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 用你的命换她的命
    杰森和乐盛此时才知道,亚瑟之前为什么表现的那么镇定,那么笃定,而且看着他们这些的人表情里还有一丝嘲讽。

    亚瑟看着他们,然后,用一种非常优雅的手势,对押着苏菲菲等人的雇佣兵们挥了挥手。

    然后,他又笑了,亚瑟式的高深,阴险笑容

    笑得杰森他们有些心慌。

    押解着苏菲菲,乔娜等人的雇佣兵,一抬手,将粘在她们几个人嘴上的胶布粗鲁的扯了下来,疼的三个女人龇牙咧嘴的。

    “啊!!!”苏菲菲最先发出杀猪一样的嗷叫,“疼啊......爹地啊,你快点来救救我啊......爹地,我好害怕啊,他们要剥光我的衣服,他们要杀了我啊......”

    杰森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受这样的羞辱,他阴沉着脸,十指紧扣,忍耐着巨大的怒气,放软了语气对亚瑟说:“亚瑟啊,无论怎么说,我们都是父子一场,你和菲菲都是一起长大的,你把菲菲放了,好不好啊?”

    “杰森先生啊,你刚刚可不是这样对我说的啊,你口口声声说要杀了我的啊!”

    亚瑟明白在杰森的眼里,没有人比得过苏菲菲的重要性,他越发开心起来。

    杰森,你尽情的害怕,尽情的惶恐吧!

    我要让你好好体会一下骨肉分离,女儿即将惨死在眼前的恐惧感......

    亚瑟快乐的舔了下嘴唇,嗯,有血腥的味道,好,他就喜欢这样的味道!

    杰森气的呼呼直喘,一双阴鸷的眼睛中流动着掩藏不住的愤怒焦急情绪,浓烈的如同要把亚瑟生吞下去一样了。

    但是,宝贝女儿在亚瑟手里,他不敢发火,只能转头求助的看向足智多谋的乐盛。

    乐盛此时也有些傻眼了,妻子,妈妈都在亚瑟手里了,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

    盘旋的海风伴着淅淅沥沥的雨水,让人身体发冷,乔娜,乐云逸和苏菲菲都哆嗦起来。

    看着乔娜和妈妈苍白的脸色,哆哆嗦嗦的样子,乐盛的心都碎了。

    “妈妈,对不起啊......小娜,对不起啊......”

    乐盛在心里轻轻地说道。

    他看了看周围的形势,他们带的雇佣兵同亚瑟的武装力量差不多,但亚瑟手里有人质,而再往前走一点儿,就是亚瑟的别墅,那是亚瑟的大本营了,依照亚瑟的狡猾和阴险,那里面藏着多少机关,暗道都不好说了。

    乐盛捏紧了的拳头又松开,他咬了咬牙,问亚瑟,“亚瑟,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你们死啊!”亚瑟无赖式的耸耸肩,细长的眉眼轻挑,俊秀的五官此刻满是开心,“你,杰森,你们马上自杀,我就放了她们,而且保证好吃好喝的养这几个女人一辈子,绝对会做到优待俘虏的!”

    “爹地啊......”苏菲菲害怕的哇哇大哭起来。

    “亚瑟,你真是太过分了!”杰森愤怒的吼叫着,看着宝贝女儿越来越苍白的脸,虚弱的样子,他真想冲过去撕碎了亚瑟这个坏小子。

    亚瑟笑笑,走到苏菲菲的身旁,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按下苏菲菲的脖颈处,只要他用手按住血液奔腾的大动脉,苏菲菲很快就没命了。

    “亚瑟......”杰森焦急愤怒的大吼一声,随后声音慢慢的弱了下去,仿佛是被谁狠揍了一拳,一个踉跄摔倒在湿漉漉的小径上。

    亚瑟是杰森亲手培养出来的,杰森比谁都清楚亚瑟的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亚瑟杀死个人真的就如同捏死一只小鸡一样,他相信,亚瑟随随便便的一动手,真的会杀了苏菲菲的!

    “不要啊......亚瑟,不要啊......义父求求你,你不要伤害菲菲啊!”驰骋黑道,凶狠残忍的杰森,此时就像一个普通的风烛残年的老人,懦弱不堪,目光祈求的看着亚瑟。

    “我可以不杀了她,但你一定要死,用你的命换她的命!你,是要我动手,还是你自己死!”亚瑟很平静地看着虚弱,可怜的杰森,仿佛他同杰森没有半天关系,仿佛在谈的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苏菲菲再怎么白痴,也看出眼前的形势了,凄然的大叫着,“爹地.....我不要你死啊......爹地,你再想想办法, 我们一定有办法不死的,我们一定有办法不死的......”

