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结盟保命
    此时,乐云逸被亚瑟这样一抓,立即失控的尖声大叫起来,并且抬手对着亚瑟又抓又打,“你走开......走开......放开我啊......你这个坏人......”

    亚瑟被抓打了一下,立即怒了,脸色一变,懊恼的握着匕首向乐云逸扎去......

    “不要!”乐盛一声凄厉的大吼,他咬着牙,忍着气,双膝一屈,跪在了亚瑟面前,“亚瑟,不要伤害我妈妈,她精神不好,她是无意识的......”

    亚瑟看着乐盛满脸屈辱,痛苦,愤怒的样子,他冷冷的扯开了一抹笑,目光轻慢傲然,好似很是享受乐盛这副挣扎的表情。

    “亚瑟,你放我婆婆回去吧,有我在,有我肚子里面的孩子在,这就足够挟持乐盛了!”一旁的乔娜突然开口了,神情凛然。

    哗哗的雨声激在树木上,青石小径上,湿而重的寒气浸润透了所有人的衣裳,所有人全身都**的,就像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乔娜是这些人中身体最虚弱的,此时冻的脸色都有些发青了,苍白赢弱的脸上只有一双眼睛还亮得惊人,此时,她眸光里凝着水汽,看着楚楚可怜。

    她是个极其聪明的女人,在杰森和乐盛都在祈求亚瑟的时候,她把目光看向了周沫,看向了心软善良的周沫。

    “求求你们了,放我婆婆过去吧,她年纪大了,精神又不好,留她在这里没用的,有我,还有我肚子里面的孩子,就已经够了......”

    周沫此时还有些晕晕乎乎的,突发的神转折,还有之后一系列的变故,强烈的刺激着周沫的感官和神经,就算她经历过很多事情,但这犹如大片般的血腥恐怖场面,她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这会工夫,她几乎是一直在看热闹的,亚瑟说话,她就看亚瑟,杰森说话,她就看杰森,大脑有些不够用了似得,需要别人把事情做了,把话说了,她才能意识到发生的状况。

    直到看见乔娜哀肯的眼神,看见乔娜憔悴,虚弱的脸,周沫的心不由的一抖,乔娜此时就好像一朵风干的花,脆弱得轻轻一碰就要粉身碎骨了。

    周沫心思真的被乔娜猜中了,她真就不忍心了,她往亚瑟身边走了几步,对亚瑟说,“你放乐阿.....放她过去吧,她这样疯疯癫癫的,我们还要派人看管她,不如就放她走了......”

    亚瑟转头对周沫笑了,阴鸷狠厉之色一扫而光,剩下满目的温柔,“好,我都听你的!”他一扬手,真的就放开了乐云逸。

    可是,乐云逸此时的精神已经混乱了,亚瑟放开她以后,她就像惊弓之鸟一样,急于离开亚瑟,抬腿不管不顾的跑......

    只是,这里是死亡岛啊,是仅有这一小块安全区域的死亡岛啊!

    乐云逸在大雨中盲目乱窜,乐盛意识到事情不秒,连忙从地上跃了起来,大声叫着,“妈,你站住,你别乱跑......妈......”

    电光火石的瞬间,“轰隆!!!”一声爆响,伴随着呛鼻子的烟雾......

    突如其来的爆炸仿佛天崩地裂了,众人眼睁睁的看着乐云逸被炸的粉身碎骨......

    “妈!”乐盛撕心裂肺的痛叫着。

    “妈!”乔娜惨叫一声,用手抱住了隐隐发疼的肚子。

    ......

    周沫完全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傻了,她是想救乐云逸的,怎么反倒成了这样,乐云逸竟然被炸死了!

    亚瑟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他并没有想要杀死乐云逸的,这个女人的死活对于他来没什么关系的,他没想让乐云逸死的。

    “妈,妈妈......”乐盛悲痛欲绝,眼睛都红了,他几步奔到发生爆炸地点的边缘,发现那里只空余一片灰烬和血迹。

    天上下着大雨,很快就将那片血迹和烟雾冲淡了,就仿佛刚刚的爆炸没有发生一样,就好像乐云逸这个人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乔娜虚弱的跌坐在了雨水遍布的地上,仿佛有什么东西硬生生把胸口给剖开了,疼的她浑身颤抖,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她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她不顾一切,拼弃所有的来到乐盛身边,原本是想同乐盛长相厮守,同乐盛过好日子的,可是这一路走来,不是危机重重的战斗,就是颠沛流离的逃亡,现在,婆婆竟然惨死在这诡异恐怖的孤岛上了.......

