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永别在今宵
    亚瑟和杰森双方,基本都已经清楚了对方要做什么,亚瑟仗着对海岛*的熟悉,他是可以跟杰森等人放手一搏的,就算不能取得绝对的胜利,杰森他们也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但是,他现在有了周沫了,他不想那么蛮干了,亚瑟不想让周沫再受到任何的惊吓,不想让周沫再有任何的危险。

    亚瑟已经把要走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只是这两天有人说盛南平好像带人来了这边,亚瑟不得不将带周沫出走的日子往后推了。

    周沫也感觉到这两天气氛不对,知道她和亚瑟就要离开这里了,她原本很讨厌这个诡异神秘的海岛,可是想到马上要离开了,她还是很依依不舍的。

    “亚瑟,我们一起到外面走走吧!”周沫主动对亚瑟提出邀请。

    “好啊!”亚瑟就算心事重重,依然欣然同意。

    他们两人沿着蜿蜒的石阶慢慢的往山顶上走,石阶两旁都是被亚瑟种上了高大的木棉树,还有漂亮的山茶树,枝叶摇曳于风中。

    亚瑟移植这些树木花费了很大的心力的,当时他想让周沫爱上这里的山,可以上山来看海景,他要把这里布置的漂亮一些,让周沫喜欢上这里。

    可是现在,木槿树还没有绽放出火红的花朵,他们还没有看见最美的景色,就要迫不得已的离开这里了。

    都是杰森和乐盛这些贪心的人!!!

    想到这里,亚瑟不由暗暗郁闷,他是不会轻易把这一切拱手让给那些人的,那些人既然喜欢这个海岛,就埋葬在这里好了!

    他们走到石阶的尽头,这里有几株山茶树已经开花了,开满一树雪色浓郁的花,花瓣被海风吹得扬扬洒洒,有些雪白细碎的花瓣散落在青石之上,铺就一地的芬芳。

    站在一片花海里,遥望远处的辽阔湛蓝的海面,周沫和亚瑟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任由海风吹着他们的衣衫飘荡,头发飞扬。

    周沫在海风中站了很久,然后轻轻叹了口气,拉了拉亚瑟的衣袖,说:“走吧,我们回去吧!”

    “周沫!”亚瑟握住周沫的手,一双乌黑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周沫,“如果你喜欢这里,我们就不放弃这里,我会想办法把他们赶走,或者干脆将他们都弄......”

    “不要。”周沫用力的摇摇头,“亚瑟,我说过了,无论你做任何决定,都不要因为我来改变,这个沉重的后果,我承担不起的,我们......我们还是走吧!”

    亚瑟听了周沫的话,静默了半晌,然*了握周沫的手,心思沉沉的往山下走。

    这时,头顶有飞机轰轰隆隆的声音,亚瑟心中一惊,抬头观看,见几架排列整齐的战斗机以很低的高度从死亡岛的头顶飞过,亚瑟不由皱了皱眉头。

    他立即掏出手机,打出去给他在s国的朋友,语气凝重的问:“怎么回事?怎么有战斗机在这边飞?”

    “哦,你不要紧张,没事的,跟你没有关系的,最近反动势力闹的太猖獗了,首相安排进行军事演戏,镇压一下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对方很客气的对亚瑟说着。

    亚瑟挂断了电话,看着天空上轰轰隆隆的又飞回来的飞机,还是有些心神不宁,他攥了攥拳头,突然发觉,自己的掌心湿腻腻的,原来他竟然有些紧张了。

    他稍稍迟疑一下,伸手握紧周沫的手,“周沫,我们快点下山,尽快的离开这里吧!”

    亚瑟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下属都说盛南平的人这段时间到了这边,现在s国有进行军事演习,他觉得这件事情好像跟盛南平有关系的。

    周沫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跟盛南平有关,她现在已经完全不指望盛南平来救她了,也觉得心慌意乱的,对着亚瑟点点头,“我一切都听你的。”

    两人牵着手,快步的走下山,回到别墅里,亚瑟去收拾他的东西,安排保镖和他的武装力量,周沫回房穿衣服,收拾自己的东西。

    “周沫,穿上这身防雨的衣服,好像要来大雨了。”亚瑟敲敲门,把一套防雨的衣服递进来。

    周沫转头看向窗外,发现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阴沉下来,海风呼呼的吹着,整个天地在乌云的笼罩下显得格外阴郁萧索,恐怕即将有大雨来袭了。

    亚瑟和周沫看见在死亡岛上飞过的战斗机,杰森和乐盛等人也同样看见了,他们心里也是警铃大作,预感到盛南平马上就要杀来了。

    一想到强悍凶狠的盛南平,这些人都不约而同的害怕了,都想马上找个可以防身的庇护盾牌,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周沫......

