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曲清雨趴在地上,痛哭流涕,哀求着盛南平,“南平啊,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你和周沫,你放过我吧......”

    盛南平眯了眯眼睛,苦笑一下,“我放过你,那谁来放过周沫啊?谁来放过我啊!”他现在真想马上杀了曲清雨,但想到周沫还没有找到,曲清雨或许还有一点儿利用价值的。

    他忍了忍气,对曲清雨说:“你说的那两个地方,我们都去过了,没有找到周沫,你知道那些人还有其他藏身的地方吗?”

    曲清雨趴在地上,眼睛转了转,她如果说不知道,恐怕盛南平马上就要灭了她的,她如果说知道,但她真的不清楚乐盛和杰森那些人的其他藏身地方了......

    盛南平上前一步,恶狠狠的踩在曲清雨的肩头上,疼的曲清雨妈呀一声痛叫。

    “曲清雨,我不想对一个女人用酷刑的,但你别跟我耍花招,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不知道别想瞎编,我最恨别人骗我!”

    曲清雨被吓得一哆嗦,不敢再想花招了,老老实实的回答盛南平,“我......我就知道这些事情,他们只是利用我......并不把我算做他们的合伙人的......”

    盛南平听曲清雨这么说, 焦躁烦闷的心好像被人淋上了一盆冰水,说不出的难受,眸底满满都是惊痛之色。

    他寻找周沫的线索就这样断了!!!

    他的周沫啊,真的跟亚瑟走了!!!

    盛南平一想到这些,心里发疼,脚下不由的用力,恨不得一下踩死曲清雨!

    “咔嚓!”

    “啊!”

    咔嚓一声脆响,伴随着曲清雨的一声嚎叫,曲清雨的肩胛骨被盛南平硬生生的给踩断了!

    曲清雨疼的浑身颤抖,冷汗直流,但她看着盛南平紧紧捏着拳头,双目猩红,一副属于上位者看蝼蚁一般的轻视,好似随随便便就要杀了她的样子, 她就算疼的要死,也不敢再发出声音,只是无声的流着眼泪。

    过了片刻,盛南平才缓缓的把腿收了回来,然后神情厌恶的看了曲清雨一眼,对着外面喊了一声,“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拖出去!”

    立即,有两个凶神恶煞的保镖进来,不管曲清雨身上有没有伤,拖着曲清雨就往外面走。

    偌大的别墅里,迅速的安静了下来。

    盛南平心力憔悴的坐到沙发上,揉着发疼的太阳穴。

    他已经几天没有睡觉了,自从计划要去救周沫,他的精神就处于兴奋状态,就想着营救周沫的种种事情,后来发生的种种事情,每件事情都刺激着他的神经,让盛南平无法入睡。

    盛南平这段时间真是太累了,自从周沫失踪以后,他一直处于这样紧张,高速的生活状态中,每天都是绞尽脑汁,殚精竭虑的,他真是太累,太累了。

    他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梦中,他看见周沫笑着向他走来,亲昵的叫着:“老公!”

    “周沫,你终于回来了!”盛南平激动的伸出双手,将周沫紧紧的抱进怀里。

    “我回来了!”周沫温柔的靠在盛南平的怀里,眼里光芒潋滟。

    盛南平抱着周沫,心中所有的起伏波澜都仿佛远去了,终于只剩下激动和快乐,疲惫的身心好像终于找到了休憩的港湾,想起这几个月来的苦痛悲欢,满腹心酸涌上盛南平的心头,他眼里不由的发热,竟然有了流泪的冲动。

    他看着周沫,目光深情的好像要将周沫的脸刻进心扉,“周沫,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啊,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你终于回来了......你以后都要乖乖的,千万不能再这样乱跑了,我真的受不了这样的意外......”

    怀里的周沫蓦然的抬起头,客厅明亮的灯光照出她满脸的怨怒,一双眼睛都在向外喷着怒火一样,她紧紧盯着盛南平,嘴唇翕动着,发出嘶哑的声音:“我,已经喜欢上亚瑟了,永远都不会再回到你的身边,我今天回来是向你告别的,你这样的人,注定一生孤独,一辈子都得不到真爱了......”

    周沫的语气中充满冷厉决绝,令盛南平遍体生凉。

    “周沫,你不能这样的,你知道我找的你好苦啊.....”盛南平焦急的大叫着,但怀里一空,周沫已经不见踪影了,他一惊,从梦中醒了过来。

    盛南平看着空空荡荡的大厅,想着梦中周沫的样子,只觉得嗓子口一股甜腥涌了上来,他瞬间喷出一口血来,整个人跌倒在了地上......

