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她到底哪里好
    “我就不说,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啊!”苏菲菲抱着双臂,挑眉傲然的看着周沫,她和周沫好像从娘胎里就是带着仇的,生出来就是为了战斗的,没有任何姐妹的亲热融洽,见面就是吵,就是打。

    周沫气的肝胆欲裂,这个该死的苏菲菲,从见面到现在,一直在跟她作对呢,以为她没有脾气,是吧!

    她突然一伸手,对着苏菲菲就是一大巴掌子,“死女人,教你跟我装逼!”

    “啪”的一声脆响!

    苏菲菲这些年盛气凌人,任性妄为惯了,平日里都是她随便教训任何人,从来没人敢打她的,没想到周沫竟然突然动手打她的,苏菲菲一点儿防备没有,被周沫实实在在的打了个大耳光子,她的表情全都僵在了脸上了!!!

    她捂着脸,过了两秒钟后才反应过来,气恼的瞪圆杏眼,像个发狂的母狮子一样扑向周沫,“乡巴佬,野丫头,你竟然敢打我,我特么的打死你......”

    亚瑟的目光时时刻刻盯着周沫呢,见周沫手臂一抬,他就知道周沫要做什么了。

    他这段时间经常被周沫揍,非常熟悉周沫毫无征兆就行凶的野蛮脾气了,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周沫身边,等苏菲菲这边有反应扑过来,亚瑟已经把周沫快速的拉到他的身后,用他高大挺拔的身体挡在了周沫的面前。

    苏菲菲气的发狂,张牙舞爪的冲过来,但却被亚瑟轻轻巧巧的制住了,亚瑟笑着劝说苏菲菲,“大小姐息怒,里面还有病人在抢救呢,需要安静,你们不要再闹了!”

    卧槽,谁特么的闹了,明明是你女人在打我好不好啊!

    苏菲菲都要被气吐血了,亚瑟这明明是在拉偏架啊,她转头看向杰森,眼里闪着气恼委屈的泪水,叫着:“爹地啊,你看看亚瑟和那个死女人合伙在欺负我了!”

    杰森当然看见刚才这一幕了,也看出亚瑟在拉偏手了,如果是从前,亚瑟敢这样欺负他的宝贝女儿,他会暴怒的要了亚瑟的命,但现在,时不与他了!

    “好了,菲菲,听亚瑟哥哥的话,不要闹了,里面还有病人呢,你安静一会儿吧!”杰森忍气吞声的伸手拉过苏菲菲。

    “爹地啊......你没看见这个贱人打我吗?你没看见吗?爹地啊?”苏菲菲气的七窍生烟,她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啊,嗷嗷的大叫着。

    杰森看见了,当然都看见了,只是他现在已经斗不过亚瑟了,而亚瑟明显在护着周沫,要他怎么办啊?他就算是此刻怒火滔天,竟都不能发作……

    苏菲菲虽然心有不甘,但爹地不肯出头为她说话,她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只能无奈的被杰森和战影等人拉走了。

    周沫狠揍了苏菲菲一耳光,心里别提多舒坦了,她当然知道自己这一巴掌有多过分,有多狐假虎威,可她就是要过分一次,因为她已经被这些龌龊小人欺辱了太久,太久了,也该她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她真的想唱首歌的,但为了不给亚瑟再增加困扰,周沫转身走向亚瑟的车子,到车子里面去等里面的结果了。

    费丽莎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她气的都握起了拳头了。

    这个周沫也太嚣张了,她可是他们抓来的阶下囚啊,凭什么这么嚣张啊!

    就因为有亚瑟护着她啊!

    尼玛的,这个死女人到底哪里好啊,走到哪里都有男人喜欢她,都有男人护着她!

    “......斩了千次的情丝却断不了,百转千折它将我围绕,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是鬼迷了心窍也好,是前世的因缘也好,然而这一切已不再重要,如果你能够重回我怀抱,是命运的安排也好,是你存心的捉弄也好,然而这一切已不再重要,我愿意随你到天涯海角,虽然岁月总是匆匆地催人老,虽然情爱总是让人烦恼,虽然未来如何不能知道,现在说再见会不会太早......”

    盛南平坐在车子里,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的这首歌,薄薄的唇瓣抿成了生硬的一线。

    是的,他不知道周沫到底哪里好,可是他就是忘不了,就算看见了周沫和亚瑟在一起的那些视频,他还是忘不了周沫的!

