道盛南平来救她的,她等下一定要找机会杀了周沫,让周沫到死也别想再见到盛南平了,到死也不知道盛南平是爱她的!

    费丽莎还一定会把周沫刚刚叫嚣的那段话发到盛南平的邮箱里,让盛南平看清周沫的真面目!

    哈哈哈,她得不到的男人,周沫也别想得到了!

    亚瑟当然也不愿意把盛南平来救周沫的事情说出来,在爱情面前,任何人都是有私心的,亚瑟还指望这次战斗结束后,带着周沫远走高飞呢!

    杰森和乐盛都不想提盛南平的名字,更不想让周沫知道,他们现在的惶然,畏惧,都是因为盛南平来了。

    “亚瑟,现在我们应该携手作战了吧?”杰森看向亚瑟,再次确定亚瑟的心意。

    盛南平的骁勇善战,冷血无情在黑白两道上是远近闻名,人尽皆知的,尤其经历过前两次的战斗,他们准备的那么充分,都没有伤到盛南平,而盛南平这次有备而来,又是在他们斗的两败俱伤的时候,他们任何一方的力量是没办法跟盛南平抗衡的!

    “好,我们结盟!”亚瑟一点头,转头看看四周,说,“我们不能在这里迎敌,都到别墅那边去,那边地势高,我们想占据有利地点!”

    “好的。”乐盛点点头,扶着乔娜往别墅那边走。

    亚瑟对这里的地形轻车熟路,拉着周沫走在前面,边走边低声对周沫说,“等下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回到别墅后你先回房换身干爽的衣服,穿上我给你的那套防御衣,我会安排你从暗道先离开这里,你不要心软,不要管任何人,自己先走......”

    “那你怎么呢,你什么时候走啊,你会不会有危险啊......”周沫这些日子与亚瑟两个人居住在这荒无人烟的海岛上,算是患难与共,同甘共苦了。

    在这种情况下建立的感情,与花前月下,歌舞升平下建立的感情不一样,比那样的感情厚重,深沉,当危险来临的时候,周沫是真的担心亚瑟的安全了。

    “你不用担心我,只要你平安无事,我就可以放开手脚的干,总会有办法活下去的!”亚瑟伸出手爱怜的摸着周沫的头发,从前最喜欢刺激,打打杀杀的他,真心觉得厌倦了这种生活,厌恶了争斗和弑杀。

    他现在只想做个普通人,牵着最爱女人的手,看日出日落,看云卷云舒,过最平淡也最幸福的日子。

    周沫听亚瑟语气淡定,但她却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无数的雨水顺着周沫的衣服流进去,像一条条冷线,放肆的海风掀起她的衣襟,寒气穿透了她整个身躯,但她觉得身体里有个更冷的地方,心,一颗心就像是浸在严冬深潭的寒冰里,

    “亚瑟啊......你一定要自己小心,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我......我等着你.....我会一直等着你的......”周沫握着亚瑟的手,心中是无数的牵挂和惦记。

    她这段时间,一直想着逃出去,一直在利用亚瑟的感情,虽然是受了盛南平和莫以珊的刺激,她命令自己爱上亚瑟,但对亚瑟并没有多少真心,直到今天,直到此刻,周沫才开始重视起亚瑟了。

    亚瑟又低低的嘱咐周沫,“等下你到楼上换衣服,然后到我的房间去,在我床头柜子的抽屉里,有两把特制的手枪你带上,还有两张瑞士黑金卡,你揣在衣兜了,在带上一点美金现钞,到观光岛那边可以用上的,还要揣上几块巧克力和糖果......”

    他是聪明人,知道盛南平这次来势汹汹,他极可能无法去找周沫了,他要为周沫着想,在周沫离开他之后,可以一个人顺利的生活。

    周沫听着亚瑟事无巨细的嘱咐,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像要哭了一样。

    他们两个并没有交谈几句,因为杰森带着苏菲菲,还有费丽莎紧紧跟在他们的后面,乔娜怀孕走的慢,乐盛和乔娜落后一些。

    一行人进到亚瑟干净异常,宽敞舒适的大别墅里面,都暂时的松了口气,这样温暖明亮的地方,让人感觉外面的风雨飘摇,大敌压境只是个噩梦了。

    苏菲菲站着客厅中间,看着大厅内深色的墙壁,厚厚的波斯地毯,奇高的挑空大厅,镀着金边的屋顶,巨大璀璨的水晶吊灯......整个房间都在无声的昭示着富丽堂皇,都带着法国宫廷设计的罗曼蒂克气息,苏菲菲的眼睛急剧的收缩了两下。

    “爹地啊,你看看亚瑟,竟然让这个粗野的女人住在这么豪华舒适的地方,让我们住在那么简陋的地方,亚瑟太不像话了......”