    亚瑟请来的冷医生,确实是这个岛上医术最厉害的人物,经过了一番抢救,乔娜没有了生命危险,乔娜肚子里面的孩子也保住了。

    只是乔娜动了胎气,又身体虚弱,一定要在床上静养一段时间,而且不能受任何刺激,不能受任何劳累的,

    得知乔娜没事了,乐盛和乐云逸对冷医生千恩万谢的,冷医生只是笑笑,然后就到外面找亚瑟去了。

    乐盛跟在冷医生的后面出来,对等在外面的亚瑟很真挚的道谢,“亚瑟先生,谢谢你救了我的妻子和孩子......”

    “不是我救他们的。”亚瑟没什么表情的打断了乐盛的话,转头看了眼车里面的周沫,“是这个傻妞一定要我找医生来的,你要感谢,应该感谢她的。”

    周沫坐在这里等消息,迷迷糊糊的都要睡着了,她听见了亚瑟和乐盛的说话声音,立即从车上跳了下来,大声的问询乐盛,“乔娜怎么样了?孩子怎么样了?”

    “他们都没事了,周沫,谢谢你,真的,非常非常的感谢......”乐盛无比感激又感慨的看着眼前的周沫,仿佛看着当年那个眼神清澈,笑容单纯灿烂,青春飞扬的周沫。

    世事多变,但眼中这个女孩子其实是没有变的,她还是他最初认识的那个周沫,善良,勇敢,正气......

    如果没有他和盛南平的那些恩怨情仇,他和周沫应该会相处的非常愉快的。

    周沫故作轻松地笑笑,作出一副混不吝的样子,“不用跟我说感谢的话,我不是在帮你,也不是在帮乔娜,我是在救那个无辜的孩子!”

    乐盛笑着点点头,“是,我们两个罪大恶极,不值得你帮助了,你在帮我们的孩子,我替我们的孩子谢谢你!”

    周沫没有理睬乐盛,脚步轻快的走向房内去看乔娜。

    虚弱疲惫的乔娜吃了药,已经睡着了,乐云逸守在乔娜的病床边。

    周沫站着床边看了看乔娜,见乔娜脸色恢复了不少,确实没有事情了,她对床边的乐云逸点点头,转身往外走。

    “周小姐,你等等!”乐云逸跟着周沫走到了外间,低声叫住了周沫。

    周沫转过身,目光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乐云逸。

    此时的乐云逸,没有了在夜总会时候的风尘气息,也没有了过去贵妇人的颐指气使,就像一个历经沧桑的老妇人,肤色黯淡,脸上褶皱丛生,整个人好像迅速的苍老很多。

    乐云逸讨好的对周沫笑笑,“周小姐,谢谢你将我救出s市,谢谢你救了小娜,谢谢你救了盛儿的孩子。”

    周沫脸上显出不理解的神色,“哎呀,我帮了你们一家人这么多次呢,但是,你们家人为什么还恶毒的害我呢?”

    乐云逸被周沫的话敲打的机灵灵地打了个颤,却无力逃开这个话题,愧疚的看着周沫,“周小姐,对不起,我们全家人都对不起你,是盛儿一时糊涂,想了这么个愚蠢的办法,害了你,害了小娜,也害了他自己啊......

    唉,这件事情……是我的错……归根究底还是我不好,如果当年我不把事情做的太过分,就不会引出后来这么多的恩怨纠葛了,害得他们兄弟反目成仇,把盛儿这一生都毁掉了......”

    乐云逸说着话,眼眶发红,掉下了眼泪。

    周沫不想在这里看乐云逸演苦情戏,她转身就走向了外面。

    杰森和费丽莎等人知道乔娜没事了,都过来跟向乐盛道贺,周沫不愿意再见到这些恶心的人,出来坐上亚瑟的车子,就同亚瑟回他们的别墅去了。

    亚瑟坐在周沫身边,见周沫脸色不悦,他小心的问,“乔娜不是没事了吗?你怎么还不开心呢?”

    “是,她没事了。”周沫点点头,然后无力的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我困了,想睡一会儿。”

    亚瑟看着周沫回避的态度,不敢再问了。

    周沫被乐云逸的话搅动思绪,又想起了过去,想起了盛南平,心里不由难受。

    这一生,她和盛南平算是彻底的结束了......

    每天的下午时分,是这个岛上最漂亮的时候,西斜的日光照耀下来,高大的树木在地上留下模糊的光影,清风透过树林吹着,带着清草的气息,鸟儿无忧无虑的叫着,脆生生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