    他们原本就计划着向亚瑟发难的,这个岛的埋雷地图搜寻的差不多了,原本想过一段时间,等乔娜把孩子生下来后在对付眼神,但现在盛南平这次军事演习激化了矛盾,危险迫在眉睫,他们要马上采行动了。

    杰森,乐盛和费丽莎快速的进行着商议,考量着亚瑟那边的实力,目标是亚瑟的那幢别墅。

    他们已经看过埋雷的地图了,这个岛上到处都是*,只有亚瑟那幢别墅周围是没有*的,他们要夺下那幢别墅作为堡垒,万一盛南平打来了,别墅周围那些*还可以保护他们一下。

    其实,他们现在已经完全的慌了,乱了,忘记了别墅周围那些*,现在是用来保护亚瑟的。

    这些日子,杰森和乐盛已经偷偷掉到岛上很多的雇佣兵和下属了,他们正把这些人做着安排,下面有人匆匆的跑进来,焦急的说:“杰森先生,乐盛先生,亚瑟好像要离开这里了,他正在调派他的人手......”

    “不能让他们走!”杰森拍案而起。

    乐盛和费丽莎也马上站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真是太可怕了,盛南平马上就要打来了,亚瑟却要带着周沫跑了,那他们怎么办啊?伴随着一岛可怕的*还有来势汹汹的盛南平,那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他们已经顾不得再思考研究了,马上集结人手,按照他们摸索出来的没有*的道路,向亚瑟的别墅冲去。

    乐盛预料到今天将会是场凶杀恶战,他在出门前,把乔娜叫到身边。

    乔娜自从怀孕后,气色一直不太好,她穿着见玄色的孕妇裙子,越发显得脸色苍白几乎无血,她微微眯起眼,看着眼前的乐盛,心跳如鼓。

    乐盛心急的低声嘱咐乔娜说:“今天事情重大,这个岛上又危机四伏,我恐怕会顾不上你,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照看着妈妈,还要顾着肚子里面的孩子。”

    乔娜抱着乐盛的手都在微微发抖,她知道终究会有这么一天的,可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快。

    她突然有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又急又慌的紧紧抱住了乐盛,“老公啊,你千万要小心啊,我们......我们都等着你呢......”话没说完,乔娜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她的孩子再有一个多月就出生了,她多么希望一家人可以安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花前月下,享受人间的天伦之乐。

    可是,眼前他们又要迎来一场恶战,如果是从前的乔娜,她也许会豪情万丈的陪在乐盛身边,与乐盛并肩而战,可是她现在只是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她只想要一个安定温暖的家。

    乔娜心下一片茫然,又充满哀凄然。

    乐盛还在嘱咐着乔娜,“......如果我们这边胜利了最好,如果我们这边失败了,你要想办法到周沫身边去,周沫这个女人是刀子嘴豆腐心,心软的很,你在她面前演一下苦情戏,她一定会保住你性命的,无论周沫的身边是亚瑟,还是盛南平,周沫都会保住活下来的......”

    “盛南平?!”乔娜更加惶然,“怎么了?盛南平也来了吗?”

    乐盛顿了顿,说:“我这只是一种猜想,你要保重自己,我得同杰森他们一起指挥人战斗去了!”

    他转身要走,忽然感到胳膊一紧,原来被乔娜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胳膊,乔娜漆黑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乐盛,不肯放手。

    乐盛看着乔娜的样子,心里不由的发酸,忍不住伸手握了握乔娜的手,忽然感到有温热的东西落在他的手背上,那是乔娜的泪。

    乔娜很少在乐盛面前哭的,她不想让乐盛觉得自己是他的负担,可是今天,她就是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觉得他们就要永别在今宵一样!

    “你哭什么啊!”乐盛微微有些不耐了,他仰起头,带着一种傲气的轻蔑,“我还没死,你哭什么啊?亚瑟和盛南平就很厉害吗?我还真要不怕他们了!”他说着话,一挥胳膊,想甩开乔娜的手。

    “老公……”乔娜泪流满面,却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乐盛被乔娜哭的越发的烦躁了,他一个一个用力的掰开乔娜的手指,然后转身就走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