    杰森听了女儿的话,萎靡的精神振作了点,转头看向身边的乐盛和费丽莎,低声的说,“你们两个快点想想办法吧,怎么制服这个亚瑟,快点想办法把人质救回来啊!”

    这件事情跟费丽莎没有半毛钱关系,费丽莎倒是没有任何害怕和惶恐,一直冷眼旁观着一切,而她的头脑也是最清晰的,表现的也是最淡定的。

    费丽莎听了杰森的话,她蹙着眉,怨毒阴狠地看着周沫,低声说,“亚瑟现在最在意的人就是周沫,只要我们有人靠近周沫的身边,把周沫制服住了,这样就可以要挟亚瑟了,他一定会乖乖把人放回来的!”

    “对,对啊,我真是急糊涂了!”杰森欣喜的挣扎着从充满雨水血水的地上爬起来。

    乐盛凝神看看周沫所处的位置,再看看周围的形势,凝着眉头,没有说话。

    周沫此时被几个雇佣兵保护着,亚瑟已经走到苏菲菲身边去了,他们两个距离稍远的。

    如果这个时候派个高手猛扑过去,真有可能会抓住周沫,但是,亚瑟只要一抬手,就会要了苏菲菲和乔娜,他妈妈的命了......

    费丽莎这个办法,完全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想的,没有考虑到苏菲菲和乔娜,乐云逸的安危问题。

    杰森此时都要疯了,他了解亚瑟的性子,说一不二,杀人如麻,此时杰森宁愿铤而走险了,不然他只有死路一条,而他死以后,女儿的性命更是没办法保证,亚瑟怎么会忍受苏菲菲那个闹腾劲,一定会直接把苏菲菲灭了清静。

    生死对决时,快速的决断有时候就是生机!

    要说高手,杰森身边真有,实力与亚瑟是伯仲之间,这个人就是战影。

    费丽莎在说出这个办法时,眼睛看向的人就是战影。

    天色阴沉,又下着大雨,他们这边的说话声音和面部表情,亚瑟那边基本是看不见的,而他们这一系列的对话和决定,只是在短短的半分钟之内。

    杰森目光灼灼的看着战影,低声吩咐,“你马上过去,擒住周沫!”

    战影锐利的眼睛扫了眼周沫的方向,一点头,纵身就要冲过去。

    “啊......”

    “啊......”

    “啊......”

    暴雨中突然响起三个女人凄厉的痛叫声。

    所有人将目光看向声音的发源地,只见苏菲菲,乔娜,乐云逸,每个人大腿上都被割了一刀,鲜血顺着大腿,伴着雨水流了下来,触目惊心。

    “如果不想她们死,你们就别耍花招!”亚瑟手里拿着寒光闪闪的匕首,笑的阴森而可怕,“我好歹也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清楚你们那点鬼花招吗!你们想抓住周沫要挟我......哈哈哈,真是愚蠢的天真......”

    “义父啊,如果我把你女儿的脸刮花了,你会不会老实一点啊!”亚瑟一边说话,匕首轻轻划过苏菲菲漂亮的脸蛋,引得苏菲菲一阵惶恐的尖叫,“爹地啊......”

    “亚瑟!”杰森惊痛交加,瞪大了双眼,声音都在颤动了。

    乐盛看着乔娜和妈妈腿上流出的鲜血,看着两个他最要的女人脸色惨白,惶恐无助的样子,他死死的捏着拳头,声音像是从冰窖里爬出来的,“亚瑟,做人不要太过分了,你别欺人太甚了......”

    亚瑟一扬手,抓住了乐云逸的头发,厉声说,“是我过分吗!我已经准备要带周沫走了,我已经准备把这个岛让给你们了,但你们却不肯放过我们,贪心不足蛇吞象,你们不但想要这个岛,还想要我们的命!

    你们这些人最擅长的就是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了,你们做的事情才叫过分,如果今天我不多个心眼,死在你们枪下的人就会是我!”

    亚瑟一边狠声说着,手上一边用力扯着乐云逸的头发,乐云逸被扯的被迫仰起头来,头上火辣辣的疼,痛的她头皮就像要被掀下去了一样,她眼前是亚瑟手里带着血迹的匕首......

    乐云逸突然尖声的,凄厉的叫了起来,“啊......啊......”

    在这样阴风阵阵,大雨如注的诡异时刻,乐云逸凄然的叫声,为这时刻更添了阴森和恐怖了。

    乐云逸精神受过重创,差点得了精神病,多亏乔娜的精心照顾,开导,精神才渐渐趋于正常了。

    今天被亚瑟的人抓住后,接二连三的受到惊吓,恐惧的情绪已经到了极限,看着亚瑟手里晃动的匕首,乐云逸彻底的崩溃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