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血战
    乐盛只觉得胸中仿佛涌动着惊涛骇浪,烦闷难言,他大步走出房门,一走出门,迎面一阵阴冷的大风吹来,风里挟来浓重海水潮气,凉风飕飕穿过衣缝钻进来,皮肤上都感觉了逼近的雨意。

    他抬头看看晦暗的天,看来今天要下场大雨啊!

    乐盛快步追上前面杰森等人。

    他们准备按照地图上提示的另一条没有*的小径去突袭亚瑟,由这条小径到达亚瑟的别墅距离很近,只是这里长年没人行走,已经杂草丛生,灌木林立,林木横斜,到处都是齐腰的深的杂草和野生植被。

    大家要小心防范着*,又要铲除这些东西,所以走的并不快。

    此时天气阴沉,周围高大的树木被冷风吹的瑟瑟作响,树枝藤蔓纠缠在一起,茂盛的树叶把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的,树林深处看着黑洞洞的,走在这样的路上感觉分外的森然。

    众人心中都是骤然一紧,不好的预感混着冰冷的湿意,一点点的爬上这些人的心头。

    战影闷头走在杰森的身边,替杰森砍掉身边的野生植被,心中却一直惦记着亚瑟那边,不知道她留给亚瑟信号,亚瑟收到了没有。

    尽管亚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周沫,并且为了周沫甘愿众叛亲离,同他们这些人决裂,选择跟周沫在一起,可是战影还是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亚瑟死,尽管最后亚瑟不一定会死。

    亚瑟吩咐好众人,整理好装备,正要转身去叫周沫一起走的时候,他的下属急匆匆的来报,“亚瑟,刚刚收到战小姐的消息,杰森现在他们奔小路过来了!”

    “这些个混蛋,他们竟然还敢来挑衅我了!”亚瑟眉梢都在微微跳动,双眼圆睁,最后声音却低沉冷静得有几分可怕,“他们距离这里多远了?”

    “大概再有二十分钟就摸过来了。”

    “哦!”亚瑟颇有兴趣地轻哼了一声,嘴角边露出一抹诡诈的笑容。

    三秒钟后,亚瑟抬起了头,刚刚还清澈的眼睛里,此时都是凶猛野兽般的嗜血,他周围那些下属心中都是暗暗一抖。

    有些事情真就是天生的,就像亚瑟天生就喜欢战斗,天生就喜欢血腥,越残忍的越好。

    这次如果不是为了周沫,亚瑟是不会选择撤退的,他就算死,也不会把海岛让给杰森和乐盛,也不会让他们捡到便宜的。

    可是这些人偏偏要来找死,他就打算要走了,他们偏偏要来招惹他。

    杰森和乐盛等人的咄咄逼人,挑起了亚瑟蛰伏在心里原始的嗜杀渴望。

    亚瑟立即召回准备撤退的下属,重新布置作战方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他把手里的力量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正面迎敌,一部分断了杰森和乐盛他们的后路。

    杰森有女儿苏菲菲,乐盛有老婆乔娜,老妈乐云逸,这些老弱妇孺一定不会跟着先锋军冲杀过来,他们一定会在后面的,亚瑟打算拿这些人开刀。

    那些原本整装待发的下属,此时迅速的跃出了别墅,兵分两路,矫健的身影如同枭鸟一般,迅速的融入到了苍茫的树林之中。

    亚瑟将行动方案布置妥当之后,突然想到周沫,心中不由一抖,他之前对周沫说过,要带周沫离开这里的。

    他现在要开战,战斗就意味着流血,意味着凶险,他该怎么对周沫说,周沫能不能接受,会不会跟他闹啊......

    上一秒还果敢狠绝的亚瑟,突然像孝子一样患得患失,惴惴不安起来了。

    亚瑟转身去楼上找周沫,刚走几步,就见周沫从楼上走下来了,步伐稳健,神色肃然,尤其身上的迷彩服,作战长靴,显得她无比的洒脱。

    这样的周沫有种分为俏丽的漂亮,婀娜中不乏英气,绝美中别有坚毅,一双明眸灿然流光,看得亚瑟不由一呆。

    “傻看着干嘛呢!”周沫向亚瑟伸出手,调皮的在亚瑟眼前晃了晃。

    亚瑟缓过神来,歉意的对周沫喃喃的说:“对不起啊......我......我没办法带你走了,杰森和乐盛他们扑过来了,我必须迎战了!”

    周沫对着亚瑟一挑眉,“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他们这样不顾一切的阻拦我们走,其实也有我的原因,他们想把我抓回去!”

