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决一死战
    一场雨之后,海岛上越发美得令人心醉了,天气凉爽了几分,海水湛蓝清澈,沙粒雪白细滑,如果没有那可怕的*,这里真是人间天堂的地方。

    周沫在望远镜里看着在外面遛弯的乔娜,看着她的大肚子,忽然发觉时间过的真快啊,转眼四个月又过去了,再有一个多月,乔娜的孩子就出生了。

    而她离开帝都,离开盛南平,离开两个孩子已经快一年了。

    一瞬间,很多曾被周沫刻意忽略的记忆,画面,都在眼前鲜活起来,她忽然间感觉浑身发冷,心间那无以计数纵横的伤痕,开始从里至外泛出沁入骨髓的痛。

    周沫这段时间来,一直努力的忽略过去,努力的不去想盛南平,可是不经意想起时,还是会痛彻心扉。

    她捂着脸倒在床上,眼泪顺着手指缝往下流,沾湿了头发,沾湿了枕头。

    周沫真的好想念她的两个孩子,想念段鸿飞,想念帝都,也想盛南平......

    这段时间,她很少会失控,但失控一次,就会痛哭很久,这次她也哭了很久,一直到外面的天都有些黑了,直到床头的台灯被‘啪’地一下点亮了。

    进来的人是亚瑟,他蹲在周沫的床前,伸出手抚摸周沫的脸,怜惜的哄劝着周沫,“别哭了啊,再哭眼睛又肿了,会头疼难受的......”

    亚瑟已经习惯周沫这样每隔一段就会发作的痛哭流涕症,他知道周沫心中难受,但他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开解周沫,因为害周沫背井离乡,骨肉分离的罪魁祸首就是他。

    他小心翼翼的哄劝着周沫,随时准备迎接周沫对他间歇性痛骂或者大发脾气。

    周沫的眼中水雾弥漫,亚瑟的脸变得模糊不清,她很想大骂亚瑟几句,但她突然闻到亚瑟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

    亚瑟吸烟了?

    周沫知道亚瑟是很少吸烟的,只有遇见非常困扰他的事情,他才会吸一只烟,来刺激神经,帮助他思考的。

    周沫擦了把脸上泪水,哽咽着嗓子问亚瑟,“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什么啊,没事啊。”亚瑟若无其事的对着周沫笑着。

    周沫不肯相信亚瑟的话,摇头说:“不,你一定有事情,别瞒着我啊!”

    亚瑟错开视线,淡淡地笑了,“我真没有事情的,我哪里敢有事情瞒着你啊......”

    “亚瑟,你今天如果不跟我说实话,别怪我跟你翻脸啊!”

    亚瑟还是笑,只是笑的不那么自然了,他拍拍周沫的头顶心,“真没事的,周沫,你想多了,我没事......”

    周沫眯眼看着亚瑟的脸,皱眉问:“是不是杰森,乐盛和费丽莎他们联手向你发难了?”

    “他们,不是的,他们没事的......”亚瑟的声音很稳,极好地掩饰了内心里的一抹惊讶和忧郁。

    这小女人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洞察力和敏锐力竟然这么强了,轻而易举的的就猜到了他面临的问题!

    周沫从床上坐了起来,神色很严肃的看着亚瑟,“亚瑟,我最后问你一遍,如果你还不肯对我说实话,别再指望我跟你推心置腹的交往,别指望我会喜欢你了!”

    她的声音本来带着一点沙哑,此时因为生气和懊恼,听着更添了一丝凉意,亚瑟知道周沫倔强的性子,一时之间竟也摸不准周沫真正的情绪,他还真不敢跟周沫较这个劲了。

    亚瑟含糊的回答周沫,“根据我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杰森,乐盛和费丽莎要联合起来对付你了,要从你手里抢走这个岛?”周沫懊恼的瞪大了眼睛,她太知道那些人贪得无厌,唯利是图,不知廉耻的本性。

    亚瑟沉吟了一下儿,然后点点头,“是,他们都是有野心的人,都是不肯屈尊人下的主,通过几个月的观察,他们对这个岛有些了解,所以就动了霸占之心了。”

    周沫觉得很好笑,又觉得很正常,对,杰森和乐盛那样的人有这样的企图很正常的,她不禁眯起眼睛问亚瑟,“你打算怎么办?把这个岛拱手给他们?还是跟他们打?”

    台灯幽幽的光照在周沫的脸上,显得她的皮肤更加素白,凛然,恍惚中充满昂扬的斗志!

    亚瑟踌躇一下回答,“我......我想放弃这个岛了,带你离开这里......”