    大厅内的众人,脑中同时升起一种想法,苏菲菲绝壁是个货真价实的二货!

    都已经这个时候,苏菲菲竟然还在纠结住房的问题?亚瑟刚刚都要杀了她和她爹地了,她竟然还在挑剔亚瑟给她的待遇不够好!

    这样的女人也真是蠢到无可救药了!

    亚瑟没搭理发飙发傻的苏菲菲,拍拍周沫的肩膀,“你马上到楼上换身舒服的衣服下来。”随后又压低声音,“记着,穿那身防雨的衣服啊!”

    “好的。”周沫现在不想让亚瑟在因为自己分心了,乖乖的跑到楼上去换衣服了。

    亚瑟想着让周沫换衣服,但其他人就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了,不管是冻得瑟瑟发抖孕妇乔娜,还是浑身**的战影,亚瑟都是漠不关心了。

    他自己却顾不得换衣服了,立即招呼着杰森,乐盛和费丽莎几个人,到了他这幢别墅类似了望台的地方,几个人开始商议着对敌的办法。

    周沫知道时间紧迫,奔到楼上,进到洗漱室把湿衣服脱掉,快速的冲了下热水澡,热水浇在身上,她终于感觉到了一些暖意。

    她稍稍暖和了一些,就关了莲蓬,擦干身体,穿上内衣,将亚瑟给她的防雨服穿上。

    亚瑟给周沫的防雨服是特制的,衣服的里面带着一层保暖的拉绒,外面这层防雨的是特殊材质,领口,袖口处都是专业设计防雨流进去的,穿上极其舒服温暖。

    周沫换好了衣服,按照亚瑟的嘱咐,到亚瑟的房间找出了那两把枪,放进肥大的裤袋里,将银行卡和现金放到衣服的里兜,踹了几块巧克力和糖果在上衣的口袋里。

    准备好这一切,周沫迈步想要走下楼,想了想,又回到自己的房间找了条最宽松的睡裙,还有两件舒适宽松的衣服,带到了楼下。

    周沫往楼下走的时候,在楼梯上看见了**的苏菲菲和乔娜,她们两个坐在楼梯上休息,客厅已经被临时休息的保镖和雇佣军占领了。

    乔娜脸色青白,气息恹恹的靠在楼梯扶手上,双眼通红,明显是刚刚哭过了。

    苏菲菲则低头看着她腿上的伤口,自己动手包扎着,嘴里嘟嘟囔囔呜呜咽咽的骂着,“......亚瑟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竟然敢伤我......呜呜......你不会得好报应的......该死的亚瑟......”

    两个狼狈不堪的女人听见周沫的脚步声,同时抬起头来,看着换了衣服,面色红润的周沫,两人心中都是百味陈杂的!

    苏菲菲是个压不住火的人,腾的一下站起来,气恼的看着洗过澡后,神清气爽的周沫,“哼,你和亚瑟还真是一路货色啊!你得了亚瑟那个小人的宠爱,看着我们这么落魄,你在心里偷着笑吧!我告诉你,你不用得意,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

    周沫懒得理苏菲菲这个蠢货,真的,她觉得苏菲菲真是愚蠢至极,原来段鸿飞总是骂她笨,骂她二百五,骂她愚蠢,那是段鸿飞没有遇见苏菲菲,如果苏菲菲在段鸿飞身边生活些日子,他们两个非得有一个人疯掉不可。

    她将手里干松舒适的衣服递给乔娜,淡淡的说:“去吧,换身衣服会暖和一些的!”

    乔娜无比感激的看着周沫,哽咽着嗓子说:“周沫,谢谢你啊,我那么对你,你还这样对我,你真是太好了......”

    周沫冷着脸子,轻哼一声,说:“我不是好人,我也不想对你好,我只是不想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受苦!”

    乔娜知道,周沫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她拉住周沫的手,说:“来,拉我起来!”然后也不能周沫拉她,自顾自的拉着周沫的手站了起来。

    “周沫,你是这世上最好的人!”乔娜很开心的对周沫笑笑,晦暗的脸上终于有了些光亮,她接过周沫手上的干净衣服,到楼上去换衣服。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