    亚瑟真的很欣赏周沫这份聪明,机敏,她竟然可以知道杰森和乐盛他们因为什么如此着急的追过来。

    “给我一把枪!”周沫向亚瑟伸出手。

    “啊!!!”亚瑟一惊。

    “你想让我做的女人,难道不想我与你并肩作战吗?”周沫的眸子里仿佛燃烧着两团火焰,带着久违的生动热烈。

    亚瑟忽然就觉得热血沸腾了,他这些年经历过无数次打打杀杀,大多是单枪匹马的作战,即使偶尔跟战影联手,他也只把战影当做他的同事,根本不把战影当做女人看。

    而现在,他就要跟自己最爱的女人携手并肩,患难与共了!

    亚瑟激动的一伸手,就将周沫抱在怀里,激动的说:“周沫,你放心吧,今晚无论发生多大的事情,我都会护你周全的!”

    周沫靠在亚瑟的怀里,看着窗外的乌云滚滚而来,她脸上的笑容慢慢消退,伸手搂住亚瑟的腰,“亚瑟,你不止要护得我周全,你也要保护好你自己,我们都要全身而退,知道吗!”

    亚瑟心中一暖,在这句话里,他听出了周沫对自己的关心,他心神一荡漾,忍不住低头去亲吻周沫的嘴唇。

    他们两个在这个别墅里面共同生活了几个月,以情侣关系相处了几个月,但亚瑟还从来没有亲吻过周沫的嘴呢!

    周沫虽然一直的告诫自己,要把亚瑟当做自己的男朋友来看,当亚瑟来亲吻她的嘴唇时,她还是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一样侧开脸躲避着亚瑟的嘴唇:“嘿嘿,我们是不是应该出去了,杰森和乐盛他们快到了吧!”

    亚瑟自然感觉到周沫的抗拒和躲避,他也不难为周沫,只是很用力的抱紧周沫,很认真的对周沫说:“周沫,我爱你,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记住了,这世上有人不顾一切,真心真意的爱着你!”

    周沫抱着眼神,大脑晕晕乎乎的,她知道,此刻自己应该回应亚瑟一下,就算不亲吻亚瑟,也应该说一句,“我也爱你!”哪怕是“我也喜欢你”也行啊!

    但是,周沫终究没有说出那几个字。

    多年以后,周沫再回忆起这一刻,她才体味到亚瑟这个拥抱,这些话语里有多少的留恋和深情,她只恨自己,为什么始终不能告诉亚瑟:我喜欢你。

    周沫永远都记得,亚瑟发自肺腑,拳拳之心。

    他认真的我爱你。

    始于情意,终于情意。

    人的生命,有时候真的太脆弱了,过去无从知晓,未来无从把握,其实能把握的只有当下,可是周沫分明真切地知道亚瑟爱她,她却吝啬对他说出那句话。

    在这几个月里,命运曾给过她无数次的机会,但她毫不在乎的轻飘飘放那些机会走了,她以为后面还会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跟亚瑟一起走,以为会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同亚瑟一起度过......

    可是机会一去不回头。

    时光,再也无法回头。

    亚瑟的人在半路伏击了杰森和乐盛的人,杰森和乐盛都是有备而来的,第一声枪响,仿佛一枝利箭射破岑寂,暴雨般炸裂的子弹声骤然响起,瞬息便充斥了天地之间。

    海风尖啸声、人的喊叫声、子弹的爆破声,带着销烟的子弹仿佛流星乱雨,让双方鲜血飞溅……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整个海岛变成了屠杀的战场。

    亚瑟亲自上阵,他的目光中带着森寒的兴奋,他身边的下属都是跟随他多年的人,各个奋勇无比。

    而杰森和乐盛一方也是精兵强将,勇猛万分的战斗着。

    头顶闷雷滚过,雨点开始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他们搏斗的小路变得湿滑无比,有人不小心滑到小路一旁的树林里,立即轰隆声炸响,引爆了树林里面的*。

    这条路上到处都是了鲜血,殷红的鲜血里躺着横七竖八的尸首,小雨冲淡了热血,化成红色的血浆,空气中的血腥气直冲人的嗓子眼,令人发呕。

    周沫强忍着这样的恶心感,一直跟在亚瑟的身边,而亚瑟也一直在周沫的身边保护着她,不让周沫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她平日表现的挺凶狠,泼辣,但到了这样真正凶杀恶斗的战场上,周沫发现自己还是太不中用了,她偶尔向对面开几枪,基本上是白白浪费子弹,打不到任何人的。

    周沫能做到最好的事情,就是把自己保护的很好,一直半蹲在亚瑟和他的两个贴身保镖后面,用他们的身体给自己做保护屏障了。

    看着双方越来越多的人倒下,周沫不由担心了,照这样下去,他们终将是两败俱伤的,最后谁也没有好果子吃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