    接下来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她和孩子的命运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

    乐盛脸上有水一滴滴的往下滴落,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他如同伤重后绝望的兽,想要撕掳着眼前的一切。

    他猛然转过头,咬牙切齿的对亚瑟大吼着,“是你害死了我妈妈!”

    亚瑟蛮不在乎的笑了,“乐盛,你是疯狗吗!乱咬什么啊!你刚刚没有看见吗,我已经放你妈妈走了,是她自己跑进*区的,这能怪我吗!”

    “如果你绑了我妈妈,不要挟我妈妈,她怎么会受惊!怎么会惊惶无措的跑进雷区里面呢!”乐盛羞恼痛楚的嘶吼着,一想到惨死的妈妈,乐盛的五腑六脏都刺痛如焚,胸口气血翻滚,汹涌得再也压制不住了。

    “姓乐的,你特么的能不能讲点道理,你们如果不企图抢夺我的岛屿,怎么会有现在发生的一切啊!”亚瑟恼火了,一双眸子散发出鹰隼般锐利凶狠的光芒,令人不敢逼视,“对,我就将你妈妈杀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啊!等一下我还要杀了你的老婆,杀了她肚子里面的孩子,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看我能把你怎么样啊,我杀了你!”乐盛此时痛心的已经失去了理智,哪里还管得上乔娜和乔娜肚子里面孩子了,他挥舞着军刺,不要命一样向亚瑟冲过去。

    与此同时,战影和杰森一个扑向了周沫,一个冲向苏菲菲。

    对于杰森这样的见惯生死,杀人如麻的人,乐云逸的死只让他惊了下,之后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他才不在乎乐云逸的死活呢。

    而乐云逸的死,引起了乐盛和亚瑟的争执,让杰森不由大喜,他带着战影悄悄的往前挪动着,让他们越来越接近周沫和苏菲菲的位置。

    终于,机会来了......

    乐盛在丧母之痛的刺激下,什么也不顾的扑向了亚瑟,他们双方紧绷对峙的格局被打破了,他向战影一使眼色,战影扑过去抓周沫,杰森亲自去救苏菲菲......

    亚瑟也算是身经百战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人会做出的反应,他在乐盛向他扑过来的时候,没有去抓苏菲菲和乔娜,用来胁迫杰森和乐盛,而是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跃到周沫的身边,并且吩咐着手下那些雇佣兵,“抓住那两个女人质,不能让他们把人抢走了......”

    大雨此时越下越急,大颗大颗雨点劈头盖脸砸下来,冷风穿过树林吹过来,泥泞小路与湿滑的石阶给所有人都带来了不便。

    亚瑟在跃到周沫身边的时候,战影也扑了过来,两个以极快的的速度过了两招。

    “你走开,再妨碍我的事,别怪我对你下手无情了!”亚瑟咬着牙根呵斥战影。

    战影抿着唇,不说话,但手下进攻毫不含糊,没有一点儿要走开的意思。

    这时,杰森和乐盛分别去救苏菲菲和乔娜了,他们同那边的雇佣兵交上了手,正在三伙人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只听费丽莎厉声大叫起来,“你们都别打了,有人来了啊......”

    费丽莎这声叫喊,爆发出骇人的惊惶,杰森, 亚瑟和乐盛知道费丽莎是临危不乱的人,不是瞎咋呼的人,他们从费丽莎的声音里听出了异样,知道定然发生大事了,同时停下了动作。

    “看,他们在那里!”费丽莎抬手一指树林的那边,果然看见有影影绰绰的人影穿过树林,往这边迂回前来,而且看着人数不少呢。

    大雨中荒芜丛生的树林分外森然,树枝藤蔓纠缠在一起,地上荒草高过小腿, 风声呼啸,雨点密急,让人有种鬼来的感觉。

    是盛南平的人来了!

    杰森,乐盛,费丽莎和亚瑟的心里同时升起这个想法。

    盛南平的人怎么摸上的岛呢!那边是有*的区域,怎么没有发生爆炸啊!

    他们几个人心中同时升起可怕的感觉,心脏瞬间揪了起来。

    他们彼此对望一眼,就像有心灵感应一样,迅速的再次结盟在一起了。

    在更强大的敌人面前,他们只有联合在一起,才能保住性命了。

    没有了争斗,没有了要挟,杰森拉着苏菲菲的手,乐盛挽住了乔娜,亚瑟牵着周沫,几个人不约而同的走到了一起,费丽莎也自然的凑了过来。

    “他们的行动速度很快的,而且来了很多人!”费丽莎斜睨了周沫一眼,用‘他们’代替了盛南平的名字。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