    “你甘心放弃吗?你甘心把岛拱手让给他们!!!”周沫诧异的问亚瑟。

    周沫在这个岛上生活了几个月,知道亚瑟在这个岛上投注了多大的人力,物力和精力,知道亚瑟已经把这个岛当做他最后的归宿来经营,投入了很大的资金在这里了。

    亚瑟已经把这里看成了他的家,如果被杰森,乐盛和费丽莎那些可恶的人谋夺走了,真是太没天理了!

    房间内无比的安静,亚瑟牙齿紧咬下唇,一副下定决定的样子,对周沫点点头,“我甘心情愿的放弃。”

    周沫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惊叫着问,“你是因为我,所以才不跟他们争了吗?”

    亚瑟没有回答周沫这个问题,握住了周沫的手,轻声的说:“他们喜欢这里,就让他们留在这里好了,我带你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我们幸福快乐的在一起生活......”

    周沫挥手打开亚瑟的手,目光象冰棱一样盯着亚瑟,“你现在要自己做选择,用你自己的标准来做选择,不要顾忌我,不要考虑我,不要拿我来说事,以后也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责怪我,你这样沉重的付出我承担不起的,也不会领情的啊!”

    “傻丫头,谁让你承受负担了,谁让你领情了!我为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我心甘情愿,甘之如饴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的,除了让我放弃你!”亚瑟一伸手,把周沫抱进了怀里。

    床头的灯把他们的影子映在墙上,壁纸是充满东南亚风情的热带花卉图案,枝叶缠绵迷离,就像剪不断理还乱的红尘情意。

    周沫将头靠在亚瑟的肩膀上,声音温柔下来,却也带着不容质疑,说:“亚瑟,无论你做任何决定,我都支持你,无论谁与你为敌,我都会与你并肩作战的!你不用顾忌我,就凭你自己的想法,做你认为正确的决定吧!”

    亚瑟听的心一动,他冲动的想问周沫一句,“如果我的敌人是盛南平呢?你也愿意同我并肩作战吗?”

    但他终究没敢问,因为周沫如果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对他来讲都等同于万箭穿心了!

    乐盛,杰森和费丽莎这边还真的在谋划着夺取亚瑟的海岛,并且计划着从亚瑟手里抢过周沫。

    促使他们做出这个决定的,并不是这个海岛有多吸引人,也不是周沫有多美貌动人,而是盛南平的强势铁腕。

    他们在海岛外面是有眼线的,知道盛南平比过去更加疯狂的在全球范围寻找他们,大有一种掘地三尺,不把他们找出来不罢休的势头。

    他们原来的那些下属,都被盛南平盘查个遍,而曲清雨更惨,据说直接被盛南平给毁了跟周沫一样的容貌,然后打成了残疾。

    杰森,乐盛和费丽莎,都是跟盛南平交过手的,知道盛南平如果狠起来,那是比地狱的阎罗还可怕的,他们这样恶毒的坏盛南平,如果落在盛南平的手里,一定没有他们的好果子吃的。

    念念不忘盛南平的费丽莎,听说了曲清雨的下场后,不敢再计划着出岛去见盛南平了,她自知在盛南平的心中不比曲清雨重要多少,而在绑架周沫这件事情里,她是主谋,如果被盛南平逮到她,还不得把她撕巴撕巴喂鹰了!

    杰森和乐盛也是同感,他们都知道外面的世界回不去了,只能留在这岛上,要想留在这个岛上过好日子,他们就要争取做这个岛的主人,铲除亚瑟。

    其实,他们都知道,就算留在这个岛上,也不是绝对安全的,以盛南平那神鬼莫测的能量,早晚一定会找到他们的,唯有把周沫抓住,握在手里当盾牌,这样才是最安全的。

    而周沫现在的身份和地位都变了,有亚瑟护着她,他们要想抓住周沫,必须先除掉亚瑟。

    几番讨论总结下来,当务之急就是铲除亚瑟。

    亚瑟这个人,还是很让这三个人觉得头疼的,因为他们都知道亚瑟的为人并不像他外貌那么秀美,柔和,相反的,这是个极其阴狠,腹黑,棘手的角色。

    但是,为了能够成为海岛上的主人,为了能够抓住周沫,他们三个人各怀鬼胎的主,抛开自己的私心杂念,再次联合在一起了。

    他们各自发挥能量,费丽莎利用电脑高科技查找关于死亡岛的资料,寻找埋雷的地图,杰森和乐盛启动自己的人脉,也寻找海岛埋雷的地图,并且偷偷的调兵遣将,运来军火物资,准备和亚瑟决一死战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