    乐盛留在暗道里那些关于周沫和亚瑟的视频,在盛南平眼前燃放了一枚质量非常差的烟花,轰轰乱响,把盛南平身心炸得千疮百孔,他感到失落,痛苦,难过,愤怒......

    盛南平没有抓住乐盛,没有找到周沫,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帝都。

    他没有回公司,而是开车直接回了别墅,曲清雨在别墅里。

    曲清雨自从跟盛南平坦白交代以后,盛南平对她的态度很是温柔亲昵,这让曲清雨很开心,唯一遗憾的是盛南平太忙了,还没有跟她亲热一下,就出国开会去了。

    乐晕头的曲清雨并没有意识到大难临头了,她开心的自我安慰着,不要紧的,她和盛南平还年轻,来日方长的!

    知道盛南平今天要回来,曲清雨用心的去做了个全身护理,做了头发,穿上了一件深v的裙子,看见盛南平的车子一进别墅,她将裙子的领子往下拉了拉,露出半个胸来。

    一见盛南平走进门来,曲清雨立即迎了过去,娇声叫着:“南平,你可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盛南平一张俊脸面无表情,厌恶的把曲清雨推离自己的身边,厉声质问她:“谁给你的权利,你竟然敢整容成周沫的模样,竟然敢假冒周沫来了这里!”

    曲清雨被盛南平突然这一变化弄的愣了愣,随后又厚着脸皮扑到盛南平的身边,嗲声嗲气的说:“南平啊,你怎么了啊?我是因为想你,爱你,所以才历尽千辛万苦,我忍受了那么多的痛,才回到你身边啊,南平啊.......”

    盛南平的眉梢突突的跳着,瞳孔急剧收缩,他指点着曲清雨的脸,“你真是太自以为是了,就因为你爱我,想我,你就可以整容成周沫的模样,跑到这里来蒙蔽我?你问过我的想法吗?你问过周沫的想法吗?你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我和周沫的痛苦上了,你知道吗!”

    曲清雨听了盛南平这番话,才有些清醒过来,她太清楚盛南平的狡诈阴狠了,她意识到盛南平之前对她那些都可能是个陷进和圈套了,现在盛南平要对她秋后算账了。

    她大着胆子,凑到盛南平的身边,摇着盛南平的胳膊,跟盛南平央求着,说:“南平啊,我是真心喜欢你啊,我这么做,都是因为我爱你啊,南平,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吗......”

    盛南平凌厉的眸子里都是教人不寒而栗的戾气,他大手一扬,曲清雨像破布娃娃一样轻飘飘的被摔了出去。

    “啊!”曲清雨重重的摔趴在地上,五脏六腑都好像移了位,痛的她冷汗直冒。

    盛南平那是什么力量啊,他的手拿过枪握过刀,强悍有力啊,而且他正在气头上,真恨不得将曲清雨抽筋扒皮。

    他指着曲清雨,咬牙切齿的说着:“曲清雨,我告诉你,别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这种令人恶心的说法,别再把你的自私想法当道理讲,你竟然敢假冒周沫,你信不信我把你脸上这层皮剥下来,看你还敢不敢假扮周沫了!”

    曲清雨知道盛南平真动怒了,而盛南平向来是心狠手辣,说到做到的,她吓得都不敢伸手去揉发疼的地方,泪流满面的跌趴在地上,不住的哀求着说:“南平,我错了......对不起啊,我错了.....我求求你,看在我对你痴心一片的份上,饶了我吧.......”

    盛南平几步来到曲清雨面前,他的胳膊微微一动,曲清雨马上下意识的用手护住了她的头。

    盛南平一把将曲清雨从地上拎起来,捏着她的下颌,一字一句的说:“周沫是我的妻子,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你竟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将她换走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周沫,没人可以替代她,我要把你的脸剐花,我要让你变成丑八怪,我要让你自食恶果......”

    盛南平想到自己几次出生入死的营救周沫, 想到在雪山上那次艰苦卓绝的战斗,想到自己救回了的却是个冒牌货,想到因为这个冒牌货耽误了营救周沫的宝贵时间,想到周沫和亚瑟在一起情投意合的样子......

    一想到这些,盛南平就觉得怒不可遏,恨不得将曲清雨挫骨扬灰。

    曲清雨觉得自己的脸和头都要被斯骥敖捏碎了,火辣辣的疼,而让她觉更恐惧的是盛南平的话,她眼泪如同泉涌,“南平……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盛南平如同仍一块破布一样将曲清雨掷在地上,面如寒霜,“曲清雨,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们这些恶人带给沫沫的疼,我会加倍付诸于你们身上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